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宣南古城区在拆迁中消逝(五)

2007-12-09 10:02:05 来源: 《瞭望》
0
分享到:
T + -

拆与保的角逐

《总体规划》甚至在保护机制上排斥房地产开发的介入,这将在多大程度上决定旧城的命运?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王军

11月19日,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发布《北京市“十一五”期间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紧接着,北京市首批旧城街巷综合整治改造修缮工程启动。

按照北京市政府的要求,街巷综合整治改造修缮工程目的是既改善群众生活条件,又保护古都风貌,建设单位要严格执行《北京旧城房屋修缮与保护技术导则》,修缮出让群众更方便、质量更精细、更节能环保的房子。

在此之前的10月,北京市将投入20亿元修缮四合院的消息传出。

“今后旧城区将不再成片推倒胡同、四合院了。”北京市宣武区文化委员会副主任贾文静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菜市口地区的危改项目,是旧城保护政策出台之前,赶上最后一轮得到批准的。”

整体保护的现实

2005年1月,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2020年)》(下称《总体规划》)提出,整体保护旧城,加强新城建设,逐步改变目前单中心的空间格局,疏解旧城的部分职能。

《总体规划》确定的中心城面积约1085平方公里,旧城区仅占其中的5.76%。

2006年10月,两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吴良镛发布的《京津冀地区城乡空间发展规划研究二期报告》显示,根据卫星影像图解读,北京旧城传统风貌街区面积只占旧城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左右。

《总体规划》获国务院批准之后,2005年1月25日,北京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向政协北京市第十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提交党派团体提案,建议按照《总体规划》的要求,立即停止在旧城区内大拆大建。

这份提案指出,就在新规划出台前后,旧城内东、西等城区又有多处强度极大的房地产开发项目重新启动,四城区还有一大批危改的“后备项目”,这些项目大多是2003年以前批准的,“一旦实现,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就将被基本消灭得差不多了。”

2005年2月,北京古都风貌保护与危房改造专家顾问小组成员郑孝燮、吴良镛、谢辰生、罗哲文、傅熹年、李准、徐苹芳,与两院院士周干峙联名提交意见书,建议采取果断措施,立即制止目前在旧城内正在或即将进行的成片拆除四合院的一切建设活动。

意见书提出,对过去已经批准的危改项目或其他建设项目目前尚未实施的,一律暂停实施。要按照《总体规划》要求,重新经过专家论证,进行调整和安排。凡不宜再在旧城区内建设的项目,建议政府可采取用地连动、异地赔偿的办法解决,向新城区安排,以避免造成原投资者的经济损失。

同年4月19日,北京市政府对旧城内131片危改项目作出调整,决定35片撤销立项,66片直接组织实施,30片组织论证后实施。

大吉片、菜市口西片、棉花片均在直接组织实施的项目名单之内。“这些项目在《总体规划》修订之前,已经获得批准,如果撤项,就会引发经济赔偿问题,这确实是让政府头疼的事情。”一位知情者告诉《瞭望》新闻周刊。

校正保护机制

《总体规划》使旧城之内的历史文化保护区增至33片,占旧城面积的29%。

北京城市规划学会所作的《胡同保护规划研究》显示,截至2003年,北京老城区内共有胡同1571条,其中保护区之内660多条,保护区之外900多条。

推土机按照保护区的边界,给北京旧城“整容”。在保护区内外,保与拆似乎井水不犯河水,但它们也有撞车的时候。

近两年在鲜鱼口、大栅栏、东四保护区内启动的建设工程引发社会各界争议,起因于这些项目虽被冠以保护之名,却仍以强制性搬迁,进行房地产开发的方式运作,有悖《总体规划》关于以居民为主体进行房屋修缮保护的要求。

今年6月,包括库哈斯在内的一批中外建筑师在北京展示了他们的“西四新北街概念设计”。一家投资公司承办了这个“国际邀请展”,将西四保护区东部的沿街地带定位于“世界级创意产业总部及研发中心”和“世界知名品牌商业/休闲街”。

10月3日,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在《中国文物报》发表《西四新北街设计:如果实施,就是违法项目!》,指出在这些设计的街块里,四合院和胡同没有了,甚至连住户也没有了,这与“历史文化保护区”概念没有丝毫共同点。

如何对待旧城,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学术界多有分歧,而新修订的《总体规划》则用法规性语言对旧城保护提出了要求,它甚至在保护机制上排斥房地产开发的介入。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提出了房屋修缮的策略:制定传统房屋管理规定,明确修缮审批的程序、主管部门,并建立相应的鼓励及惩罚机制,使传统房屋修缮和管理得到落实。

留下最后的士乡

宣武门外以西的宣西片,位处菜市口的西北方向,是目前宣南地区仅存的尚未被房地产开发扰动的区域。

2005年4月19日,宣西片危改被北京市政府确定为组织论证后实施的项目。宣武区常务副区长王永新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这一片过去曾有建设高层建筑的计划,后来被叫停了,首都规划建设委员会要求将这一片整个保护起来,要发展只能往地下发展。

“我们找发展商来研究,看能不能做到地下五层,只为有地铁通过,地下空间的利用价值较高,但开发成本极大。”王永新介绍道,“这个方案,首规委一直在请专家论证。”

“在宣南这一带,大吉片和椿树片非常典型,前者是会馆多,后者是伶人故居多,但它们和宣西片一样,都没有被划入历史文化保护区。”一位基层文物工作者对《瞭望》新闻周刊说,“现在,大吉片正在拆,椿树片已被改建成一个小区,宣西片已是宣南士乡的最后载体了。”

从宣武门往南的大街已被展宽至70米,那里被规划为“国际传媒大道”。“如果我们未来的传媒大道,就是在众多高楼中夹着这么一两个小院,当成文保单位,完全破坏了当初的人文环境,康有为、谭嗣同们还会钟情这里吗?”2006年2月20日,北京四中高二的部分师生对大吉片危改提出这样的疑问。(完)

吉陆 本文来源:《瞭望》 作者:王军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情商最低的行为,就是不停地讲道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