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广:没有照片,污染就不存在

2009-11-26 13:04:55 来源: 时代周报(广州)
0
分享到:
T + -
刚从美国领回第30届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的卢广,在国内摄影界是饱受争议的人物。撇开争议,他将社会问题呈现的勇气,以及作品引起的关注,似乎并无其他同行能做得到。

卢广在国内摄影界是饱受争议的人物,他拍摄艾滋村获得荷赛金奖,拍摄中国污染问题拿下第30届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成为获此奖的“内地第一人”。前辈贺延光却曾发出《卢广,为何出错的总是你?》的质疑,贺的质疑带着摄影人的职业道德感,他为卢广的“爱摆拍”痛心疾首。然而撇开这种争议,卢广将社会问题呈现的勇气,以及作品引起的关注,似乎并无其他同行做到。

“我更想得到政府的更多关注。这样子才能真正解决现在的污染问题。”刚从美国领回第30届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的卢广,心中还是惦记着污染问题。虽然已经获奖,但并不因此而停止拍摄这个主题。就在领奖之前,他仍在走访江苏十几个化工园区的污水处理厂,有当地群众打电话告诉他,一个工厂把通向深海、直径60厘米的排污管换成了直径1.5米的,他“得去看一看”。

2004年,作品《艾滋村》获得荷赛金奖,河南艾滋病人得到了高度的关注,得到免费的治疗和救助。卢广希望这次《关注中国污染》也能像前者一样,让有关部门可以更重视、更有效地解决污染问题。“这也是我最想看到的事情。在很多人看来,没有触目惊心的照片,似乎污染就不存在了。”

关注中国污染

“在河南洪河流域这个地区的人,对我的触动是最大的。看着一个个人的死去。”卢广回忆说,“比如我3月份采访完,4月份又去,又死了一批人,等你六七月份又去的时候又死了一批人了。三个工厂的污水已经把这条河污染20多年了。至今一直解决不了,整个河流是红色的。如果不解决,他们死人会越来越多。”

一个600多人的村庄,每年要死20多个癌症病人,卢广看着一个个拍摄对象死去。“一个17岁的少年死了,一个22岁刚做母亲的,也死了……”

河北鞍阳钢铁厂在《关注中国污染》40张照片中占了3张。那是卢广在鞍阳出租车司机处得到的“意外收获”—“鞍阳钢铁厂很大,我们出租车就乱开。有9个门,一个个进去走一圈出来,看到一个门旁有很多群众在抗议,这是很偶然的事情,放下来什么都不问,拿着相机就咔咔咔地拍。”

鞍阳钢铁厂这组照片当然不会只有3张。“这组照片啊,之前也送过给很多环保部门,特别是一些地方环保部门,中央的环保部门我们都送过了。”但它们都如石沉大海。

在《关注中国污染》里,令人震惊的除了如同灾难片的末日般的景象外,还有置身其中的人。大多数生活在这样环境中的人似乎都流露出了顺从的姿态,即使更多的是出于无奈和无力选择:妇女在填满垃圾的黑水中洗衣服,棉花地里的农妇简单地伸手绑头发,全身乌黑。

“其实不管在哪一个污染地区附近的居民,他们都在不断地挣扎。但抗议归抗议,生活还是得生活。他们都去抗议过,但结果都没有用,很多人只能默认是自己倒霉。”于是便有了《关注中国污染》中日常生活和末日景象般的污染环境在画面中离奇呈现出的某种畸形的和谐。

《关注中国污染》是卢广5年里拍摄数万张污染问题照片中的40张。“这40张图片我没有直接说一个地方。如果40张都说同一个地方的话,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危险。”卢广说,他的镜头涉及全国12个省份,“你看,别的省也一样。大家就无所谓一点。”

个人的争议不需讨论

时代周报:艾滋病村只让你在平遥摘下摄影师银奖,一年后这组照片却获得荷赛一等奖,去年贺延光对你的指责无论你怎么解释还是显得尴尬,是否觉得国内摄影界对你不公?艾滋病村的照片被怀疑与事实不符?

卢广:因为我是另类人物。现在中国还是主流媒体的人在掌握着摄影界,所以我们算是一种另类。在这种情况下,往往会受到别人的排挤,或者给别人一些说法,这是很正常的。

其实我们所做的一些事情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新闻记者,我是纪实摄影师,完全是两回事。这些东西,都因为话语权在他们身上。我觉得不需要更多地和他们解释这些问题。我的照片不是拍给他们看的。“他们”就是以贺延光为代表的他们,我不是为他们而拍。我是为群众拍,我是为我自己拍。

你们不看我,我也不给你看,我可以给别人看。

这些事情完全是两个摄影师就像两个运动员之间互骂的那种感觉。而没有真凭实据的东西来展示,如果有,比如说某月某日发表在哪里,把照片拿出来,把文字拿出来给你看,“啊,确实是错了。”现在都是骂的,这往往都是一些有话语权的人来做,根本就不需要去讨论这个问题。

时代周报: 2003年,你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过拍了一组反映同性恋生态的图,涉及这个群体中非常隐秘的部分,有国外图片社出高价购买,你没有答应。你当时说首先是要把它记录下来,至于是否呈现,那可能需要合适的时机。当初你拒绝卖这组图的原因是什么? 6年过去了,这组图是否曾公开?

卢广:同性恋的图是1995年拍的,我回北京以后一直想去寻找他们,但是也没有很好地去找,只是偶然碰到一些同性恋人士。我拍这个图他们都很愿意很配合,他们也希望自己可以得到社会的认可。因为有很多人歧视他们,所以他们很想站出来让人认识他们,不要歧视他们。所以我从这个角度经常和他们在一起,拍过一些他们的生活照片。

老实说呢,后来我发现很多中国人都在做这个题,在这个时候我就是暂时没有继续做下去,这组照片还不够完善,有机会我还是会找这几个人,找到以后我可能会继续拍摄他们的生活。

胡彦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甄晓辉 赵妍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精通Excel的人升职加薪特别快?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