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让更多“达沃斯”落户中国

2009-09-29 15:00:16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做人要有特点,要有个性,也要有风格。但是有一点你不能特别,那就是作为中国的外交官,你必须坚持和坚决的执行中国的政策;这你不能有特点。

对话嘉宾: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大使,大连市市委书记夏德仁,联合国电台李茂奇

网易新闻:首先向沙大使,以及夏书记问一声好。欢迎夏书记和沙大使,作客我们的直播间。我们现在就和李茂奇来开始我们这一次的直播。首先,我们有一些问题想和沙大使聊一聊。沙大使,我们了解世界经济论坛,当年向全世界发出要选择夏季达沃斯举办地的信息之后,争取夏季达沃斯在中国举办。其实已经成了沙大使的一项工作,成了您的一份自然工作。记得您曾经说,说只要该会在中国举办,您都高兴。目前来看呢,这件高兴的事,您已经实现了。那您看中国从中最大的收益是什么?

沙祖康:中国的要走出去,要做强做大,中国的城市希望要走国际化的道路,中国积极参加经济全球化,与世界越走越近。所有这些都要求我们尽早的熟悉国际经济规则,把握世界潮流,进而影响国际规则的制定。虽然我们可以派出代表去参加国际会议,参加的国际会议也不少。但是我们如果把这样的会议在中国举办,特别像这样高级别的会议,高质量的会议在中国举办,那么就更好了。

首先,可以方便我们中国自己的各政府官员,企业家,我们的学者,我们的媒体能够参加。其次,可以更多的讨论中国关心的事情。大家都知道达沃斯的影响,所以我们希望;同时我也坚信,我们夏季达沃斯会越办越好。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成为中国与世界交流的一个重要渠道。

李茂奇: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一下夏书记。这已经是大连第二次举办夏季达沃斯了,我想知道在2007年主办夏季达沃斯,当时夏书记是任市长,现在已经是时隔两年。第二次举办达沃斯,同第一次有何不同,或者有一些什么新的变化?到底举办达沃斯,能给大连带来哪些好处?

夏德仁:2007年在各界共同努力之下,包括在沙大使的积极努力之下,夏季达沃斯落户中国,大连非常有幸承办首届大连夏季达沃斯。时隔两年,夏季达沃斯重返大连。我觉得无论是客观条件,还是大连本身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两年呢,首先我们经历了金融危机的冲击;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

中国也经受了国际金融危机的考验。大连作为一个沿海开放城市,这种冲击可能要大一些。在中国各城市相比较,可能要大一些。但是我们在中央、在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之下,认真贯彻落实保增长、扩内需和调结的各项战略政策,使得我们经济保持了比较平稳的较快的发展。

今年上半年,我们经济增长了11.6%。这一次我感觉到夏季达沃斯的主题,确定为“从正增长”,这和上届有很大的不同。大家共同研究如何应对金融危机的问题。我觉得大连本身的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可以充分证明,我们中国政府所采取的各项政策是正确的。也说明了中国在应对金融危机方面的一些做法,也是成功的;这是一个方面的不同。

第二方面不同,会议本身要比第一届,也就是2007年的首届夏季达沃斯影响更大,参与人数也更多。而且世界各国的政要,著名企业家都到中国来,到大连来寻求一些答案;包括如何应对金融危机的答案。这一次夏季达沃斯的影响,要比第一届大一些。另外大连本身,在接待方面、服务水平方面,要比第一届有很大的提升。

网易新闻:现在我们是在和联合国电台联合直播,夏书记为我们全球的听众朋友介绍了一下,中国夏季达沃斯再次落户大连的这样一个背景。其实我们还真的是要非常感谢,沙祖康大使帮助中国夏季达沃斯落在大连。我记得谈及大连的时候,您曾经盛赞说:“我虽然不常来大连,但是全世界都了解大连。”在这我们也想了解一下,沙大使您是如何了解大连的?中国夏季达沃斯在大连的不断举办,是不是促使像您这样的官员,更多的来了解大连、接近大连的一个最佳的途径呢?

沙祖康:大连,你们看中央电视台的宣传;特别是中央4台,每天都有关于大连的广告。我想广告本身影响是非常之大的,我当联合国副秘书长两年了,而且我一直是长期在国外居住。我想大连给全世界,不仅给我沙祖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给全世界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现代化建设当中,如果我说错了大家可以纠正。但是我的印象,我们大连的发展是走在中国的前面;大连的改革、开放,大连在各个领域上面所取得的成就,特别是在改革开放的路子很宽,思路也很宽,取得的成就也很大。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想夏季达沃斯能够在中国举办的话,是最最合适不过的了。因此我当大使的时候,那时候就讨论搞这个问题,当时今天的夏书记,当时的夏市长也在积极的努力。我作为一个大使,我能够为夏季达沃斯搬到我们大连来举办,做一点微薄的贡献,那是我感觉非常荣幸的事情。也觉得是我在中国外交当中做的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大连本身很好。刚才夏书记也说了,条件各方面比以前也好了。我想大连不管是硬件、软件、人气、环境,这些都是很好的,这是我们能够举办的一个基础。作为大使来讲,我只是做了一些宣传工作,也就是广告工作而已。

