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细胞移植:救命稻草还是医疗骗局?(三)

2007-09-20 11:23:44 来源: 新民周刊(上海)
0
分享到:
T + -

“领跑者”调查:生物“新星”

北科公司受到瞩目的原因,是它正在推广的“神经干细胞移植”疗法,也正因为此,它必定无法躲避来自专业界的质疑。

撰稿/黄 祺(记者)

生物“新星”

“想知道干细胞科学的前沿在哪里吗?别再考虑斯坦福、坎布里奇或新加坡了,想想深圳吧。”这是2006年3月美国《商业周刊》中文版上一篇文章的开头,接下来,这位记者采访了“深圳市北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科公司)”董事长胡祥,胡祥正雄心勃勃地在中国各地和世界范围内扩展自己的业务,让更多的医疗机构加入到“神经干细胞移植”的事业中来。“2005年10月中旬,胡祥访问了曼谷,并与当地医院商谈合作事宜。他还计划访问匈牙利和罗马尼亚,目的也是开展类似的合作。此外,北科生物科技公司还在与美国公司接洽,不过出于安全和道德问题的考虑,美国的法律规章禁止在美国国内开展此类治疗。”

《商业周刊》的报道在北科公司网站的“公司简介”里被提及,外国媒体对这家公司的关注,让北科公司倍感自豪,7月17日董事长胡祥接受英国BBC(英国广播公司)记者采访的新闻,也醒目地放在公司网页上。不过,《商业周刊》的同一位记者布鲁斯·艾因霍恩(Bruce Einhorn)在2007年4月发表的又一篇文章,大概不会让北科公司高兴。文中提到:中国医生无法证明其疗法行之有效,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翰·斯蒂夫斯的话说,这是因为他们“缺乏有效的样本统计规模,而且缺乏控制主体”。

北科公司受到瞩目的原因,是它正在推广的“神经干细胞移植”疗法,也正因为此,它必定无法躲避来自专业界的质疑。

这家受到关注的生物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干细胞”是这家公司的主要“产品”。尽管成立刚刚2年时间,但在公司网站的“简介”里,已经能够列举出“骄人”的成绩:“公司的核心技术团队从1999年就开始进行干细胞的基础研究和临床应用研究工作,已能在体外鉴别、分离、纯化、扩增和培养多种组织干细胞;拥有与干细胞基础研究、实验室制备和临床应用相关的整套技术;对所有患者均施行个体化治疗,临床疗效显著;尤其是在干细胞移植治疗神经系统疾病、糖尿病足、下肢血管病和心脏病等疾病的临床应用领域研究走在了世界的前列。自2001年来,已开展临床病例1000多例,吸引了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匈牙利、西班牙、澳大利亚、瑞典、罗马尼亚、瑞士等近20个国家的患者前来治疗,涉及脑瘫、脑梗死、II型糖尿病、脊髓损伤、肌肉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LS)等20多种疾病,治疗效果显著。”

北科公司通过与医院合作成立“干细胞治疗康复中心”的形式,收治病人。与北科公司开展合作的治疗机构中,浙江、青岛、深圳的合作医院都是二级甲等医院,浙江某医院干细胞治疗康复中心的史主任表示,北科之所以选择“名不见经传”的医院开展合作,主要的原因是大医院“有偏见”,因为这个技术“太新了”“他们不相信这个治疗的效果”。不过据他了解,北科公司即将与广东省一家三级甲等医院洽谈,将来有可能在这家医院开展治疗。

史主任介绍,这家中心从2006年11月24日开始收治病人,北科公司提供的是基础研究,在中心成立之前,公司已经完成了动物实验、临床一期、二期、三期实验,并已经在深圳一家医院应用于临床。

北科公司董事长胡祥似乎并不避讳向别人展示他的商业雄心,他的手机号码中有中国人喜欢的“1818”,铃声是曾经风靡的网络歌曲《两只蝴蝶》。记者试图采访这位致力于“干细胞项目的产业化应用”的企业领导,胡祥回复记者说,由于身在印度,并将前往欧洲,无法满足记者的采访要求,所以,记者只能从过往媒体的报道里,还原这位“董事长”。

神经干细胞商业梦

北科公司网站上“媒体报道”栏目里,链接了2006年5月《中国企业家》杂志对胡祥的采访,报道中,他对记者描述了自己的商业梦想。

“‘烧钱’是太普通的玩法,我要用很少的钱创造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然后去与资本市场对接。”——这是胡祥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的回答。他精心营造依托于干细胞技术的商业网络,并希图用它实现自己庞大的商业梦想。

与国内很多生物技术公司创办人的背景类似,胡祥也是一名生物学“海归”。从贵阳医学院毕业以后,胡祥曾经留校任教一年多,然后,他在瑞典哥德堡大学及查尔摩斯理工学院获得了博士学位,并且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完成博士后研究。

回国以后,胡祥开始寻觅创业机会,他曾经在家乡贵阳创建过一家制药厂,还从事过医疗器械代理、医院管理行业,在生物医药行业寻觅一圈之后,他将目光锁定在新兴的干细胞领域。

“如果按照传统的模式把干细胞技术按照药品来开发,经过上游研究、中试研究、等待临床批文、3期临床研究,最后获得新药证书等环节,平均投资周期可能要超过10年,而投资额度不少于1亿美元。胡祥认为这是一种风险最大的选择。他把赌注押在建立一个快速的干细胞应用网络上,即他向医院输出技术,为患者提供个性化治疗,然后按照一定的比例与医院分成患者的治疗费用。”《中国企业家》杂志的报道中这样描述胡祥最初的设想。

