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村新司:把真实的中国传达给日本

2009-09-27 16:42:01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中国人开始更多地与世界接触,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大街上的中国普通老百姓开始自然而然地与周围的外国人对话。

谷村新司,日本大阪出身的音乐家及歌手,在日本以及亚洲音乐界享有盛名并具有影响力。一首《星》让中国人民认识了他,与此同时,谷村新司还为不少同行提供歌曲,如中国观众非常喜爱的山口百惠,都曾经演唱过他的作品,现在,他的身份又多了一个:上海世博会日本形象大使。

网易新闻:首先想问的是,老师您第一次去中国好像是1981年的8月30日,距今刚好28年,那么在当时您去中国有什么第一印象吗?

谷村新司:当我刚刚降落在中国的机场的时候,我最先感觉到的是一种泥土的气息,而且那种泥土气息很熟悉,也印象很深。然后,我们以Alice乐队的形式在工人体育场举行了为期2天的音乐会,那时候有大概2万观众到场。那个时候,也许中国的流行音乐刚刚起步。除此之外,印象很深的就是黑板报了,当时我注意到很多人都围在黑板报前面看着,有幸我也从人群后面看了一下。当时我就想,如果中国人们能够认识到可以把音乐从简单纯粹听的方式转变成音乐是可以创作的方式,那该多好啊!那就是1981年我最初感受到的东西。那时候在观众席上有贵宾出席,那就是当时的副主席邓小平。在最后一天晚上,在人民大会堂为我们举办了宴会,那时候大家在一起唱歌跳舞,使我们度过了一段快乐而美好的时光。

网易新闻:据说您最初的音乐会是在工人体育场是吧?那么对那场音乐会,您有什么印象吗?

谷村新司:当时的音乐会有很多人来参加,可是给我的印象是,那场音乐会出奇的安静,跟我们在日本所举行的那种大家都跟着拍手或者舞动的很兴奋的音乐会相比,是很不同的。因此,似乎到了中场都有点进行不下去了一样,幸好,当时邓小平站起来开始拍手,于是大家都跟着站起来拍手,因此当时我想,看来大家都明白了享受音乐的方式。

网易新闻:从1981年开始到现在为止,谷村老师您去过了中国的很多城市,在这么多年里面,中国也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变化,那么请问,您对现在的中国有什么样的感觉?

谷村新司:中国人们开始更多地与世界接触,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大街上的中国普通老百姓开始自然而然地与周围的外国人对话。我记得最初对中国人的印象是,大家都很朴素,有着灿烂的笑脸,随着经济的发展,我发现大家的笑脸逐渐少了,所以我想大家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对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网易新闻:与最初访问中国的时候相比,有什么不同的感受么?

谷村新司:最大的变化就是,街道变漂亮了,高楼林立了。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不是物质的,而是人的内心。人不应该忘记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网易新闻:在谷村老师您的歌曲中,有一首在中国也非常有名的歌叫做《星》,记得老师您好像以前在中国的媒体上也表示“也许《星》里面所描述的风景就是中国东北的风景”,那么在老师您的印象中,中国东北的风景是什么样的呢?可不可以给我们讲一下呢?

谷村新司:说实话,我没有去过中国的东北。很奇怪的是,在我小的时候,我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出一副风景画,于是我就把那幅风景画写进了《星》那首歌里面了。实际上,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那个风景到底在哪里。但是,每当我问起我的中国朋友,他们都说,我在《星》里面所描绘的风景肯定在中国东北的什么地方,说不上就是黑龙江那里。因此,我想,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去黑龙江看看,至今我都在期盼着能够前去。

网易新闻:那么有机会您一定要去那里看看!

谷村新司:是,我有机会一定会去看看的。

网易新闻:在中国广为人知的歌星比如梅艳芳、邓丽君的有名的歌曲,实际上是把谷村老师您所谱的曲子里填了中国的歌词,可是在中国,却被认为本来就是中国的歌曲。并且,很多很多中国人并不知道您就是那些歌的作曲者,可是,请问您的歌能在全世界如此具有人气,其原因是什么?

谷村新司:我认为音乐这种东西,既是可以在学校里学习的东西,也是一种具有很深意义的东西。音乐里面所蕴含的某种东西,会表达每个不同的听音乐的人内心的东西,因此,我觉得当自己的歌曲在被很多人弹唱的时候,他们应该都能感受到同一种震动吧。我的歌并不是流行歌,而且,我作曲的本意也不是要做流行歌,换句话说,流行的东西是很容易被淘汰的东西,因此,我不想创作那种容易被淘汰的歌曲,如果我的歌能够在大家的心中长久留存的话是最好了,即使别人不知道那是谁的作品,我也不会介意。

网易新闻:2003年,也就是6年前,中国遭遇了SARS,在那个严峻的时刻,为帮助中国抗击非典,谷村新司在大阪举行了支援中国扑灭SARS的音乐会,并将筹集到的1500多万日元,全部捐献给中国红十字会。SARS结束后的第二年,为了感谢奋战在SARS一线医护工作者,老师您又在专程前往中国,再次举行了音乐会,您的这一举动给中国全国都带来了很大的感动。昨天我还在网上查询到,在中国有很多人认为一生都不会忘记老师您的这种举动。我想问一下老师,是什么动力驱使您举行这样的音乐会呢?

