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弹穿喉幸免于难后的26年(二)

2007-09-15 19:23:59 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北京)
0
分享到:
T + -

第32条“军规”

看到第32条的时候,杨海燕眼睛一亮。“我的案子有希望了。”2004年5月出台新的法律条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查人身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直就是为杨海燕设计的。“第32条说,赔偿给付期限过了以后,因为受害人的痛苦还在延续,可以继续赔偿5到10年的费用。”26年前,杨海燕获得赔偿1万元;2004年7月,杨海燕再次起诉,要求赔偿。青岛市人大信访办高荣婕副主任说,杨海燕给信访办发邮件,考虑到杨海燕的特殊情况及1981年此事轰动很大,市信访办给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函询问,请法院给意见,法院答复说符合立案标准,于是通知了杨海燕的父亲。杨海燕的代理律师王一力说,第32条司法解释没实施时,律师根本不接这种案子,法院也接不了,甚至实施之初,青岛市南区人民法院一开始也并不受理,“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是在司法解释出台前,类似事情重新提起审理的几乎没有。当初市南法院能给杨海燕立案,等于是给她一个机会,讨论以后再看能不能赔偿。”青岛市南区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姜培永说。在杨海燕的代理律师王一力看来,这个机会来之不易。“从2004年7月,我们将于青、杨灵等6人诉至法院起,市南法院为了这个案子拖了一年左右才开庭。”本案是《解释》施行后赔偿权利人就赔偿期限届满(超过20年)后再次起诉索赔的全国第一案,没有典型案例可供参考。

青岛市南区人民法院法官曲波担任了审判长。曲波在审判词中的陈述,使杨海燕全家第一次看到了希望。判决详细罗列出一张明细表,上面包括杨海燕使用的轮椅、开塞露、手套等费用。和1981年的明显不同是,审判词读起来很感人:“历经24年,显然当时已经得到的1万元赔偿早已不足以维持原告的基本生活需求。……本案意外事故发生时原告年方17岁,正值风华正茂的年华,因事故发生从此只能在轮椅中度过一生,丧失了正常人所拥有的幸福和美好……”根据第32条,一审判决是杨灵和杨汉黄、于清赔偿杨海燕家40余万元。杨汉黄第一次被认定负有重大责任。杨灵、于清两家和律师在审判中途就退席,接着进行了上诉。

杨汉黄对于这次审判的愤怒难以平息,他说:“对于我这样的将军,像小鸡一样,想杀就杀。”北海舰队法律顾问处为他派了律师,并报给舰队首长一份《本案的核心问题》。在这份材料中,再次重申杨汉黄没有违反武器保管条例,并且指出:“一审法院无论在确认诉讼时效、认定案件事实上、还是在确认主体资格、适用法律上,都是错误的。……应该予以依法撤销。”律师送交青岛中级法院。2006年4月27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二审判决,不仅撤销了对杨汉黄负有责任的裁决,把曲波判决的40万元改成了14万元。二审判决书推翻了一审裁决,认为此案并不适用第32条。“考虑到杨海燕的现实状况”,还是“酌情”改成14万元。二审完全是一个折衷的判决。迄今杨灵和于清都不认可这个判决,于家赔了2万元之后不了了之,杨家还没有赔偿。他们将继续上诉。

法律的盲点

“1987年出《民法通则》,我就去法院问过,说我的案子1981年依据《婚姻法》判的。”从没有民法到1987年实施《民法通则》,到2004年出现司法解释,尽管中国的法制化在一步步加强,但是杨海燕说:“什么法律到我这就空了。”她的另一个律师赵廷绪说,最早中国的法律从日本演化来,而日本的法律有一条原则“不能让人躺在法律上睡大觉”,基于这个原则,有关赔偿和补偿并没有被限定得很详细。杨海燕得到1万元赔偿,在那个年代虽然数额较大,但并不是在1981年全部花掉,而是跨越了物价高的年代直至现在。利息增长远远低于物价增长,当时的1万元慢慢花销到后来,难以继续维持原告的基本生活。但杨汉黄认为,物价和通货膨胀是社会问题,如果按这个赔不合道理。

《解释》是对《民法》的补充,但是,杨海燕的案子是不是适用于第32条,这是案件最关键点,双方为此争论不休。姜培永是市南法院的理论专家,持有和曲波完全相反的观点,这一观点也成为二审推翻一审的理由。姜培永认为,1981年的判决,并没有确定赔偿款的给付期限,应当指一次性赔偿,因此本案应当适应“一事不再理”的诉讼原则。而《解释》的前提是已经确定了赔偿期限的判决超过赔偿确定年限的情况,因此适应该解释显得有些牵强。赵廷绪说,“一事不再理”,按照2003年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对于《解释》的问答,“第32条赋予的赔偿权利人就赔偿期限满后,再次起诉的权力,按20年计算相关损害赔偿金的不利被基本消除。”法律上都讲得通。20年诉讼时效在新出台的法律面前,还没有给出解释。

杨汉黄说法律应该管以后的事,以前的事情不应该管,而杨海燕则认为自己恰好就是32条的受益人。“一审关于法律适用的解释是不正确的,但这个案子涉及的并不是单纯的法律问题,更是现实生活中法官是怎么认为的。”曲波和姜培永分别就这个案子写了文章,发表在最高法院每季度发行的理论指导刊物上,两个完全相反的意见出现在《判例指导》上。

如果本案可重新提起诉讼,照此先例,那将会使很多基于一次性判决生效的人身伤害案件重新启动并进入诉讼程序,法院判决的既判力将受到威胁。另一方面,已经有全国各地的法院、律师来要判决书和答辩词回去参考了。

她还活着

“不管法律怎么变化,她还活着。”孙瑞平说。杨海燕说每次上电视或报纸,自己都不愿意看,“太假了。我想把美好的一面留给大家,又觉得只有真实的才有价值。我很矛盾”。杨海燕从不把自己的腿脚或者鼓胀的腹部露出来。她很自尊,但也经常打电话给律师和法院,“她从来不骂脏话,就是不断追问我们”。父母没有找过杨灵和于清家,“我们只想找法律解决问题”。杨海燕说自己并不怎么看书,因为手翻书太不方便,也没有像有的媒体说的自学法律,“我只是一直关注,有什么东西能保护我”。杨海燕自从2003年有了电脑,就开始聊天、打游戏。她最喜欢《传奇》,“我带一帮残疾人一起打。可好玩了”。她现在已经达到了第46级,“我收了很多徒弟,自己也拜了很多师傅”。在游戏里,她可以骑马、挖宝、杀猪,现在她有一对翅膀了。

吉陆 本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葛维樱 马芳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这款羽绒服火了!有人排长队当黄牛 还有人加价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