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博士退学记(二)

2009-10-31 00:59:11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广州)
0
分享到:
T + -
出乎他的意料,比起换宿舍的无比曲折艰辛,他几乎没受任何阻拦,退学申请就被批准了。印章迅速地盖了下去。这让修良章很生气。“你哪怕是装一下拒绝也好啊。”

网络“擂台”

14号的早餐时间,女朋友告诉修良章,有个小孩从校园里的一幢楼跳了下去。这对修良章是个刺激。“我觉得自己抗压能力很强,但是我也想,跳楼是不是我的归宿呢?今天无论如何得解决问题。”

他随后登上校车去了良乡。他通过短信,习惯性地跟“二老板”说了他已说过无数遍的困扰和要求。“可能我把他逼急了,他回了一些重话,跟老板的关系搞砸,我感觉没法读博了。”

就这样,在那个下午,修良章崩溃了。

修良章的帖子让汤立红愤怒,接下来,网络成为了他们俩的擂台,这个擂台具备各种戏剧化的元素,网友们则为这场博士级别的互掐而陷入狂欢。

擂台上有严肃的事儿。修良章认为自己的导师和汤立红的导师对此事都负有责任,将他们的名字公布了出来。汤立红要求修良章为此道歉。

擂台上有讥讽的事儿。汤立红形容修良章的床是个猪窝。“为了能把塑料水瓶卖个好价钱,攒了一年一大袋子垃圾堆在床下了。”汤立红后来说:“我倒不是说他们家穷,攒个塑料瓶卖不行,这毕竟是两个人的宿舍,你是不是得考虑一下别人。”

擂台上有暴力的事儿。“他练空手道,没事就空打几拳,加之又有恶语相向,我觉得很暴力。他晚上睡前要练功吐气,很古怪。”这是修良章的回击。

擂台上还有情爱的事儿。汤立红说:“我穿着拖鞋到其他宿舍去聊天,就那么会功夫,两个人就宽衣解带,锁上门了。我还以为走了,一开锁,发现二人把集体宿舍当自己家了……”

修良章则觉得汤立红有些让人可怜:“他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找个女朋友,很诧异。”并就此表达更多的愤怒:“他多次当着我女朋友面看黄片,我觉得很受辱。”

“我当时锁着门在宿舍里看毛片,他领着他女朋友进来,把门打开,把窗打开,大有让全校人来围观我的架势,你说你生气不?他女朋友也不走。我如果是个女孩子,看到这种事情挺害羞的,我就走了。我一看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一个成年人看点成人片怎的?男生百分之八九十都看。你在屋里XXOO,不许别人看个毛片啦?”汤立红反击。

在绝食过程中,最让修良章愤怒的倒不是汤立红。

修良章14号晚上没有吃饭。回到宿舍后,他对于只看到汤立红而没有看到学校的人感到失望和愤怒。“学校怎么没来个人呢?我不接电话,你也得留个人守在宿舍啊。我自杀的手段可以很多。这里是10楼,跳楼是很简单的事情。我做化学实验,服毒也可以。我们学校也有人上吊过。要死还不容易啊。学校如果能做些工作,或许我可以回心转意。”

修良章就这么心怀不平地饿着肚子上床睡觉了。睡觉前他发了个帖子:15号不绝食是孬种。他觉得饿几天肚子没什么。“我想着地震的时候,有人七八天不吃也活下来了,猪坚强这么久都没啥事。”

15号早上起来之后,修良章没有吃饭,他翻出了一本《红楼梦》在看。这本书买了好些年了,都没好好看。光是头几章,他都看过好几遍了。他觉得书中的一首诗写的是他:“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他就这么百无聊赖又满怀期待地在宿舍里看书、看电脑、睡觉,他的期待是:有人来看他。现实是:到中午了,还没有一个人来。

中午12点半,他饿着肚子在网上发了帖子:“十二点多了,还是一个人呆在宿舍。学校还没人来宿舍!如果跳楼的话或许学校稍微能震惊一下,但跳楼的多得去了,也许就跳楼那几天热闹一下,而后该干嘛就干嘛,他们也许对这些草芥般的生命消失见得太多了,太习惯了,也许巴不得我跳,多省事啊。”

修良章说,北理工的校园里每年都有人跳楼,还有博士生把自己女朋友从楼上给推下去,被判了无期徒刑。“我看到过血迹。”

15号的晚上,修良章走出宿舍,去见了女朋友。女朋友也没有吃饭,修良章很感动。女朋友说,我正好减肥呐。

15号就这么过去了,修良章在宿舍里没等来一个人。

你哪怕是装一下拒绝也好啊

16号的中午,他宣告绝食结束。中午的时候,他和女朋友去了学校食堂。他们俩打的饭菜比平时多。修良章平时吃2两饭,那天打了3两饭。菜也比以往多。有鱼、红烧肉、鸡块、青菜、汤。

