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北海“1040工程”谎言(全文)

2010-07-14 10:02:16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1040工程”,一个被编织成“国家秘密政策”的谎言,在北部湾的上空幽魂般盘旋多年。

北海“1040工程”谎言

“1040”工程几何倍增示意图。目前采用的一次性投资69800元的模式被称为“跑”的。

北海“1040工程”谎言

北海市最大的在建房地产项目“北部湾1号”,外观依据桂林象鼻山设计而成,也被解读为暗藏“1040”几个数字。

南都记者 占才强 发自广西北海

“1040工程”,一个被编织成“国家秘密政策”的谎言,在北部湾的上空幽魂般盘旋多年。

谎言并非高明,然而说得多了,很多玄而又玄的故事,就再也不是传说——— 至少在北海,从各方涌向这里从事“资本运作”者已成千上万——— 官方说法是6000多人,而民间流传的数字却达二三十万。

打开北海“资本运作”的潘多拉魔盒,其实质是一群“三高”人员共同谋布的新式传销。相较于以往传销,云聚北海的传销者,明显具有“高收入、高学历、高情商”的特征,而他们的掳获目标,也多是全国各地“成功人士”“优秀人才”,其中不乏离退休的政企干部。传销正在这里变异,走向高端。

像一颗迅速膨大的毒瘤,北海的“1040工程”已侵害到北部湾的经济和社会肌体。“一年之内消灭传销”,今年以来,在当地政府更明确的打击之下,记者在实地看到“溃烂之时”的毒瘤依旧“艳若桃花”。

投资客老陈的血色记忆

2010年7月,广西北海。

夹杂咸味的空气从海边吹向城市。正午,烈日下的闹市区人潮如鲫。红灯闪过,绿灯亮起,蝗虫般的摩托车、三轮车将街心淹没,各种汽笛声和拉客仔的吆喝声响成一片。

40多岁的贵州客老陈骑一辆电动车穿行其中。老陈要去的地方,是位于市中心的北部湾广场。走进广场,老陈指着树荫一角,告诉记者,两年前的一个上午,就是在这里,他的两个贵州籍老乡持刀对砍。两人是兄弟。结果弟弟被当场砍死,哥哥被砍中脖子,用衣服包着伤口逃走。

和老陈一样,两兄弟都是从贵州过来搞“资本运作”的。弟弟姓徐,哥哥姓林,两人是分随父母姓氏的同胞手足。“小弟把大哥忽悠来,钱投进去了,大哥想把钱要回去没拿到,差不多7万-10万元的样子,两个人互相埋怨,小弟就约了大哥到广场决斗。”

亲历这场兄弟“决斗”的老陈还拉过架,但“两个人已丧失理智,场面残忍而血腥”。

老陈所述看似离奇的这场兄弟“决斗”,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得到证实。据记者查阅,在2008年10月31日和2009年6月22日的《南国早报》上,分别对此事作了连续性报道。其中2009年的后续报道称:一对贵州亲兄弟在北海市北部湾广场因传销钱财分配产生矛盾,持尖刀斗殴,弟弟被哥哥刺死。6月19日上午,北海市中级法院对这起故意杀人案作出一审宣判,哥哥林凌被判有期徒刑12年。

“这几年,很多外地人被忽悠到北海来,搞‘资本运作’,像这样的悲剧还多得很。”老陈站在两年前的凶杀地,充满忿恨。2008年上半年,还在贵州水城县经营一家汽车用品店的他,被一个战友叫来北海旅游,随后加入战友的“组织”搞“资本运作”,两年先后投入了30多万,却收效寥寥。去年就想把钱要回来,却一直抽身不得。老陈的怨恨,夹杂着自己的懊悔。

神秘的“1040工程”

和老陈一样,绝大多数从外地来北海来的“淘金客”,都是被这里一种叫“资本运作”的项目吸引而来。在当地,这个项目还有另外一种颇显气魄的称谓:1040工程。

何谓“1040工程”?老陈向记者解释,简单说,就是入伙时先交69800元,购买21份、每份3800元的份额,入伙次月,“组织”会退19000元,实际出资额即为50800元。然后你的任务就是发展3个下线,3个下线再分别发展3个下线,当发展到29人的时候,即可晋升为老总,开始每月拿“工资”,直到拿满1040万元,就从“组织”里出局,完成“资本运作”。

但如何通过69800元的投资,实现1040万元的收益,这其间的计算过程,老陈说,他虽然做了两年,但连自己都没真正搞清楚,“很复杂,只有到了老总这一级,才会真正搞明白。”

2008年受战友鼓动,真正加入“资本运作”这个“行业”后,老陈才发现,拉下线并不像想象般容易。一年过后,老陈从自己身边的战友、朋友、亲友中好不容易拉来2个下线,连本钱都没收回。2009年他曾返回贵州,打算放弃这个“行业”,然而“我回去又考虑、分析了很久,觉得这个行业还是可以做,就又到北海来了”。

这回激励老陈“重返旧业”的,是对“1040工程”背后“宏观政策”的重新考量。“说实话,第一次来北海,总觉得还是传销,做起来没底气,回去看了一些材料,又把这件事反复琢磨了一下,最后虽然还是很困惑,但觉得他们说得也有道理,没准这真是中央和地方政府暗地支持的一项‘国家政策’,要不然,在北海做这个的都是非常精明的人,能力、水平在我之上,为什么那么多人会从事一项看似陷阱的事情?而且这么多年政府说是打击,他们依然在那干?”

