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韩寒

2009-11-02 11:29:56 来源: 南都周刊(广州)
0
分享到:
T + -
出道以来,韩寒被大众一直关注着,从一个前途未卜的文学青年,到今天转变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公民韩寒谈心中的杂志——他要当一个破坏者,谈郭敬明——跟他男女有别,谈体制——他认为不重要。

韩寒最新的身份是杂志主编,他号称要做中国稿费最高的文学杂志,即将在11月出的杂志取名《独唱团》。韩寒,曾经是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高中中途退学,畅销书作家,他现在是著名赛车手,中国访问量最高的博客主人。出道以来,韩寒被大众一直关注着,从一个前途未卜的文学青年,到今天转变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公民韩寒谈心中的杂志——他要当一个破坏者,谈郭敬明——跟他男女有别,谈体制——他认为不重要。

内文导读:

公民韩寒

我是顶尖的文化人,可是还这么穷

郭敬明输出的是很贱的价值观

“公共知识分子”韩寒:这个国家的年轻人要更有冲劲

韩寒说说韩寒


公民韩寒

韩寒最新的身份是杂志主编,他号称要做中国稿费最高的文学杂志,即将在11月出的杂志取名《独唱团》。

南都周刊记者·罗小敷 实习生 李颖娟 方舟

韩寒决定办一本新杂志。

今年五月份,他在自己的博客上以千字1000至2000元、远远高出行业标准的数额对外征稿。

“我就是要破坏这个市场”,他说,将稿费定为行业标准的10到40倍,是要抬高中国文化市场的价码,“中国做文化的人都穷成这样,我没有脸面说自己是文化大国的”,韩寒在博客中写道。

这是一本什么样的杂志?韩寒会办一本什么样的杂志?

出版人路金波说,这是一本青年知识分子杂志,将会影响百万中国人。

主编韩寒说,这是一本能够改善作者生活的、给年轻人以安全感的文学杂志。

当然,一贯自信的韩寒,使用的形容词还有“人文的、有观点的、有立场的??”

但是,从今年五月对外征稿至今,这本杂志却一再“难产”。出版日期一拖再拖、刊号至今未获批准、聚星国际的千万投资被他放弃、刊名“文艺复兴”被毙??

文艺不能复兴,杂志依然要办。韩寒说,如果十月底刊号申请再遇失败,将考虑改用书号。韩寒的耐心已经在拖延中丧失殆尽。

如果书号还不行呢?

“那就自己画个‘号’!”韩寒说,反正今年内一定要出。

韩寒说做定了这件事,他一个人下这个决心,让无数人感到高兴。

十年前,韩寒没有这个底气,他的悲喜,他的人生,除了亲朋无人在意。

十年前,韩寒只是《杯中窥人》这篇千字文的作者,虽然靠这篇文章他获得了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决赛一等奖,但是新概念大赛走到今天,得奖者众,大浪淘沙,人们还记得几个?除了韩寒,也许,还除了那个他死活看不上的郭敬明。

十年前,新概念改变不了韩寒七门考试不及格和被留级的命运,但是17岁的韩寒怒骂一句“爷不陪你玩了”,改行去当畅销书作家。处女作《三重门》,一个月卖一百万册。说实在话,那时候,与其说是卖韩寒的才华,不如说是卖他的“行为艺术”,人们想知道,这个不带主流规矩玩的小孩,他是怎么想的。人们还想知道,这个小孩今后会怎么样。

十年后,当年那个前途未卜的小文青,有人说,他已经成长为中国最有号召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一份在网上流传的《2008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韩寒与艾未未、北岛、陈丹青等人并列其中。韩寒习惯了对公共事件发表意见,公众也习惯了在公共事件发生第一时间去看韩寒的博客。看看他对这些事都怎么说:

今年9月,上海市民张军遭遇“钓鱼执法”事件。韩寒说,“这事太黑,所以一定是我执法机构办的事”,闵行区交管部门这样做,是为了“将这些单纯的好人从茫茫人海中分辨出来,拘押下车然后罚款一万”;

今年6月,中国工信部要在中国销售的电脑上强制安装过滤软件“绿坝”。韩寒说,这是“一条毫无公信力的消息”,“众所周知,保护青少年从来是我们国家进行文化管制的最好借口”;

今年2月,一场大火将CCTV巨资建造的新大厦摧毁。韩寒说,“一个事实在政府报道中会变成假的。新的一代人已经成熟,他们将嘲笑这些国有媒体越来越多的做法,难怪这些媒体正在被时代所淘汰”;

一年前的9月份,因为一场与传统作家的激烈争端,韩寒的博客首次打败徐静蕾,以2.09亿的总点击量成为中国最受欢迎博主。从2006年开始写博客至今,除了赛车生活,对政府部门的批评和对社会问题的意见成为韩寒博客的主打内容。当他的新博客通过审查发布出来时,常常会成为媒体的头条。韩寒受到与他同时代的“80后”、“90后”们的热烈追捧,因为头脑冷静,他把同龄人热诚而混乱的逻辑转化为清晰的思想和犀利的言语;“60后”和“70后”们也喜欢他,喜欢这个小孩聪明、尖锐,并始终保持未被失望磨灭的激情。

他始终不吝于站在别人的对立面,被触怒的人恨不得打死他。但是大多数人对这位高中没毕业的年轻公共知识分子有很高的评价,网民称其为“一个中国文人的杰出代表,一个时代的象征。”对“公共知识分子”这个角色,韩寒并不显得很有兴趣,他说自己只是在由着性子去做,是作为一个公民对社会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和意见。以前只对朋友说,现在对大家说。

十年后,有人说,假以时日,他就是第二个鲁迅。

《中国画报》杂志有一份报告,把他的反体制和个人主义称为“西化的”,责问他:“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不认为一个东西可以被称作‘东化的’或‘西化的’,”他回答。“这里只有一个标准—是否适合人类。”

胡彦 本文来源:南都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普通人还有机会财富自由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