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黑市大佬:要灭绝和垄断青海的胡兀鹫!

2007-05-10 08:58:36 来源: 南方周末(广州)
0
分享到:
T + -

它被秘密运到盗猎者的标本制作中心时,左腿几乎被诱捕它的铁夹夹断了。

对付这只金雕,盗猎者认为用钢针可让它速死。在目击人的惊愕中,盗猎者抓住了金雕的头,拿起一个榔头,“邦、邦、邦”几下,将钢针从头顶打了进去……

几秒后,他拔出了钢针。针上的血也被擦净了。“不可思议的是,那时他脸上还挂着笑。”目击者回忆。

尽管痛入脑髓,金雕没有一丝悲鸣。盗猎者认为它死了,把它扔到了地上。

但这只神鸟又站了起来,只是全身发抖。“我看到了它瞟过来的目光,那是红宝石一样的光芒。我读懂了它眼睛里的质疑:我怎么了?我为什么站不稳了?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

《南方周末》记者傅剑锋 实习生 成希

被枪杀、拔毛的金雕死不瞑目 李永刚/图

一只受伤的金雕被北京猛禽动物救助研究中心救助

屠杀

这个出租房简直是珍稀野生动物的屠场!

诱杀动物的毒药上百斤地存放在编织袋里,鹰的尸体一打打扔在冰柜中,死去的胡兀鹫横七竖八。而失去生命的金雕标本,只剩下凝固的飞翔。这里还有鹿鞭、熊胆,还有猎隼、红腹锦鸡蛋,还有麝香、沙狐皮、藏羚角……西宁市森林警察从黑市大佬张恩科的出租房里,搜出了一百二十余件野生动物制品,一百多件作案工具。

追捕这只“老狐狸”,警察们足足花了两年时间。知情警察称,张恩科虽然是贩卖野生动物的大佬,是制作金雕、胡兀鹫标本的高手,但公安一直没找到他猎杀和贩卖的直接证据,“货”的藏匿地点更是迷局。这个疑犯一次次更换手机,甩掉警方追踪,并神龙见首不见尾地遥控交易。一些不和其直接联系的中间商秘密转运过他的货物,但即使被查获,也无法证明这些动物来自张恩科。

转机出现在2006年11月28日。“那天,森林公安根据线报找到了他的货仓——那间隐秘的出租房。”知情警察回忆。张恩科平日住在西宁市郊的普通小区,那天他罕见地亲自提货。就在他把两只金雕标本装上车时,埋伏许久的警察一拥而上。

2007年5月中旬,张恩科将和数名同案被告在西宁受审。

这个和警方交手多年的黑市大佬,只有不到1.7米的瘦小个子,四十余岁。他说话带着陕西腔——10年前,他只是陕西一个唱秦腔为生的街头艺人。8年前,他进入青海,手伸向了野生动物。

他成为黑市大佬后曾经扬言:“要灭绝和垄断青海的胡兀鹫!”这让黑市上的人都觉得过分。一位警察说:“他要搞乱生物链,天都不容!”

张恩科布置了一张以西宁为中心的野生动物盗卖黑网,从青海的海东铺到玉树、果洛、海西等地。按照各地区野生动物的分布特点,张恩科让刘世辉等人到牧区收购雪鸡、各种珍贵角类,让互助县的马秀英等人收购鹰类——警方直接从马家搜出了胡兀鹫尸体3件。玉树、果洛地区的盗猎者,则供应金雕等珍稀猛禽。

警方发现:这个巨大盗卖团伙的落网,使西宁野生动物黑市出现了缺货,导致黑市购销价格均翻一番。

与张恩科在货物上“互通有无”的胞兄张维科和12名同案犯,以陕西为中心,贩卖了近千只猫头鹰、猎隼等鹰类。其中9人因此被判10年以上重刑。法院认定:他们从青海、宁夏、甘肃等地收购猫头鹰、花鹰等动物,主要运至广东。

这和广东的打击情况相吻合。仅广州市森林公安局统计,2000年-2005年,该市查处了158宗案件、4550多只野生动物,其中有95%以上属于珍贵或濒危类。除金雕、猫头鹰外,还有巨蜥、穿山甲。广东另一动物保护机构称:中国西北地区的猫头鹰,因猎杀成千上万地下降。

