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千年城市计划主任:卡尔·沙旺

2009-09-29 14:40:13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中国已经想出了办法提高了大量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让数百万的人逐步从贫困中脱离出来,能过上体面的生活。

卡尔·P·沙旺,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国际投资威尔哥伦比亚中心执行主任,兼千年城市倡导项目联合主任。

网易新闻:卡尔·沙旺博士,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非常有幸和您见面,并把您介绍给中国的听众。我知道您是境外直接投资(FDI)方面的专家,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做了很多研究,您还是南开大学客座教授,并多次访问中国,您还记得第一次来中国是在什么时候?

卡尔·沙旺:我第一次来中国是1979年。首先是到香港,然后是广东的黄埔,我在那里只是呆了几天。那次访问是以个人名义来的。后一次来华是作为官方访问,具体时间是1987年,我作为联合国发展署的工作人员,来华组织了首届“中国境外直接投资圆桌会议”,中方与会人士有部级的高级官员,有来自国际上跨国投资商的私营部门。我们讨论新的有关境外直接投资的监管政策。从那时起,我本人就开始涉足中国多项的经济活动,包括参加了国际投资政策咨询会员会。还有就像您所说的,去年我成为了南开大学客座教授,并在那里授课。(看来您第一次到中国是在很多年之前了)对。

网易新闻:中国见证了巨大的发展,您多年来屡次访华,作为中国发展的见证人,这些发展中哪些变化最令您印象深刻?

卡尔·沙旺:我认为有两件事情最令我印象深刻。第一件事是,中国的现代化,这表现在基础建设方面、城市建设,并时刻在改变自己的面貌。比如就北京而言,我听到说每6个月就需要一个新的城市规划,因为变化太快了。这对于一个正在实现发展战略的国家而言是不同凡响的。另外的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情——这也紧跟着我上面所说的话——中国已经想出了办法提高了大量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让数百万的人逐步从贫困中脱离出来,能过上体面的生活。我认为中国取得这一成就应该真正成为世界的榜样。中国将继续获得成功。(谢谢)

网易新闻:由于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世界各国包括中国均受到了广泛的影响,然而尽管有很多专家学者有不同看法,您是否对中国经济还充满信心?前者认为中国会有强劲的复苏,而最近的数据显示中国股票市场,以及房地产市场确实表现出了复苏。您对中国经济复苏有什么评论?

卡尔·沙旺:我认为中国的复苏非常引人注目的。无论中国处在之前的金融危机还是之后的衰退时期,这场危机是去年始于美国,并影响到了欧洲。从各个指标来看,中国在努力实现其今年8%的增长目标。这源于中国政府坚定的信念,细致的工作。作为中国政府启动了一揽子巨大的刺激方案,这从效果来看非常成功,这不但是中国自身的成功,而且让世界其他地方也获得了成功,中国为其他国家带来了乐观情绪,并且,实际上,给让世界其他国际的复苏注入了动力。我认为中国在应对危机方面起到了良好的作用。其他国家应该对中国表示感谢。(谢谢)

网易新闻:在所有新兴经济体中,中国17年以来在吸收境外直接投资方面一直位居第一。然而在这次全球经济危机中,很多外国企业开始撤资。全球境外投资总量开始下降。在如此不利的经济气候下,面临这样的挑战,中国要想吸引更多境外直接投资,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卡尔·沙旺:我认为你已经认识到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在吸收境外直接投资方面最为成功。而且所有的指标都表明,甚至在今年2009年,中国也将成为吸引最多境外直接投资的发展中国家。虽然今年世界资本流动可能会下降50%,超过去年40%的下降。我认为这是中国了不起一个成就。如果中国今年能保持去年大约180亿美元境外直接投资的流入规模,我相信这将会是一个巨大成就。但是正如你刚才所讲的,有很多挑战中国必须面对。有很多挑战在危机发生之前就存在了,再加上经济危机,可能就更难解决了。我只想在这里挑两个挑战来讲,第一,中国目前需要的境外直接投资应该拥有更多的附加值,更加复杂的,更加偏重研发密集的投资,比如在服务贸易领域。事实上,如果中国已经能够成功的吸引研发密集投资,中国要想往产业链上端高附加值方面转移,放弃以前的玩具出口,转而向机械、服务以及资本项目。我认为这将是中国面临的第一个挑战。第二个挑战,我认为是,不但要看到沿海省份收益于境外直接投资的流入,中部省份也要从中获益。我认为中国政府已经认识到了这点。作为中国国际投资顾问委员会的一员,我觉得要实现这样的想法有一定困难的。需要政府作出坚定的政策来极强基础建设,完善中部地区,内陆地区的的境外投资管理。这些都是要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要面对的挑战,这些地方的生活水平也必须所提高。请允许我讲第三个挑战,这一点相当重要。中国正如你提到的一样,对境外直接投资充满吸引力,现在的挑战是,你们如何从现有的境外直接投资中获得利益,如何让这些投资推动经济,因为你们想要尽可能的利用好这些投资。我认为政府能否考虑建立更多联系型企业,并令他们能够被用于加强在这方面的发展。我是想说,当外资企业在中国成立几年后,事实上在中国有成百上千的外资企业在中国,应当受到政府鼓励在中国国内进行原料采购;就是说增强“前向联系”或者“后向联系”,后向联系就意味着本地化采购。这就会产生某种影响,使得这些国外企业的有形和无形资产,诸如技术、市场评估等能够转而被中国国内企业所仿效。把中国国内企业做强,我认为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做到这一点是其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在同这些企业利益一致的情况下,如何说服他们更多的本地话采购将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我所谓利益一致,是因为由于他们把服务和产品采购本地化后,不需要再花高额代价从国外进口,不需要依赖国际运输,不受到人民币升值的影响。所以企业有采购本地化的动机。所以,要看中国政府拿出何种政策鼓励跨国公司更多的把采购本地化。

网易新闻:近些年来中国公司在海外进行了大量兼并活动,由于危机的影响,很多国外公司出现了现金流问题,有一些甚至破产。您是否认为现在是中国企业进行大量海外收购的良机?

