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命老挝:签单赌博致人亡梦碎(二)

2010-03-31 14:16:58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近年,老挝逐渐成为赌博天堂。而这和中国政府的禁赌行动密切相关。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周边国家,如俄罗斯、缅甸、越南等等,纷纷紧挨着中国边境线设立赌场,目标多是禁赌的中国。

赌命老挝

赌命老挝

赌命老挝

2010年1月12日晚,老挝磨丁赌场的逃亡者做客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非常看法》,讲述在其中受折磨的故事。图为视频截图

“死者经济圈”

3月4日,李莉终于办好了出境手续,她要孤身赴老挝为丈夫索赔。

如果能成功索赔,她想自己抚养女儿,如果索赔的金额太少,女儿只能由70多岁的公婆抚养了。

在等待离境手续的那几天,她每天在宾馆里打电话给尚欠邱华钱的人催债。

“人都死了,你还不还钱吗?”她说。电话那头的男人支支吾吾说了几句话就把电话挂了。至于邱欠别人的钱,她说:人都死了,孩子才3个月,难道还要我们还钱吗?

3月4日办好了离境手续时,她也和那个叫做“大熊”的人谈好了一笔交易:“大熊”自称和老挝磨丁皇京城经济特区治安局副局长许某很熟,他可以让许某出面索赔,索赔金额会高很多,但他的来回路费由她出,而且还要给一定的提成,如果索赔30万元,提成10%。李考虑自己势单力薄,因此答应了,并吩咐家人给“大熊”汇机票钱。

3月5日,郑来到磨丁皇京城经济特区治安局,经济特区自己成立治安局,招聘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以中国人为主,并以福建人为主,和很多赌厅承包人属同乡。黄民选是福建泉州人,现已定居香港,而整个磨丁皇京城经济特区,各种工作人员约有九分之一为福建人。

特区治安局“老大”自称“彪”。“彪”和一个穿着便服的老挝人,在办公室接待了她。“彪”说,这个老挝人就是老挝警察,“治安局是协助老挝警方管理经济特区治安的”。老挝在经济特区内设立了一个治安大队,警员有50人。

但之后的事实显示,老挝警方是协助经济特区治安局的。

那名老挝警察不懂中国活,“彪”就自己解释邱的死因。他说,邱是抽小麻后跳楼自杀的。“治安局的人到现场时,发现他住的房门反锁着,工作人员只好破门而入,发现后窗的防护网被撬,窗下有一张凳子,床头放着抽小麻的工具。因此可以判断他是吸了小麻后,从窗户爬上房顶,跳楼自杀”。

后来,这名警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找到另一个通中国话的老挝警察为李解释邱的死因,说法和“彪”完全一致。

不过,警察坦承,他们赶到出事现场时,邱已经被送往医院了,现场的照片也是由治安局提供的。老挝警察赶到医院时,邱还能说话。据老挝警察说,邱当时称,他带了4万元输光了,没有向赌场借钱,他是自己跳下楼的。

事发当夜,警方问医院,是否可以救治邱,院方表示无能为力,于是警方让赌场派3个人将邱送回中国,但2月19日凌晨4点,在途中,邱已经死亡。

李提出索赔,“彪”则称,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赌厅有责任,因此无法向其索赔。李希望治安局出面约赌厅承包者谈判,但“彪”仍以赌厅没有责任为由拒绝。不过,“彪”称,邱毕竟死于经济特区内,因此出于人道主义精神,经济特区可以给予她3万到5万的补助。

而一名外联私下透露,实际上,赌厅每逼死或者打死一人,都要向治安局交纳18万元,治安局将赔偿的金额压得越低,剩下的钱就越多,这些钱都由他们私分。

李只好将希望寄托在“大熊”身上,可是3月7日以后,她再也打不通“大熊”的手机了,而家人已经给他汇去了1700元的机票钱。

当李向“彪”表示,将向中国驻老挝大使馆反映时,“彪”终于将赔偿金额提高到10万元,几经交涉,经济特区最终给予她11.5万元的补助,但李仍不满意,她计划带领公婆再赴老挝索赔。

扭曲人生

3月5日,李莉在磨丁见到了“表姐”。

“表姐”拉着她的手说,“白了,漂亮了”,“过两年就结婚,毕竟是他对不起你”。

当晚,“表姐”带着李,和另外两个陌生女人,到“人妖厅”喝酒,“人妖厅”已经没有人妖表演了,因为赌场生意清淡了很多。然后,她们一起去“龙虎娱乐城”赌博,直到凌晨近2点才回到旅馆。李赢了200多元。

