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博士后孙爱武摆地摊”事件前后(全文)

2009-12-18 11:47:59 来源: 南方周末(广州)
0
分享到:
T + -
一位饱受精神困扰的留美博士后,在回国之后做出摆地摊的离奇举动。深感无助的家人向媒体爆料,然而随着媒体和企业的介入,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2009年11月19日,北京中关村派出所,孙爱武在等待派出所民警带他去办理接领孩子的手续。图/新京报

一位饱受精神困扰的留美博士后,在回国之后做出摆地摊的离奇举动。深感无助的家人向媒体爆料,然而随着媒体和企业的介入,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惟可肯定的是,孙爱武仍在病中,个人和家庭仍在承受精神疾苦,需要关爱和救助;而整个社会因对精神疾病认知不足而展现出太多令人遗憾之处。

北京海淀区成府路上的“中国芯”大厦对面有一条胡同,胡同深处不到100米,有一个废弃花坛,花坛里放有一个煤气罐,一个锅,以及其他日用物品,表明这里曾经有一个家。

留美博士后孙爱武一度住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他白天在此处摆上自己花8000块钱进来的袜子、手套,旁边竖一个“愿者自付”的牌子,便离开四处游荡。晚上,则回到此处露宿。

对面开面馆的刘女士说,孙爱武摆摊根本没挣着钱。他将很多东西送了人,还烧了一部分。8000块钱的货几乎赔完了。

刘女士没有料到,这个奇怪的小摊贩居然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并成就了一条“留美博士后摆地摊”的新闻。

“怪人”

孙爱武让一对不满一岁的双胞胎儿子躺在路中央抗议。按照他的说法,你今天既然能撞死一条狗,明天就会撞死孩子。

在孙爱武住处附近,几乎所有相熟的人都认为:那位不寻常的孙博士是个“怪人”。

胡同口的超市员工发现,孙爱武到超市从来只买两样东西:馒头和矿泉水。这经常是一家五口仅有的食物,孙爱武有三个儿子,其中有一对是不满一岁的双胞胎。

出于对孩子的同情,有好心人曾给孙爱武送来牛奶和水果,但均被孙扔掉。他认为这些东西有毒。

除了难以让人理解的怪异行为,孙爱武还不时制造一些“新闻”。

8月份,他不知从何处收留的一条狗在成府路上被压死了,孙爱武让一对双胞胎儿子躺在路中央抗议。按照他的说法,你今天既然能撞死一条狗,明天就会撞死孩子。

面馆店主刘女士称,她曾看到孙爱武将居委会悬挂的一条横幅扯下烧掉。横幅是居委提醒居民当心煤气中毒的。孙爱武认为这条横幅写得不切实际,煤气中毒的概率很低,真正应该警惕的是食物中毒。

刘女士还看到孙爱武将他花五百元买的电脑桌砸掉。可以看得出来,孙当时似乎在发泄着什么,她不禁担心,如果当时孙的妻儿恰在身边,难免要吃苦头。

水果摊老板魏晶确信孙爱武脑子“有问题”,则是因为听他讲附近小区里有一个山洞,而他的大儿子就被人绑架后藏在里面。孙爱武为此报了警,警察没有发现他所形容的那个山洞,而他的儿子也最终找到。但是,孙对此前的说法坚信不疑。

不知何时,孙爱武买了一把斧头和一把凿子,将花坛凿出一个豁口,按照周边人士的判断,他将这个豁口当成了家门,每天露宿起床从这里跨出。他的举动引起常来此小坐的老人们的不满,指责他搞破坏,孙爱武表面上收手,却会乘他们不注意时又偷偷干。

尽管认为孙爱武“不正常”,但与之接触的多数人都认为他是个好人。实际上,一些事情似乎能说明,孙爱武即使在穷困潦倒之际,也还竭力维持着自尊。水果摊店主魏晶说,有次孙盯着摊上的山楂看了许久,她主动送给他一把吃,结果孙爱武坚持不要,最后将一个手电筒作为交换方才收下。

新闻

有目击摊主称,看到电视台记者强行将镜头对准拍摄时,孙爱武神情愤怒地去找斧头。

孙爱武,山东潍坊人,南开大学本科毕业,中科院研究生毕业。2001年赴美,2006年在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获得化学博士学位,之后到密歇根大学作博士后研究。曾在世界顶尖的科学杂志上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文章。

这样一个人为何回国后要去摆摊?