到今天,胡祥谋划的商业模式看起来是“成功”的。北科公司的合作治疗机构“浙江某医院干细胞治疗康复中心”的医生告诉记者,沈阳、青岛、杭州、海南、深圳、郑州都已经设有与北科公司合作开展“神经干细胞移植”的医院,而东莞、福州也可能在今年10月份左右开设“神经干细胞移植”治疗机构。按照胡祥200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估计到2006年底这个数字将达到25家,2007年年底可以达到50家。”

在这些合作医院里,病人接受“神经干细胞移植”需要付出高昂的治疗费。“浙江某医院干细胞治疗康复中心”开展的“神经干细胞移植”,向外国病人收费大约是一个疗程(“移植”4-6次)2万美元,国内病人一个疗程大约5万人民币,这家医院的医生表示,价格由北科公司统一定价,高收费的主要原因是“生产”神经干细胞需要大量先进的仪器设备。

关于北科公司如何与医院分成,“浙江某医院干细胞治疗康复中心”的史主任没有透露,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的报道里,胡祥表示“回款状况还不错”。

推手

北科公司在各种宣传上强调自己的技术实力,记者试图通过提供技术支持的专家了解“神经干细胞移植”的技术基础,但采访中发现,这是一个极其困难的过程。

北科公司董事长胡祥经常提及的一位专家,是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杨波。“胡祥资助的郑州大学教授杨波就是国内这个领域的专家。直到2004年,跟踪了杨波的研究成果很长一段时间后,胡祥认为产业化的时机到了。”从《中国企业家》杂志的报道分析,杨波的研究,为北科公司从事神经干细胞治疗,提供了最早的技术支持。

记者联系到杨波,杨波告诉记者,他很早就与胡祥有合作关系,主要是胡祥为他的研究提供资金支持。记者通过“万方数据资源系统”查阅到一篇2006年发表在《郑州大学学报》上的论文:《神经生长因子对神经干细胞增殖的影响》,论文的主要作者是杨波,作者名单中有单位为“深圳市北科细胞工程研究所”的胡祥。

杨波说,他的研究方向主要是“间质干细胞”和“肿瘤干细胞”。“我的项目花钱很多,很多人对这个方向认识不透,不愿意支持这样的研究。胡博士对这个了解得非常清楚、透彻,国际国内发展的趋势他很了解,愿意提供资助。”杨波说。

在北科公司的专家团队中,杨波声称自己只能排名倒数第一或者第二,因为其他国外、国内的知名高校,技术实力和声誉都要高过他所在的学校。他认为自己与北科的合作是“简单的技术合作”,合作内容包括“人员培训,一些相关资料从我这了解”。

杨波并没有强调他在北科公司中的作用,但在北科公司网站“公司简介”中,为了体现技术力量,特意提到“申请了2项国家发明专利”,记者查阅中华人民共和国知识产权局网站,发现这2项国家发明专利的“发明(设计)人”,正是胡祥和杨波。9月17日,记者致电国家知识产权局查询,得到的答复是,这2项专利还在申请过程中,尚未得到授权。

在一项医疗技术应用于临床治疗之前,必须通过动物试验和临床人体实验,记者请杨波介绍神经干细胞移植动物试验和临床实验的情况,他告诉记者,现在谈动物实验,已经“有点过时”,因为“国外做得很多”。他表示,在国外,1999年就已经开始把神经干细胞移植应用于治疗,“很多重要的杂志已经发表文章”。杨波认为神经干细胞移植“不是特殊的东西”,“主要是国外开始用胚胎(提取干细胞),导致大家觉得很恐怖”。

杨波认为,目前专业界对神经干细胞移植的争论,主要集中在对胚胎干细胞的批评,因为一些宗教和伦理原则不允许胚胎干细胞的研究,但诸如从脐血、羊膜、脂肪、毛发、皮肤中得到的干细胞研究,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反对神经干细胞移植应用于临床治疗的专家有一个主要的观点:目前科学界对神经干细胞的分化、移植后的生长和建立神经联系还缺乏确切的研究。对于这个问题,杨波承认没有特别多的研究,但也有一些文章发表。

不过,杨波还是对神经干细胞移植的治疗效果充满信心。“神经干细胞移植的治疗效果怎样评价?”记者问。杨波说:“评价非常清楚,严格按照医学设计。比如病人用很多方法,治疗很长时间,都没有效果。现在用这种方法治疗以后,效果出来了。那你说呢?”

在北科公司的宣传中,这家公司提供的“beikecell干细胞治疗”可以治疗的疾病多达10多种,包括传统医疗技术还不能解决的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物理学家霍金所患疾病)、老年痴呆、脑瘫等。记者问杨波:神经干细胞移植技术是否已经发展到可以治疗如此多的疾病?杨波回答说,确定哪些疾病可以通过干细胞移植治疗,主要是“参考国内外发表的文献,总结出来的,评价一下论文报道的可靠性”。

记者希望杨波介绍北科公司技术团队中排名靠前的重要专家采访,但杨波告诉记者,专家团队各自承担不同的任务,彼此之间的专业不是十分了解,“张三不知道李四做的是什么”,所以他也无法提供可供采访的专家。

吉陆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黄祺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工作常用Excel技巧,专治各种头疼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