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家居-旅游-游戏-健康-读书-视频-博客-论坛

没有证据的瑜伽伤痛

2010-02-26 17:05:30 来源: 南都周刊 跟贴 0 手机看新闻

在中国,瑜伽在城市极度消费的同时,一些人开始因练习瑜伽受伤而被送进急诊室或者去看医生。然而,让这些受伤者尴尬的是,无论是严重的瘫痪还是腰椎间盘脱出,在医学上,他们很难获得支持。

医学专家认为,瑜伽中有很多反关节运动,不适合大众练习。

郑欣媛的腰4/5椎间盘脱出,不得不接受一场手术,治疗花费近十万元。 摄影_刘林

当古老的瑜伽艺术和现代商业结合在一起,对于消费者来说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在中国,瑜伽在城市极度消费的同时,一些人开始因练习瑜伽受伤而被送进急诊室或者去看医生。然而,让这些受伤者尴尬的是,无论是严重的瘫痪还是腰椎间盘脱出,在医学上,他们很难获得支持。

南都周刊记者_单崇山上海报道

从印度传播到世界各地的瑜伽,对于现代都市人来说到底是什么呢?

在上海少妇郑欣媛看来,可能是自己那场疾病的开端。

昏暗的灯光下,郑欣媛尽可能地将那双僵硬的腿伸直,让双手抓住脚,头尽量地靠近膝盖。这是瑜伽体式中最基础的一招,虽然郑欣媛已经练习了大半年,但是她还是掌握不好。

黑黑瘦瘦的印度瑜伽老师,走过来,又将她的背向下压了压。这个力度,在他看来,只是微乎其微,有时他甚至会在学员的背上坐一下,用力地校正学习者不正的姿势。

“事实上,我感觉有些难受。”时隔半年,郑欣媛回忆说,“我那时就打算以后尽量不上他的课了。”

一年多以后的今天,由于腰椎间盘脱出,36岁的郑欣媛已经远离瑜伽,更严重的是,4颗合金钉不得不固定在她的腰椎的第4、5节上,脊柱旁的金属附件已经取代了这两节关节间的运动功能。现在,她再也不能像当初在瑜伽馆里那样弯腰了。

郑欣媛只是中国众多瑜伽练习者中的一个。将她席卷而入的,是始于20世纪80年代在全世界兴起的瑜伽热。根据2008年4月《中国青年报》的报道,在全球,练习瑜伽的人群正以每年50%的速度递增,美国瑜伽练习者每年大约新增70万人,而在中国,80%以上的健身馆都开设有瑜伽项目。

然而,在这个统计数据背后,只有10%的中国瑜伽练习者,知道练习瑜伽不当,容易造成运动伤害。与此相佐证的是,中国的骨科医生、运动损伤治疗者正面对越来越多因错误练习瑜伽而半途而废的人,有的还因为练习瑜伽受伤而被送进急诊室。前来治疗的受伤者,有学员,更有教练。

意外的瘫痪

郑欣媛被瑜伽吸引,最初只是来自一次体验课。

2007年的10月,在她居住的上海浦东大型社区——证大家园,一家位居居民楼底层的瑜伽馆新开张。作为家庭主妇的郑欣媛,对瑜伽的认识只单纯局限于这两个字眼上。

这家瑜伽馆虽然位于小区内,但装修并不简陋,印度风格的挂饰和柔和的灯光,给人神秘而又温暖的感觉。不爱运动的郑欣媛,去这家新开张的瑜伽馆上了一堂体验课后,决定正式报名。与一些目的明确的瑜伽修炼者不同,她只想出出汗,锻炼一下身体。

她的练习强度一直停留在初级阶段,只是做一些常规的基础体式,“拜日式”是她经常做的体式——在被国内瑜伽界奉为“现代瑜伽圣经”的《瑜伽之光》中,这是适合初学者练习的简单体式。“就是去出下汗,又不要练成什么样子,看到中级班他们的动作,我害怕,不敢做。”郑欣媛回忆说。

很快,郑欣媛便喜欢上了瑜伽,“音乐一放,老师用很轻柔的声音说话,确实让人很享受、很放松”,她甚至给丈夫季平和14岁的女儿也都办了卡,一家三口以每周2-3次的频率练习。

在一年多的时间中,感受到瑜伽魅力的郑欣媛,和丈夫不止一次地向朋友推荐这项运动,根本没有意识这里面可能潜伏着负面效应,更难以想象与瑜伽相关的“运动伤害”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2009年1月,郑欣媛开始感到腰部酸痛,便停止了瑜伽练习,但也没这太当回事。两周后,她的左小腿外侧出现麻木,直到一天清晨,她发现自己不能下床—“瘫痪”了。

2009年1月16日,丈夫季平把郑欣媛送进了上海长征医院,这家第二军医大学附属医院骨科,在国内颇具声望。核磁共振结果显示,郑欣媛的腰4/5椎间盘脱出,向上位椎体后援移位,并有大块髓核突出于腰4/5左侧侧隐窝,左侧神经根严重受压,硬脊膜及马尾受压……

这让他们很意外。“当时接诊的医生看到片子就问我,你们是搞什么运动的,弄成这样”,季平说,“他说如果是运动员,很好理解,但30多岁的家庭主妇怎么会这样?”

