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92岁老人自焚背后护子情

2010-04-02 09:39:46 来源: 新京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他至今不知道儿子死了,他“保护”了一年的房子已夷为平地。他也不知道,他和儿子的自焚事件,已成全国关注的焦点。

92岁老人自焚背后护子情

92岁的连云港市东海县黄川镇村民陶兴瑶重伤住院

92岁老人自焚背后护子情

3月29日,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黄川镇,强拆后的废墟前遗留着拆迁队的灭火器。本报记者 王申 摄

●江苏东海拆迁自焚事件家属获赔90万,调查仍在进行

●老人目前病情危重,曾带儿子学法,怕强拆一直不出屋

为抵制强拆,3月27日,92岁的连云港市东海县黄川镇村民陶兴瑶,与儿子陶惠西共同自焚。儿子死亡,老人重伤。

目前家属与官方已达成赔偿协议,对陶惠西死亡赔偿90万元。今天,陶惠西的遗体将火化。据悉,此事已引起江苏省高层领导重视。相关部门正加大调查力度,以求还原事实真相。

而陪着儿子以死相拼的陶兴瑶老人,目前病情危重。

昨天,严重烧伤的陶兴瑶老人,病情再度恶化。

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内,鲜红的血浆顺着滴管流入陶兴瑶老人体内。老人无意识地喊着“疼”。

他至今不知道儿子死了,他“保护”了一年的房子已夷为平地。他也不知道,他和儿子的自焚事件,已成全国关注的焦点。

邻里说,他本与世无争,跟谁都能笑呵呵聊天。

他经历过战争,经历过死里逃生,他总对儿女们说:活着就好。

但几天前,3月27日早晨,他选择了与子同焚的方式,来保护房屋。

随着病情发展,家人们担心,这一次老人挺不过去了。

邻里称其和善热心

镇上人说,老人有些名气,他高寿,毛笔字写得好,还爱讲故事

3月30日,被推垮的陶家房屋,成为一堆瓦砾。

黄川镇村民李彩(化名)蹲在房前,他右手边,横七竖八地扔着几个半米高的红色灭火器。

李彩等村民都说,这些灭火器是镇上拆迁的干部带来的,也正是这些灭火器,喷灭了陶兴瑶老人身上的火,尽管他依然烧伤严重。

李彩目击了那场火,也看到了陶兴瑶老人和其子陶惠西被救出时的样子。

“往常爱吃羊肉串,现在看见烤肉就想吐。”李彩说。

自焚事件发生后,官方发布的消息里,陶氏父子都是脾气暴躁的人。邻居们说,老人其实性情温和。李彩说,老人是那种逢人就能聊上几句,每天都笑嘻嘻地过日子的人。

他穿着不讲究,爱穿旧军装。他的爱好是喝两口小酒。

黄川镇上的一名水果贩子说,陶兴瑶老人在镇上是有名的。一是他是老寿星,二是他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前几年他身体好的时候,还经常出来买菜。小贩们都知道老人肚子里故事多,有时候就拉着他讲故事。

“那我就来两段。”这是陶兴瑶惯用的开场白。他喜欢讲三国的故事。

71岁的村民吴术光说,老人年纪大,脑子又好用,“我要是和对象吵架,他知道了就来劝”。他说老人喜欢用历史故事说事,话讲得白又理不俗,大家都喜欢听他的。

“穷的、富的、老的、少的都说得来。”村上手机店老板说,前几年他有个朋友做生意赔了,心情不好来找他,正好遇见老人。两人相差50多岁,但很快聊得很热乎。“老爷爷把自己当年吃野菜、睡草垛那些事一说,那哥们一下觉得自己这点苦不算啥,高高兴兴地回家了。”店老板说,他的朋友今年生意好了还回来看望过老爷爷。

退伍老兵平静生活

家人说,老人肚子上有伤,战争时候留下的。他常说的话是,活着就好

陶兴瑶老人还喜欢下象棋。一名棋友说,他“来者不惧”,“你还满棋盘子呢,这边就给你将死了。”

陶兴瑶的长子陶惠湘说,父亲喝小酒高兴了还会哼小曲,而他还有一个爱好是讲他当兵时候的故事。

陶惠湘家里珍藏着一张泛黄的照片,陶兴瑶和几个战友并排站在一起,嘴上挂着微笑。那是解放战争期间拍的。

家人讲,老人曾参加过淮海、渡江和金门战役等。老人的小腹上有一巴掌宽的伤疤,是金门战役时留下来。

70岁的陶惠湘说,他们小的时候,父亲一直在部队,一年回家一两次,“每次回来我们都缠着他讲战斗故事。”

老人最常讲的故事,是肚子上的伤疤由来。他给家人讲,攻打金门的战斗中,他负伤,肠子被炮弹炸了出来,捂着肚子爬到红薯地,捡了一条命。后来他成了战俘,再后来他被交换了回来,可没过几年又被打成右派批斗。

陶惠湘说,父亲挨批斗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很在意,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活着就好。