第二天上午,李一个人去赌,输了,中午打电话吩咐家人给她汇2000元钱。“表姐”告诉她说,如果在磨丁取钱,手续费很高,如果回磨憨取钱,来回过境,耽误时间,所以可以先跟赌厅借钱,“只要你的卡里确实有钱,赌厅就会借钱给你”。

几天后,郑的钱又输光了,又让家人汇款。

李莉是汕尾人,初中毕业后随哥哥到深圳谋生,他们一起卖菜,每日收入几百元钱,但扣除铺位租金和住房租金,所剩不多。

2008年,她和邱华相识,2009年5月份结婚,她不再帮哥哥卖菜了,在家洗衣做饭。家庭“煮妇”李莉还擅长“斗地主”,而且十赌九赢。后来她怀孕了,生下女儿。

因为怀孕,她在父母家和公婆家各住了一段时间,她真正和邱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很多,因此,她对邱的了解很有限。直到他死后,她才知道他欠了很多债,每张银行卡里都只有几元钱。

李还不知道的是,2009年,邱曾在白石洲开了一间发廊,由阿铁的女友带几名小姐卖淫,每次性交易,他可以抽成30元。但是因为邱好赌,最后连发廊的租金都付不起,一个多月后就关门了。

“土匪”的最后5000元钱也借给了邱。

在“土匪”眼中,邱非常义气,如果有小弟被警察抓了,他可以拿1万元将其保出来,小弟没钱了,可以跟他要,没地方睡觉,可以去他家睡觉,没饭吃,可以去他家吃,“他老婆做饭很好吃”。

邱华、“土匪”、阿铁等人,都无职业,但他们有自己的赚钱渠道,比如为赌场望风,每天100元,或者为别人摆平纠纷,每次发一两百元。除此之外,他们每天打麻将,四处游荡。

他们每天夜里上网、打游戏等等,凌晨四五点钟才睡觉,直到下午四五点钟起床,每天只吃两顿饭,晚饭和夜宵。

“土匪”羡慕的是他的一个初中同学,跟着“大哥”接客去澳门赌博,赚了很多钱,有车有房,老婆还开了一家夜总会;还有一个湖北人,因为善于抽千,被某老板高薪雇用,他也有房有车。

“邪路,发横财!“土匪”说。

“土匪”原本到深圳一家手表厂打工,工资2000多元钱,但打磨、抛光的工序有损身体,遂辞职,后在佛山一家五星级酒店做保安,在那里,他学会认识宝马、奔驰等等名车。

他结过婚,3年前离婚。前妻后来做传销,还发展过他。2年前,他交了河南的女友,原本在饭店做啤酒小姐,后来也做传销,也发展过他。他想把她从兰州带回深圳,但她不愿意,还说过几天她就会开宝马、奔驰了。

在去老挝之前,这个30岁的男人一无所有。

在磨丁红云宾馆里被扣押的人质多达数百人,他们签的单有的10万元,有的几十万元不等。他们和“土匪”等人有着极为相似的背景:并不富裕,幻想一夜暴富,好赌,结果倾家荡产。

春节后,“土匪”的姐夫汇款为他平单,3月5日,他获得了自由。在他离开老挝回国之前的几天,“表姐”不时问他,有没有好朋友介绍到老挝来。

3月16日晚上10点半,深圳人的夜生活刚刚开始,“土匪”终于回到白石洲。白石洲毗邻著名的华侨城和很多高档住宅,而住在白石洲出租屋里的是难以计数的来自五湖四海、有着发财梦想的年轻人,每天早上,他们乘坐地铁、公交,如潮般涌向或远或近的写字楼。傍晚,他们又回到灯红酒绿的白石洲。

往日此时,他正和兄弟们纵情享乐。而如今,“邱仔”的身影在灯影声乐中永远消失了。

李莉说,2月21日,她在殡仪馆见到邱的遗体时,他的右眼一直睁着,怎么也合不拢,当她掏出女儿的照片放在他的眼前后,他的眼睛才慢慢合上。

■最新回应

据最近从老挝回来的赌客称,在邱华死后,赌场为了防人耳目,每日让扣押的人质,穿着黄马甲,装扮成“线人”(即帮助大赌客下注的人),坐在赌厅空置的赌台边。

昨日,香港福兴实业公司执行董事黄民选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赌场并无打人、集中关押人质之类的现象,而关于皇京赌场的负面新闻都是有竞争关系的同行和输了钱的赌客制造出来的,均不可信。他还透露称,已有一家机构对皇京赌场调查发现也无上述现象,该机构将在4月份,于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他们的调查结果,还邀请香港福兴实业公司参加,届时,公司将会接受记者的采访。

胡彦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工作常用Excel技巧,专治各种头疼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