老陈所说的“国家政策”,是北海传销“行业”内部对“资本运作”、“1040工程”的一种自我解读。大意为,由外来人口在北海操作近4年的这个项目,实际是由中央操盘,在北部湾布局,暗中实施的一个“国家秘密政策”,目的是利用该项目为北部湾吸聚资金,带动北部湾的经济发展,实现中国经济增长的第四极。

这种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氛围,即便不是从事“资本运作”的人,在北海的街头也能随意地感受到。每到黄昏和夜幕降临,许多街区的夜市书摊上,便能看到数量繁多、用以介绍“资本运作”的各种期刊、书籍和小册子,虽然有的印刷装帧精美,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非法出版物。

7月10日夜,记者花15元钱在书摊上买了两本《中国特色北部湾资本运作》和《法制下的资本运作》,里面提到,国家某领导人在一次“传销商座谈上表示,对正当经营的传销企业,提出‘允许存在,限制发展,严格管理,低调宣传’的方针”,“……五级三阶制的销售模式,不是传销,但要低调发展,地方政府要保护”。

老陈说,在“组织”里,为了说明地方政府对北海“资本运作”是暗地保护的,对媒体每次报道打击传销的行动,说成“这是国家在调控,假装打击,吓跑那些胆小的,也是为了保护更大的团队”。

另一个给了老陈信心的是,他在北海生活亲眼所见,在北海,到处是操着各种方言的外地人,而这些人“大多数都跟我一样做这个行业”。在北海的许多住宅小区、宾馆酒楼,也随处可见挂着外地牌照的小轿车。“如果政府真的打击,把传销人员都赶走了,北海就会变成一座空城,当地的商品房、出租屋、餐饮等行业就会一落千丈。”

于是,2009年的夏天,老陈再次从贵州南下北海。这次他换了一个“组织”,倒是没被打击过,但业绩却仍然上不去,半年后的他又熬不住了。

北海“1040工程”谎言
北海街头大量售卖关于“资本运作”的书籍。

记者初探“资本运作”

“1040”到底是一项什么样的“工程”?“组织”到底是怎样的一种运作模式?为解开这些谜团,7月9日,记者联系到一位当地线人,以到北海考察投资为由,被介绍给北海一个“组织”里的人。

当天下午3点,在北海市区一家餐厅,一位妆扮时髦、举止优雅的中年妇女如约出现在记者面前。一落座,她首先热情地自我介绍,她姓蒋,是湖北人,在深圳开有一家包装印刷公司,去年10月到北海来考察后,发现北海蕴藏着巨大的商机,于是把深圳公司交给家人打理,自己只身来到北海。

开始的聊天显得漫无边际,但记者明显感觉到,蒋某对记者所从事的行业、投资能力以及投资意向等,在有意无意间试探和摸底。记者谎称以前开了一家文化公司,因为生意不好做,听朋友讲北海有个“资本运作”的项目,特来实地考察一下。

主动提到“资本运作”,让蒋某眼睛一亮,热情倍增。她说自己在北海做的就是这个“行业”,“您能到北海来,您真的是非常非常幸运!您来对了,我告诉你,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蒋某随即将声音压低,略作神秘道,“您知道吗?这个可是国家政策,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只有您到北海来亲自感受,才能领悟这其中的玄机。”

“国家政策?这个我怎么没有听说?”记者作惊诧状。“是的,而且是一个秘密的政策,不能说出来哦,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蒋某进一步说,“只要你在北海多呆几天,至少考察一个星期,你才能慢慢领会。”

蒋某显然是一个沟通的高手,很注意拿捏讲话的节奏和分寸,“现在我就给你介绍一下,北海的发展和北海的定位。”此时蒋才切入正题。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第一极在哪里?”蒋某俨然是讲师风范,“对,深圳嘛,邓小平讲了一句话,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深圳改革开放30年,原来只有20万的本地人口,现在发展到1000多万,怎么发展起来的?中央给了政策嘛,可以走私,率先搞股票,第一拨到深圳的人,都率先富了起来。”