谷村新司:我认为人与人的相遇是一种缘分,我觉得如果有些人遇到什么困难,而自己又能够为他们作些什么,那么帮助他们是理所应当的。并且,我也常常持有一种对那些需要帮助需要援助的人进行感谢的心情,即使在大阪举行音乐会的时候,观众席的很多观众也进行了捐款。对于我来说,观众席上只有医疗工作人员,就是医生和护士的演唱会还是第一次。我对冒着生命危险在一线,甚至于24小时奋战抢救SARS患者的医务人员抱有一种崇高的敬意,当时我是怀着对他们感谢的心情的。我认为,我举行音乐会和至于他们是哪个国家的人是没有关系的。虽然表面上有中国,韩国,日本等国家,可是我觉得人的内心和思想是不分国界的,只要我有能力做的,我就会去做。

网易新闻:最近几年,在中国各地都有很多歌曲比赛,同时也涌现出了很多音乐方面的新人。谷村新司老师您从2004年,也就是5年前就开始中国上海音乐学院担任常任教授,并且作为中日音乐文化研究中心的顾问,您对中国的音乐家有很深的理解,我想问一下老师,您对中国这几年的音乐发展是如何评价的?

谷村新司:这十年左右在音乐方面发展的人确实增加了很多,包括唱歌的人和作词作曲的人,我也常常教导我在上海音乐学院的学生说,一定要考虑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而唱歌的,是为了金钱还是为了什么,确实,其中不乏为了金钱而唱歌的人,为了挣钱而做音乐确实也是一种生存方式。因此,我常常教导他们,不要忘记音乐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音乐还有更大更深的意义,可以说音乐与人的生命有一定的关系。我也作为评委参加过很多歌曲竞赛的活动,但是我觉得,不应该将音乐划分优劣等级,将音乐进行对比而认为某种音乐是好的,这种对比我觉得是没有意义的。比方说A这个人唱的歌和B这个人唱的歌是不同的,一定要说哪个选手是一等奖哪个选手是二等奖,我觉得是没有意义的。只是,我觉得通过竞赛而涌现出在音乐表现力上具有天赋的新人,确实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因此,我也希望能够涌现出那些在音乐方面有兴趣并且认识到音乐到底是什么的人,哪怕涌现出一个人也可以。只是,我所担心的是,周围的人利用做音乐人而赚钱的人也是大有人在的,虽然也不能说那是一种坏事,可是,我希望他们不要忘记最重要的是什么。为了好的音乐而进行音乐商业活动是应该的,可是如果是为了商业活动而做音乐就不应该了,我认为音乐是超过大家想像的具有很深意义的一种东西,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也想传达给中国的人民。

网易新闻:谷村新司老师您教授过的学生应该有毕业的了吧?您可以讲一下他们现在都在干什么吗?

谷村新司:嗯,我所教过的学生有两个进入了上海MediaGroup,他们是我很优秀的学生,我想他们一定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另外,还有的学生当了作曲家,还有的学生当了老师。我很珍惜与他们的缘分,我也常常给他们说,如果他们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只要我能够做的,我还是希望能够跟他们商量的。他们毕竟才刚刚开始自己人生的道路,所以还是很开心的。

网易新闻:再问一个有关上海世博会的问题,据说谷村新司老师您被任命为上海世博会日本的形象大使,也听说,上海世博会是第一次任命海外形象大使。那么请问,谷村新司老师您认为您是怎么当选上海世博会形象大使的?

谷村新司:我觉得我和中国很有缘,并且我也有很多中国的朋友,多年来我来往与中日之间。因此,我对真正的中国和真正的日本是有很多认识的,我希望我能够将这些信息准确无误地传达给中国和日本,希望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都能了解到这些。中国和日本的关系绝不限于这五十年还是一百年的历史,而是从古代开始就通过海上交通开始了各种交流活动。现在无论在日本还是在中国,都有很多不能从简单意义上定义的中国人或者日本人。因此,为了让如此重要的邻国的人民能够敞开心扉,我想把这种从古代就通过海上交通开始的友好交流活动尽可能地进行下去。

网易新闻:那么请问谷村新司老师,作为上海世博会的宣传活动,您打算进行怎样的宣传活动呢?举例说明,到时候您会在宣传活动中怎样宣传中国呢?

谷村新司:我觉得我并不是为了宣传才当这个形象大使的,而是我听到了很多中国的人民的真实的声音,我想把这种真实的声音准确地传达给日本人,同时也想把日本人的真实的声音传达给中国人,我认为这是我的使命。

网易新闻:很多人都认为谷村新司先生和中国有着不解之缘,并且是一位在中日交流方面做出了伟大贡献的音乐家,那么请问老师,这是您的使命呢?还是说是其中有某种偶然或者必然呢?

谷村新司:我认为不是偶然,而都是必然的。即使有缘,但是如果没有意识去做这些事情的话,也是会半途而废的。因此,我做这些和中国有关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事情,也是在我有生之年做的事情中间有必要做的,我认为以后我也会这样去做。不管时代如何变迁,我希望中国人和日本人都不要忘记最重要的事情,并且我会通过音乐或者语言去传达这些,我认为这是我的使命。我希望很多很多人可以从良好意义上出发,抛开内心的国界,敞开心扉,只是作为个人自然而然地开始对话的场景可以增加,并且也希望从上海世博会开始也有这样的场景。当年在大阪世博会的时候,我作为一名志愿者开展着志愿活动,当时在加拿大展馆有个小舞台,我们作为日本志愿者,在那个舞台上唱了歌,那也是第一次能在一个观众席上都是外国人的舞台上唱歌。那些和我现在的音乐也有一定的关系。因此,我也请求在上海世博会的时候,能够创造一个场所,让不管是志愿者还是学生的人,能够在外国人面前唱歌。希望那可以成为一个超越国界的用音乐进行交流的舞台。不管是三十年后还是四十年后,如果能够出现这样的人做类似的事情,那样的话我将会感到很欣慰。

网易新闻:谢谢!今天老师您百忙之中采访您,让我受益匪浅,也深受感动。

东京特约拟稿:姚远

宋倩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这款羽绒服火了!有人排长队当黄牛 还有人加价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