夏德仁:谢谢。我插一句,当时沙大使是在日内瓦担任中国驻日内瓦的大使。我四次到瑞士去参加冬季达沃斯,每次沙大使都表达了:“达沃斯应该到中国去举办”这样一个愿望。特别是2006年以后,沙大使为推进达沃斯走进中国,想了很多的办法,也做了很多的推动工作。

在中国城市选择方面,由于沙大使对于大连还是非常偏爱的。他几次也向高层领导推荐,也向施瓦布先生推荐大连作为一个首要的城市选择。我们对此,对沙大使非常感谢。

网易新闻:是。同时我们知道在2007年当有记者告诉沙大使说我们大连市民,非常希望夏季达沃斯能永远留在大连的时候。您是表达了祝愿之情。其实今天在这里,我们这种愿望依然非常的强烈。沙大使您认为这个可以事实吗?

沙祖康:这个事情对我来讲是很敏感的问题。作为大使来讲,我首先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在中国举行;这是第一位的。第二,在中国来讲呢,当时讨论的有几个选择;第一是大连,第二是天津,第三是青岛;也包括上海等很多城市。竞争还是比较激烈的。

从施瓦布先生的角度来讲,他当然要选择在他来讲最合适的地方。这是第三次在中国举办,第二次在大连举行;其中有一次是在天津举行的。我很难说哪个比哪个好。我要说大连比天津好,天津肯定不是很高兴;我说天津比大连好的话,我对天津还不是很了解。因为当时要决定搞夏季达沃斯的话,我们首先考虑到的是大连;这是历史事实。并不是说大连一定比天津好,但是我必须强调这是一个历史事实。我后来也听施瓦布先生说了,他对大连举办开诚会他是比较满意的。我相信天津也会是很好的。

网易:联合国电台的李茂奇还有问题要问夏书记。是吧,李茂奇?

李茂奇:对。刚才听沙大使和夏书记一席话呢,我也获得了很多背景的信息。很多东西我以前还真是不知道。这次众所周知夏季达沃斯是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举行的。刚才夏书记也谈到,现在大连作为一个海港城市,已经面临很大的挑战。这次夏季达沃斯的其中一个主题,就是说将挑战转化为机遇。我不知道夏书记在脑海当中,就这个问题有一些什么样的设想?现在有很多的挑战,但是机遇也并存。在这方面我想听听您的想法?

夏德仁:金融危机对中国和对各个国家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经常听到一席话就是“化为危机”,就是在挑战中肯定存在着危机。中国金融体制还是比较健全的,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积聚的经济能量还是比较大的。只要我们把握住科学发展的思路,在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我认为一定会在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国际竞争力会进一步增强。

大连也是这样。我觉得对于大连来说,尽管近期我们出口受到很大的影响,但是从经济可持续发展这个角度来说,大连面临着很大的机遇。也就是说西方国家的有些产业面临调整改造的挑战,所以有些产业要向外进行转移,这是我们沿海城市迎接转移的一个非常好的机遇。第二,现在由于各个国家都关注气侯危机。因为许多专家学者说,短期是金融危机,从长期来看是气侯危机。由于各个国家在应对金融危机中,都不约而同的提出一些绿色发展、绿色新政,或者是低炭经济这样一些概念。我认为下一阶段金融危机之后的新兴产业呢,可能会定义为“绿色产业”。

所以大连应该抓住这样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加大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特别是为了适应全球“绿色成长和低炭经济”所形成新的全球化的需求,大力发展核电、风电、新能源、汽车、LED半导体发光,还有其他节能环保产业,推动我们产业在新的阶段新的升级,应对新的一轮国际竞争。我觉得我们这方面机遇还是很大的。

李茂奇:众所周知9月22号联合国方面要举办一个“全球气侯变化峰会”,到时候沙大使肯定会及时赶回参加这个峰会。我不知道沙大使有没有想法,是不是邀请夏书记到纽约来出席这个峰会,体会一下整个全球这样一种绿色增长或者促进绿色发展的氛围?