“第二极在哪里?上海,新浦东。第三极是渤海湾,滨海新区,现在非常漂亮。那么第四极呢?”蒋继续自问自答,“对,下一个就是北部湾。我们现在从事的,就是国家政策性的项目。”

蒋解释:“我告诉你,国家给了北部湾有四大政策,一是外交权,广西的领导可以直接跟东盟十国交流洽谈业务;二是土地改革权;三是行政体制改革权;第四,也是跟我们这个项目有关的,就是金融制度创新先行先试权。而玄机就在这里。”

蒋又略带神秘地说:“所谓金融制度创新先行先试权,指的就是虚拟经济,我们叫资本运作,是1992年国家花了29亿从美国引进来的,国内的经济学家又花了三年时间研究,怎么把它放在我国。1995年国家开始在广西的玉林做试点,到1996年下半年才正式移到北海。”

“那到底什么是资本运作呢?”蒋说,“简单说就是短平快,带一小桶水,可以提走一满桶水。日本战后就是靠这种模式经济迅速腾飞,它们叫起搏器,拿到中国来了,我们就叫资本运作。至于它到底是怎样一个模式?只要你在这里呆五到七天就什么都明白了。”

第一次的交流似乎是点到为止,临告别时,蒋不断叮嘱,要记者第二天一定要安排时间,她会引荐一位非常优秀的“行业人才”,向记者详细讲解什么是“资本运作”。而且蒋不忘说明,“您不要以为我有什么企图,我只是作为朋友,想向您推荐一项非常好的事业。”

“行业人才”解读“封闭式运作”

次日上午,记者应约见到了蒋某所带来的优秀“行业人才”。

这位30岁上下、戴眼镜女士自我介绍说姓罗,去年上半年刚从湖南师大读完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本来在长沙上班,去年经姑姑的一个朋友介绍,到了北海。

毕竟是研究生学历,罗某的口才和理论都颇见功底。她滔滔不绝,时而深入时而浅出,向记者讲解的主题是:“1040工程”既然是一项国家政策,却为什么只能“封闭式运作”?

罗先举例,“这个项目曾经在阿尔巴尼亚运作过,当时全国都来做,没注意它的保密性,结果就崩盘了。为什么,就是因为全国的人都去做。”

罗说,“1040工程”的实施有一项规定,就是有五类人不能做:第一外国人不能做,第二少数民族不能做,第三是现役军人和公务员不能做,第四是两劳释放人员不能做,第五是广西本地人不能做。

“少数民族、现役军人、公务员、两劳释放人员不能做这都好理解,因为有相应的政策约束。那外国人为什么不能做呢?因为我们在引进时,吸收了前苏联的教训,怕资金流到外国去,导致国家崩盘。外国人做,卷跑了我们的资金,会危害到我国的金融。”

“广西本地人不能做的原因,”罗某说,“国家把这个项目放在广西,目的是吸引外地人口和外来的增量资金,发展北部湾经济,而本地人做的话,这就相当于把一个人左口袋的钱放到了右口袋,没有起到引进外来增量资金的作用。而且如果广西本地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暴利的行业,都来做的话,还会导致当地社会的动荡。”

罗进一步说,“正是因为这个项目规定五类人不能做,所以,要是对外公开的话,不仅外国人、少数民族有意见,认为歧视他们,引起外交纠纷和民族矛盾,就是广西本地人也会闹翻了天。”

“所以我们要做的这个项目,只能是封闭式运作。”罗某给出结论。

记者问:“那是谁规定的这五类人不能做?”在一旁的蒋某说:“是中央规定的,你可以慢慢去考察。”

为证明这确实是个封闭式操作的国家项目,罗还说,国家还专门为北海提供了广西工商银行的操作平台。入伙及分配,都只能在指定的工商银行开卡、转账和结算。据记者事后向北海市委宣传部了解,在北海从事“资本运作”的“组织”,的确在工商银行发现有运作迹象的“偏多”。但市委宣传部同时解释,这只是传销组织内部设计的一种欺骗性伎俩,造成“工商银行暗地支持传销”的假象,其实是“无稽之谈”。

“另外,”罗某还说,“我们这个行业还要向国家纳税,每笔入股资金里要拿出45%来,除管理成本外,部分用作国家税收。”对此种说法,北海市委宣传部也认为是“无稽之谈”,“连工商注册登记都没有,他们怎么纳税?”

