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1040工程”谎言(四)

2010-07-14 10:02:16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1040工程”,一个被编织成“国家秘密政策”的谎言,在北部湾的上空幽魂般盘旋多年。

两名前公安局长的传销江湖

北海“1040工程”谎言

南都记者 上官敫铭 发自山西临汾

“有志者,到北部湾去!”1040万元回报的诱惑下,“资本运作”中,甚至出现了警界人员的身影。

6月21日,北海市银海区警方在清查行动中,意外抓获了杨新文和张小宁。经警方查实,二人均系山西临汾市在职民警,而且还是两位前公安局长———杨新文曾担任临汾市曲沃县公安局局长,张小宁则曾是临汾下辖的侯马市公安局局长———3年前,他因在2天内突击提干92人的“官帽批发”事件而被免职。

两名前公安局长被刑拘后“山西帮”编织的传销江湖也逐渐浮出水面。

“资本运作”体系中,共分5个等级,即所谓“5个台阶”或“五级三晋制”。在被昔日司机发展为下线后,凭借任职公安局长期间积累的人脉和熟识矿老板的支持,不到半年,张小宁、杨新文便晋升为最高层级第五级的第一梯队(即A1级)。成为“资本运作”中的“骨干人员”。

赋闲局长南下北海

“去就给你一套房。”张小宁在任时的司机———侯马市交警郭宏杰把张小宁、杨新文带到了北海

张小宁、杨新文第一次将自己与广西联系起来,是因为有人承诺说“给你一套房”。

2009年12月,一位名叫郭宏杰的人找到了张小宁和杨新文,简要向二人介绍了在广西北海市所谓风生水起的北部湾开发情况。

彼时,张小宁和杨新文已经退居二线,虽是现职警察,但已准备办理内退手续。2007年3月,时任侯马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的张小宁,因违规在两天内突击提拔92名干部而名噪一时。不久,张被撤销党内职务并被免去公职,自此赋闲在家。杨新文今年55岁,从曲沃县公安局长位子上退下之后,因接近退休年龄也退居二线。

侯马市与曲沃县同属临汾市管辖,两个城市相距不过10余公里,加之同系公安系统,张小宁和杨新文相互熟识。张小宁在任时,郭宏杰是张的司机。如今,郭是侯马市交警大队第二支队民警。

在天花乱坠的游说中,基本的描述大致相近:如今的北部湾,便是30年前的深圳。中央政府为了运作这一篇大文章,已在暗中悄然部署。北部湾的崛起需要巨量资金,约计1万多亿元;但政府一时不能在短期内投入那么多钱,所以,国家给了政策,在北海市划了个圈,只要个人投资入股支持北海开发,很快就能分享北部湾崛起的成果。

“去吧!一到那里就给你一套房。”郭宏杰把张小宁、杨新文带到了北海。

成为前司机的下线

考察近一个月后,张入股“资本运作”并成了郭宏杰的下线,杨新文又成了张小宁的下线

张小宁、杨新文被郭宏杰带到北海后,先是在北海参观游览了一番,此举叫做感受北部湾开发的大好前景。然而,“给你一套房”的承诺不是立即兑现的,有更好的项目在等着张、杨二人,这便是“资本运作”。

据知情人士给南都记者提供的文字资料宣称,这是国家在秘密进行的一项工程。材料称,某前国家领导人从美国引进了“资本运作”后,先在一个穷地方进行小规模试点。3年后,“中央看到效果特别好”,2004年,开始在广西部署并在北海市全面启动。

在“资本运作”行业,头发花白、年龄约六十有余的“院士”丁耀华可谓人人耳熟能详。这位号称“院士”的丁耀华,南都记者调查证实是子虚乌有的头衔,但其鼓吹的“资本运作”,在行内被奉为玉律金科。

除了将“资本运作”称为系国家多名位高权重的政治人物,为开发北部湾进行集资运作外,丁耀华还称,投资入股的人参与北部湾建设,国家自然会“返利”让投资人分享成果。

据知情人称,每位要进入这一行业的人,大多会通过视频或会议、书籍等听过或看过丁的理论。

“这是一个国家操控的金融工程。”临汾一名从事“资本运作”的人士神秘地对南都记者说,这一项目的后台指挥都是手握大权的人物,入股的人,国家最后将回报其1040万元。

如前所述,因中央政府一时无法投入数以万亿计的巨资,因此个人可“秘密”为开发北部湾做贡献,出资入股以便日后分享开发成果。投资入股的门槛,是一次性缴纳69800元。入股证明系只要将钱打入某一指定银行账号即可。

