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博士后孙爱武摆地摊”事件前后(二)

2009-12-18 11:47:59 来源: 南方周末(广州)
0
分享到:
T + -
一位饱受精神困扰的留美博士后,在回国之后做出摆地摊的离奇举动。深感无助的家人向媒体爆料,然而随着媒体和企业的介入,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发病

“再刚硬的身体也扛不住这么折腾,在小孩出生4个月后,终于把人累倒,出问题了。”

对北京电视台关于孙爱武的报道最先提出抗议的是前密歇根大学博士陈金晖,他是为数不多的清楚孙爱武在美国情况的人。

今年1月31日,当时在密歇根大学读博士的陈金晖,看到孙爱武在校园论坛上发出的求助信,声称其被一群陌生人监控,家里被装了监控器,如果有意外发生,将此信往外传播。同样的信件孙爱武还曾发给校长、化工系、导师、芝加哥中国领事馆等。

孙爱武为此还打911报警。警察上门时,并未发现孙爱武所称的监控器。

次日,密歇根大学校警再次来到孙爱武家,将其带走送至校医院作被害妄想测试,结果没有通过,经法官允许,孙被送至一家医院接受强制治疗。

孙爱武坚持认为他发现了一个人体实验的绝密项目,因而受到项目负责人及其背后势力的追杀。

然而这种说法没有任何证据支持。

糟糕的是,孙爱武的妻子精神状况也出了问题,在孙接受强制治疗期间,她一度坚信丈夫已经被害,对外界组织的救助充满疑虑。

孙爱武在密歇根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期间,收入不高(年薪大约为3.5万美元),由于妻子没有工作,生活并不宽裕。去年10月份,已经有一名4岁男孩的孙爱武又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压力骤然加大。

“男的得上班,接送大儿子去幼儿园,回家做饭,半夜起来帮忙喂奶。再刚硬的身体也扛不住这么折腾,在小孩出生4个月后,终于把人累倒,出问题了。”陈金晖这样分析孙爱武精神崩溃的原因。

在了解他的朋友们眼中,之前的孙爱武“为人真诚,热情,喜欢打篮球,他和我们这个群体里大多数人一样,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出色的科研人员,过着平凡忙碌的生活。朋友与他相交,多以他为骄傲。”

孙爱武一家的境遇令人同情,陈金晖和池友键遂在当地发起了救助行动,主要是帮忙照顾孙的三个小孩。当地教会、中国驻芝加哥领事馆也曾上门看望。然而孙妻始终对外界的帮助充满不信任,这让救助者们深感疲惫、无奈。

在当地医院接受了18天强制治疗(曾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后,孙爱武被池友键接出医院。据池介绍,他当时的状况当时似乎不错,出院后又重新投入工作。

5月初,陈金晖专门去看望了孙爱武,当时孙一家搬到了校外的一个住处。陈金晖对孙爱武的情况深感担心。他家的房间“压抑,昏暗,连窗也不开”,陈金晖将其形容为“自我隔离”。

陈金晖再次听到孙爱武的消息,是在11月14日,他在网上看到孙在北京摆地摊睡大街的新闻。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原本以为孙“回国了,离开了压力环境,对他的症状能够舒缓,得到更好的治疗”。

回家

孙爱忠始终不愿将哥哥的反常表现理解为精神病。他更情愿认为孙在国外受到某种刺激,心里不痛快。

今年6月6日,在美国八年未曾回国的孙爱武,携妻子及三个孩子,举家回国。

没有人知道孙爱武一家回国的真实原因。尽管在美国呆了八年,但孙爱武并未取得绿卡,这使得他回国后再返美时可能面临障碍。陈金晖说,孙爱武回国时买的是往返机票,而且只请了一个月的假。

