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证据的瑜伽伤痛

2010-02-26 17:05:30 来源: 南都周刊(广州)
0
分享到:
T + -
在中国,瑜伽在城市极度消费的同时,一些人开始因练习瑜伽受伤而被送进急诊室或者去看医生。然而,让这些受伤者尴尬的是,无论是严重的瘫痪还是腰椎间盘脱出,在医学上,他们很难获得支持。

医学专家认为,瑜伽中有很多反关节运动,不适合大众练习。

郑欣媛的腰4/5椎间盘脱出,不得不接受一场手术,治疗花费近十万元。 摄影_刘林

当古老的瑜伽艺术和现代商业结合在一起,对于消费者来说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在中国,瑜伽在城市极度消费的同时,一些人开始因练习瑜伽受伤而被送进急诊室或者去看医生。然而,让这些受伤者尴尬的是,无论是严重的瘫痪还是腰椎间盘脱出,在医学上,他们很难获得支持。

南都周刊记者_单崇山上海报道

从印度传播到世界各地的瑜伽,对于现代都市人来说到底是什么呢?

在上海少妇郑欣媛看来,可能是自己那场疾病的开端。

昏暗的灯光下,郑欣媛尽可能地将那双僵硬的腿伸直,让双手抓住脚,头尽量地靠近膝盖。这是瑜伽体式中最基础的一招,虽然郑欣媛已经练习了大半年,但是她还是掌握不好。

黑黑瘦瘦的印度瑜伽老师,走过来,又将她的背向下压了压。这个力度,在他看来,只是微乎其微,有时他甚至会在学员的背上坐一下,用力地校正学习者不正的姿势。

“事实上,我感觉有些难受。”时隔半年,郑欣媛回忆说,“我那时就打算以后尽量不上他的课了。”

一年多以后的今天,由于腰椎间盘脱出,36岁的郑欣媛已经远离瑜伽,更严重的是,4颗合金钉不得不固定在她的腰椎的第4、5节上,脊柱旁的金属附件已经取代了这两节关节间的运动功能。现在,她再也不能像当初在瑜伽馆里那样弯腰了。

郑欣媛只是中国众多瑜伽练习者中的一个。将她席卷而入的,是始于20世纪80年代在全世界兴起的瑜伽热。根据2008年4月《中国青年报》的报道,在全球,练习瑜伽的人群正以每年50%的速度递增,美国瑜伽练习者每年大约新增70万人,而在中国,80%以上的健身馆都开设有瑜伽项目。

然而,在这个统计数据背后,只有10%的中国瑜伽练习者,知道练习瑜伽不当,容易造成运动伤害。与此相佐证的是,中国的骨科医生、运动损伤治疗者正面对越来越多因错误练习瑜伽而半途而废的人,有的还因为练习瑜伽受伤而被送进急诊室。前来治疗的受伤者,有学员,更有教练。

意外的瘫痪

郑欣媛被瑜伽吸引,最初只是来自一次体验课。

2007年的10月,在她居住的上海浦东大型社区——证大家园,一家位居居民楼底层的瑜伽馆新开张。作为家庭主妇的郑欣媛,对瑜伽的认识只单纯局限于这两个字眼上。

这家瑜伽馆虽然位于小区内,但装修并不简陋,印度风格的挂饰和柔和的灯光,给人神秘而又温暖的感觉。不爱运动的郑欣媛,去这家新开张的瑜伽馆上了一堂体验课后,决定正式报名。与一些目的明确的瑜伽修炼者不同,她只想出出汗,锻炼一下身体。

她的练习强度一直停留在初级阶段,只是做一些常规的基础体式,“拜日式”是她经常做的体式——在被国内瑜伽界奉为“现代瑜伽圣经”的《瑜伽之光》中,这是适合初学者练习的简单体式。“就是去出下汗,又不要练成什么样子,看到中级班他们的动作,我害怕,不敢做。”郑欣媛回忆说。

很快,郑欣媛便喜欢上了瑜伽,“音乐一放,老师用很轻柔的声音说话,确实让人很享受、很放松”,她甚至给丈夫季平和14岁的女儿也都办了卡,一家三口以每周2-3次的频率练习。

在一年多的时间中,感受到瑜伽魅力的郑欣媛,和丈夫不止一次地向朋友推荐这项运动,根本没有意识这里面可能潜伏着负面效应,更难以想象与瑜伽相关的“运动伤害”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2009年1月,郑欣媛开始感到腰部酸痛,便停止了瑜伽练习,但也没这太当回事。两周后,她的左小腿外侧出现麻木,直到一天清晨,她发现自己不能下床—“瘫痪”了。

2009年1月16日,丈夫季平把郑欣媛送进了上海长征医院,这家第二军医大学附属医院骨科,在国内颇具声望。核磁共振结果显示,郑欣媛的腰4/5椎间盘脱出,向上位椎体后援移位,并有大块髓核突出于腰4/5左侧侧隐窝,左侧神经根严重受压,硬脊膜及马尾受压……

这让他们很意外。“当时接诊的医生看到片子就问我,你们是搞什么运动的,弄成这样”,季平说,“他说如果是运动员,很好理解,但30多岁的家庭主妇怎么会这样?”

