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秀,一个女民警的换偶体验(二)

2007-01-29 23:12:39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广州)
0
分享到:
T + -

单位调查、辞职、搬家

苏秀的做法也将整个家族推上了道德的风口浪尖,面对巨大的舆论压力,家庭内部出现了分化。一个亲戚讥讽她说:“苏秀缺钱告诉我啊,我可以介绍她去一些宾馆。”苏秀的父母对这件事情则一直保持沉默,不上网,对别人背后的闲言碎语干脆不听不问。

也有苏秀的朋友说,苏秀的行为的确让整个家族蒙羞,让这个家族里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尴尬当中,并且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有人当着苏秀婆婆的面指责苏秀,话说得很难听,老太太回家后痛哭流涕。”

这之后不久,苏秀的工作单位——礼泉县公安局对苏秀做出停职检查的决定,要求她“随叫随到、接受审查”,对于她的“违反请假程序规定”、“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等问题展开调查。在苏秀的自述中,那段时间是她“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都吃不下饭,吃饭要用水往下冲。天天接受单位督察、纪检还有市公安局的审查。审查我的是几个男警。我在单位表现一直很好,所以他们很好奇,想不通我这么一个文静的女孩,怎么能做出那样的事情。(笑)他们总是问文章是不是我的经历?我说这不重要吧。他们说你用第一人称写的就一定是你,我说写小说用第一人称写的多了。还有就是他们一帮人在一起鉴定我的文章是不是黄色文章,还准备给我定一个‘传播淫秽物品罪’,这也太滑稽了。我当时气极了,但都忍了。还好,我表现得很有自尊,很鄙视他们的问话。”

“礼泉是个小地方,民风淳朴,但对我的攻击有时候也非常恶毒。或者说我侵犯了他们的某种信仰,很多朋友知道这件事情后,他们只是狭隘地想:这个女人疯了,为什么作为一个女人她会那么做?为什么一个女人可以有那么多性爱享受? 这是男权社会所不能接受的。”

苏秀对于自己另类性经历的坦诚、性观念的开放和前卫程度,不但与她身处的这个小城显得格格不入,连在性观念上屡有惊人言论的李银河博士也颇感吃惊。在接受凤凰网采访的时候,李银河曾建议苏秀做一些画面的处理和遮挡。但苏秀却坚持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既然我都已经来了,何必还遮遮掩掩呢?”她觉得,“可能是我在这个圈子里时间太久,对这些事情都习以为常了。”

苏秀解释自己参加节目的动机,“只是想见见李银河博士,想作为一个亲身经历者参与到这样一个前沿话题的讨论中,听听专家学者的意见”。也有报道称,“一枝独秀”是想“借此推广自己的交友网站”,对此苏秀也并不否认。但不管怎样,最终的结果是,社会反响的剧烈程度远远超出她的预想。

“我犯了两个错,一是低估了媒体的能量,二是高估了社会的开放程度和接纳程度。”苏秀承认,“如果当初能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是这样,我也许就不会接受那个采访。”

由于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苏秀于去年11月向单位提出辞职,县公安局对苏秀某做出辞退决定。小小的礼泉县再也没有这个性道德的异教徒的容身之地。

“有一次去幼儿园接女儿的时候,幼儿园阿姨在我后面偷偷议论,我一转身,她们都不说话,只是冲着我笑。从那一刻起,我突然开始为自己的孩子担心,怕由于我而让她受到影响。我意识到,在这个地方再也无法呆下去了。”

搬家离开的那天,情形“有点狼狈”。“我们全家,包括公公婆婆在内,一共五口人一起挤在一辆车里。在陕西的所有家当,被子、褥子、甚至锅碗瓢盆,能带上的几乎都带上了。走的时候我就想,我可能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来了。”

“出发后,公公婆婆一直安慰我们说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也在安慰他们说,换个环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有五岁的女儿是最开心的,她什么也不知道,以为是全家出去旅游,只是不停让我们保证,到北京后会带她去游乐场坐海盗船。”

“这是我心情最灰暗的时候,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怎样,不知道搬家会不会换来平静,也不知道这场风波什么时候能结束。”

最初的反应

苏秀丝毫不掩饰自己最初听到“换偶”二字时的吃惊和质疑。

“当时我和我先生还在北京的一所大学进修,他偶然向我提起了这个事情。我听到以后的第一反应,与你们现在的反应一模一样,我说他是不是疯了。违背了家庭的伦理,有悖于世俗的道理常规。同时心里的确在想,真的有人在这么做吗?”

苏秀不太愿意多说自己究竟是如何被丈夫说服的。在她公开的一篇题为《经历是流经裙边的水》的文章中,她写道:

我们坐下开始聊天,不是特别投机,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或者还不能产生沟通的基本条件。但是他的表达我们很认真地听了,也很明白。纯粹的生理刺激并不是我们的共同追求,这是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的问题,以及在此之上的道德和婚姻体制内性的问题。莎士比亚也说过,他不希望他的妻子像每天的月亮一样出现在他的夜空。

但是,经历生活就要有足够的勇气,我们都跨出了第一步,为什么不认真地尝试另一种生活状态呢?尤其是我们对体制内的性产生了质疑的时候。尤其是我对经历产生强大渴求的时候。

苏秀说,正是这种对“体制内的性”的质疑,让他们甘愿冒着众叛亲离的风险,做出了这个离经叛俗的决定。

现在

“夫妻吧”是由苏秀和丈夫于2004年共同创办的目前国内最大的“夫妻交友”网站,拥有注册会员67955人。苏秀说,网站开始接受捐赠是直到2006年6月才开始的,这可以为他们每个月带来了2000元左右的收入。

目前,他们已经决定将夫妻吧的服务器转移至香港,原因是原来租用的那个服务器不堪重荷。

但苏秀却坚持认为“夫妻吧”与“换妻网站”有着截然的区别。“夫妻吧只是给夫妻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并不是中介,更不是换偶俱乐部!”苏秀说。

事实上,在整个采访的过程当中,苏秀一直对“换偶”这个词表现出强烈的反感,而 一直强调她所提倡的是“夫妻交友”而绝非单纯的性交换。她说参加凤凰网访谈的另一个目的,就在于“推广夫妻交友的理念”,向公众澄清“换偶”和“夫妻交友”概念的区别。

“我提出夫妻交友这个概念和这种社会现象的客观性,并与换偶有怎样的不同,这正是你们所要采访的我的贡献。我用实践和浅薄的理论去探索,而不是简单地尝试,不是一种单纯的生活享受。”

然而,对于苏秀来说,在这样另类的性经历后,她面对的却是“失去了道德的后盾,失去了理论的支持,有的仅是尝试理解和尝试感受”。

如今,苏秀一家五口在京郊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开始了北漂的生活。苏秀的丈夫也早已辞职在家成了自由职业者,之前暂时关闭的“夫妻吧”网站也已重新开张。

她现在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平静。

每天早晨,她和丈夫一同把五岁的女儿送到幼儿园,当然,这里的幼儿园阿姨有时会当面夸她的女儿聪明懂事。

这之后她会到路边摊买个鸡蛋饼、一杯豆浆,然后像其他的家庭主妇一样去临近的一个菜场买菜做饭。“北京的菜价比家乡贵一些。”

到了下午她会看会儿书,或者写写文章,而他的丈夫则继续经营他们的网络世界。

此刻的苏秀,或许会怀念从前的从前。

“我和丈夫在街上溜达,正午的阳光下,我们旁若无人地拥抱,他用身体给我挡着阳光,怕我晒黑。我觉得有了很爱很爱的感觉。”

vingie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关于性你要知道的52个真相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