镇上的人们认为老人“好福气”,四世同堂,膝下两儿两女,孙子、重孙子一堆,各有各的生意。

在妻子去世后,老人在两个儿子家交替居住,平静生活。直到一纸拆迁公告张贴出来。

然后,一切都改变了。

给儿子念拆迁法规

老人说,老二不识字,脾气直,我去和他做个伴。他给儿子一字一字念法律法规

去年3月,黄川镇政府贴出公告,针对310国道工程,几户业主的房子需要拆迁。陶兴瑶的二儿子陶惠西的房子和猪场,正在其列。

在拆迁补偿方面,陶家一直没有与镇上达成协议。陶惠西的妻子说,8间房子还有猪圈,镇上评估赔7.5万,这让陶惠西无法接受。他去找镇干部说理,“但他不识字,说话又直,每次都跟干部谈不成。”

在这种背景下,陶兴瑶从大儿子陶惠湘家,搬到了陶惠西家里住。

陶惠湘回忆,当时他跟父亲说,拆迁这种事,年轻人都要垮掉,您这么大岁数还干嘛去。老人说:“老二不识字,脾气直,我去和他做个伴,能壮胆。”

陶惠西之子陶秋渔说,爷爷搬来后,托人买了拆迁方面的法律书籍,“一个字一个字念给我爸听”。

通过学习法律法规,陶惠西知道,拆迁要有拆迁证。此后,他坚持要求镇上拿拆迁证、拆迁手续。

陶惠西的妻子说,老人去年搬来后,就没出过家门,他怕房里一旦没人了,就有人把房子强拆掉。房子又老又旧,天气潮湿的时候,屋里也潮湿,但老人就是不出门。

赶上天气好的时候,老人把同样“守房”的儿子和儿媳撵出去走走,说,我在屋子里大家就放心。

与陶惠西为邻的另一拆迁户说,“陶大炮(陶惠西)倔得很,认准的理就不变。”他说他们都劝他差不多就搬吧,可他每次就一句话“他们没证,我死也不搬”。这名邻居说,他们也去劝过陶兴瑶老人,“今年开春我和老爷爷说,你还是走吧,那帮子(拆迁的)人厉害的很,拆我们家时,还不是把我嫂子从屋里架出去,铲车上来几下子房子就砸平了,你老这身子骨受不了。”

邻居回忆,老人当时笑着说,咋办?谁让我是他爹!

抵制强拆与子同焚

陶惠西买来汽油后,有家人劝老人离开,他听后闭上了眼睛

家人说,陶惠西脾气不太好,倔。几年前他跟大哥因一些小事拌了几句嘴,几年下来哥俩都不说话。

陶家的一名亲属说,老人就是担心陶惠西的脾气,又拗不过他,只能陪着他。

3月24日,有人告诉陶惠西,镇上可能要来强拆了。陶惠西听后,买来了汽油。他说,这东西关键时候有用。

“我听说惠西买了汽油,就又找到老爷爷说,您换个地方避一避吧,这家里啥都有,不安全。”一名陶家的亲属说,但老人听后,眼睛一闭再不说话。

3月27日,陶惠西在父亲陶兴瑶陪伴下,走完了人生最后一站。

这天早上,黄川镇政府的拆迁人员和车辆从不同方向围住了陶惠西的家。

此时,陶惠西之妻在家外面,她跟丈夫通了最后一个电话:“今天苗头不好,可能是强拆。”

随后,她被拆迁人员架进一辆面包车拉走。隔着车玻璃,她看见陶惠西迅速关上了自家的大门。

邻居李彩等人回忆,此时,镇上的干部狂乱地敲门声,机器发动的声音,猪的叫声,混成一片。

此后自焚发生,陶惠西身亡,陶兴瑶老人重伤。

陶惠西关上房门后发生的一切细节,因老人伤重无法接受采访,无法获知。而当时,除了两位老人,没有陶家人在场。

3月31日,家属称,老人清醒时曾讲到过一点屋内的细节。他说儿媳妇被抓走后,他将陶惠西挡在身后,自己扒着门缝向外看。“我正往外面看,身后面有烟蹿起来了。”老人说,他意识到出事了,回头看到了浑身是火的儿子陶惠西,而儿子奋力一把将他推向一边。

病情危重之中

家人说,老人醒来就问,老二怎么样了。没人敢告诉他实话

自焚发生几分钟后,拆迁人员撬开了陶家的大门。

身上冒着火的陶兴瑶被救出,他们后来七手八脚的抬出来的陶惠西,已烧黑了。

陶家的一名亲属称,出事后他曾质问在现场的干部,当时为什么不冲进房把老人抢出。干部说,老爷爷陪他儿子那股劲,谁能拉出来?

昨天,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内。上身大面积烧伤的陶兴瑶,进入危重状态,呼吸变得抽搐。

医生为他挂上了血浆,希望能够拯救这位老人的生命。

昨天,陶兴瑶的四个孙子和三个侄儿到医院探望他。医生说,该做的都做了,余下的就看病人体质了。

陶家人说,此前的几天;老人醒来就问,老二怎么样了,房子和猪呢。到昨天已有些说胡话,偶有清醒,只是问:老二咋样了。

没人敢告诉他实话。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一心想要守护的儿子已离开人世。

□本报记者 崔木杨 江苏报道

胡彦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尿停电梯"熊孩子将出院 系4代单传有7个姑姑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