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狱者:80后的他们如何走上不归路(三)

2009-10-28 09:22:18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四个方向的青年和少年,他们曾经爱家人,也爱别人。他们不同的人生道路上,却又有着那么多的相似之处:来自乡下、迁徙、漂泊、父母离异、家庭变故、辍学、懵懂入世、走上不归路。他们的人生从此错位。

高博:年幼丧母兄妹浪迹


一连好久没下雨,刚露头的冬麦田裂开了口子。一个穿迷彩的少年端坐拖拉机前座,对着好几辆意图绕上这条乡间土路的车辆,又是吆喝又是打手势。少年身后,是正在汩汩抽水浇地的水管。这条路已到了头。

少年背后,就是高博出生的河北省玉田县石臼窝高家庄子。跟这个季节的其它河北乡镇一样,秋收已接近尾声,到处晾晒着一地金黄。

4岁丧母

25日中午,42岁的高猛良(化名)一见院子里有陌生人来,赶紧大声称:“高博他早不住这了,我们都不太了解他的情况了……”而他背后门框上,一个小小的蓝色门牌正写着:石臼窝镇高家庄村××号。这是高博通缉令上的身份证地址。

高猛良是高博五叔,也是最小一个叔叔。在高博一家10多年前搬离老家后,高博和他妹妹高云的户籍,就落到了五叔高猛良家。高博出事后,不断有人找上门来打听高博的事,这让高猛良很闹心,“我们只想过个安稳日子”。高博自己的家在庄子西边,并不在这个院内。“现在他家早没了,地上就剩一个大坑,房子也早没了”。

高博父亲那辈兄弟姊妹8个,其中有五个儿子,高博父亲排老二。“五弟兄中,也只有二哥和四哥是读书出去的”。说起高博,高猛良依然不停地叹气:“这孩子可惜了,小时候挺听话的,学习也好,就不知是啥时候一只脚踩歪了……”

高猛良讲,高博的母亲也姓高,在家中三姊妹中排老二,父亲高猛田在秦皇岛师范学院毕业后,回到老家石臼窝小学当老师。后来经人介绍,倒插门到他母亲家。高博兄妹在庄里出生后,一家人倒也和和乐乐。可好景不长,没多久,他母亲就被检查出得了乳腺癌,断断续续治了两年多。高博四岁那年,大约是在开春过后的一天,他母亲去世了。“当时我正在打米厂打米,一听说就赶紧回了,但人已没得救了”,“记得当天天很冷,还下着小雨,送葬时,高博小小的个子,戴着长长的白孝布,哭得可伤心了”,五婶打了个手势,比画着当年高博的身高。那一年,高博的妹妹高云才2岁。

母亲去世后,高猛田似乎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其后不久,高博的小姨也患乳腺癌去世。“没隔两三年,高博大姨妈也同样患这个病去世,他母亲娘家的三姊妹都没了”,庄子里一位胖大婶补充道。

父亲再婚

据高家庄人回忆,高博上小学时,有段时间还住在庄子里,后来则随父亲搬到学校去住了。“他父亲先是在石臼窝小学、后到石臼窝中学教书,高博和他妹妹都一直跟着他爸”,高猛良称,高博母亲去世后,他们见到高博的时候就挺少了,最近十来年更没怎么见过。

“他上小学时,很聪明,很听话,成绩都是班上数一数二的,他妹妹成绩也好,但总体还赶不上他”,在高猛良夫妇印象里,高博小时候一直是个“好孩子”形象。高博出事后,石臼窝小学一位曾教过他的小学老师,在百度玉田吧留言,对高博的评价是:老实、好学、上进。

在高博生母死后几年内,有人又替高猛田介绍了一个当地女子,做高博第一任继母。“那人脑袋有些毛病”,庄上人讲,过了大约两个多月,高博的第一任继母就离开了他们家。

在他父亲离开石臼窝中学前,又有人替高老师张罗了一门亲事,将玉田周边一离异后带有一小女孩的另一名女老师于某某介绍进了门。“他爸结婚后不久,两个人就又一起调进了城里,都到玉田三中教书去了,并在城里重新买了房”,高猛良讲,自从他爸爸再婚后,他们兄弟间也基本上断了来往,万一有事也是高猛田发个短信过来。对高博,老家人也见得越来越少了。

越狱案发后,高博在玉田一下子成了大名人。一位他昔日的同学在网上留言:高博学习不错,篮球玩得也不错,字很帅,歌唱的好听。玉田另一女性网友回忆18岁的高博:瘦瘦的、走路腰板挺得特直、声音略有些沙哑、爱笑、喜欢打篮球。也有人称,高博第二任继母对他和妹妹不能容忍,高博父亲则对其唯唯喏喏,读中学时,高博放假也只能借住同学家,经常不回家。有一天深夜,高博回家敲门,他父亲硬没让他进门。为在城里买房,在老家房屋被卖出后,兄妹俩基本上无家可归。

高猛良已记不清高博是哪一年辍学的,只记得中学没读完。对高博现任继母,他更不愿意做出任何评价,只称:尽管他父亲在城里有了新房子,这么些年,高博和他妹妹似乎一天也没有去住过。玉田三中后勤处一位领导则形容,高博继母于某某“话多”、“比较能说”,是教地理课的老师,高博父亲高猛田则比较文静、古板、沉默,对工作比较认真负责,二人性格反差很大。这位领导也证实,后来高老师夫妇新买的房子,是用于某某带过来的女儿名字来登记户主的。

尸体仍无人认领

25日下午,是星期天。按玉田三中多年的老规矩,学生们都会在这一天下午提前返校,相关老师也会提前返校。但负责后勤伙食采买的高猛田老师,这天依然不见身影。

“已经至少四五天没见着他了”,一位同样在学校后勤办公室负责的老师称,他家里出这么大的事,还真担心他扛不下来,“毕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另一位在学校后勤处的郑主任则干脆称,从今年暑假开始,高老师就基本上很少来学校了,“工作上的事,需要交待什么,也通常就通过发短信作沟通,他家里电话也打不通”。

2003年,高博一个人在内蒙古包头市口口香饭店打工时,因一名前来就餐的顾客先骂了他,二人发生口角,继而发展到厮打、持械斗殴,最终将人打死。2004年2月23日,包头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此案,随后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判处其死缓,并于同年6月17日送往呼和浩特第二监狱。

“高老师也真不幸,自己年幼时父母双亡,中年丧妻,晚年又丧子,尽管担心这件事会影响到学校声誉,但学校现在基本上默许他休假了”,玉田三中一老师称,今年暑假学校体检时,他老婆又查出肾上有毛病,很严重,随后去北京301医院手术,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他一个弟媳妇又得了白血病,也是至今未出院。高博妹妹高云则外出打工多年,据说在北京从事服务业,“境况也很不好”。

“稚嫩时,母亲亡,留下兄妹苦断肠,难、难、难;成长中,父爱失,尝饱冷暖无尽长,少、少、少;现如今,人未土,恰似他走无归处,急、急、急;高庄人,亲上亲,回归故里母子逢,盼、盼、盼”,10月23日,玉田网友在网上留言,希望能有人尽早去帮高博收尸,早日回归故里,甚至有网友还提出了愿意赞助一些行程费用,或者建议由高博户口所在地的村委会前往领回。但截至目前,高博尸体仍还无人前往认领。

采写:本报记者杨晓红

胡彦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又开炮?任志强独家爆料圈内故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