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狱者:80后的他们如何走上不归路

2009-10-28 09:22:18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四个方向的青年和少年,他们曾经爱家人,也爱别人。他们不同的人生道路上,却又有着那么多的相似之处:来自乡下、迁徙、漂泊、父母离异、家庭变故、辍学、懵懂入世、走上不归路。他们的人生从此错位。

    殊途同归。他们却最终选择了不归路。当4个80后的年轻人从不同的故乡出发,沿着不同的路径,在历经了不羁青春之后,他们,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二监狱相遇。几年后,他们一起上演了一场中国版的“越狱”活剧,66小时后,剧情戛然终止。一人被当场击毙,等待着其余3人的将是严厉的审判和多项罪名。

四个方向的青年和少年,他们曾经爱家人,也爱别人。他们不同的人生道路上,却又有着那么多的相似之处:来自乡下、迁徙、漂泊、父母离异、家庭变故、辍学、懵懂入世、走上不归路。他们的人生从此错位。

检索他们曾经的青葱岁月,沿展他们相似的命运轨迹,我们希望带给世人更多的警醒与思考。

内文导读:

乔海强:也曾是“花样男孩”

李洪斌:曾辍学放羊也被父母“放羊”

高博:年幼丧母兄妹浪迹

董佳继:随父离乡18年

乔海强:也曾是“花样男孩”


乔海强幼时照片。

“花样男孩”

乔海强灿烂地笑。红色花上衣的衬托下,一脸阳光。

与媒体公布其“割喉自杀未遂”的照片判若两人。

10月26日,乔文强拿出一叠亲生哥哥的旧照片,摆给记者看时,一张合影照格外令人触动。

照片约摄于1992年,乔海强就读的家乡光荣小学门前。乔海强小小的个儿,蓄着平头,穿着红色抢眼的大花上衣,在阳光下帅气地微笑。

“花样男孩。”乔文强和记者想到了同一个词汇。其实,直到越狱前,在乔文强的记忆中,“二哥”一直都是阳光和帅气的。事后他也看到过网上哥哥“割喉自杀未遂”的照片,“很痛心,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时光恍惚17年。同一个人,两个世界。

乔文强最后一次见到“二哥”,是今年5月,他到呼市第二监狱,探视大他3岁的乔海强。“他那时还告诉我,在外面千万不要做违法的事,不要走他的老路。”

“凭我对他的了解,他绝对不会自己想到越狱,他的无期已经改成18年了,怎么着都能活命出来,他干吗要去冒这个险?”乔文强反复替“二哥”辨解。

过继的“三儿子”

虽然是亲生兄弟,但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隆胜乡光荣三队的村里,乔海强和乔文强却分属两个家庭。

阐释乔海强的身世,因此成了一件相当费劲的事。

乔海强的生父乔二白,如今仍住在光荣三队的一个村院里。10月26日上午,他也费了很多口舌,才把事情前前后后讲明白。乔海强的养父叫乔其,也就是乔二白的大哥。当年乔其家连生了两个女孩,一直没有男孩。而乔二白生的3个孩子都是男孩,乔海强是老二。就在乔海强出生还没满月的时候,为了弥补哥嫂家的遗憾,便将乔海强过继给乔其做了“三儿子”。乔海强自小是跟着养父长大的。

乔二白和乔其的家,在村子里一前一后。又因为生父的关系,乔海强实际和乔二白的家庭也非常亲密。

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有村民说,乔海强自小是被疼大的,两个家庭对他都很惯。

但儿时的乔海强,在老老少少村民口中,是一个“又聪明,又可爱”的“好娃娃”。“小时候很乖,没听说打过架,跟人起嘴仗什么的。口碑挺好,挺和善的。”村民说。

在家乡读完光荣小学,乔海强又到附近的狼山镇中学读了一年半的初中。初二这年,乔海强突然辍学了。乔文强解释原因,“他那时学习成绩还可以,脑子挺好用,但就是不想念了,说一学习就头晕。”

辍学后不久,乔海强就跟随养父,举家搬迁。

养父母离婚后浪迹社会

那是大约1996年,乔海强15岁时,乔其举家迁到了呼和浩特市。

还在巴彦淖尔老家时,乔其就在市镇中心的临河区开过厂子,制售胶水。后来厂子倒闭了,就转去呼和浩特包工程,再后来就在呼市团结小区盖房安了家。老家的房子则作价5000元卖给了邻居。

变故也正在这时发生。迁居呼市不久,乔海强约16岁那年,乔其和原配妻子离了婚,乔海强跟着养父。

生父乔二白说,海强真正的变化就是从这时开始的。

乔二白说,自从乔海强的养父母离婚后,乔海强就“一直没人管了”。离婚后不久,乔其再婚,并于1998年又生了个孩子,乔海强就愈发旁落了。

“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在一个陌生的大城市,缺少人管教,又没有生存能力,他能怎么办?所以很容易就走了错路,结识社会上一些不良青年。”乔二白说。

一直无业的乔海强过起了浪迹社会的生活。据后来公安部门透露的情况,乔海强为了维持生活,便想到了租车抢劫这招,并多次作案。

案发之前,乔海强的管教问题已经成为生父和养父碰面讨论的问题。大约2002年前后,乔二白说,一次大哥告诉他,他自己又成了家,已经管不了海强了。

这时,乔二白的一个嫂子曾劝他,干脆把海强重新再引回来。“但那时他都20来岁,已经大了,他自己也不愿意再回来。”乔二白说。

2004年,乔海强犯事被抓的消息传到村里,乔文强心里难过了好几天,他怎么也不相信,挺好的哥哥,怎么到外面就学坏了呢?

以抢劫罪获无期徒刑

2004年之前,乔海强偶尔会从呼市回到家乡,跟弟弟聊天,那时,乔文强丝毫没感觉到哥哥在外面的变化。

据当地司法部门透露的信息,从2004年4月开始,乔海强就单独或伙同他人,多次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作案,袭击目标多为出租车司机。仅当年5月28日至6月19日,23天的时间就连续作案9起,平均不到3天抢劫一次。

在目前已知乔海强抢劫出租车的9起案件中,所抢款物折合人民币最多一次是1350元,最少的一次是180元。此外还有一起非出租车类抢劫,乔伙同苗某蒙面持刀闯入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一金银首饰店老板白某某家,抢走总计价值3万元的物品。

2004年6月21日,乔海强被呼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4日经呼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在呼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中,因乔海强有悔罪表现,在量刑时予以酌情考虑。依据刑法,法院最后以抢劫罪判处乔海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000元。

“不太正常”的现象

乔海强被收监后,生父乔二白曾去看过两次。

“生下他,却把他给了养父,现在看来,他肯定埋怨我,如果是跟着我,在农村老老实实呆着,肯定不会走到今天。”乔二白暗暗自责。

乔文强去探视亲二哥后,则更多带着对监狱管理的疑虑。他说,2006年他有一次去监狱看“二哥”,发现那时在砖窑上干活的“二哥”有根手指头骨折了。乔文强说,还有一次,乔海强所在的呼市第二监狱有人跳楼,正好跳到乔海强身上,为此他还去呼市第二附属医院治疗过。

乔文强还提起一个在他看来“不太正常”的现象,“乔海强在呼市的姐姐说,他今年要钱的次数特别多,有一次向她要了2000元,姐姐也不明白,他在监狱里,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今年不久前,乔海强在狱中曾给弟弟打过一次电话,让他帮忙交手机话费。乔文强当时就纳闷,他在监狱哪来的手机?还可以打电话?

采写:本报记者占才强

胡彦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精通Excel的人升职加薪特别快?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