有人说,这是他个人的一场炒作,目的是吸引媒体注意,想出名。

事实是,孙爱武对采访他的不少记者表示出反感。一位当时在现场的摊主说,当看到电视台记者强行将镜头对准拍摄时,孙爱武神情愤怒地去找斧头。

然而无论是否情愿,孙爱武还是因为媒体出了名。

第一家报道此事的是北京电视台。记者钱瑞泓接到孙爱武妻子的哥哥刘全胜提供的线索,称留美博士后孙爱武回国找不到工作,被迫在一棵大树底下露宿。

这显然是一个容易让新闻人兴奋不已的猛料。

在此前后,刘全胜和孙爱武的弟弟孙爱忠也曾联系过其他媒体,希望通过媒体向社会求助。但是,有的记者对此不感兴趣,有的则在发现孙爱武“不正常”后及时收手。

钱瑞泓在刘全胜和孙爱忠的带领下找到孙爱武时,已感到对方行为的怪异。钱承认,他一直不明白孙爱武摆摊的真实动机。不过,节目最终还是播了出来。

这期题为《留美博士后“归国报效”摆地摊、睡大街》的节目中,孙爱武已经显露出明显的精神异常。面对镜头孙说了这样一段话:半年了,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一天二十四小时被人折磨着,被人骚扰着,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这被认为是精神分裂症中被迫害妄想的症状。

不过,在主持人的点评中,孙爱武摆摊行为被理解为“个人的偏执”、“不务实”。

这期只有6分钟的节目,播出后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后来才知道,孙爱武的精神有问题,”钱瑞泓说,“我们都快被骂死了。”

后来事件的发展证明,对于孙爱武而言,媒体成为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媒体的曝光使其得到外界的关注和关照,并最终被送入医院治疗。但与此同时,由于涉及各方对孙患病真相认知的分歧,致使事件渐趋复杂,孙爱武本人及家庭则为此饱受伤害。

为什么要通过媒体解决问题,大舅哥刘全胜说,这是出于无奈,当时有两个目的,一是通过媒体呼吁给孙爱武治病,二是帮他找一个合适的工作。

钱瑞泓说,对于孙爱武在国外时曾患精神病并被强制治疗一事,刘全胜不曾提及。“要是我们知道他有病,根本就不会做这个报道。”

发病

“再刚硬的身体也扛不住这么折腾,在小孩出生4个月后,终于把人累倒,出问题了。”

对北京电视台关于孙爱武的报道最先提出抗议的是前密歇根大学博士陈金晖,他是为数不多的清楚孙爱武在美国情况的人。

今年1月31日,当时在密歇根大学读博士的陈金晖,看到孙爱武在校园论坛上发出的求助信,声称其被一群陌生人监控,家里被装了监控器,如果有意外发生,将此信往外传播。同样的信件孙爱武还曾发给校长、化工系、导师、芝加哥中国领事馆等。

孙爱武为此还打911报警。警察上门时,并未发现孙爱武所称的监控器。

次日,密歇根大学校警再次来到孙爱武家,将其带走送至校医院作被害妄想测试,结果没有通过,经法官允许,孙被送至一家医院接受强制治疗。

孙爱武坚持认为他发现了一个人体实验的绝密项目,因而受到项目负责人及其背后势力的追杀。

然而这种说法没有任何证据支持。

糟糕的是,孙爱武的妻子精神状况也出了问题,在孙接受强制治疗期间,她一度坚信丈夫已经被害,对外界组织的救助充满疑虑。

孙爱武在密歇根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期间,收入不高(年薪大约为3.5万美元),由于妻子没有工作,生活并不宽裕。去年10月份,已经有一名4岁男孩的孙爱武又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压力骤然加大。

“男的得上班,接送大儿子去幼儿园,回家做饭,半夜起来帮忙喂奶。再刚硬的身体也扛不住这么折腾,在小孩出生4个月后,终于把人累倒,出问题了。”陈金晖这样分析孙爱武精神崩溃的原因。

在了解他的朋友们眼中,之前的孙爱武“为人真诚,热情,喜欢打篮球,他和我们这个群体里大多数人一样,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出色的科研人员,过着平凡忙碌的生活。朋友与他相交,多以他为骄傲。”

孙爱武一家的境遇令人同情,陈金晖和池友键遂在当地发起了救助行动,主要是帮忙照顾孙的三个小孩。当地教会、中国驻芝加哥领事馆也曾上门看望。然而孙妻始终对外界的帮助充满不信任,这让救助者们深感疲惫、无奈。

在当地医院接受了18天强制治疗(曾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后,孙爱武被池友键接出医院。据池介绍,他当时的状况当时似乎不错,出院后又重新投入工作。

5月初,陈金晖专门去看望了孙爱武,当时孙一家搬到了校外的一个住处。陈金晖对孙爱武的情况深感担心。他家的房间“压抑,昏暗,连窗也不开”,陈金晖将其形容为“自我隔离”。

陈金晖再次听到孙爱武的消息,是在11月14日,他在网上看到孙在北京摆地摊睡大街的新闻。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原本以为孙“回国了,离开了压力环境,对他的症状能够舒缓,得到更好的治疗”。

