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白人:中国人骗中国人(二)

2010-08-23 09:17:54 来源: 南方周末(广州)
0
分享到:
T + -
“在很多城市,评估官员政绩的重要标准就是其吸引外资的能力。一些地方官员对此力不从心,只好雇个‘白脸’作为暂时对策来增强信心。”“出租白人”完全是中国人在骗中国人,中国人在中国人面前作秀。

“你要假装自己是个医生”

“他们不会问你多少问题。我会陪你和别的老外去,一切都由我来安排,他们不会发现,因此你别担心。我已经组织这种会议很久了,从没出现任何问题。”“最早在1980年代,这样的事情发生是因为崇洋媚外。”前总理朱镕基的顾问、金融专家丁大卫说,“但现在外国人在中国已很普遍但更复杂。”

丁大卫也参加了星河湾举办的太原之行,在他眼里,“造势”也许是星河湾此举的惟一目的。尽管西方符号利用过分,但是我们俩都不认为这个项目属于“媚外”心态。毕竟一半的贵宾是中国人,另一半的外籍客人并非全是白人,而且我们大家受到的待遇一模一样,但显然,我们因自己的外籍身份而变得特殊。“我认为有几个因素混在一起,即内地人对外国人(尤其白种人)的好奇感,面对不认识、不理解并未见过的外国人时他们感到胆怯,遇见来自发达地区人时感到的劣势,还有对客人的好客感。”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的教授如是说。

的确,作为置身于中国的白种男人,我如同一朵白玫瑰在红玫瑰花丛中一样惹人注目,因此我遇到过好奇、胆怯、劣势、好客等感觉,但是我也遇到过倾向白皮肤的情况,令我不安,比如说前日我翻了翻约十家全国媒体的报刊广告,发现白种模特跟中国模特的比例几乎1∶1,很少有其它肤色。

朋友女儿过生日时我想买中国式的芭比娃娃送给她,但在大城市都很难买到。马特尔公司和靳羽西公司都有中国式娃娃,但马特尔的金发碧眼芭比娃娃显然好卖得多。说实话,我希望我朋友的女儿可选择各种民族的娃娃。

尽管如此,我偶尔也遇到过怨恨、优越感、民族主义和无知,我在山西的感受跟这两个极端没有任何关系。这相当于广告,是形象建设的一部分,尽管这个项目在道德和法律层面尚属灰色地带。

媒体专家张嫱说,“老外出租,这个现象突出了他们对自我的信心不足,还需要老外来加强。”

据外籍演员代理人郑峰说,近几年外籍模特和演员的市场需求增加,尤其来自英语国家的白种人。

“出租老外”公司应有许可证,但这并非常见。“这个行业还不是很正规,有很多人只是一个代理人,不是公司,很多都不签合同。”北京的一家“出租老外”公司的总经理孟先生(化名)说,“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外国人在中国也很辛苦,十几年前来中国的外国人可能有钱人比较多,但是现在有很多人来中国是为生计而奔波。”

近几年,许多年轻的外国人为了逃避自己国家萧条的就业环境,选择到中国工作。他们并不知道在不正规行业工作的危险性。这些人是学生或老师,通过ChinaESL这类的公司入境,这家公司是专门从事外教服务和外国人才引入的服务机构。

我日前联系了ChinaESL关于在“北京人”留言板的帖子。帖子承诺参加8月28日在哈尔滨的药品会议,会给参加者800元工资,并报销来往飞机票、住宿等费用。招聘要求两个35岁以上的白种男性,“具备一定的药学知识并看起来很专业”。

“你要假装自己是个医生。”ChinaESL的人力资源经理唐女士在邮件中写道,“他们不会问你多少问题。我会陪你和别的老外去,一切都由我来安排,他们不会发现,因此你别担心。我已经组织这种会议很久了,从没出现任何问题。”

尽管网站有公开“出租老外”的信息,但ChinaESL的李先生在采访中称,该公司没有演出许可证。对于给外国演员买保险的问题,他说,“这不需要。”雇用外籍演员一天的酬劳大约为3000元人民币。

对雇用外国人行骗的最早报道出现在2004年。事情起源于“哈佛戴高乐”公司委托广告商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旨在推广一种“神奇增高药”。事实证明,现场的两名所谓哈佛医学院教授只是两个普通演员。这则广告截至今年5月都能在全国各地看到,但只有“哈佛戴高乐”公司被问责,两个外籍演员和中介公司却毫发未损。

这样的广告无处不在,高昂的报酬表明,不论是否合法,“出租老外”的公开和潜在市场都相当大,但为了商业形象并非惟一目的。

传媒专家张嫱从心理学角度提到雇用外国人的另一个社会因素。她认识一个大学教授,第一次去美国故意寻找白人老外给他擦鞋,而且不久前北京地产公司的广告说:“当老外的房东!”“或许,潜意识里,种族问题一直存在中国人心里,今天中国崛起了,很多人觉得出了一口气,让老外看看中国今天多么伟大”,她说,“如果被压迫的心态已经释怀,我们为什么还要耿耿于怀,借各种场合张扬自己国家的实力?的确,过去的历史存在,我们不可否认,但是希望崛起的中国人带着谦卑与大气,不需要租白人来衬托自己的实力。”