沙祖康:我所知道的情况是这样的,因为我是联合国秘书长气侯变化领导小组的主要成员之一。当然积极的参与了这次首脑峰会的筹备,关于实质性的和后勤方面的筹备工作。9月22号的气侯峰会,恐怕是在联合国历史上来讲的话,也是开天辟地的。因为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百几十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参加会议,尽管中国政府还没有宣布这个消息。但是我个人的理解是,胡锦涛主席将代表中国来参加这次峰会。

这在中国参加联合国的历史上来讲,恐怕也是第一次。我们的国家主席,从来没有在联合国大会上去做过这样的讲话,出席过这样的高级别会议。所以呢,联合国根据目前的安排,据说还是保密的,我也不知道这个秘密价值到底有多高,我也搞不清楚。但是我想奥巴马总统和中国的胡锦涛主席,还有其他少数个别的一些代表及团队将同台参加开幕式。

这本身是在中国的一个认可,我也感到非常高兴。至于说胡主席将带谁出席这个会,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能够邀请到夏书记。通过你们电台,谁能够把这个消息悄悄的传给胡主席,我看这是个好办法。

网易:李茂奇你在联合国电台那边,不知道我们现场的情况;我们现场已经聚焦了很多的媒体。可以说这次采访夏季达沃斯的全球媒体,现在都是聚焦在我们直播的现场来采访夏书记和沙大使。我觉得这其中除了你们二位的身份。一位是联合国的副秘书长;一位是我们大连市的市委书记;除了这两个身份的本身之外,我想你们个人的魅力,可能也是我们这些媒体特别关注到的。比如说沙大使,我们就看到了很多的说您是一个特别有风格的这样的一位大使。比如在2007年的时候,您在我们夏季达沃斯的会上就成了明星嘉宾。走到哪里都是被记者包围。所以我想问一下沙大使;我刚刚才明白,您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粉丝。因为您鲜明的个性。沙大使您自身认为,大家认为您是生性豪爽,快人快语,认为您是另类认为,您觉得这是您拥有如此多的拥护者的一个主要的原因吗?

沙祖康:我也搞不清楚。上次达沃斯呢,一个外国朋友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他提到说:“我们都期待着中国总理的讲话。”结果他们认真的听了总理的讲话,发现在总理讲话当中,很少有新的内容,基本上是重申了原来的一些大家众所周知的政策,因此他感到失望。当时来讲,我已经当了联合国副秘书长了。按理说我应该很客气、很礼貌,但是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我听了这个话心里很不舒服。我说:“我们总理的讲话,是我们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宣誓。你说这里没有新的东西,我说新就新在哪里?新就新在我们的政策,改革开放的政策没有变化,而不是今天一个政策、明天一个政策。如果你要指着政策天天变,那中国岂不要出现天下大乱?那么你不会到这儿来开会,人家也就不会到这儿来投资,我们也就不会发展。因此我为总理的讲话深受鼓舞。”这个时候大家的反应比较热烈,因此一下子就成了一个人物。

所以说我的性格比较豪爽,快人快语。另类,这个另类,我已经过了60了;我已经62岁了;人家说60是耳顺之年,他们说我什么都不行;我也无所谓。我也无所谓人家说我什么,但是我想人的性格是天生的,快人快语、性格豪爽,这就把我归到另类,好像不怎么科学。现在叫科学发展观嘛。我的一贯认为是这样的,人不怕你没有缺点,其实谁都有缺点;就怕你有特点。做人要有特点,要有个性,也要有风格。但是有一点你不能特别,那就是作为中国的外交官,你必须坚持和坚决的执行中国的政策;这你不能有特点。

我现在作为联合国的官员,我必须坚持《联合国的宪章》精神和原则,这不能特点。在具体的事情方面,应该允许有不同的风格和特点。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我也不知道大家同意不同意。这个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想改恐怕也来不及了,已经过了60了;因此我就不改了,我希望大家能够原谅。

网易新闻:我们都很喜欢你。

李茂奇:谈到作为一名外交官的特点,确实沙大使在中国外交界是一位风雨人物,也是一位非常有特点的人物。这里我也想对夏书记说几句,在这次演播之前,我也做了一些调研工作。也在网上阅读了很多的文章。我发现夏书记其实也是一位非常有特点的中国政界人物,您的背景应该说是在中国的领导人当中,可以讲是一个比较有特点的这么样一个领导人。

这次峰会也是在强调“新领军”的概念。您在中国城市的领导人当中,应该是一个比较有特点的领军人物。这次会议可能同政府接触的有很多商界的领导人,在联合国这边有一个,叫“全球契约机构”。它主要是倡导企业的社会责任。在您同中国企业接触当中,也在几次达沃斯会议当中,包括在平常同一些商界接触当中,我想您也有一些比较。我想听一听您对中国企业在社会责任方面有那些观感?