随后罗某拿出纸和笔,向记者介绍“投入69800元,最后怎么变成1040万”的计算方法。“它是一个几何倍增的原理,我们采用的是五级三阶制,五级是指组员、组长、主任、经理、老总,三阶指的是三个晋升阶段。”

看似一套非常简单的理论,但计算过程却非常繁琐。罗用了三页纸,花了近一个小时才大致完成计算流程,而记者听起来却依然如罩云雾。

通过计算,入伙的“组员”要收回“投资”,需要发展除自己之外的6名下线。而升到老总则需要发展29名下线。但升总后并非就能拿到1040万,此时能拿到手的约15万-20万,升总后每月拿工资(10万-99万不等),直到拿满共计1040万的利润,即“出局”,也就是“退休”。此时老总如果还想玩,可以再申购份额,从组员重新做起。

“1040万只是一个虚拟数字,表示是过了千万,并不是通过计算得来的。”罗某最后说。

行业“老总”来洗脑

第三天,蒋某再次邀约记者,请来“行业”内的一位“老总”,继续“洗脑”之旅。

“老总”姓宋,50多岁的河北人。宋总谈吐不凡,颇似曾在政府机构工作过的“下海人员”。宋介绍说,他在海南当过兵,曾在广州呆过,2006年底就来到北海,算是北海“资本运作”的元老级人物了。

宋总的讲解,更宏观,更具高度。首先,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这个“行业”在北海的缘起。

宋说,这个“国家项目”,最初从国外引进到国内时,“中央”将它放在广西玉林,到2006年底由于玉林发展迅速,考虑向外扩张,于是又选择了北海。

“这么多人,到一个地方来,首先是得有地方住。”宋说,“90年代海南和北海都曾遭受泡沫经济,北海是全国烂尾楼最多的城市,空了很多房子,很多别墅都养鸡养鸭去了,房子多,租金低,这为项目移到北海提供了基础条件。”

宋说,到北海后,他租了两套房。最早来时5人共租一套,月租才1500元,里面还有桑拿浴。“后来一个多月后我就发展起来,又租了一套,当时也是1500元,到2008年,租金就涨到2500元,再往后就涨到3000多了。”

“正是到北海的人越来越多,”宋说外来人对北海经济的影响,“房子已经不够出租了,所以房产商就盖房子,外地人在北海租房、买房,形成一种良性循环,北海的房地产搞起来了,北海的经济也带动了。”

如今有多少外地人在北海从事“资本运作”?宋说,“2006年有几支队伍到了北海,当时不到一万人,经过三年多的运作,现在在北海从事这个行业的外来人已经有30多万,接近40万。而近40万人中,95%都在从事这个行业。”

“这么多外地人来到北海,同时从事一个行业,会不会引起政府和公安的重视?那是一定的。所以说,如果不是政府的支持和保护,这么多人能持续这么多年吗?”宋说,“另外,我们从资金来看,每个人7万,14万,21万……从不同省份打到广西,而我们国家银行是全国联网的,银行从网络上一清二楚,银监会干吗的,是专门监控资金的,它发现这现象时,它应不应该向中央汇报?如果说中央不知道广西在做什么,那是开玩笑。”宋总以此进一步证明,正是“中央”默许,“资本运作”才一路“绿灯”。

宋不失时机地点拨记者,“聪明的人都知道,政策允许的事情我不做,政策不允许的事情我也不做,政策没有允许也没有不允许的事,这就是一个商机。当别人还不知道你知道了,你就能比别人早走这一步,你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走,是永远发不了财的。”

宋介绍自己的“升总”经验,“我来北海后,认准这是一个国家的项目,我只用85天就上到老总,进入到老总后,我当时第一个月工资28万,就买了一台车,又用两个月工资买了一套房,花了56万,这就是现实。”

“老弟,”送别宋总时,他拍着记者的肩膀,“你说,咱们干什么能来钱这么快?半年之后有车有房,真的是这样的,就看你怎么经营。”

北海“1040工程”谎言

北海市北部湾广场标志性的雕塑《南珠魂》,三叶扇贝被传销人员解读成暗喻“1040”模式:一个人要找三个下线。

处处有“玄机”

在给记者“洗脑”的几天间隙,蒋某还特意带记者逛了一次北部湾广场,向记者透露这里的另外“玄机”。

广场中央最大的标志性建筑,是一个圆型喷泉。中间高耸着三片贝壳,中间夹一颗珍珠。四周有三个人物雕塑,则分别坐于三个乌龟、鱼、河马雕塑上端。

蒋某指着三片贝壳,问记者,贝壳只有两片,为什么它有三片?蒋说,这跟我们的项目有关,这个雕塑是在暗喻我们这个项目,一个人要发展三个人。

三个人物分别坐在乌龟、鱼、河马雕塑上,蒋也解释说,我们这个项目在玉林刚实施时,那时每个人的加盟资金是3800元,但要发展600个人才能上总,很慢,就像坐在乌龟上一样;到2004年进行了提速,加盟资金上升到36800元,发展55个人就能上总,这次像是坐在鱼上一样,鱼游得比乌龟快;到2006年再次提速,也就是现在69800元,这次就像河马一样跑得更快。

