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荒诞剧(五)

2010-01-11 10:28:51 来源: 南都周刊(广州)
0
分享到:
T + -
暴力拆迁的荒诞,不仅仅体现在拆迁队一拥而入的动作上、挖掘机张牙舞爪的场面上、被拆迁户欲哭无泪的表情上、钉子户孤注一掷的背影上。实际上,暴力拆迁甚至已经演绎成一部令人哭笑不得的黑色幽默剧。千夫所指,无疾而终。让我们都来等待暴力拆迁的“煞科”吧。

反拆迁点子人的江湖

2009年底,昆明一栋楼房挂出条幅“信春哥,房子不会被拆迁”。“信春哥”在强拆中似乎发挥了效果,强拆当天拆迁方没撞开门,在楼上妇女威胁跳楼的情况下放弃强拆离去。知道内情的人说,女业主不可能知道“春哥”,这主意是拆迁点子人出的。拆迁点子人这个群体,在拆迁运动中应运而生。

南都周刊记者_李继锋 深圳报道

拆迁维权人八分斋。  摄影_孙炯

2009年3月25日,佛山禅城区多部门联合出动,在清拆户门外集合。  摄影_郭继江

夜色中被拆迁的老房子和新建的商品房。 摄影_雍和

2009年12月21日,网友“雨中樵夫111”在网上发帖征求“拆迁点子人”,称亲戚家将面临野蛮拆迁,面向全国征求可以为被拆迁者提供诸多智力支持的民间人士,要求对方有丰富的应对拆迁的经验,“并取得过一系列经典战斗的胜利。提供车旅食宿费用,其它待遇面谈。”

差不多与此同时,昆明一栋楼房挂出条幅“信春哥,房子不会被拆迁”。“信春哥”在强拆中似乎发挥了效果,强拆当天拆迁方没撞开门,在楼上妇女威胁跳楼的情况下放弃强拆离去。知道内情的人说,女业主不可能知道“春哥”,这主意是“拆迁点子人”出的。

“拆迁点子人”这一群体,在拆迁运动中应运而生。

专业化对付拆迁

八分斋不给记者留下真名,他说你就叫我“八分斋”就好了。

“我们尝试集合网民的力量,给正在遭遇不公平拆迁的弱势群体展开网络救助,提供智力支持。”2010年1月1日,在深圳市罗湖区上步南路一幢公寓的办公室里,八分斋接受了南都周刊记者的采访。

八分斋所在的这个有着36人的慈善团队,在2007年开始将触角伸向正在各地轰轰烈烈上演的城市拆迁领域,成为“拆迁点子人”,为被拆迁户的维权出谋献策,并给予声援。

八分斋从2004年就开始了民间慈善的救助活动。那时他身边围聚起了一个同样热衷于网络救助的网友群体,八分斋将这个群体称为“爱心特区”。他们设计了自己的旗帜和logo,提出口号“我们在行动”。

八分斋曾任某网络公司副总编。他身材不高、生活中总是“一脸坏笑”(自语),平日里上身喜欢着一袭黑色的香云纱。尤其一成不变的光头形象,早已让人们忘却了他的本名,熟悉他的人叫他“老八”,更多的人记住的是“陈易卖身救母”事件调查和“郭小娟骗捐”事件调查中的八分斋。

八分斋生于甘肃农村、家中排行老七。“农村成长的经历,让我生活中多了一股韧劲儿。”

“2007年的重庆钉子户事件,让人们第一次看到传统媒体与网民形成合力所展示的冲击力。”八分斋说,“那一年,我们三十六人的团队有幸和全国两亿多的网民以及其它媒体共同推动了这个事件的发展。”

当时,八分斋的团队同时可以与3到4万个知名网友保持紧密的合作,大家先把关于最牛钉子户的帖子贴到了天涯网站重庆版,并迅速粘贴到全国大小三百多个网站。后来,又与其它传统的媒体形成互动。

八分斋介绍说,“爱心特区”小组分为负责整体调度的组长、法务、文案、平台整合等,遇到网络救助具体个人,他们会迅速行动。

“2008年,一对沈阳的老夫妇遭遇不公拆迁,开发商先是在被拆迁者门上泼大便,我们告诉他一定要首先保留照片或者视频资料,然后报警,如果警方没有采取行动,照片或者视频资料的传播会给地方政府在道义上形成压力。”

“其次是注意维权的方式,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对每次拆迁甚至哪个地方的拆迁,一定要先做充足的分析,看是选择上访还是出奇招。”

“今年昆明一拆迁户在将被强拆的房子前挂上了‘信春哥,不拆迁’的条幅,就是网民的奇招。”八分斋分析道,“它可以迅速吸引网民的眼球和其它媒体的兴趣,最后这个拆迁取得了相对合理的补偿。”

其它比如传播间的整合、谈判的技巧、不断地坚持,也都是非常关键的。

“我们只通过网上接触,给被拆迁者提供智力支持,而且完全是义务的,接单前,我们还要做充分的风险评估。”八分斋介绍说,“虽然两年多了,但也没有多少辉煌的战绩,做了不到二十来例,还仅仅只是让被拆迁户少损失点。”