夏德仁: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因为经历的时间比较短,企业家的素质也有一个提高的过程。但是我总体感觉到,最近这些年,随着中国市场进一步的发展,企业家的素质是在不断提高的。但是因为企业是从事经济活动的,企业的目的是为了取得最大程度的盈利。

但是对中国来说呢,我觉得企业;特别是大企业,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在这方面,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家,还是要进一步完善自己。能够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民族,也为我们的老百姓做更多的事情。我觉得应该分两个层次:一、企业首先把企业自己的事办好。这是最基本的社会责任感。企业搞得稀里哗啦的再谈社会责任感,我觉得这就缺乏基础。这是一个层次,首先把企业自己的事做好;当然也要依法经营了。二、在办好自己企业的同时,要承担更多的社会公益事业,为老百姓做更多的实事。对我们优秀企业家来说,这是双重责任。既要把企业办好,同时也要为社会承担更多的责任。我觉得中国企业家,在这方面还是要进一步完善自己。谢谢。

网易新闻:就是我们说到的“保增长”就是“保企业”。只有企业好了,增长这个方面才会真正的见成效。在这里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我们的沙秘书长,最近我们看到联合国在《2009年世界经济形势展望年终报告》中说:“2009年全球的经济增长是负2.6%。这距你们年初的预测,负0.5%是较大幅度的降低。从中我们得出一个信息,就是目前联合国是调低了2009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速度。这一次夏季达沃斯论坛,主要的议题就是:重振增长。我们想问一下沙祖康大使,您认为需要多长时间可以达到“重振”的这样一个目标呢?

沙祖康:我们“经社部”有很多经济学家,我们“经社部”可以说是人才济济;关于已经发生的金融危机问题上,联合国“经社部”《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其实在几年前就做出了提醒:“宏观经济应该进行一些调整,金融机构应该进行规范,如果不抓紧处理的话,很可能就要发生金融危机。”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应该说联合国经社部的声音、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现在很遗憾,这个危机已经发生了。

我们希望通过这一次金融危机的情况:一、经社部能够在金融预测风险这方面,能够受到鼓舞,能够更好的发挥作用,为解决这次金融危机,为推动解决金融危机做出自己更大的贡献。这是一方面。二、我觉得应该把这次造成金融危机的根子上,把它弄弄清楚。是什么导致了这次金融危机?我们不仅要解决金融危机现在产生的问题,我们重要的是应该如何防止金融危机今后再出现的问题。这个如果在联合国来讲的话;特别是我们经社部来讲,负责经济预测,就经济发展给成员国提供建议和支持这方面,我们应该做更多的工作。

刚才提到的关于我们的预测的问题。我们经社部的看法是什么呢?就是好像危机看起来已经见底了,已经到底了;最困难的时间好像也已经过去了;但是复苏的话,全球经济复苏的道路还是很长。而且其中不确定的因素也有很多。举个例子来讲,现在的复苏并没有带来就业扩大的情况;而且包括美国也好,西方也好;美国的失业率已经达到了26年来最高水平;而且即使经济复苏的话,我看包括就业这些问题的解决,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另外,讲到预测。一般来讲当事后诸葛亮比较容易;当事先诸葛亮比较困难。预测本身也是有风险的。目前的预计是到2010年,毕竟这次金融海啸,是上个世纪金融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衰退;恐怕复兴的路会更加长一些。

李茂奇:我知道夏书记作为一个市长也好,或者作为一个书记也好;刚才我说他是一个有特点的领军人。因为他有一个非常强的专业背景,那就是财政金融货币银行学的专家出生。他著书颇丰,其中有一部著作就是谈到经济发展和货币的供应问题。刚才沙大使就当前的世界经济形势进行了一下剖析,也对今后的发展趋势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大略的预测。在这个问题上,我也想听听夏书记在这方面的一些看法。我不知道可以不可以。就是说现在的金融危机,刚才沙大使讲过了,有些人说已经见底了,可能在远处已经露出一点曙光;作为全球经济的整个大趋势来讲,我不知道夏书记对这个有什么评论?

夏德仁:其实刚才沙大使已经做了一个简要的分析,我非常同意沙大使这样一个分析。我个人是从事地方经济社会与发展工作的,站的角度不像沙大使那么高。因为在国内看到的事情,主要还是国内的一些经济发展的状况。从中国来看呢,我倒觉得现在企稳回升的态势还是比较明显的。特别像大连后半年,就是今年的下半年,各项指标是逐月回升,都是向好的方向在发展。

我认为中国经济从现在开始,应该是走向一个比较平稳回升的道路。从宏观政策来看呢,我倒觉得;这一次我们夏季达沃斯的一个主题就是“黑杠杆化”。就是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是不是要逐步的淡出?我倒不同意采取这样一种方式。我认为是现在继续实施国家宏观调控的措施,关键就在于把过去一些总量性的措施向结构性措施来进行转变。重点是加大产业结构的调整,优化升级,使中国的产业从现在开始,能够瞄准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些产业方向进行调整,使危机之后中国更具有国际竞争力。

宋倩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京港澳高速新乡段发生重大肇事事故致12人死亡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