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大亨郁知非:陈良宇马仔的马仔?(二)

2007-06-13 12:56:51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广州)
0
分享到:
T + -

结缘足球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郁知非,以一个企业家的身份,将三灵厂搞得风生水起,自己也荣誉加身,除此外,那个时期,他得到的另一个副产品是:结识了他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人脉关系。公开报道显示,1987年起任黄浦区区长的陈良宇多次带领国外嘉宾去三灵电机厂参观、考察。

也是这层关系,让搞电器、热水器出身的企业家郁知非开始结缘足球。

上海的市足球代表队最初叫上海足球队,赞助商一直不太稳定,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赞助商为上海金星,因此冠名“上海金星”,后来生产凤凰自行车的上海自行车三厂赞助,因此冠名“上海凤凰”。

1991年,广东顺德的神州热水器厂以20万人民币将球队的冠名权买走,刺激了上海市的有关领导。他们找到当时任三灵厂党支部书记兼总经理的郁知非:“你看看,同样是做热水器的,人家有这种意识,你就没有?”

于是,1992年,郁知非同样以20万元的价格将球队冠名权购回,但作为一家和足球并无关联的电器生产厂家,郁知非起初对足球并不热心。1993年,冠名权又被另外一家叫“爱可发”的胶卷厂买走。

该年底,正在美国开会的郁知非被急召回国。其时全国正在搞足球改革,已经升任上海市领导的陈良宇希望上海能够先行一步,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有点经验的郁知非。

上海申花队的前领队、和郁知非有些亲戚关系的张德发回忆,“事实上,当时上海知名度大、规模大、实力强、效益好的企业有的是,为什么单单选中申花作试点呢?这确实反映出郁知非的活力、魄力和眼力。”

“他(郁知非)知道,区领导让他做得事,对企业、对个人可能都是一次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尽管有些事的前景充满了未知数,甚至风险很大,但只要有勇气、有眼光,努力去做,成功后的回报是难以估算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接手足球后的郁知非不负领导重托,对上海足球队进行了彻底改革:上海足球队重新被冠名为“上海申花”(1993年,三灵电机已经改名为申花集团公司),同时球队与申花独立开来,实行自负盈亏的俱乐部制度。他个人也辞去申花董事长职务,改任俱乐部董事长,专注于上海足球的发展。

“我带着企业背景进入中国足坛。1999年,俱乐部改组为中性的股份制公司,我也成为纯粹的足球人。我把自己的‘四十年代’——从41岁到49岁——都献给了足球。”

“中国足球总有人要去探索、铺路。只要我认定做一件事情,就不会在乎任何方面的压力,足球的8年,有憾无悔。”在2001年从上海申花队退出时,郁知非如是说。

权力阴影

或许,申花足球队诞生之日起就带有强烈的行政撮合色彩,郁知非麾下的申花俱乐部成为上海政治格局的棋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1994年11月24日,申花俱乐部邀请各界总结第一年职业联赛的得失。当时的上海市委副书记陈良宇引用了毛主席在三湾改编上说的“党支部要建立在连队上”的话:“你们球衣上印有上海两字,就要对上海人民负责,不能光讲钱。荣誉是第一的,但荣誉是钱买不来的。球队在管理上必须严,要成立党支部,要有精神支柱!”

于是在第二年年初,申花俱乐部向全国公开招聘了领队之后,立即成立了党支部。此后,球队党支部的作用被反复宣扬。

不仅如此,陈良宇还将自己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儿子陈维力托付给郁知非,出任申花俱乐部的副总经理。

《南方周末》报道说,“陈维力在队里的时候,是郁知非与其父亲联系的桥梁,其父亲很多对球队的指示,都是通过陈维力传达。”

由此,郁知非进入上海滩的核心权力圈。

1995年,在徐根宝教练的带领下,申花队以“抢、逼、围”的战法,走上自己的发展巅峰:积46分的成绩夺得甲A联赛的冠军,其核心球员范志毅还以进15球的成绩夺得了联赛“射手王”的宝座。

这是上海足球在阔别34年以后,第一次在全国联赛中夺得冠军。对此,上海市一些领导很开心,提出申花队“要在世界一流足球俱乐部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口号与目标。

陈良宇说:“申花队夺冠使上海人民非常满意。足球改革是上海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一部分,也是龙头。申花队的成功反映了机制和体制改革上的成功。体委与俱乐部,体委与球队,俱乐部与球队之间关系协调,是俱乐部走向成功的关键。”

“同时,足球队建立了党支部,使球队充满正气。打硬仗需要压倒邪气的正气,光有金钱是得不到冠军的。两年来我一直重申,不管输赢,足球场上都应该有压倒对方的气势。要战胜对手,首先要战胜自己。要有优秀球员,不能有特殊球员。比赛要夺冠,首先是训练要夺冠。”

并非巧合的是,也是在这一年,上海市给予申花集团的支持也达到了顶峰:在上海市黄金地段批给他们一块地皮,申花房地产公司将其建成为闻名上海的高尚住宅区——巴洛克宫廷(又名“申花苑”),当时的价格是每平方米1万多元人民币,可谓是不折不扣的天价。相应的是,在之后几年的职业联赛中,由于申花战绩不佳,就没有再得到领队这般热切的关怀。

此外,一个能说明当时上海市一些领导对郁知非麾下的申花足球队关心的细节是:1995年甲A赛季开始前,范志毅情绪相当不稳定,究其原因,就是他为未婚妻李倩的户口问题烦恼,当时身为空姐的李倩的户口在广州,但因为某些原因,迟迟不能迁往上海。陈良宇得知此事后,当面向范志毅保证,他的问题很快能解决。

果然,不久李倩成功来到上海,范志毅得以“一家团聚”。

申花队前主教练徐根宝把这总结为“士为知己者死”:范志毅在那年独进15球,为申花夺冠立下了汗马功劳,说起来,与陈良宇的“励将法”不无关系。

徐还在他的回忆录中提到,号称“足球书记”的陈良宇,不仅每场申花队的主场比赛都到现场观看(当年申花在11个主场比赛赢了8场),甚至在比赛前的训练也会观看。每次申花比赛前,陈良宇都打电话给俱乐部,说明自己的建议与要求。

“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陈良宇是‘参与了球队工作’了。”徐根宝在回忆录中写道。

但是,领导毕竟是领导,赢球了皆大欢喜,输球了,上海颜面无光,他们自然不开心。1999年拉扎罗尼任申花队教练时,与青岛海牛队一场比赛输了球,这时球队的状态正处于低潮,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很大,接着要去贵阳与广州松日队比赛。郁知非找来领队,告诉他:“现在市里的态度对我有压力,这场球再也输不得了。”

vingie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陈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这款羽绒服火了!有人排长队当黄牛 还有人加价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