在广西北海考察了解近一个月后,由于曾为上下级的熟稔关系,张小宁把钱交给了郭宏杰。由此,张顺利入股“资本运作”并成为了郭宏杰的下级。

不久,张小宁亦说服了警界同僚杨新文。在北海市“资本运作”这一组织中,曲沃县公安局前局长杨新文,又成了侯马市公安局前局长张小宁的下线。

“山西帮”里的骨干

据称在被刑拘前,张小宁的级别已达到A 1级别,每月可领50万元

据知情人士介绍,在北海市从事“资本运作”的人绝大部分均系来自各地的外地人,有所谓“广东帮”、“福建帮”、“浙江帮”和“湖南帮”等四大帮派。张小宁、杨新文等人加入的“山西帮”,是“资本运作”大军中规模不大的“小分队”。

南都记者通过一名中间人的帮助,向目前仍在北海从事“资本运作”的临汾人张凡(化名),了解了“资本运作”模式的流程。

据张凡介绍,认可了国家政策支持等说辞后,如有意加入“资本运作”的人,大致会履行如下一些手续:

首先,交两份身份证复印件及一张个人一寸免冠照。这被称做是必要的报备手续。照片是用于入股资格证明,一份身份复印件用于到银行开设账户,“另一张是到当地公安部门备案,”张说,“你加入了‘资本运作’,要向国家机关报备。”

此后,新加入者向推荐人的银行账户汇入69800元。如此,便成为了国家开发北部湾的“股东”。

“股东”持有的股份是21股,每股3300元,即69300元。在上交的入股费69800元中,500元为管理费。

成为“股东”后的第二个月,组织会返还19000元作为入股奖励。第二个月,会返还1200元,这是红利,也叫工资。入股后,即可获得发展“下线”的权力。

通常而言,一个人只能申购21股,但在“山西帮”,一人可用3个不同的身份证入股。入股的人员,可在北海市发展业务,也可离开北海回到原籍发展下线。原则上,3个月内未发展一人加入“资本运作”即属于没有任何业绩。没有业绩的人将勒令退出并永久剥夺重新加入资格,勒令退出的人不能带走分文,“这些钱将继续用于支持国家建设”。

据前述知情人张凡介绍,在“资本运作”体系中,共分5个等级,即所谓“5个台阶”或“五级三晋制”。这一组织架构是:

缴纳了69800元“入股费”获得发展下线的资格后,即属于“资本运作”第一级,叫业务员;发展了3个下线,即可升入第二级,叫做“主任”。主任的下线再各自发展三个人,可升为“大区主任”,大区主任的上级,为“业务经理”级别。属于第五层级的业务经理,是A级序列;这一层级又分为A1、A2、A3、A4四个级别。

成为主任一级后,就可分享红利。依据加入人员的逐渐增多及级别的提升,最终达到A 4级别的人便可领走1040万元“功成身退”。张凡称,在被刑拘前,张小宁的级别已达到A 1级别,每月可领50万元。

前公安局长的“资本运作”

因为在任时与不少矿老板熟识,张、杨二人的下线问题似乎比其他人顺利得多

成为郭宏杰的下线后,张小宁将杨新文、张秋锋和张焕珍发展成为直接下线。每位加入“资本运作”的人,只有资格发展3名直接下线,其余下线,则要挂名在“下线的下线”名下,如此类推。

加入“山西帮”的“资本运作”后,张小宁、杨新文这两位身居二线的前公安局长便在北海驻扎下来,开始投身“为建设北部湾做贡献的伟大事业”。

参加“资本运作”的人员,其所提“返利”(或称工资)均系由不断加入的新成员提供。只有新成员源源不断加入,其提成才成为可能。关于加入人员的问题,张小宁和杨新文有比常人更为独特的办法———即如前述所谓“院士”丁耀华称,“资本运作,是人际资源网络的开发”。

在调任侯马市公安局局长前,张小宁曾在翼城县公安局任职。翼城多铁和煤,而矿老板开矿所需炸药均经过公安部门审批,张因此与不少矿老板熟识。调任侯马市公安局长后,知情人士称,张不改往日彪悍作风,曾在突发事件现场顶撞相关上级领导。2007年,终因在2天内违规提拔92名干部,而被撤销党内职务免去公职。

曲沃县前公安局长杨新文,此前曾在临汾市东城公安分局任职。东城公安分局辖区内曾有上百个铁矿、煤矿,“他认识的老板也不少。”前述知情人说,凭借着曾担任公安局长这一特殊身份,张、杨二人的下线问题似乎比其他人顺利得多。“他们先叫以前那些认识的老板过去搞嘛,扔个7万块,就算打水漂也就认栽呗。”

张、杨二人出现在北海的“资本运作”中,据称也给“山西帮”带来了人气和声望。一位在曲沃县政法系统的知情人透露称,在2010年的某天,一名在北海搞“资本运作”的人曾在曲沃组了个饭局并力邀其出席,那人说道:来吧,来吧,杨局长(指杨新文———记者注)他们也在。当前述知情人质疑“资本运作”是不是非法传销活动时,那人说,“杨局长他们都在做,你认为这会是非法的吗?”

