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少女”之死

2010-05-05 10:03: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没有人喜欢雷梦佳。高年级的男生听到她的名字会露出发怵的表情,因为这个初一女生“打起架来比男生还厉害”;曾经的中学校长叫她“惹事妖精”,并且没过几天就开除了她;老师对她很“无奈”,家长说她很难管,连亲弟弟在讲起她时,都是一副害怕的表情,因为“姐姐总打我”。

“问题少女”之死
遗物里所能找到的雷梦佳(右一)最近的照片,摄于2008年。

没有人喜欢雷梦佳。

高年级的男生听到她的名字会露出发怵的表情,因为这个初一女生“打起架来比男生还厉害”;曾经的中学校长叫她“惹事妖精”,并且没过几天就开除了她;老师对她很“无奈”,家长说她很难管,连亲弟弟在讲起她时,都是一副害怕的表情,因为“姐姐总打我”。

甚至,4月7日,在她所在的河南洛阳孟津县西霞院中学,当班主任让大家投票决定她的去留时,全班38个同学,有26人希望家长把她带回家。

事后的回忆似乎能验证这种“民意”:当她听说了投票结果,在教室里开始大笑,同学们觉得她的笑声“很可怕”;而当她随后突然哭着跑下楼梯,冲出教学楼时,和她迎面撞上的一个同班女生根本没想到要安慰她。

“她很奇怪,心思我们都猜不透。”这名女生说。

谁也没想到,这是最后一面。这个15岁的女孩再没有回到学校,三天后,人们才在学校后面的水渠中找到了她的尸体。

无人记清的遗言

谁也没有预见到雷梦佳的死亡,如同谁也不知道这场投票对她的影响。“她的性格非常外向。”父母这样说,校长这样说,老师这样说,同学们也这样说。

在这所农村中学里,这个入学不到一年的女生绝对是个“出名”的人物。她讲话大嗓门,走路昂首挺胸,总爱把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一看就不是好学生”。她爱打架,打过高年级的学姐,打过同宿舍的室友,不过有时候也会挨打。一个同学还记得,入学没多久,她就在学校门口“被20几个人围起来打了一顿”。

在入西霞院中学之前,雷梦佳曾进过镇上的两所中学,但又分别被劝退。她在宿舍里炫耀自己“有好几个干哥”,把同宿舍的女生吓得不敢睡觉。最终,她只能重新读了两年小学,又按照入学片区的划分,进入了必须“收留”她的西霞院中学。

这里依然没有人喜欢她。甚至因为害怕,连愿意和她讲话的人都没有几个。父母跟她没什么交流,他们承认,自己对女儿的心里在想什么,一点也不了解。

但她“唯一的朋友”小慧知道她的痛苦,因为她曾看到雷梦佳在宿舍里背着人偷偷哭泣。她的班主任周占强也知道她的痛苦,这个让他头疼的学生曾在与他谈心时哭诉,周围的同学拿她当异类,排斥她。

有时候,这种排斥是被摆在明面上的。隔壁班的一位女生因为不想上学,打算偷偷跑出去打工,当被班主任抓回来时,她描述自己逃学的理由是“雷梦佳总欺负我”。但小慧说,在听到消息后,雷梦佳愤怒地告诉她,那是对方编的假话,但老师却相信了。

这个表面强悍的女孩并没有其他解决问题的办法,当天晚上,她真的跑过去打了这个女生。第二天一早,对方的家长就找学校来了。

这让雷梦佳“吓坏了”。在食堂吃早饭的时候,她一度要求小慧准备好手机,这样,当对方家长打她时,她可以“躺在地上装死”,而小慧可以立刻拨打120。

她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家长很快离开了。但老师找到了另一种处理办法:在接下来的英语课上,班主任周占强让全班同学投票,决定她是留下还是被家长带走。周占强解释说,这是按照班规的要求,“对重大事件进行民主测评”。而所谓“重大事件”,就是让他感到“有些无奈”的事情。

