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对吴仪说:“他们在骗你”(三)

2007-01-05 08:53:28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广州)
0
分享到:
T + -

“接班人”、遗嘱

书堆里还有2006年春节没有寄完的贺年卡,那是高耀洁自己印的。在五只狂吠露着白牙的狼狗边,写着:“撕吃那些‘发艾滋财’的‘冷血坏家伙’们!诈骗艾滋财者该死!贪艾滋财的家伙死完!”

从1996年至今,老人自费印发了124万份预防艾滋病宣传页,2001年,她用世界卫生组织颁发给她的“乔拉森·曼恩世界健康与人权奖”的2万美元奖金,和福特基金会的1万美元捐款,加印成《艾滋病性病的防治》。近些年外出讲课的收入,也多半被她用少至50元多至500元转给了那些艾滋病患者和孤儿。

她身体却是越来越差了。现在每天中午,她都得躺在床上睡个午觉。因胃病住院时,香港的医生朋友来看她,“非要给我请个小保姆,我不让她请,花那些钱干啥呀?我死了就死了,我都累得不行了,死了还轻松。”

“你们记者写我没有意思,要写,就把这些骗子都写出来,这些吃艾滋饭、发艾滋财的骗子,还有那些还在组织农民卖血的事情,这还有作用。要是我死了,你们记者不要写我,多揭发那些骗子、血头!”一激动,老人不停地咳嗽起来,声音也哑了。

自2003年以来,不停涌现“神奇”的“接班人”,他们给高耀洁来电话,跑到高耀洁家里,要求来接班:“您老年事已高,防艾工作需要年轻人来干,我想本人是最适合的人选,我将继承和发扬您老人家的事业。”尤其是今年,高耀洁病重住院的消息传出后,这样的电话和信件更是络绎不绝。

“防艾圈太大、太乱了。”高耀洁说,“政府官员、地方官员、基金会、NGO、专家、医院、制药厂、江湖游医……太多了,这些年艾滋病问题上,多少人说了多少假话呀。”

老人开了博客,字字句句都与艾滋病相关,“10月19号博客出来,10月23号在河南大学的演讲就被迫停了,他们害怕我在博客上公布的第一手资料。”高耀洁说。

高耀洁害怕的是那些“大发艾滋财的人”:曾有人“拿”去她所著的《一万封信》的书稿;有建筑工人给高耀洁来信,说是一起合作开艾滋病医院;有人打广告宣称“八代中医专治艾滋病”,高耀洁公开打假,最后被告上法庭,官司赢了,她却身心俱疲。

“我有时候想隐退,不想再声张了,不能辛苦十年,最后却晚节不保。”高耀洁说。

老人已提前写好了遗嘱,是托人帮忙写到博客上去的,就算戴上眼镜,她也看不清键盘敲字了。遗嘱中这样写道:“由于晚年从事‘防艾’和‘救孤’工作,引来了不计其数的骗子和政客来找麻烦,如那场离奇的官司……我死之后,不留骨灰,把骨灰撒黄河激流处,永远销声匿迹,以免任何人、任何组织或官员利用我的名字成立组织,如‘基金会’‘教育中心’等,搞行骗或闹剧,让那些‘能人’获利,危害他人。”

“孙亚,你帮我打开博客,看看有人留言没有?”她叫着学生,学生一个一个给她念着,念到讽刺那些反对她的人的话:“这是谁家的孩子,没教好放出来了?”她拍着手“嘿嘿嘿”笑起来,笑着咳嗽着,“这都是谁呀?写得有意思。还是支持我的人多。”

“高奶奶,你一定要保重身体,要是你不在了,就更没有人敢说真话了。”学生念着,高耀洁什么也没有说,靠在床边上,闭了闭眼,居然就睡着了,她发出沉重的呼吸声,只有这时候,她似乎才像一个80岁的老人。

下午出了太阳,高耀洁起床下楼散步,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只有小区门口的保安说:“高奶奶,你出去啦?”

“哎!”这个戴着老花镜的普通的老太太弯着腰,走得很慢,没有人认得出她来。阳光很好。

vingie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工作常用Excel技巧,专治各种头疼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