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华为:“自愿”的奋斗者协议

2010-09-21 15:02:55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申请“华为奋斗者”有一个必备条件,需要添加“我申请成为与公司共同奋斗的目标责任制员工,自愿放弃带薪年休假、非指令性加班费和陪产假”这句话。

《望东方周刊》记者傅天明 | 广东深圳报道

2010年8月下旬,国内多家网站爆出《华为对抗〈劳动法〉的〈奋斗者申请协议〉》一帖,其内容引发广泛争论。不日,各大网站相关帖子神秘消失。

多名受访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为)员工向《望东方周刊》记者表示,此事与两年前华为“买断工龄”事件看似无关,实则相仿。

在靠近华为的一处岔路口,“富士康—华为”的指示牌悬挂高空,两家公司分别坐落两旁。近年来,因两者神秘和低调的姿态,被外界称为“中国最大最神秘的两家制造和科技企业”。两家公司也曾经因为“员工跳楼”事件,成为热点。

在华为厂区,可以看到来来往往的员工行色匆匆,一副仓促景象。晚上八九点,一些刚刚结束加班的员工拂去一天的疲惫,坐上随时等候着的公司班车,归去。

9月,富士康正在实施大举内迁计划的时候,对面的华为却在高歌猛进,再一次展开奋斗梦想。

14级以上员工被要求“自愿”签署

2010年8月下旬,一份神秘邮件进入华为部分中高层干部邮箱,“公司倡导以奋斗者为本的文化,为使每位员工都有机会申请成为奋斗者,请您与部门员工沟通奋斗者申请的背景与意义,以及具体申请方式。在他们自愿的情况下,可填写奋斗者申请,并提交反馈。”

在华为的部分员工看来,这封邮件所述的“自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简单,“我一个IT部朋友已经签了,我们研发部还没动。”华为国内研发部李大巍看着同事们签字时,心怀忐忑。

李大巍向《望东方周刊》透露,领导口头传述,签字与否,都平等对待,只是后期分红、配股会倾向于奋斗者。据他了解,“奋斗者协议”在签署之后,员工待遇不会有大的改观,如果不签,就会被当成吃大锅饭的人,待遇下跌。

李大巍告诉本刊,该公司员工有20多个等级,中层干部集中于13到16级。这次调整,公司14级以上员工被要求“自愿”签署“成为奋斗者申请书”。签订之后,将会放弃带薪年休假、非指令性加班费和陪产假,以此保证自身成绩考核达标和获得相关分红、配股。

这项奋斗者申请制度首先是从公司老员工开始推行,“因为他们大多有了孩子,产假和陪产假不再需要。”李大巍向本刊介绍,老员工有房有车,生活稳定,此前,带薪年休假和加班费,他们也基本上没有享受过,所以,首先让老员工签署会比较容易。

几年前,任正非在《华为的冬天》一文中说道,“如果你不能正确对待变革,抵制变革,公司就会死亡⋯⋯在改革过程中,很多变革总会触动某些员工的一些利益和矛盾,希望大家不要发牢骚,说怪话,特别是我们的干部要自律,不要传播小道消息。”

“签后奖金5万,不签就只有1万”

华为驻海外的员工周文科向本刊记者介绍,他工作的地方,高层已经全部签完,目前正推向中层干部。

周文科注意到,申请“华为奋斗者”有一个必备条件,需要添加“我申请成为与公司共同奋斗的目标责任制员工,自愿放弃带薪年休假、非指令性加班费和陪产假”这句话。

而奋斗者与普通劳动者的待遇有着较大差距。

周文科说,做了“普通劳动者”,一年也只多出半个月的假期,“奋斗者”在年末会获得相当于半年工资的年终奖金,甚至更高,而普通劳动者的奖金只相当于一个月薪水,比如签后奖金5万,不签就只有1万。15天将会损失几万元,谁会愿意?

周文科说,这项协议的设立,归根结底,还是与华为企业文化有着内在联系。一个月前,在第三届APEC中小企业对话世界500强财富论坛上,华为高级副总裁、党委书记周代琪发表演讲,阐述华为的奋斗者文化内涵,“华为在企业管理流程上,以奋斗者为本,不让奋斗者吃亏,企业懒汉的懒惰只会使企业落后。”

“每年将有一部分员工会扣去奖金”

在深圳市梅林关,一个毗邻华为的小区里,聚集着许多华为人,一些新员工大多在此栖身入住。湖南人周伊一年前离开了华为,华为给周伊的第一印象至今令他印象深刻,“华为在深圳市郊一条高速公路上居然有特设出口。”

周伊说,这也侧面证明了华为的强大,与华为长期推崇的文化和奋斗者理念有关。

本刊记者在华为《新员工文化培训教材》一书中看到任正非如此阐述华为文化:“一个高新技术企业,不能没有文化,只有文化才能支持她的持续发展,华为的文化就是奋斗文化⋯⋯”

一语中的,正是此因,华为得以持续发展,“奋斗”成就了千万华为人。在成功背后,华为人奋斗的考核肌理,外界却鲜有人知。

华为驻某省的一名中层技术人员易峰向本刊介绍,华为有一整套详细考评制度。考评等级大致分5级,5%~10%的人在A级,40%~45%在B级,40%~45%在C级,剩下就是D级和E级。D级员工将扣除年底奖金,而E级员工将预示着淘汰。如能获得A级,在经济上就相当可观,B、C级也能过上体面的生活,“在华为,每月薪水对员工来说,只是零花钱,收入大头都在年末配股、年终奖。”