季平和妻子想了一通,就对医生说,郑欣媛只练了一年多瑜伽,“医生立刻回应称,瑜伽不能随便练”。这是他们第一次听说练瑜伽也会伤到骨头,也是第一次听到“运动损伤”这个词,但对于医生把瑜伽作为受伤原因的推断,他们还是不太敢相信。

1月21日,牛年春节前5天,郑欣媛被推上手术台,接受了“腰后路减压植骨内固定术”,4颗合金钉和其他金属附件将固定在她的体内伴其一生,而治疗过程花费近十万元。

郑欣媛出院后,季平开始寻找妻子腰椎受伤的原因。

他的不解在于,“确实奇怪,一个家庭主妇,在家闲好多年了,不干体力活也不用长时间坐着,也没有磕磕碰碰,怎么会这样?”郑欣媛也认为,自己没有相关病史,前几年体检都没有发现腰椎有问题。

而曾被郑欣媛当做姐妹一起逛街购物的瑜伽馆老板,在得知她的伤情后,再也没有与他们联络,这更让这对夫妇倾向“瑜伽致伤”的判断,“同住一个小区,即使作为朋友,做了这么大手术,来问候一下总是应该的吧”,季平说。

季平将妻子受伤经过发在了小区论坛上,想警示一下瑜伽练习者,但没具体指出瑜伽馆的名字,随后,便有两名业主跟帖说,他们也在练瑜伽期间脊椎出了问题,但不能肯定就是因瑜伽练习导致的。

在网上Google一下,季平惊讶地发现,“瑜伽受伤”这个关键词,居然搜出56万个帖子,而来自成都、深圳,甚至台湾的媒体报道中,一些瑜伽练习者都出现过和妻子类似的脊椎损伤,有的甚至导致瘫痪,而“练瑜伽”成为他们共同的经历。

证据不足的“运动损伤”

郑欣媛的悲剧,同样发生在同龄的李丽身上。

36岁的李丽,2003年便在深圳开始练瑜伽,因为有舞蹈功底,很快学完初级体位的她,在教练的鼓励下开始尝试高级动作。2006年,李丽在一次咳嗽后忽然感到腰部剧痛,经医院检查,她的腰椎损伤。

“医生直接问我是不是练瑜伽,说不久前接诊过一个病情相同的瑜伽老师。当他说出这名瑜伽老师的名字时,我就呆住了,这个老师出过瑜伽书籍和光盘,还指导过我们排练瑜伽表演节目。”李丽回忆说。

而四川姑娘王依,则是因为想治好失眠,买了一套瑜伽教材在家自己练习,“上面只说了有高血压、心脏病的人不宜练习,没有提示可能会关节损伤。”。

两个多月后,王依因为腰痛进了医院,检查结果是腰椎间盘突出。“我也难以证实究竟是不是瑜伽造成的,看了很多资料,发现很难说清,希望有人能拿出医学上的权威研究,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

在记者接触到的8位瑜伽受伤练习者中,最年轻的只有21岁,练习瑜伽时间最短的只有8天,大都是女性。将这些受伤者彼此相识的是,一个网名为“半路”的人,他在天涯、网易博客上发表的帖子,将瑜伽与他们的伤情联系在一起。

在“半路”的博客上,他这样阐述自己对瑜伽的理解:“每当看到瑜伽的清洁法时,我就想到屠夫和大厨。除了屠夫和大厨之外,没有其他人会那么对待人体:用各种方法,把人体的消化道整治得干干净净——拿着活体当死体整治。”

39岁的“半路”,真名为程松峰,在河南南阳从事养殖业。1990年,19岁的程松峰已经是“藏密瑜伽研究会”会员——当时的瑜伽,只被认为是气功的一种,远没有今天这样的影响力,也没人想到瑜伽还可以像今天这样经营和盈利。

“当时的环境,全民练功,很多研究会都是为了赚点小钱,几个人说成立就成立了,”程松峰说,“现在瑜伽馆里教的,也不是那时候传过来的瑜伽,藏密瑜伽不像我们今天看到的印度瑜伽那么重视体式。”