孙爱武回国之后,先是在北京呆了数日,然后在大舅哥刘全胜的陪同下回了一趟山东老家——潍坊寿光市北道口村。

孙爱武是北道口村迄今为止惟一的一个名牌大学生。多年来,他一直是村里的骄傲。

然而,孙的回家不是家人期待中的“衣锦还乡”。

得知孙爱武回家后,亲友邻居们纷纷前往孙家串门探望。但他们很快发现了不对劲。

孙爱武夫妇对来人态度冷淡,三个孩子的穿着也邋遢不堪。

在家的一段时间,越来越多的反常迹象在孙爱武身上出现。他怀疑被人监视,将屋里电线拆除,墙上的钉子拔掉,还砸了家中的锅。

不过,孙爱忠始终不愿将哥哥的反常表现理解为精神病。他更情愿认为孙爱武在国外受到某种刺激,心里不痛快导致。

在家中住了约半个月后,孙爱武一家在亲友的担心中返回了北京。

孙爱武的父母早在其读书期间即已亡故,弟弟早年也离开了北道口村,老家只有两个叔叔和一个年逾八旬的奶奶。

救助

“祈祷神奇力量的出现,把他重新带回现实的世界,还能够专注于他所热爱的科学研究。我们相信,真情是挽回爱武的关键。”

回家北京之后,孙爱武的状况并未有好转,相反显得越发严重。他起初曾住过一阵旅馆,但据说因怀疑空气有毒而很快搬出。

此间,孙爱武买了一辆面包车,还考了驾照,这辆车也一度成为孙爱武一家睡觉的地方。

9月份,不知何故,孙爱武的妻子撇下孙爱武和一个儿子,自己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又返回莱芜娘家。

国庆之前,自带一个孩子在京的孙爱武再度面临变故。据《新京报》报道,今年9月,警方接警后把发烧的孩子送往医院治疗。见孙无力抚养,警方又将孩子送往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附近摊主称,他们一直为孙爱武身边的不满1岁的孩子担心,由于长期挨饿受冻,那孩子连哭的声音都已经很小。

有消息称,在察觉到孙爱武的精神问题后,警方曾将其送到一家精神病院治疗,随后又转往一家卫生院治疗,孙爱武住了8天即离开,返回他在中关村那棵大树底下的“家”中。

北京电视台记者做节目时,孙爱武已是孤身一人。

看到孙爱武的报道之后,其国内的同学也纷纷介入,他们临时成立了一个孙爱武的救助团队,负责管理使用外界对孙爱武的捐款。11月24日,孙爱武被家人和同学送到京郊一所医院的专科病房接受全封闭式强制治疗。

然而,媒体报道并未因此而停止。

11月30日,有媒体报道,潍坊当地一位企业家见到了孙爱武,出于让其“一家团聚”的考虑,该老总甚至帮孙爱武从原先所住医院转到一家疗养院。

然而陈金晖当天即在博客上发表声明,该报道不实,孙爱武正在医院接受封闭式治疗,不能见任何亲人和朋友,更不可能与企业家交流。

这位企业家颇感委屈,他说本来是出于一片善意,是刘全胜告诉他,美国人要来抢孩子,情况危急。是非争端未过,另一家企业又出来露面。这家生产打印机设备的企业高调声称将以50万元年薪聘用孙爱武为企业总工程师,并与多家媒体联系希望予以报道。

而在陈金晖看来,这些都疑似企业的借机炒作。

孙爱武的亲友救助团队认为,媒体报道无益于孙爱武的治疗,并约定拒绝所有媒体的采访。记者致电其中多位成员,除了称孙爱武病情稳定之外,再不透露其他任何信息。

孙爱武究竟住在哪家医院,是否确诊,治疗方案如何,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近况是否有所改善,如今都让外界牵挂。

12月10日,关切孙爱武遭遇的海外留学生们向新任教育部长发信求助,他们写道:

我们祈祷神奇力量的出现,把他重新带回现实的世界,还能够专注于他所热爱的科学研究。我们相信,真情是挽回爱武的关键。

广大海外留学人员有着相似的学习、生活和工作的经历,爱武的遭遇让我们感同身受。海外学生学者的几十万双眼睛在关注着这一事件的进展。

任何来自政府的关怀都会使我们感到宽慰。我们的愿望是教育部能够协调相关部门,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为这一不幸的家庭提供援助,使病患者得到适当的治疗,未成年的孩子得到妥善的照料。

胡彦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柴会群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关于性你要知道的52个真相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