蒋又带记者来到广场一隅,一个半球形展开的世界地图石雕前。“你看这个像什么?像不像一个锅盖。这也是有喻意的,它是说外面人都说我们是做传销,所以当地的政府忍辱负重,长期背着黑锅,有苦又不能言。”蒋说。

离世界地图雕塑不远的一面墙壁下方,是一种不知名的海底动物的浮雕。蒋再次向记者“揭秘”:“你看这个东西像什么?像不像一艘潜水艇?你知道吗,这也是暗示,我们这个项目只能在水下操作,是不能露头的。”

蒋某显然颇为得意:“当地政府暗地里支持‘1040’,但又不能对外说,所以只好在建这个广场时,把一些隐讳的含意通过这些建筑暗示出来了。”

然而据记者事后查询的公开资料却显示,北部湾广场早在1985年就动工兴建了,而广场中央三片贝壳夹一颗珍珠的雕塑,名曰“南珠魂”,建成于1986年,那时的广西人民还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作“资本运作”、“1040工程”。

更玄的还在后面。第二天,蒋某陪记者考察北海市最大的在建房地产项目“北部湾1号”,据介绍,气势恢宏的“北部湾1号”外观,依据桂林象鼻山设计而成,而蒋也将之解读为暗藏“1040”几个数字。不过从远处乍一看,还颇有几分形似。

7月12日,蒋某继续邀约记者,说要带记者分别去见几个“特别的人”,其中之一是某电影中领袖的扮演者,还有一个是某武打明星的扮演者,另外还邀约记者去见一个眼皮拉车的世界奇人,说他们也都是在北海从事这个行业,均被记者推脱了。

离开者分析“三高”传销

连天采访中,记者结识到一位曾做到“经理”级的原“组织”人员黄某。今年3月,因看不惯“组织”内部的管理混乱,黄某已离开北海回到老家江西。

而就在去年下半年,黄某还甚至一度想拉几匹人才出来“单干”,但终因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而暂时搁浅了计划。

“不简单。”黄在电话中,对北海的传销给出这样的评价。黄说,北海的“资本运作”和全国其它地方的传销最显著的不同在于,云聚北海的传销者,明显具有“高收入、高学历、高情商”的特征,而他们的掳获目标,也多是全国各地“成功人士”、“优秀人才”,其中不乏离退休的政企干部。传销正在这里变异,走向高端。“当然,也不排除这其中有少数的低层次传销。”

“首先,它的入伙资金是69800元,是传统传销的十几倍,这个门槛就将一些低层次的传销者拒之门外。”黄认为,能到北海搞“资本运作”的,至少得20万的“入门”资金,“其实,投入的69800元只占开销的少部分,你要做,你就得住在北海,你得租房,还有日常开支,你拉下线入伙,你得出机票、车票、请他吃饭、陪他考察,实际的花费远远不止入伙交的那份钱。”

也正因此,根据黄在北海的交游经历,在北海搞“资本运作”的要么文化程度相对较高,“硕士、博士多得去了”,要么就是在传统行业里的小老板,“有一定财力基础,而且智商、情商都很高”。而他们选择下线的目标,也大多瞄向同一类人,“尤其是内地一些离退休的政府干部、企业老板,他们除了拿得出资金,更重要的是人脉关系广,可以为自己拉来链条的下线、下下线。”

“也正是因为这些人素质相对较高,所以他们才懂得‘国家政策’的重要性。”黄说,“给我的感觉是,他们在运作这个项目一开始,就精心策划了将‘资本运作’说成是国家发展北部湾的‘秘密政策’这样一个背景,很多人是不信,但也会将信将疑。”

北海宣传部:“一年内消灭传销”

北海的“资本运作”到底是不是“国家政策”?政府是否真的暗中给予保护和支持?7月9日,在北海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高峰回应这些问题时,认为“这些问题幼稚”,不值一驳。

高说,打击传销,政府态度一直很坚决。“中央和自治区领导,无论是从国家利益,从北部湾利益,还是从其他个人利益来讲,都不可能对传销姑息纵容。你认为领导可能那么做吗?”高峰反问记者。

“我们的态度非常鲜明,北海要建设宜居城市,传销会带来一系列负面问题,会破坏一个地方的经济,有些人会说房子好租了,但这些是短暂利益,是没有远见的。维护好北海的治安环境,市委市政府绝不可能姑息,更不可能谈什么保护和支持。这些都是他们(内部)利用北部湾经济发展的政策来炒作。”

高对外界所流传的几个说法,也予以了纠正。其一是外界流传在北海做传销的人数,高介绍,北海本地人有四五十万,其中市区30多万,加上流动人口市区共50多万,公安部门统计的流动人员也才17万人,“怎么可能有二三十万人搞传销?另外90%的外地人都在做传销,你认为有可能吗?”高说,公安部门统计在北海做传销的人员数字是6000多人。