按照分级制度,不同级别之间年终奖发放额相差一倍甚至数倍,如果按照年末分红的比例来算,一般B级员工奖金算正常水平,A级是B级的1.5~2倍,C级则只剩B级的一半。

周伊对华为收入颇为看好,“想要有好的收入,就得努力奋斗。”否则,就只能收获泪水和悔恨。因为,每年华为将有一部分员工会扣去奖金。

细分的等级和评定的标准,主要取决于员工一年的工作情况,而“加班”处于重要位置。易峰介绍,在华为,加班制度早年就已经成为习惯,近年来,华为出现的一些意外事故,才让公司有所警惕。

2006年,华为员工胡新宇因劳累猝死。事后,传说华为主要领导说道,“员工中患忧郁症、焦虑症的不断增多,令人十分担心。”

较为极端的例子是,2008年3月,短短10天之内,先后有两名华为员工因不堪压力跳楼。此后,华为也开始加大对加班加点的约束。

加班是重要考核

周伊向本刊记者介绍,具体的年终奖金和分红、配股的发放,需要综合员工的等级、绩效进行评估,程序繁琐,难以详述。周伊称,华为员工一共分为20多个等级,而加班一直是公司的一个重要考核标准。

华为加班分成平时加班、周六调休加班。华为中层技术人员易峰介绍,平时加班就没有加班费一说,除非是重点项目。正常加班到八九点,申请不到加班费,“现在签订奋斗者协议之后,年假彻底没有了。”

受访的多名员工向《望东方周刊》记者表示,这种加班奋斗,与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华为“买断工龄”事件有着内在联系。2007年,华为安排7000多名工作满8年的员工实行买断工龄,按照“N+1”的比例给予一定补偿,之后更换工号重新入职。

此事曾引发内部讨论和外界质疑。周伊说,“目的是为了让所有员工都能保持一种‘奋斗者’的状态。”

从深圳市区前往华为的路上,一块“富士康—华为”的指示牌显得尤为显眼。东边华为,西边富士康,两者分属深圳龙岗区布吉镇和深圳宝安区龙华镇,均建于1988年,掌门人任正非、郭台铭都有从军服役经历。

有着类似经历的两名掌舵者,不谋而合地以低调姿态应对媒体。9月8日,本刊记者前往华为看到,除了一块巨石上标有“华为”两字,华为厂区门口难以觅到其标识牌。富士康也是同样的低调,不对外开放,却在“跳楼”事件后,跃入公众视野。

其时,富士康集团副总裁程天纵对媒体说,经过分析,发现大部分跳楼者都是很少回家、和家里联系不多的年轻人,“我们提供机会,让他们拥有回乡发展的权利。以后我们也将以当地人作为员工的主要来源,让家庭温情、亲情网来取代我们布置的保护网。”

程天纵向媒体透露,上述举措是富士康内迁的因素之一。另外,过去富士康员工的收入主要来自加班,但现在员工需求已经改变了,集团已定下目标,要让员工的总收入不降反增,且减少其加班时间。

“变相强迫加班,违反劳动法”

9月10日,本刊记者联系华为公司宣传人士于杰。“我们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这(奋斗者一事引起网络讨论)对华为也不利。”他表示,会跟北京同事联系,并向公司领导汇报。

随后,一名自称公关公司的张姓女士来电,她对本刊记者说,受华为相关人员委托,向本刊了解详细情况。最后,她告诉本刊记者,华为一直以来和媒体接触甚少。

据相关资料显示,2008年1月1日起施行的《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二、三条规定,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等单位的职工连续工作1年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

单位应当保证职工享受年休假。职工在年休假期间享受与正常工作期间相同的工资收入。职工累计工作已满1年不满10年的,年休假5天;已满10年不满20年的,年休假10天;已满20年的,年休假15天。

有法律人士认为,华为所谓“奋斗者协议”,实质是一种直接剥夺带薪年休假、产假陪产假的行为,更是在变相强迫加班,违反劳动法。

“买断工龄”和“奋斗者协议申请”,正在成为华为奋斗的基石,受访的华为员工对此只能表示无声反抗。

就在帖子初现网络的当天——2010年8月26日,正是特区深圳进入“而立之年”。

在深圳孕育和成长的华为,开始步入其发展的快车道。

“就用这10多天假,让我们陪陪家人,让我们的家庭稳稳当当,和家人有感情交流,没有后顾之忧,不是更好地促进工作吗?”李大巍的言语带着伤感。

此前,一些自称是华为家属的人在网上纷纷留言,希望华为员工能够多一点时间陪伴家人。

华为在海外的员工周文科觉得无助,“为了十几天的假期,放弃年终几万块的奖金,谁都会选择‘自愿’申请当奋斗者。”

在受访的多名华为员工中,周伊已经离职,他对原单位依然充满着感情,华为也给他带来了一些无形光环。现在,周伊在一家咨询公司担任企业咨询顾问,不少企业纷纷向他讨教华为的管理经验,并将华为的这套管理经验吸收成为自己的营养。

凉秋九月已至,深圳天空会不时散发出淡淡的闷热。正当华为奋斗者协议风波愈演愈烈时,毗邻华为的富士康公司,在企业遭遇史无前例的劳工悲情后,开始北上内迁。■

(本文华为受访当事人系用化名)

宋潇 本文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放弃1亿去读MBA的人,后来怎样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