根据投票结果,超过三分之二的同学同意让雷梦佳“离开”。随后,在准备把她领走的母亲到来之前,她偷偷跑出了学校,再也没有回来,直到人们最终发现她的尸体。

当网络上“民主投票逼死花季少女”的新闻传得沸沸扬扬时,在这所只有几百名学生的学校里,没有人相信雷梦佳是自杀的。

“只有她欺负别人,她怎么会自杀呢?”西霞院中学校长李继伟说。事实上,在谈起这件事时,每个西霞院中学的老师都会重复这样的句子。

可她的遗言就写在水渠岸边的石板上。在这里,她宣布“雷梦佳生命在此结束”,向父母忏悔自己的不孝,然后把最后一句话留给了隔壁班的小慧,希望“来生永远好朋友”。同学们说,她“就这一个朋友”。

对于这三句遗言,尽管过去的时间尚不长,人们的记忆已经模糊了,很多人转述的版本字句都各不相同。而在水渠边的石板上,这个女孩留下的最后的话,已被之后的两场大雨冲刷得找不到一点痕迹。

决定命运的纸片

如果只是翻看她的遗物,人们几乎会相信,这是一个人缘很好的女孩。在去年的圣诞节,许多同学都给她送来了贺卡。在这一摞厚厚的卡片中,有人夸她是“大美女”,有人希望与她“友谊地久天长”。

可送贺卡的同学们并不真心这么认为。因为雷梦佳先给全班同学每人送了一张贺卡,而大家只是出于礼貌,不送“不好意思”。

一个女生在祝辞中写道:“你冷酷的面庞给我自信给我勇气,你是我的偶像!”但在4月7日那场“决定去留”的投票中,她却投下了让雷梦佳离开的选票。

“贺卡上那些话就是随便写写,不是真的。”这名女生说。

在这场投票进行的时候,雷梦佳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是按照班主任周占强的要求“出去一下”,站在了教室门口的走廊上。

根据班上同学的回忆,周老师先历数了雷梦佳以前犯过的错,包括晚上和男生一起喝酒,在宿舍里打同寝室的同学。随后,他希望全班同学“根据以前的行为”,决定让雷梦佳“留还是走”。

几名同学说,他们理解的“走”,就是让家长把雷梦佳带回家,“再也不回来了”。可事后周占强却解释说,他所说的“走”,只是让家长把她带回去,“进行一周的家庭教育”。

结果,大多数同学在选票上写下了“走”字。

雷梦佳死后,同学们曾私下里询问过彼此的投票内容。结果发现,无论是看起来与她关系很好的男生,还是她曾经的好朋友,都悄悄地写下了让她离开的选票。甚至很多同学都说不清楚,那些写着“留”的票到底是谁投的。

在入学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雷梦佳曾经有过几个朋友。其中一个是跟她同村的同学,但后来因为不愿意借钱给她而“闹翻”;还有一个女生,则是因为被讨厌雷梦佳的人威胁,最后不再和她来往。

女生们都觉得,雷梦佳跟男生的关系更好一些。她曾经和他们一起喝酒,并且去学校后面的水渠里捞鱼。但班上的男生则说,他们也不喜欢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

投票结束后,这些从每个人的作业本上撕下来、大小不一的选票,被两个“老师信任”的同学收起来,并在讲台上现场清点。随后,周占强向班里的同学宣布结果:12张上写着“留”,而写着“走”的纸片一共有26张。

旁人大概很难明白,为什么大家不喜欢这个女孩。她成绩并不差,在上学期的期末考试中班级排名第12。甚至在入学之初,她还踊跃自荐,当上了班长。事实上,就在半年前的班干部改选中,她还以高票连任班长。虽然最后老师们发现,她给每个给自己投票的同学都买了瓜子、糖等小礼物。但她毕竟还是班长,全班同学投票决定了班长的命运,而那时班长孤零零地等在门外。

对于朋友,雷梦佳并不吝啬自己的善意。她曾经想要给小慧织一条咖啡色和白色相间的围巾,但因为不满意,总是织了拆、拆了织,到最后也没有完成。有一次,为了帮小慧捡一本掉在天台上的书,她还差点从四楼摔下去。

只是在周围的同学看来,这个“唯一的朋友”对雷梦佳并没有太多的怀念。她和其他人一样相信,“霸道”的雷梦佳根本不会因为一场投票而自杀,因为她“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想法”,她只是不小心被突然涨起的水流冲走了。

至于那句留在石板上的遗言“来生永远好朋友”,小慧淡淡地说,不过是雷梦佳“写在那吓唬人”的。

胡彦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付雁南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精通Excel的人升职加薪特别快?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