青海省森林公安局和野生动物保护机构注意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可可西里藏羚羊等毁灭性盗猎行为被他们基本遏制后,打击重点转向对金雕、胡兀鹫等鸟类的杀戮。2007年4月,他们组织了全省森林警力进行专项打击。

收购到销售,近千倍的暴利

“是暴利让他们疯狂犯罪。”不管是青海省森林公安局副局长周佳,还是广州市森林公安局局长苏鉴,都表达了这个看法。

南方周末记者也见证了惊人的暴利。通过互联网,出售金雕标本的帖子被找到。记者以广州老板的名义联系了这个中间商,他称有两只金雕标本,大的展翅近两米,小的展翅一米多,售价分别是38万元与17万元!他还发来了这两只金雕的图片。经数天“砍价”,谈到两只金雕一共50万元后,中间商和青海的供货商再也不肯让价了。“金雕马上要成为像中国虎那样的绝品动物了,值得收藏。”他们说。

一位长期调查黑市的警察说,青海金雕尸体收购价一般为五六百元,最高一千多元。比较成本与售价,中间商竟然想赚近千倍的利润!

暴利的诱惑,同样体现在张恩科案中。

青海省森林公安局有关人士介绍:张恩科出售金雕标本的正常利润在几倍到几十倍间,但不是其犯罪的主要部分——金雕数量日渐稀少,他不可能满足于微薄的利润。贩卖食用珍稀动物,是他更重要的获利手段。他以每只一百多元的价格,从牧区收购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雪鸡,然后再以220元的单价出售给商家。张恩科被抓后,警方才发现:一次在西宁机场截获的26只雪鸡,就是他卖给广州市花都区一房地产老板的。

把猫头鹰等鹰类活体卖给广州的酒楼,同样利润可观。每只猫头鹰的收购价在一两百元间,但本报记者在一些星级酒楼暗访时发现,一份“天麻炖猫头鹰”要卖1880元。

但张恩科最主要的利润,是购销藏羚角、麝香等可入药的动物器官。有知情警察称,这块的利润在100%以上,且数量最大。黑市贩子从湖南购得的穿山甲均价为每公斤200-300元,但一进入广州市场就是每公斤700元以上。到了最终的消费市场,平均每公斤超过1000元!一只穿山甲重约七八公斤,至少五千元利润。而如果从东南亚收购1只穿山甲,成本价可便宜到每公斤200元,跨国犯罪由此发生。

组织变异:黑社会化愈发明显

暴利,也推动着盗猎组织从低级向高级演化。

在青海警方看来,以张恩科为首的团伙并不成熟。尽管他有一张覆盖全青海、触及中国南北的购销网络,但与数名涉案人员的关系比较松散,主要是熟人、朋友、亲戚,也没有涉枪。上下线之间利润分成,是这个组织最重要的推动力。这与他的兄长张维科的13人团伙情况相似,陕西警方证实了这一点。

广州警方对这类低级犯罪组织有比较精确的总结:以血缘关系为纽带,外来人口占95%以上,有较强的姓氏分布性,具有一定的家族因素。他们成员稳定,但组织松散——没有明确分工,平时各自经营,只是在一定情况下集中犯罪。

另一种是以地缘为纽带。他们大都是同乡,甚至邻居。由于部分人从中获得了暴利,回家盖起了高楼,其他人纷纷效仿。

但在今天,松散的团伙正朝集团化发展。广州市森林公安局在2004年和2005年连续打掉了几个犯罪团伙,他们已经不是以往的杂牌军,其成员固定、分工明确。比如一起涉及365只穿山甲的大案中,有人驻广西,负责与越南的走私团伙联系接货;有人专门将货物从广西运到广州高速路口,然后有人专职接货。接着,还有人按预先接到的“订单”送货。

各地警方还发现:以往涉案人员为1-2人,且涉及的野生动物数量为5只左右。但近年来的案件涉案人员达3人以上的,已占案件总数的一半以上,最多的达7人。并且出现了数起“黑吃黑”案件,犯罪的集团化与黑社会化趋势变得明显。而涉枪、涉黑、涉毒的犯罪组织,也开始进入贩卖链条。

vingie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傅剑锋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35岁小伙每天熬夜成这幅模样 如今女朋友都找不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