曾系公安局长的张小宁和杨新文,在北海从事“资本运作”成了该活动是合法的某种证明。据张凡称,临汾、以及临近的运城市等地区,得知两位前公安局长在北海从事“发财的项目”后,将“资本运作”传说得神乎其神———不少人对该项目系得到中央高层暗中支持确信无疑,一些在临汾当地小有积蓄的商人,公务员等人士对此颇为向往———对前往北海进行项目考察的人,推荐人(即上线)除了负责其往返飞机票外,还负责他们的吃住。

游说新加入者的工作,“山西帮”比其他传销组织更加容易。对于新加入者,除了兜售一套国家支持北部湾开发、背后有后台大人物支持等说辞外,两名前公安局长的现身说法,更增加了“资本运作”合法的可信度。更诱人的是,升级之后确实可以抽钱。“一个月给你抽几十万,傻子也会去干!”张凡说。

据警方初步查实,不到半年,张小宁、杨新文的直接下线又发展了近20名下线。二人由此晋升为最高层级第五级“业务经理”的第一梯队(即A 1级)。

取保候审和“负调控”

张、杨两业务骨干能获取保候审,其上线郭宏杰仍安然无恙的事实,成了“负调控”的一种宣传

6月21日,北海市银海区政法委组织公安、工商等部门对该地的非法传销行为进行打击。在对一个名叫圣美阳光住宅小区进行清查时,查获了进行“资本运作”的传销人员杨新文。据杨提供的线索,北海警方随即在四川路中安公司蓝天大厦1406房,将传销人员张小宁抓获。在张的寓所中,同时搜出专门给新加入者“洗脑”的传销书籍一批。

北海警方称,张小宁、杨新文的行为已触犯了《刑法修正案(七)》的规定,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为此,依法对二人进行刑拘并羁押于北海市第二看守所(2009年2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了《刑法修正案(七)》,正式将传销犯罪纳入《刑法》)。

据警方确认,张小宁、杨新文在“资本运作”的地位,已属于“骨干人员”。凭着半年的运作,张小宁在北海火车站附近开了一间酒店,名曰“聚贤庄”。如今,昔日在“聚贤庄”高谈阔论编织“资本运作”发财梦的人,多已不知所终。

确认了张小宁、杨新文为现职警察的身份后,北海警方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侯马市警方。6月28日,侯马市公安局一位祁姓副局长飞赴北海,为张小宁和杨新文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次日,3人回到山西临汾。

南都记者曾通过多方努力,试图联系张、杨二人,但均未果。张小宁不接手机和电话,而当记者拨通杨新文的家庭电话后,接听电话的人一时语塞,然后称,“打错了,这个电话是卖彩票的”。

在北海市银海区清查传销活动时,介绍张小宁、杨新文加入“资本运作”的郭宏杰并不在现场,郭因此躲过了追查。据知情人介绍,郭宏杰如今照常在侯马市交警大队二支队上班,在没有值班的时候,郭每隔一两个星期都要飞赴北海,打理“资本运作”的业务。南都记者曾以咨询加入“资本运作”的名义致电郭宏杰,但其或产生警觉,承诺“再打回来”的郭宏杰不再回拨也不接电话。

在侯马,郭宏杰的自由活动,为张小宁、杨新文的取保候审增添了某种神秘的色彩。“他们(指北海警方)肯定是为了罚款才抓人的。”郭宏杰的一名交警同事说,“他们怎么可能真正打击?这可是政府操控的‘秘密工程’。”

对于媒体质疑、披露“资本运作”为传销的报道,张凡说那是政府为了该行业有序发展而有意为之,“资本运作”业内称之为“负调控”。用丁耀华“院士”的话说,那是“允许存在,严格管理,低调宣传,限制发展”。

在“山西帮”中,张小宁、杨新文作为业务骨干能获取保候审,其上线郭宏杰仍安然无恙的事实,成了“资本运作”进行“负调控”的一种宣传。“北海那么小,如果每个人都过来发财,那人往哪里放啊!”张凡说。

宋潇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这款羽绒服火了!有人排长队当黄牛 还有人加价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