另一个说法是“大量传销人员的存在,推动了北海经济的发展”。高纠正说,“对经济没有什么推动,搞传销的人没有几个是真正买房的,他只是把钱晃来晃去,一个线骗一个线,上线都把钱拿走了,都买房了他还赚什么钱?”对租房,高说大量传销人员被遣返后,租金会下降一点点,但没有太大影响。

高峰说,政府对传销其实一直都在打击,近年来更是连续端掉了一些大的传销窝点,已有大批传销人员被逮捕、被刑拘,或被遣送回家。相较以往,北海的传销组织和传销人员已大大减少。“我们计划在一年内基本消灭传销。”高峰说。

两名前公安局长的传销江湖

北海“1040工程”谎言

南都记者 上官敫铭 发自山西临汾

“有志者,到北部湾去!”1040万元回报的诱惑下,“资本运作”中,甚至出现了警界人员的身影。

6月21日,北海市银海区警方在清查行动中,意外抓获了杨新文和张小宁。经警方查实,二人均系山西临汾市在职民警,而且还是两位前公安局长———杨新文曾担任临汾市曲沃县公安局局长,张小宁则曾是临汾下辖的侯马市公安局局长———3年前,他因在2天内突击提干92人的“官帽批发”事件而被免职。

两名前公安局长被刑拘后“山西帮”编织的传销江湖也逐渐浮出水面。

“资本运作”体系中,共分5个等级,即所谓“5个台阶”或“五级三晋制”。在被昔日司机发展为下线后,凭借任职公安局长期间积累的人脉和熟识矿老板的支持,不到半年,张小宁、杨新文便晋升为最高层级第五级的第一梯队(即A1级)。成为“资本运作”中的“骨干人员”。

赋闲局长南下北海

“去就给你一套房。”张小宁在任时的司机———侯马市交警郭宏杰把张小宁、杨新文带到了北海

张小宁、杨新文第一次将自己与广西联系起来,是因为有人承诺说“给你一套房”。

2009年12月,一位名叫郭宏杰的人找到了张小宁和杨新文,简要向二人介绍了在广西北海市所谓风生水起的北部湾开发情况。

彼时,张小宁和杨新文已经退居二线,虽是现职警察,但已准备办理内退手续。2007年3月,时任侯马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的张小宁,因违规在两天内突击提拔92名干部而名噪一时。不久,张被撤销党内职务并被免去公职,自此赋闲在家。杨新文今年55岁,从曲沃县公安局长位子上退下之后,因接近退休年龄也退居二线。

侯马市与曲沃县同属临汾市管辖,两个城市相距不过10余公里,加之同系公安系统,张小宁和杨新文相互熟识。张小宁在任时,郭宏杰是张的司机。如今,郭是侯马市交警大队第二支队民警。

在天花乱坠的游说中,基本的描述大致相近:如今的北部湾,便是30年前的深圳。中央政府为了运作这一篇大文章,已在暗中悄然部署。北部湾的崛起需要巨量资金,约计1万多亿元;但政府一时不能在短期内投入那么多钱,所以,国家给了政策,在北海市划了个圈,只要个人投资入股支持北海开发,很快就能分享北部湾崛起的成果。

“去吧!一到那里就给你一套房。”郭宏杰把张小宁、杨新文带到了北海。

成为前司机的下线

考察近一个月后,张入股“资本运作”并成了郭宏杰的下线,杨新文又成了张小宁的下线

张小宁、杨新文被郭宏杰带到北海后,先是在北海参观游览了一番,此举叫做感受北部湾开发的大好前景。然而,“给你一套房”的承诺不是立即兑现的,有更好的项目在等着张、杨二人,这便是“资本运作”。

据知情人士给南都记者提供的文字资料宣称,这是国家在秘密进行的一项工程。材料称,某前国家领导人从美国引进了“资本运作”后,先在一个穷地方进行小规模试点。3年后,“中央看到效果特别好”,2004年,开始在广西部署并在北海市全面启动。

在“资本运作”行业,头发花白、年龄约六十有余的“院士”丁耀华可谓人人耳熟能详。这位号称“院士”的丁耀华,南都记者调查证实是子虚乌有的头衔,但其鼓吹的“资本运作”,在行内被奉为玉律金科。

除了将“资本运作”称为系国家多名位高权重的政治人物,为开发北部湾进行集资运作外,丁耀华还称,投资入股的人参与北部湾建设,国家自然会“返利”让投资人分享成果。

据知情人称,每位要进入这一行业的人,大多会通过视频或会议、书籍等听过或看过丁的理论。

“这是一个国家操控的金融工程。”临汾一名从事“资本运作”的人士神秘地对南都记者说,这一项目的后台指挥都是手握大权的人物,入股的人,国家最后将回报其1040万元。

如前所述,因中央政府一时无法投入数以万亿计的巨资,因此个人可“秘密”为开发北部湾做贡献,出资入股以便日后分享开发成果。投资入股的门槛,是一次性缴纳69800元。入股证明系只要将钱打入某一指定银行账号即可。

