高耀洁对吴仪说:“他们在骗你”

2007-01-05 08:53:28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广州)
0
分享到:
T + -

高耀洁老奶奶如今现状:

已经80岁的高耀洁摇摇晃晃地走在书堆间的空地上,到厨房去热上顿吃剩的稀饭和馒头——她为防艾捐了上百万

近日,高耀洁因在上海演讲期间,喝了一杯白开水后胃痛并大出血。但是,她不愿停下来,她即使在胃出血后,还要坚持做完余下的演讲,而且,她安排的日程还有很多:广州、北京……美国华盛顿,她的脚步和她的呐喊,一天天,急促地,进行着……

网易深度冲击波将继续关注高耀洁近况,并推出相关报道《高耀洁:我悲观,这是全民族的悲哀国家的灾难》

对吴仪说“他们在骗你”

高耀洁喜欢引用在河南流传颇广的打油诗:“乡骗镇,镇骗县,一骗骗到国务院。”

防艾被悬赏举报

在有艾滋病患者的村子里,如果有人举报高耀洁来了,村干部会奖他500元钱,举报其他的生人会有50块钱。

骗子太多

“防艾圈太大、太乱了。”高耀洁说,“政府官员、地方官员、基金会、NGO、专家、医院、制药厂、江湖游医……多少人说了多少假话呀。”

揭露“御用文人”

有人写文章称,一个妓女能感染多少例艾滋病,并附有相关数据。高耀洁就按照数据统计了半天,得出结论,全中国人很快都会感染艾滋病。她说,“这种文章的目的,就是强调性传播,来掩盖政府失职的责任。”

开博客导致演讲被封

老人开了博客,字字句句都与艾滋病相关,“10月19号博客出来,10月23号在河南大学的演讲就被迫停了,他们害怕我在博客上公布的第一手资料。”

村支书搜刮艾滋病人“血钱”

一个村里的老支书,自己的孩子得艾滋病去世了,高耀洁去村里看他,给他钱,后来她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当年组织村里人卖血的“黑血站”的“血头”,而且不断从艾滋病人收到的捐款中刮钱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马金瑜 发自郑州

八十高耀洁还心忧防艾工作(南方人物周刊 供图)

老伴走了

屋子里很暗,到处是成捆的书,冬天的阳光本来就少,加上窗台和桌子上的花挡着光线,客厅就更暗了。已经80岁的高耀洁摇摇晃晃地走在书堆间的空地上,到厨房去热上顿吃剩的稀饭和馒头。老伴郭明久在照片上笑着,静静地看着她。

“等我把这些艾滋病的资料寄完,就该走了……我巴不得早点死掉,我太累了。”她说完,继续趴在桌子上喝稀饭。假牙托泡在杯子里,不戴牙托,老人的嘴周围已全都塌陷去了,馒头掰得很碎。

高耀洁现在很少出门,只订了好几份报纸,每天要看中央台的《焦点访谈》,还看《新闻调查》,书和杂志堆在一张大床的一侧,另一侧被子掀开着,屋子里暖气不热,飘着股浓重的药味。每隔几个时辰,高耀洁就要从袋子里各种瓶瓶罐罐中摸出一大把药吃下去,“每天都得定时吃药,活一天是一天,一个月药钱得1000多,太贵了。”

2006年,越来越多的时间,高耀洁都是一个人呆在家里。这一年的4月10日,老伴郭明久走了。去世时,老伴的心、肺、肾都坏了,当时医生说动手术抢救,高耀洁说,不用了。她用手在喉部、腹部比画,这么大岁数了,再全身开刀,多活几天,有什么意义呢。

“2004年底,老头病了,我就很少出去。原来手头有钱,自己下乡或者雇人下乡。2005年以后,我更不能离开病房,手头也没钱了。”高耀洁以前读过《孝经》,老伴去世之后,她辟出了一个房间,设了灵堂,要守孝三年。很多人劝高耀洁,说老人80多岁去世,是喜丧,高耀洁说她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她还是伤心。

老伴在的时候,总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帮高耀洁寄资料,写信封,一个摄影记者还曾拍下两个老人一起骑自行车去邮局寄资料的照片,高耀洁骑在前面,老伴慢悠悠地跟在后面。那还是哪一年的夏天呢?老郭还穿着遗照上那件白色的短袖衫。

照片前面插着新鲜的菊花,“十年了,我都没有好好照顾过家里。我的学生跟我说,要是她,家里肯定都有第三者了,都离婚了。”高耀洁看着老伴的照片,“他在家好看电视,老坐在那个沙发上……就是我花钱花厉害了,他要说我。”

vingie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港大博士玩透"搜商"3个月赚160万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