“很多地方,官商之间盘根错节,真的无能为力。”八分斋无奈地摇了下头。

“陕西王海”的能耐

与只出主意的八分斋相比,素有“陕西王海”之称孙安民则是一个既出点子又出力的实战派。

“2009年12月31号,从昆明飞往广州,再到江门,1月5号飞抵深圳,要在10号之前前往西安,再到无锡,20号之前飞到北京。”年逾六旬的孙安民笑称是“空中飞人”。

说起“老孙打假”,买房与卖房的人,几乎无人不晓。老孙身材不高,患有心脏病,虽能言善辩,却一脸和气。这个闲不住的“西北老汉”,现在每天做的事,就是马不停蹄地为全国的房产业主作义务维权。并随时冲锋在前,为陷入拆迁困境中的人们提供帮助。

2008年国庆节前后,老孙多次接到澳门人叶春南父子俩的电话求助。说他们的房产被强拆已经十年了,至今一分钱也没有拿到,也没有安置。

经过核实,老孙发现叶反映的情况属实。只是他积累的材料太多了,经过认真的整理,老孙发现这个拆迁案例在国内比较典型,就是拆迁人利用其强大的权力和法律程序,最终强拆了澳门同胞设在江门市新会区繁华区用于做生意的、房产土地营业手续一应俱全的私有房产,导致这位70多岁的老人不得不在维权的道路上,异常艰难地奔波了10多年。

老孙把他的材料整理成一封控告信,并附上大量的证据材料向有关部门投递,紧接着就依据《国务院信息公开条例》向涉及到房屋拆迁的政府部门申诉。

2009年3月初,老孙又亲自带叶先生去北京信访,把有关信访材料交给了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信访办、中央纪委和侨胞办等部门。

经过努力,在2009年下半年很快就有了动静,新会区有关部门开始频频联系叶先生了,不但给他回了信,还带他去看了几处房产,并在回复信件里明确表示,由于现在的房价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他们正在考虑一个新的安置补偿标准来处理叶先生的拆迁安置和赔偿。

“逼上梁山”这句话用在孙安民身上似乎恰如其分。5年前,老孙是单位8000多名职工中最有钱的“个体老板”,但购房的受骗,最终让他走上了专业打假的道路。

“我全国遍地跑,家里人没有一个支持我的,但没有办法,人家救助过来,想想过去自己的经历,使你不忍心不管。”孙安民说,“对于被拆迁户的求助等公益,只要对方付车旅食宿费用,我是一分钱不收的。”

对于其它经济纠纷案件,求助到孙安民,他是要收费的。孙称他本身有陕西省司法厅颁发的“法律工作者”证。

总结这几年打假和帮助被拆迁者的经验,老孙称首先要找搞野蛮拆迁的地方政府或者企业的短处,“打蛇要打七寸”,你捏住了他们的证据,给他们寄去,他们会乖乖地对你客气。

其次,要善于借力打力。“我经常带着记者去,他们找到了新闻,我出了拆迁者的丑。但后来发现有贪心的记者背着我收黑钱,我再也不跟他们合作了。”

“另外,就是先不露声色地跟着当事人去接触开发商或者地方政府,跟他们闲扯,录下录音或者录像等证据,关键时刻会派上用场。”

龙蛇混杂的点子人江湖

“雨中樵夫111”发帖后,很快有一网名为“某某少侠”的网友跟帖留言,让“雨中樵夫111”把详细情况发到他的QQ邮箱,称他“是做网络媒体的,希望能帮到你”。

“某某少侠”的真实身份是一名网络推手,曾策划过“跪求李宇春隆胸”的网络噱头事件。互联网的崛起,为这些网络推手提供了“兴风作浪”的广阔舞台。一时间,各式点子人混迹其中,龙蛇混杂。

有为被拆迁户出主意的点子人,也有为拆迁队出主意的点子人。“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拆迁冲突加剧,这给一些民间维权人士、民间网站以及少数媒体记者和执业律师留下谋取不正当收入的空间。”多年来从事网络救助的八分斋评价当下的“拆迁点子人”江湖。

“两头通吃”已成了“拆迁点子人”圈内普遍盛行的习惯。许多“拆迁点子人”冲锋在前,为律师提供案源,最后享受着被拆迁方提供的车旅食宿,以及不低的出场费,然后转而再以曝光相威胁,向拆迁方勒索。他们形成利益均沾的集团,而集团与集团之间有时候也会资源共享,对拆迁一方的政府或者企业轮番轰炸。

有些“拆迁点子人”一年创收几十万甚至百万以上,毫不稀奇。被拆迁者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只管抓住手边的稻草,真假不辨,而被敲诈的拆迁方,多是野蛮拆迁,辫子被抓在点子人手中,所以,他们只好花钱消灾,这就更助长了“拆迁点子人”乱象的蔓延。

“什么时候野蛮拆迁消失了,被拆迁户的权益受保障了,这些点子人就失去‘英雄用武之地’了。”一位观察“拆迁点子人”群体的评论员说。

胡彦 本文来源:南都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这款羽绒服火了!有人排长队当黄牛 还有人加价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