季平和妻子想了一通,就对医生说,郑欣媛只练了一年多瑜伽,“医生立刻回应称,瑜伽不能随便练”。这是他们第一次听说练瑜伽也会伤到骨头,也是第一次听到“运动损伤”这个词,但对于医生把瑜伽作为受伤原因的推断,他们还是不太敢相信。

1月21日,牛年春节前5天,郑欣媛被推上手术台,接受了“腰后路减压植骨内固定术”,4颗合金钉和其他金属附件将固定在她的体内伴其一生,而治疗过程花费近十万元。

郑欣媛出院后,季平开始寻找妻子腰椎受伤的原因。

他的不解在于,“确实奇怪,一个家庭主妇,在家闲好多年了,不干体力活也不用长时间坐着,也没有磕磕碰碰,怎么会这样?”郑欣媛也认为,自己没有相关病史,前几年体检都没有发现腰椎有问题。

而曾被郑欣媛当做姐妹一起逛街购物的瑜伽馆老板,在得知她的伤情后,再也没有与他们联络,这更让这对夫妇倾向“瑜伽致伤”的判断,“同住一个小区,即使作为朋友,做了这么大手术,来问候一下总是应该的吧”,季平说。

季平将妻子受伤经过发在了小区论坛上,想警示一下瑜伽练习者,但没具体指出瑜伽馆的名字,随后,便有两名业主跟帖说,他们也在练瑜伽期间脊椎出了问题,但不能肯定就是因瑜伽练习导致的。

在网上Google一下,季平惊讶地发现,“瑜伽受伤”这个关键词,居然搜出56万个帖子,而来自成都、深圳,甚至台湾的媒体报道中,一些瑜伽练习者都出现过和妻子类似的脊椎损伤,有的甚至导致瘫痪,而“练瑜伽”成为他们共同的经历。

证据不足的“运动损伤”

郑欣媛的悲剧,同样发生在同龄的李丽身上。

36岁的李丽,2003年便在深圳开始练瑜伽,因为有舞蹈功底,很快学完初级体位的她,在教练的鼓励下开始尝试高级动作。2006年,李丽在一次咳嗽后忽然感到腰部剧痛,经医院检查,她的腰椎损伤。

“医生直接问我是不是练瑜伽,说不久前接诊过一个病情相同的瑜伽老师。当他说出这名瑜伽老师的名字时,我就呆住了,这个老师出过瑜伽书籍和光盘,还指导过我们排练瑜伽表演节目。”李丽回忆说。

而四川姑娘王依,则是因为想治好失眠,买了一套瑜伽教材在家自己练习,“上面只说了有高血压、心脏病的人不宜练习,没有提示可能会关节损伤。”。

两个多月后,王依因为腰痛进了医院,检查结果是腰椎间盘突出。“我也难以证实究竟是不是瑜伽造成的,看了很多资料,发现很难说清,希望有人能拿出医学上的权威研究,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

在记者接触到的8位瑜伽受伤练习者中,最年轻的只有21岁,练习瑜伽时间最短的只有8天,大都是女性。将这些受伤者彼此相识的是,一个网名为“半路”的人,他在天涯、网易博客上发表的帖子,将瑜伽与他们的伤情联系在一起。

在“半路”的博客上,他这样阐述自己对瑜伽的理解:“每当看到瑜伽的清洁法时,我就想到屠夫和大厨。除了屠夫和大厨之外,没有其他人会那么对待人体:用各种方法,把人体的消化道整治得干干净净——拿着活体当死体整治。”

39岁的“半路”,真名为程松峰,在河南南阳从事养殖业。1990年,19岁的程松峰已经是“藏密瑜伽研究会”会员——当时的瑜伽,只被认为是气功的一种,远没有今天这样的影响力,也没人想到瑜伽还可以像今天这样经营和盈利。

“当时的环境,全民练功,很多研究会都是为了赚点小钱,几个人说成立就成立了,”程松峰说,“现在瑜伽馆里教的,也不是那时候传过来的瑜伽,藏密瑜伽不像我们今天看到的印度瑜伽那么重视体式。”

2006年,寄居深圳的程松峰,偶然来到一家瑜伽馆,看到正在招教练,便好奇地报了名,虽然没有教练资格证,但是他还是被轻松录取。干了几周后,程松峰发现,很多瑜伽体式与自己之前理解的中国传统养生体系和运动理论有矛盾之处,同时,他也发现一些瑜伽教练身上都有伤。

从那时起,他便把自己论述瑜伽危险性的文章,发到论坛和博客上,从瑜伽起源的不科学到商业化推广的种种弊端,但这些言论受到了强烈的质疑和反对,他在天涯社区和新浪网的博客也被关闭,“现在的瑜伽已经成为一个行业,有巨大的商业利益,他们的公关手段也很强大。”程松峰这样解释。

成为“网络上第一个跟瑜伽叫板的人”后,季平、李丽也因此与半路建立了联系。为这些因瑜伽走到一起的受伤者,他建立了QQ群。这个群通常都很安静,大家有时会互相安慰,讨论一下治伤的经验,奇怪的是,向教练或者瑜伽馆索赔这类的话题,并没有成为他们的公共讨论问题。

“伤患们索赔很困难,自身处于弱势,另外也很难在技术上把受伤原因解释清楚,缺乏证据。”在程松峰印象中,“只有无锡一位伤者索赔成功。”

同样,郑欣媛夫妇也从没有直接上门找瑜伽馆方面理论此事。“我找过律师,但分析下来,律师认为如果打官司,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法院调解,对方可能只赔个两三万元,打官司成本也差不多这个钱了。说到底,我们手上没有能直接证明瑜伽致伤的证据。”季平郁闷地说。

胡彦 本文来源:南都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这款羽绒服火了!有人排长队当黄牛 还有人加价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