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狱者:80后的他们如何走上不归路(二)

2009-10-28 09:22:18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四个方向的青年和少年,他们曾经爱家人,也爱别人。他们不同的人生道路上,却又有着那么多的相似之处:来自乡下、迁徙、漂泊、父母离异、家庭变故、辍学、懵懂入世、走上不归路。他们的人生从此错位。

李洪斌:曾辍学放羊也被父母“放羊”

从内蒙古通辽市区往西南边走约50公里,就到民主镇窑营子村了。这里,是一度被内蒙警方称为“10·17”袭警越狱案“主谋”的李洪斌的故乡。

深秋,窑营子村显得有些冷清。太阳懒洋洋地照耀大地,田里的苞米已经收割完毕,农民们悠闲地放养着牛羊,还有驴子。

21年前,李洪斌在此呱呱坠地,在这里生长,然后,随着父母背井离乡。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越狱事件,乡人几乎忘记了这个少年曾经在这里留下的顽皮与欢笑。而现在,李洪斌留给乡人的记忆也已经破碎斑驳。

李洪斌的人生轨迹,被其家属及乡人认为是:一个疏于管教的农村娃误入歧途的故事。

不爱学习的农家娃

这是一个蒙古族和汉族杂居的村落,世代主要以务农营生。如今,窑营子村有700多户,2000多口人。村子耕地多且面积大,约有26000亩土地,其中耕地有8000多亩。村民将耕地称之为“大田”,大田出产的是苞米。

1988年,蒙古族青年李荣的儿子降生,这就是李洪斌。

农民李荣还是个手艺不错的木匠。1995年,在李洪斌7岁的时候,李荣夫妇在村子西头盖了座四大间的砖瓦房,“这在当时算是比较殷实的了,现在也是。”有村民说。

在李洪斌上学前,李的弟弟降生。在李洪斌堂弟的眼里,堂哥是个很照顾弟弟的人。如果有人欺负了弟弟或者堂弟,李往往会帮他们出气。

李洪斌的家人说,“这孩子没什么毛病,跟普通的农村孩子一样,”但是,有一点,那就是“学习不好”。“这也不能怨他,”李海说,“农村的孩子,很多小孩学习都不好。”

由于不爱学习,在民主乡(当时还叫“乡”———记者注)中学读完了初中一年级,李洪斌辍学了。

不上学,李洪斌能干什么?“农村的孩子还能干什么,最多就是在家里帮忙干农活。”李的婶婶说,李洪斌身体素质好,长得快,很快就长高了,能帮家里干很多农活“很能干”。

越狱事件发生后,离开故乡多年的李洪斌又重回到乡人的视线。但窑营子村部分村民对李洪斌的印象已经模糊,有一点倒是肯定的,“这孩子就是个农村娃娃,当时没有什么毛病,也没干什么能让大伙记得住的坏事。”

离乡谋生的日子

窑营子村耕地平坦,而且肥沃。一亩“大田”,所产苞米将近2000斤。李荣家的大田近30亩,李家的小日子“能吃饱饭,够吃够用吧”。但李荣并不满足这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有木匠手艺的李荣,在农闲时决定去呼和浩特找找活干,闯荡一番。

大约是在2004年,李荣夫妇带着两个儿子来到了呼和浩特。小儿子借读在一个小学,而早已不念书的李洪斌,跟在父亲屁股后边闯荡讨生活。

自此,每年仅随父母回家过年一次的李洪斌,开始淡出了乡亲们的视线。

李荣最先帮人搞装修,再接下来是做些建筑的活儿。彼时,李洪斌也开始学着闯社会了。

从农村来到了花花绿绿的省会城市,李洪斌的心里是否悄然发生改变暂无法考证。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李洪斌觉得自己需要挣钱。

“十多岁的孩子,开始要学着挣钱。”夏天,李洪斌便干起了装潢的活儿,或者在建筑工地里当小工,“干的都是零活、散活,不固定。”李海说。北方冬天奇冷,这些活往往在冬季便停工了,彼时,李也只能“歇业”。

在呼和浩特谋生的日子,想必是比在窑营子村生活得更好。为此,李海做出了长期在此讨生活的打算,村子里撂荒的几十亩土地,干脆租给了乡人耕种。

对李洪斌而言,他考虑的是如何赚更多的钱。夏天可以帮人装修或者搞建筑,冬天呢?

李洪斌后来找到了冬天可赚钱的门路,到洗浴中心当服务员。

“浪打浪”里的服务生

李洪斌在呼和浩特一个叫“浪打浪”的洗浴中心谋得了一份差事,工种是“服务生”。所谓“服务生”,也就是事无巨细都要帮忙打下手,让老板和客人都满意才有钱可赚。

李荣并不反对儿子的选择。“反正他也不念书,总得找些事做。”

一个事实是,李荣对儿子李洪斌并未刻意进行家教,“农村的孩子都这样,坏也坏不到哪里去,这么小的孩子能坏到哪里去?不读书,当然要帮家里赚钱。”

进入洗浴中心工作之后,可供佐证的事实是,李洪斌开始接触各种各样的人“他也结交了一些朋友”。

李洪斌结交怎样的朋友?李家人并不能给出确切的答案,“应该是社会上的一些人吧。”李海推测。

李家的男人都长得孔武,17岁的李洪斌也不例外。“他体质很好,很壮实。”李的婶婶说。

在洗浴中心干了近半年之后,2007年,李洪斌因盗窃、抢劫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李洪斌出事的消息传到李家人的耳朵里,“这么老实巴交的一个孩子……”李家的人惊呆了。

李的小叔李海认为:“在大城市里,看到花花绿绿的世界,尤其是在洗浴中心这种地方干活,什么人都有,他应该是受到了诱惑;小孩子自控能力又不太强,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啊!”李海分析说,年轻人想做很多事,但都需要钱,“他肯定是没钱又被大人教坏拉下水了。”

父母悔不当初

案发时,李洪斌还是未成年人。判刑之后,李被关押在呼和浩特第二监狱服刑。

在农村,李洪斌辍学后帮家里放羊,到呼和浩特谋生后,李海也对儿子采取了“放羊”政策———李荣夫妇悔不当初,但他们太爱这个儿子了。“如果是个坏小子,早就不管他了。”为了方便探监,李荣做出了“定居”呼和浩特的打算,他把在窑营子村的房子卖掉,让自己断了回家的路。

在越狱事件发生十多天前,李的母亲还曾到监狱探望李洪斌。

决定背井离乡到呼和浩特谋生的李荣,看似已经认命。他已经多年不干木匠、帮人搞装修了,他在呼和浩特的某个市场,他做起了卖熟食的行当,“生意还不错。”

对于儿子李洪斌的越狱行为,他现在只有一个态度:面对现实———“一个农民,还能做什么呢?”

采写:本报记者上官敫铭

胡彦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又开炮?任志强独家爆料圈内故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