回家

孙爱忠始终不愿将哥哥的反常表现理解为精神病。他更情愿认为孙在国外受到某种刺激,心里不痛快。

今年6月6日,在美国八年未曾回国的孙爱武,携妻子及三个孩子,举家回国。

没有人知道孙爱武一家回国的真实原因。尽管在美国呆了八年,但孙爱武并未取得绿卡,这使得他回国后再返美时可能面临障碍。陈金晖说,孙爱武回国时买的是往返机票,而且只请了一个月的假。

孙爱武回国之后,先是在北京呆了数日,然后在大舅哥刘全胜的陪同下回了一趟山东老家——潍坊寿光市北道口村。

孙爱武是北道口村迄今为止惟一的一个名牌大学生。多年来,他一直是村里的骄傲。

然而,孙的回家不是家人期待中的“衣锦还乡”。

得知孙爱武回家后,亲友邻居们纷纷前往孙家串门探望。但他们很快发现了不对劲。

孙爱武夫妇对来人态度冷淡,三个孩子的穿着也邋遢不堪。

在家的一段时间,越来越多的反常迹象在孙爱武身上出现。他怀疑被人监视,将屋里电线拆除,墙上的钉子拔掉,还砸了家中的锅。

不过,孙爱忠始终不愿将哥哥的反常表现理解为精神病。他更情愿认为孙爱武在国外受到某种刺激,心里不痛快导致。

在家中住了约半个月后,孙爱武一家在亲友的担心中返回了北京。

孙爱武的父母早在其读书期间即已亡故,弟弟早年也离开了北道口村,老家只有两个叔叔和一个年逾八旬的奶奶。

救助

“祈祷神奇力量的出现,把他重新带回现实的世界,还能够专注于他所热爱的科学研究。我们相信,真情是挽回爱武的关键。”

回家北京之后,孙爱武的状况并未有好转,相反显得越发严重。他起初曾住过一阵旅馆,但据说因怀疑空气有毒而很快搬出。

此间,孙爱武买了一辆面包车,还考了驾照,这辆车也一度成为孙爱武一家睡觉的地方。

9月份,不知何故,孙爱武的妻子撇下孙爱武和一个儿子,自己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又返回莱芜娘家。

国庆之前,自带一个孩子在京的孙爱武再度面临变故。据《新京报》报道,今年9月,警方接警后把发烧的孩子送往医院治疗。见孙无力抚养,警方又将孩子送往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附近摊主称,他们一直为孙爱武身边的不满1岁的孩子担心,由于长期挨饿受冻,那孩子连哭的声音都已经很小。

有消息称,在察觉到孙爱武的精神问题后,警方曾将其送到一家精神病院治疗,随后又转往一家卫生院治疗,孙爱武住了8天即离开,返回他在中关村那棵大树底下的“家”中。

北京电视台记者做节目时,孙爱武已是孤身一人。

看到孙爱武的报道之后,其国内的同学也纷纷介入,他们临时成立了一个孙爱武的救助团队,负责管理使用外界对孙爱武的捐款。11月24日,孙爱武被家人和同学送到京郊一所医院的专科病房接受全封闭式强制治疗。

然而,媒体报道并未因此而停止。

11月30日,有媒体报道,潍坊当地一位企业家见到了孙爱武,出于让其“一家团聚”的考虑,该老总甚至帮孙爱武从原先所住医院转到一家疗养院。

然而陈金晖当天即在博客上发表声明,该报道不实,孙爱武正在医院接受封闭式治疗,不能见任何亲人和朋友,更不可能与企业家交流。

这位企业家颇感委屈,他说本来是出于一片善意,是刘全胜告诉他,美国人要来抢孩子,情况危急。是非争端未过,另一家企业又出来露面。这家生产打印机设备的企业高调声称将以50万元年薪聘用孙爱武为企业总工程师,并与多家媒体联系希望予以报道。

而在陈金晖看来,这些都疑似企业的借机炒作。

孙爱武的亲友救助团队认为,媒体报道无益于孙爱武的治疗,并约定拒绝所有媒体的采访。记者致电其中多位成员,除了称孙爱武病情稳定之外,再不透露其他任何信息。

孙爱武究竟住在哪家医院,是否确诊,治疗方案如何,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近况是否有所改善,如今都让外界牵挂。

12月10日,关切孙爱武遭遇的海外留学生们向新任教育部长发信求助,他们写道:

我们祈祷神奇力量的出现,把他重新带回现实的世界,还能够专注于他所热爱的科学研究。我们相信,真情是挽回爱武的关键。

广大海外留学人员有着相似的学习、生活和工作的经历,爱武的遭遇让我们感同身受。海外学生学者的几十万双眼睛在关注着这一事件的进展。

任何来自政府的关怀都会使我们感到宽慰。我们的愿望是教育部能够协调相关部门,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为这一不幸的家庭提供援助,使病患者得到适当的治疗,未成年的孩子得到妥善的照料。

胡彦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柴会群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关于性你要知道的52个真相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