2006年,寄居深圳的程松峰,偶然来到一家瑜伽馆,看到正在招教练,便好奇地报了名,虽然没有教练资格证,但是他还是被轻松录取。干了几周后,程松峰发现,很多瑜伽体式与自己之前理解的中国传统养生体系和运动理论有矛盾之处,同时,他也发现一些瑜伽教练身上都有伤。

从那时起,他便把自己论述瑜伽危险性的文章,发到论坛和博客上,从瑜伽起源的不科学到商业化推广的种种弊端,但这些言论受到了强烈的质疑和反对,他在天涯社区和新浪网的博客也被关闭,“现在的瑜伽已经成为一个行业,有巨大的商业利益,他们的公关手段也很强大。”程松峰这样解释。

成为“网络上第一个跟瑜伽叫板的人”后,季平、李丽也因此与半路建立了联系。为这些因瑜伽走到一起的受伤者,他建立了QQ群。这个群通常都很安静,大家有时会互相安慰,讨论一下治伤的经验,奇怪的是,向教练或者瑜伽馆索赔这类的话题,并没有成为他们的公共讨论问题。

“伤患们索赔很困难,自身处于弱势,另外也很难在技术上把受伤原因解释清楚,缺乏证据。”在程松峰印象中,“只有无锡一位伤者索赔成功。”

同样,郑欣媛夫妇也从没有直接上门找瑜伽馆方面理论此事。“我找过律师,但分析下来,律师认为如果打官司,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法院调解,对方可能只赔个两三万元,打官司成本也差不多这个钱了。说到底,我们手上没有能直接证明瑜伽致伤的证据。”季平郁闷地说。

(本文来源:南都周刊 ) 胡彦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有道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如何使用跟贴 
修改昵称 关闭窗口
盖楼回复 关闭窗口
发言 | 退出
复制收藏 关闭窗口

复制成功,按CTRL+V发送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返回深度首页

深度推荐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瞭望东方周刊》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温州楼市至少要调整三年,短期资金现在套牢,撤出基本无望。”长期在上海的温州炒房客秦国明说,如今温州人都想着套现,因为现在的调控政策都看不到头[详细]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中国新闻周刊》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你站在地沟里蒙混别人,别人在牛奶里搞三聚氰胺。你让别人恶心,别人让你寒心。整个中国食物生态,已经被几乎所有食物制造者,搞得几近崩溃。[详细]

保障房大考

《中国新闻周刊》
保障房大考

具有自身利益偏好的地方政府,需要在民生保障和政府腰包之间做出选择。[详细]

开拓团事件调查

《新民周刊》
开拓团事件调查

日本开拓团纪念碑被砸背后,除了狭隘民族主义之外,究竟还隐藏着什么?我们不能改变历史,也不能忘记历史,但终究,还是要往前看的。[详细]

疯狂的钱滚钱

《新民周刊》
疯狂的钱滚钱

银根紧缩的大背景下,股市有风险,楼市有“路障”,高利贷成了当下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在某些地区,甚至出现了全民“放水”的疯狂。[详细]

“死亡动车”再回忆

《南方人物周刊》
“死亡动车”再回忆

39死近200伤,一次铁路事故中最低级、最应该防范的追尾碰撞,让打鸡血般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高铁打了个冷颤。大干快上的狂热背后是强大的长官意志,以及基于垄断养成的自大、昏愦和腐败,对安全与生命的极端漠视.[详细]

"7.23"动车追尾全回顾

《中国新闻周刊》

几乎每年铁道系统内部都要进行安全大检查,但温州动车追尾悲剧还是发生了。这种内部监督的失控,最终凸显了外部监督的必要性.[详细]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中国经济周刊》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世界级的大都市,均以都市圈的形式出现。历经半年,“首都经济圈”终于从一个概念进入到了规划制定阶段。[详细]

三峡京津争水记

《瞭望东方周刊》
三峡京津争水记

水资源日益稀少的今天,汉江水到底是随“南水北调”输往北京和天津,还是留给三峡用来航运和发电,这是长江的两难。[详细]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南方人物周刊》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陈氏家族的百年浮沉,烛照出了中国近代文化人命运的一个缩影。[详细]

选择放下的姚明

《中国新闻周刊》
选择放下的姚明

在15个月的等待和努力宣告失败后,姚明他选择了放下。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习惯没有姚明的NBA。[详细]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新民周刊》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又一个央企含着微笑,对利益永无止境的索求,对苦主哭诉的无动于衷,对生态恶化的置若罔闻,对社会愤怒的视而不见。围观中,渤海慢慢地死去。[详细]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中国周刊》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在资源过度向大城市倾斜的中国,生于二三线城市和农村的人别无选择。但他们来到大城市后才发现,在大城市生活,要处处当忍者,他们已经成了大城市的“人质”。[详细]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博客-房产-家居-健康-旅游-视频 rss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