在广西北海考察了解近一个月后,由于曾为上下级的熟稔关系,张小宁把钱交给了郭宏杰。由此,张顺利入股“资本运作”并成为了郭宏杰的下级。

不久,张小宁亦说服了警界同僚杨新文。在北海市“资本运作”这一组织中,曲沃县公安局前局长杨新文,又成了侯马市公安局前局长张小宁的下线。

“山西帮”里的骨干

据称在被刑拘前,张小宁的级别已达到A 1级别,每月可领50万元

据知情人士介绍,在北海市从事“资本运作”的人绝大部分均系来自各地的外地人,有所谓“广东帮”、“福建帮”、“浙江帮”和“湖南帮”等四大帮派。张小宁、杨新文等人加入的“山西帮”,是“资本运作”大军中规模不大的“小分队”。

南都记者通过一名中间人的帮助,向目前仍在北海从事“资本运作”的临汾人张凡(化名),了解了“资本运作”模式的流程。

据张凡介绍,认可了国家政策支持等说辞后,如有意加入“资本运作”的人,大致会履行如下一些手续:

首先,交两份身份证复印件及一张个人一寸免冠照。这被称做是必要的报备手续。照片是用于入股资格证明,一份身份复印件用于到银行开设账户,“另一张是到当地公安部门备案,”张说,“你加入了‘资本运作’,要向国家机关报备。”

此后,新加入者向推荐人的银行账户汇入69800元。如此,便成为了国家开发北部湾的“股东”。

“股东”持有的股份是21股,每股3300元,即69300元。在上交的入股费69800元中,500元为管理费。

成为“股东”后的第二个月,组织会返还19000元作为入股奖励。第二个月,会返还1200元,这是红利,也叫工资。入股后,即可获得发展“下线”的权力。

通常而言,一个人只能申购21股,但在“山西帮”,一人可用3个不同的身份证入股。入股的人员,可在北海市发展业务,也可离开北海回到原籍发展下线。原则上,3个月内未发展一人加入“资本运作”即属于没有任何业绩。没有业绩的人将勒令退出并永久剥夺重新加入资格,勒令退出的人不能带走分文,“这些钱将继续用于支持国家建设”。

据前述知情人张凡介绍,在“资本运作”体系中,共分5个等级,即所谓“5个台阶”或“五级三晋制”。这一组织架构是:

缴纳了69800元“入股费”获得发展下线的资格后,即属于“资本运作”第一级,叫业务员;发展了3个下线,即可升入第二级,叫做“主任”。主任的下线再各自发展三个人,可升为“大区主任”,大区主任的上级,为“业务经理”级别。属于第五层级的业务经理,是A级序列;这一层级又分为A1、A2、A3、A4四个级别。

成为主任一级后,就可分享红利。依据加入人员的逐渐增多及级别的提升,最终达到A 4级别的人便可领走1040万元“功成身退”。张凡称,在被刑拘前,张小宁的级别已达到A 1级别,每月可领50万元。

前公安局长的“资本运作”

因为在任时与不少矿老板熟识,张、杨二人的下线问题似乎比其他人顺利得多

成为郭宏杰的下线后,张小宁将杨新文、张秋锋和张焕珍发展成为直接下线。每位加入“资本运作”的人,只有资格发展3名直接下线,其余下线,则要挂名在“下线的下线”名下,如此类推。

加入“山西帮”的“资本运作”后,张小宁、杨新文这两位身居二线的前公安局长便在北海驻扎下来,开始投身“为建设北部湾做贡献的伟大事业”。

参加“资本运作”的人员,其所提“返利”(或称工资)均系由不断加入的新成员提供。只有新成员源源不断加入,其提成才成为可能。关于加入人员的问题,张小宁和杨新文有比常人更为独特的办法———即如前述所谓“院士”丁耀华称,“资本运作,是人际资源网络的开发”。

在调任侯马市公安局局长前,张小宁曾在翼城县公安局任职。翼城多铁和煤,而矿老板开矿所需炸药均经过公安部门审批,张因此与不少矿老板熟识。调任侯马市公安局长后,知情人士称,张不改往日彪悍作风,曾在突发事件现场顶撞相关上级领导。2007年,终因在2天内违规提拔92名干部,而被撤销党内职务免去公职。

曲沃县前公安局长杨新文,此前曾在临汾市东城公安分局任职。东城公安分局辖区内曾有上百个铁矿、煤矿,“他认识的老板也不少。”前述知情人说,凭借着曾担任公安局长这一特殊身份,张、杨二人的下线问题似乎比其他人顺利得多。“他们先叫以前那些认识的老板过去搞嘛,扔个7万块,就算打水漂也就认栽呗。”

张、杨二人出现在北海的“资本运作”中,据称也给“山西帮”带来了人气和声望。一位在曲沃县政法系统的知情人透露称,在2010年的某天,一名在北海搞“资本运作”的人曾在曲沃组了个饭局并力邀其出席,那人说道:来吧,来吧,杨局长(指杨新文———记者注)他们也在。当前述知情人质疑“资本运作”是不是非法传销活动时,那人说,“杨局长他们都在做,你认为这会是非法的吗?”