这看上去并不算太丰盛的一顿食堂快餐需花掉20元钱。

当修良章绝食抱怨博士生待遇之糟糕后,有学校的人出来说,在校园里生活,300元钱就够一个月生活费了。

“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修良章算了算,一个月吃饭要花300元,电话50元,日用品50元,花在女朋友身上还得要200元,再加上他每月300元的还贷,这是笔不小的数目。

汤立红也说:“一个月300块钱,光吃素还可以,增加点营养肯定不够。”

可以用一个坐标来定位这个数额:2008年北京市低保金标准为370元以上。

修良章觉得自己整天为基本的生存而困惑,怎么有心思搞科研呢?“在学校里,星期一到星期天基本没有休息,晚上还得做实验,看文献。劳动时间长,劳动强度大,劳动贡献也不低,但是我们的价值可以说一文不值。我们跟导师的关系,实际上是老板跟廉价劳动力甚至是免费劳动力的关系。导师好就给你钱,导师不好就不给你钱,你能拿我怎么样?现在博士延期毕业的很多,不是说功课做得不好,有的是做得好也让他延期,因为哪有那么好用的人啊。博士毕业都要老板点头才能通过。我就觉得,纯净的象牙塔变成了黑心老板的热土和剥削者的乐园。”

在整个过程中,汤立红表达了许多对修良章的不屑,但在修良章对博士生待遇方面发表的看法,汤立红表示了支持。“国家高级知识分子整天想着下顿饭在哪里,不可悲吗?国家的科研怎么会有提高和进步?”

“虽然我现在看不到任何希望,很有理由去死,也不怕死,但我不能死。”这是修良章在绝食结束前发的帖子。饿了5顿饭的修良章以为自己能吃很多,但实际上不是,他觉得很难受,吃不下去。

这顿饭吃完之后,修良章拿着退学申请去学院找老师,他见到了一位副院长。出乎他的意料,比起换宿舍的无比曲折艰辛,他几乎没受任何阻拦,退学申请就被批准了。印章迅速地盖了下去。这让修良章很生气。“你哪怕是装一下拒绝也好啊。”

未知的命运

最终的结果是休学一年。“劳动者身份不被承认的话,我就不回来了。”

10月23日下午的阳光照进来时,修良章的宿舍显得不是那么“猪窝”,许多东西都已经用编织袋装了起来。那两台让汤立红抓狂的风扇还立在宿舍空床上。18号那天,修良章在唐家岭租下了房子,那里离市区远,房租不贵,一个月500块钱,他已经交了300块钱押金。

修良章还没有跟家里人说休学的事情。“等我找到工作赚了钱,给家里寄钱过去,让他们体会到实实在在的好处才能说。他们觉得读博是光宗耀祖挺有面子的事情,每个人把希望放在我身上,像灯塔一样,我出来了,什么问题就解决了。”

就在修良章办了休学手续后,他的父亲打电话告诉他,他在老家找了一份轻松的活干,可以给家里增加点收入。“他叮嘱我好好读书。”说到这,修良章停住了,他有点说不下去,眼泪快出来了。

汤立红已经搬到别的宿舍去了,他现在睡得很好,同时也在为未来担忧。“搞工科的好一些,就业面大一些。在国内,注重应用,我们搞理论的不怎么受重视。”

10月23号的晚上,在食堂吃过了饭,修良章在校园里转了几圈,这样的时光不会太多了。路过足球场,他说他经常来这里看球赛。他喜欢足球。

修良章是切尔西的球迷。去年欧冠半决赛第二回合切尔西对阵巴塞罗那的比赛让他难忘。“我感觉自己此时就像切尔西在那场比赛里的命运一样。”

在修良章看来,如同自己的休学不应归罪那只鼠标一样,切尔西的出局也并非缘于巴塞罗那球员伊涅斯塔在终场前的绝杀,而是因为裁判的“黑哨”,“有多少个点球没判给切尔西啊。”

他觉得命运有些荒诞:似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真实地发生了。

“评论此事的人总会提到LOSER一词,其实按照那些标准,除了一些拼爹游戏的胜利者和智商情商意志各方面特别突出的大牛外,绝大部分人都是LOSER。在抱怨和不平的时候,想到一些LOSER在那么努力地好好活,就可以对自己说,你也好好活。”一位采访过两人的记者说。

胡彦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正式向全世界发布洋垃圾"禁令" 美国慌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