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博士后孙爱武摆地摊”事件前后

2009-12-18 11:47:59 来源: 南方周末(广州)
0
分享到:
T + -
一位饱受精神困扰的留美博士后,在回国之后做出摆地摊的离奇举动。深感无助的家人向媒体爆料,然而随着媒体和企业的介入,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2009年11月19日,北京中关村派出所,孙爱武在等待派出所民警带他去办理接领孩子的手续。图/新京报

一位饱受精神困扰的留美博士后,在回国之后做出摆地摊的离奇举动。深感无助的家人向媒体爆料,然而随着媒体和企业的介入,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惟可肯定的是,孙爱武仍在病中,个人和家庭仍在承受精神疾苦,需要关爱和救助;而整个社会因对精神疾病认知不足而展现出太多令人遗憾之处。

北京海淀区成府路上的“中国芯”大厦对面有一条胡同,胡同深处不到100米,有一个废弃花坛,花坛里放有一个煤气罐,一个锅,以及其他日用物品,表明这里曾经有一个家。

留美博士后孙爱武一度住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他白天在此处摆上自己花8000块钱进来的袜子、手套,旁边竖一个“愿者自付”的牌子,便离开四处游荡。晚上,则回到此处露宿。

对面开面馆的刘女士说,孙爱武摆摊根本没挣着钱。他将很多东西送了人,还烧了一部分。8000块钱的货几乎赔完了。

刘女士没有料到,这个奇怪的小摊贩居然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并成就了一条“留美博士后摆地摊”的新闻。

“怪人”

孙爱武让一对不满一岁的双胞胎儿子躺在路中央抗议。按照他的说法,你今天既然能撞死一条狗,明天就会撞死孩子。

在孙爱武住处附近,几乎所有相熟的人都认为:那位不寻常的孙博士是个“怪人”。

胡同口的超市员工发现,孙爱武到超市从来只买两样东西:馒头和矿泉水。这经常是一家五口仅有的食物,孙爱武有三个儿子,其中有一对是不满一岁的双胞胎。

出于对孩子的同情,有好心人曾给孙爱武送来牛奶和水果,但均被孙扔掉。他认为这些东西有毒。

除了难以让人理解的怪异行为,孙爱武还不时制造一些“新闻”。

8月份,他不知从何处收留的一条狗在成府路上被压死了,孙爱武让一对双胞胎儿子躺在路中央抗议。按照他的说法,你今天既然能撞死一条狗,明天就会撞死孩子。

面馆店主刘女士称,她曾看到孙爱武将居委会悬挂的一条横幅扯下烧掉。横幅是居委提醒居民当心煤气中毒的。孙爱武认为这条横幅写得不切实际,煤气中毒的概率很低,真正应该警惕的是食物中毒。

刘女士还看到孙爱武将他花五百元买的电脑桌砸掉。可以看得出来,孙当时似乎在发泄着什么,她不禁担心,如果当时孙的妻儿恰在身边,难免要吃苦头。

水果摊老板魏晶确信孙爱武脑子“有问题”,则是因为听他讲附近小区里有一个山洞,而他的大儿子就被人绑架后藏在里面。孙爱武为此报了警,警察没有发现他所形容的那个山洞,而他的儿子也最终找到。但是,孙对此前的说法坚信不疑。

不知何时,孙爱武买了一把斧头和一把凿子,将花坛凿出一个豁口,按照周边人士的判断,他将这个豁口当成了家门,每天露宿起床从这里跨出。他的举动引起常来此小坐的老人们的不满,指责他搞破坏,孙爱武表面上收手,却会乘他们不注意时又偷偷干。

尽管认为孙爱武“不正常”,但与之接触的多数人都认为他是个好人。实际上,一些事情似乎能说明,孙爱武即使在穷困潦倒之际,也还竭力维持着自尊。水果摊店主魏晶说,有次孙盯着摊上的山楂看了许久,她主动送给他一把吃,结果孙爱武坚持不要,最后将一个手电筒作为交换方才收下。

新闻

有目击摊主称,看到电视台记者强行将镜头对准拍摄时,孙爱武神情愤怒地去找斧头。

孙爱武,山东潍坊人,南开大学本科毕业,中科院研究生毕业。2001年赴美,2006年在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获得化学博士学位,之后到密歇根大学作博士后研究。曾在世界顶尖的科学杂志上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文章。

这样一个人为何回国后要去摆摊?

有人说,这是他个人的一场炒作,目的是吸引媒体注意,想出名。

事实是,孙爱武对采访他的不少记者表示出反感。一位当时在现场的摊主说,当看到电视台记者强行将镜头对准拍摄时,孙爱武神情愤怒地去找斧头。

然而无论是否情愿,孙爱武还是因为媒体出了名。

第一家报道此事的是北京电视台。记者钱瑞泓接到孙爱武妻子的哥哥刘全胜提供的线索,称留美博士后孙爱武回国找不到工作,被迫在一棵大树底下露宿。

这显然是一个容易让新闻人兴奋不已的猛料。

在此前后,刘全胜和孙爱武的弟弟孙爱忠也曾联系过其他媒体,希望通过媒体向社会求助。但是,有的记者对此不感兴趣,有的则在发现孙爱武“不正常”后及时收手。

钱瑞泓在刘全胜和孙爱忠的带领下找到孙爱武时,已感到对方行为的怪异。钱承认,他一直不明白孙爱武摆摊的真实动机。不过,节目最终还是播了出来。

这期题为《留美博士后“归国报效”摆地摊、睡大街》的节目中,孙爱武已经显露出明显的精神异常。面对镜头孙说了这样一段话:半年了,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一天二十四小时被人折磨着,被人骚扰着,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这被认为是精神分裂症中被迫害妄想的症状。

不过,在主持人的点评中,孙爱武摆摊行为被理解为“个人的偏执”、“不务实”。

这期只有6分钟的节目,播出后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后来才知道,孙爱武的精神有问题,”钱瑞泓说,“我们都快被骂死了。”

后来事件的发展证明,对于孙爱武而言,媒体成为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媒体的曝光使其得到外界的关注和关照,并最终被送入医院治疗。但与此同时,由于涉及各方对孙患病真相认知的分歧,致使事件渐趋复杂,孙爱武本人及家庭则为此饱受伤害。

为什么要通过媒体解决问题,大舅哥刘全胜说,这是出于无奈,当时有两个目的,一是通过媒体呼吁给孙爱武治病,二是帮他找一个合适的工作。

钱瑞泓说,对于孙爱武在国外时曾患精神病并被强制治疗一事,刘全胜不曾提及。“要是我们知道他有病,根本就不会做这个报道。”

胡彦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柴会群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章莹颖案嫌犯女友偷录惊人内容 因紧张当场晕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