曾系公安局长的张小宁和杨新文,在北海从事“资本运作”成了该活动是合法的某种证明。据张凡称,临汾、以及临近的运城市等地区,得知两位前公安局长在北海从事“发财的项目”后,将“资本运作”传说得神乎其神———不少人对该项目系得到中央高层暗中支持确信无疑,一些在临汾当地小有积蓄的商人,公务员等人士对此颇为向往———对前往北海进行项目考察的人,推荐人(即上线)除了负责其往返飞机票外,还负责他们的吃住。

游说新加入者的工作,“山西帮”比其他传销组织更加容易。对于新加入者,除了兜售一套国家支持北部湾开发、背后有后台大人物支持等说辞外,两名前公安局长的现身说法,更增加了“资本运作”合法的可信度。更诱人的是,升级之后确实可以抽钱。“一个月给你抽几十万,傻子也会去干!”张凡说。

据警方初步查实,不到半年,张小宁、杨新文的直接下线又发展了近20名下线。二人由此晋升为最高层级第五级“业务经理”的第一梯队(即A 1级)。

取保候审和“负调控”

张、杨两业务骨干能获取保候审,其上线郭宏杰仍安然无恙的事实,成了“负调控”的一种宣传

6月21日,北海市银海区政法委组织公安、工商等部门对该地的非法传销行为进行打击。在对一个名叫圣美阳光住宅小区进行清查时,查获了进行“资本运作”的传销人员杨新文。据杨提供的线索,北海警方随即在四川路中安公司蓝天大厦1406房,将传销人员张小宁抓获。在张的寓所中,同时搜出专门给新加入者“洗脑”的传销书籍一批。

北海警方称,张小宁、杨新文的行为已触犯了《刑法修正案(七)》的规定,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为此,依法对二人进行刑拘并羁押于北海市第二看守所(2009年2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了《刑法修正案(七)》,正式将传销犯罪纳入《刑法》)。

据警方确认,张小宁、杨新文在“资本运作”的地位,已属于“骨干人员”。凭着半年的运作,张小宁在北海火车站附近开了一间酒店,名曰“聚贤庄”。如今,昔日在“聚贤庄”高谈阔论编织“资本运作”发财梦的人,多已不知所终。

确认了张小宁、杨新文为现职警察的身份后,北海警方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侯马市警方。6月28日,侯马市公安局一位祁姓副局长飞赴北海,为张小宁和杨新文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次日,3人回到山西临汾。

南都记者曾通过多方努力,试图联系张、杨二人,但均未果。张小宁不接手机和电话,而当记者拨通杨新文的家庭电话后,接听电话的人一时语塞,然后称,“打错了,这个电话是卖彩票的”。

在北海市银海区清查传销活动时,介绍张小宁、杨新文加入“资本运作”的郭宏杰并不在现场,郭因此躲过了追查。据知情人介绍,郭宏杰如今照常在侯马市交警大队二支队上班,在没有值班的时候,郭每隔一两个星期都要飞赴北海,打理“资本运作”的业务。南都记者曾以咨询加入“资本运作”的名义致电郭宏杰,但其或产生警觉,承诺“再打回来”的郭宏杰不再回拨也不接电话。

在侯马,郭宏杰的自由活动,为张小宁、杨新文的取保候审增添了某种神秘的色彩。“他们(指北海警方)肯定是为了罚款才抓人的。”郭宏杰的一名交警同事说,“他们怎么可能真正打击?这可是政府操控的‘秘密工程’。”

对于媒体质疑、披露“资本运作”为传销的报道,张凡说那是政府为了该行业有序发展而有意为之,“资本运作”业内称之为“负调控”。用丁耀华“院士”的话说,那是“允许存在,严格管理,低调宣传,限制发展”。

在“山西帮”中,张小宁、杨新文作为业务骨干能获取保候审,其上线郭宏杰仍安然无恙的事实,成了“资本运作”进行“负调控”的一种宣传。“北海那么小,如果每个人都过来发财,那人往哪里放啊!”张凡说。

宋潇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35岁小伙每天熬夜成这幅模样 如今女朋友都找不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