卡尔·沙旺:确实,现在中国的境外投资额非常可观。去年的数字在520~530亿,这是2007的两倍。2009年这个数字会进一步上升,同其他的国家所看到的趋势相反,那些国家对外的投资实际上在减少。所以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中国的这一举动将会受到各国的欢迎,因为中国的境外投资不但会帮助自身的发展,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还会帮助别的国家发展。但是,还有另外一点,正像你所讲的,由于受到金融危机和衰退的影响,许多国家的资产在贬值。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些想要在海外收购,兼并的企业能够在更低的成本下实现目标。兼并收购是进入国际市场的最主要方法之一,不但对中国企业是这样;对于美国,欧洲,印度的公司来说,他们也都想在海外实现并购,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然而,在这一过程中,政府和企业尤其应该注意到两点。第一,虽然可以通过并购快速走向国际市场,但是要想使得一个跨境兼并真正起到应该有的作用是艰巨的。如果你看看德国戴姆勒奔驰公司兼并美国克莱斯勒的例子,最后失败了。梅赛德斯奔驰和克莱斯勒都是有丰富经验的国际公司,但他们无法让合并后的公司在美国运转良好。而中国企业事实上在国际经验方面很少,管理层的经验也很少,所以对他们而言,要想管理兼并后的企业是一项非常高要求的任务,需要他们小心从事,并需要有国际经验的管理者,他们要面临一个可能越来越具有挑战性的管理局面。要想管理好跨境兼并的企业非常困难。虽然通过兼并是进入国际市场最快的方法,但是新的环境可能也会造成最大的挑战,尤其是在现在的这种情形之下。第二是,在很多发达国家,比如美国、西欧,还包括某些发展中国国家,存在对中国投资心存的某种怀疑。他们称新的投资者是“圈子里的新朋友”,他们对新人总是持有怀疑态度。对中国的兼并有所顾虑,害怕一旦会带来失业,企业关闭。这里还有政治上的考虑。中国企业大多数的境外直接投资都是由国有企业执行的,这可能在背后有政府的影响。虽然对此没有完整的证据,但是怀疑的情况确实存在。所以综合所有因素,很多国家,包括美国,对中国企业的投资,尤其是兼并,存在着某种顾虑。其实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让我们来看日本当时的例子。当日本企业在20世纪80年代向海外扩张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怀疑。“这些人到底是谁?他们认为自己到此是为什么?”当然几年后日本从中吸取了很多经验和教训。当然这还造成了很多政治上的反应,由于日本在美国快速的投资,美国为此成立了“境外投资委员会”。所以这里看到了日本的先例,中国的企业也要意识到这一点。但这里,日本公司从其投资错误中学到了东西。他们学会了如何融入美国,如何成为社区的一员,如何进行沟通,如何对美国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你知道,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的某一个委员席位是由日本公司在20世纪80年代资助的,并把这作为致力于在美国发展的一个表示。所以对中国企业来说,有很多办法能够成为美国良好的合作公民伙伴关系,成为其中一员,这才能够被整个东道主国家接受。从美国投资来拿,中国企业应该学习日本的经验,不再犯他们当年的错误,并迅速成为美国和欧洲良好的合作伙伴,在这些国家做到努力让社区和当地所接受。这虽然有一些复杂,但我们总会有办法,这些事情总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认为政府和企业会认识到这一点,回顾过去的经验,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网易新闻: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知道中国一直致力于实现联合国千年计划,您知道中国在过去20年里为对抗贫困和饥饿方面做出了努力。您作为该计划联合国特别顾问,认为中国在接下来的5年里,为实现该计划还要做些什么?

卡尔·沙旺:在2000年各国领导人许诺达成的联合新千年发展计划,要通过世界各国的协同努力实现各国的共同发展,我有幸能参与其中,并在Jeffrey Sachs博士领导下开展工作。我认为首先应该对非洲地区加大投资,同样中国政府也意识到非洲的投资是首要考虑的。所以,我想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同中国政府进行协调,使得在非洲的投资能够真正起到作用,比如在坦桑尼亚,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马拉维等等,吸引中国企业看到在那些国家的投资机会。这些商机在非洲很多城市广泛存在。因此,中国能在坚实,有目的性,并在具有可操作的行层面上进行投资。进行有针对性的投资,实现我们想要改善非洲人民生活水准的目标。当然中国在为实现千年目标的角色,始于联合国内部,中国要把整个联合国千年目标日程推向前进,以中国的经验来鼓励其他国家做出相同的贡献,正如之前说过的,中国让上亿人脱离了贫困,我认为这将成为很多国家效仿的例子,尤其是非洲国家。来自中国的发展的实践经验,及其在政治和金融方面的增强,将会在实现千年计划中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

网易新闻:非常感谢您分享了这些观点,最后我希望您能对中国的听众说几句话。

卡尔·沙旺:首先我很荣幸受邀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庆专题访谈,中国为解决我们所面临的世界上最艰巨的经济问题做出了贡献,改善了中国人的生活状况。我希望中国的这些努力能够继续获得成功。

特聘记者:单慧珺

摄像师:杨宇

鸣谢:《跨国公司》杂志社、莎旺博士助理LISA女士

宋倩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这款羽绒服火了!有人排长队当黄牛 还有人加价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