事实上,靠出租白人彰显实力如同将白花漆红,既容易引起法律和道德上的问题,也难以避免地会给外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几个外籍客人承认,如果星河湾提前寄正式的邀请信给外国大使馆和公司,很可能收到他们的热情回应,这样我们就绝无机会被邀请了。

“我们只是游戏的小卒”

“在中国,你讲真话要小心点,否则你可能控制不住结果。”

“是违法的吗?”一个美国人以不敢相信的口吻说。我向他们解释参加“出租老外”活动可能相关的法律问题。几乎所有的外国人都没意识到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也没有人去考虑是否触及法律的问题。“如果主办方明知道聘请外国人的身份跟对外宣传的不一样,不一定构成刑事责任,但最起码构成了民事上的一种欺诈。受聘的外国人,如果在事先有通谋的话,那也是欺诈。”广州律师彭春文解释说。

除了一个非洲人说无所谓外,几乎所有跟我谈这件事的外国人都表示,他们在自己的国家不会参加这种活动,因为担心受到指控。但在中国这种担心就感觉不到了。的确,很多外国人拒绝“出租老外”活动的邀请是因为对主办方缺乏信任,但找到借口并不难。除了“了解真实的中国”外,还有人为了谋利,有人喜欢“受到小明星般的待遇”,甚至还有人认为“只是中国人欺骗中国人的事,我们仅仅是这个游戏的小卒”。

新西兰人杰克·格丽芬(化名)说,因为在惠灵顿市工作时他看到中国某地方政府代表团欺骗人,就不担心“被出租”的法律后果。他说,这些团队要求跟本地政府官员举行会议,使旅行合法,后来执意要跟他们合影。“那真可怕,真尴尬,我们安排城市的高层领导跟他们讨论他们想谈的问题,但他们不感兴趣,有人甚至在睡觉。”格丽芬说。

格丽芬是江苏某市邀请参加2008年国际旅游节的外国人之一。据报道,100个国家的驻华使节和贵客出席。但格丽芬当时的身份是学生。

“如果政府出钱来聘请外国人,那是政府利用纳税人的钱来欺骗广大公众,不仅是欺诈,而且是一种公共事件。”广州律师彭春文说。“要加强对出租公司的管理,就算没有造成具体利益损失,对公众造成了欺骗,因此工商等部门要严厉打击。这解决源头问题,但这方面管理比较难。”彭春文说。

无论地方政府还是私企,对外国人来说,以雇用外国人撑门面最难理解的是,这完全是中国人在中国人面前作秀,中国人在骗中国人。我们外国人跳进兔穴,却在互相交流活动的荒谬之处,而且我们一直困惑为什么没人发现。在我们看来,冒充的外籍贵宾像个子一英里高的爱丽丝一样容易被发现。

最明显的便是年龄。“被出租的老外”通常比较年轻,而且他们没有名片。不会说外语的官员、记者和商人只要交换名片,或有翻译的话,几个专业问题就足以让假身份难以遁形了。

略微复杂一点的情况是外宾持有假名片,但公司通常也是假的,包括联系地址。有真公司名片的话,第二天打电话跟中国秘书谈话就够了。长期欺骗经常发生在一线城市外,外国人几乎每天呆在办公室玩电脑,偶尔出门转一圈,给人合法工作的印象。识破的办法最好是看护照,一看签证就知道主办的机构和外宾的真名。不过,跟自称为“国际公司”的对手签约之前,最好要求出示外国人签证的复印件,这样所有的麻烦都可以避免。

有人主观上认为外国人不敢欺骗中国人,但这跟用火烈鸟与刺猬打羽毛球一样荒谬。“如果有外籍人士愿意去赚这个活动的钱,是个人的性格和品德行为,与国籍没有关系。”郑峰说。

肤色和种族都不是道德的先决条件,而且有的外国人认为他们在中国这类的仙境生活,没有游戏规则和诈骗行为后果。然而,一些从事不道德或违法行为的外国人恰恰以为他们入乡随俗。

“中国有个成语叫‘指鹿为马’。”美国某企业家说,他曾经为了中国朋友假装媒体记者向地方政府施压。“有时为了生活和工作我们也必须学会这一点。”

“不少人认为说真话是一件比较难的事,不仅需要胆量而且需要运气。”丁大卫说,“在中国,你讲真话要小心点,否则你可能控制不住结果。”

但这些虚构有同样的危险,这跟童话中爱丽丝身上发生的事一样,仙境的荒谬失控了,而且最终她控制不住不断滋长的欲望。说实话是她从仙境逃跑惟一的办法,但这可能会发生在仙境的法院。

(作者:魏一帆(Tim Hathaway) 实习生 肖潇 谭熹琳)

宋潇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阿里铁军内训课曝光,曾创50亿奇迹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