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北海银滩强拆:铐走住户

2010-10-09 08:36:12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昨日,“十一”黄金周过后的第一天,20万如潮水般游客离去后,广西北海银滩恢复平静,一场危机却悄悄袭向银滩之侧的白虎头村。

广西北海强拆3幢建筑拆迁户自制燃烧弹被劝服

10月8日,广西北海市对位于该市银滩镇的3幢靠海建筑实施司法强制拆迁。(资料图)

南都记者 张国栋 发自广西北海

昨日,“十一”黄金周过后的第一天,20万如潮水般游客离去后,广西北海银滩恢复平静,一场危机却悄悄袭向银滩之侧的白虎头村。

从早上5点开始,数百人包围了几栋住宅楼,部分家人被铐走后,白虎头村村委会主任许坤及村民何显福、高剑波、麦忠福等4家的住宅楼遭遇司法强制拆迁。之前一天,村民冯文建家被强拆。

强拆的背后是关于北海银滩的博弈,北海当地政府希望拆迁改造提升北海银滩形象;村民希望能“靠海吃海”,认为补偿过低安置不合理。

双方博弈3年未果。其间,“中国发帖最多的村委会主任”许坤以“非法经营罪”被羁押至今,村民高镇章、高世辉、蔡建月3人,因阻止拆村委会大楼,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刑。

昨日早上5点多,许坤31岁的弟弟许勇被一阵响动惊醒,抬头向窗外一看,眼前的景象令他恍然看到一场战争大片:远处的银滩一片漆黑,附近的几个路口被封锁,他所在的住宅楼却被大灯照亮,上百名警察包围了他和邻居何显福的住宅楼,警察手中或持木棍,或持防暴盾牌,有些还手中牵着狼狗,还有警察成队列地在马路上跑动。

铐走住户

平生首次戴手铐让这个61岁的老者倍感羞辱,“我反复问他们,我到底犯了哪条法,但没人回答我”

对于这个阵势,他虽有心理准备,但仍觉得有些不真实。就在前一天晚上,许家人接到消息,称要于10月8日强拆他家的房子,他们试图抗争,但对方告诫他们不要闹。许坤的妻子冯广梅称,银海区方面的人警告他们,“出了人命,最多网上热闹十几天就过去了,对我们没什么影响,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她要求把丈夫许坤放出来再谈,但得到的答复是,抓进去的人哪那么容易放?

年迈的父母主动请缨在房子里坚守,但儿子们担心出事而拒绝,最后派年轻的许勇来守卫,同时准备了汽油、弹弓,但事后证明,他们的这些准备纯属徒劳,根本来不及反应。

在另一栋楼里,许坤的妻子冯广梅一夜无眠,一直通过网络保持与外界的联系。5点多,许勇先是听到顶楼的灯“啪”地一声亮了,他马上反应到有人上了楼顶,上楼去锁住门,但很快电锯锯开锁头,他旋即被控制,被戴上手铐带至楼下的车里面。随后,银海区法院工作人员对住宅楼里的东西进行了清点,几台挖掘机上前伸出长臂。到了早上9点多,四层半的小楼变成一片废墟。

同样被夷平的还有何显福家,他和妻子、儿子、媳妇一家四口被戴上手铐,带至法院的一个地下羁押室,留置约一小时左右后,才得以被安置到宾馆里,但仍然被拒绝家人探视,直至下午5点半左右才被放回家。平生首次戴手铐让这个61岁的老者备感羞辱。“我反复问他们,我到底犯了哪条法,但没有人回答我”,他对南方都市报记者说。

昨日傍晚出版的一家北海当地报纸报道了这一拆迁事件,称由“法院、公安、边防等多警种组成的执法队伍”“实施司法强制拆迁”,另有北海市、区两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到场监督”。强拆执行负责人北海市银海区法院副院长高海强表示,“被执行人还自行灌制了汽油燃烧弹,但最终在法官的劝说下配合强制拆迁工作。”

谁的银滩

村民起初听到的说法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但意味着他们要离开祖辈赖以生存的村子

这家媒体在报道这次拆迁时称,北海银滩正逐步结束困扰其长达5年之久的拆迁改造历史,事实上,自2007年发布拆迁通知后的近3年,北海政府方与紧邻北海银滩的白虎头村和咸田村就为这片海域展开一场博弈。

北海银滩1992年被列为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享有“天下第一滩”的美誉,也是北海的重要财源。今年“十一”黄金周的统计数字是,北海银滩总接待游客数达到了20万余人次,共“淘金”10051.74万元人民币。

但北海开发之初的简单粗放式经营,让这片以“滩长平、沙细白、水洁净”蜚声海内外的海滩逐渐变得“沙灰黑、水浑浊、有污染”,直至2000年,广西才决定进行恢复性改造和生态保护,规划开发24公里银滩旅游经济带,在2003年5月1日完成一期工程后,2007年,开始实施银滩中区二期改造工程。

北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朱会东在今年5月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称,银滩中区一期改造工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一期工程尚未达到规划面积的1/4,开发建设水平和总体效果还很不理想,银滩周边长期以来综合环境差、配套设施落后的局面还继续存在,其所指的脏乱差即指改造所涉及的白虎头村、咸田村。

朱介绍说,改造涉及用地面积4011.1亩(含国有建设用地),拆迁户约1500户,人口5000余人,拆迁房屋建筑总面积约23万平方米。对于白虎头等几个村的村民,他们起初听到的说法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但意味着他们要离开自己祖辈赖以生存的村子。

许坤家被拆掉的住宅楼就在北海银滩的正对面,许妻冯广梅向南都记者介绍说,借助这一地理优势经营泳装、冲水、保管等业务,她家一年的收入平均达十几万元。多位不愿意拆迁的村民也称,他们一年出海捕鱼的收入约在三四万元,通过靠着银滩卖泳装等针对游客的服务项目,一年收入也在四五万元,两项相加年收入可达10万元。

不过,根据政府方面安排的搬迁计划,他们的房子被拆掉后,将被搬迁至两公里外,远离北海银滩,他们将失去“靠海吃海”的优势,今后的生活来源成为最大的难题。

更令他们难以接受的是补偿标准。以许家为例,许父名下被拆掉的这套位于银滩路的房屋,土地使用权面积为129平方米,建筑面积共504平方米,北海市土地储备中心委托的评估公司评估总价值为64万余元。冯广梅还介绍说,许家另一套没有商铺的住宅楼评估更低,只有43万余元。这还是楼房,村中还有不少是平房,评估价也只在十余万元。

村民谢庆国给南都记者作了一个简单的计算,他现在的房屋评估为建筑物为700余元/平方米,占有土地1600元/平方米,但如果拆迁后搬迁,在新的安置处他需要另行购买地基,这需要花费980余元/平方米,再加上建房的成本,他认为基本“倒贴”。

拆迁赔偿标准倒是可以协商,但村民们称,他们认为政府在征地中存在违法行为。村民告诉记者,银滩中区改造二期工程涉及用地3900.22亩,因《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征收70公顷以上土地必须报国务院批准,该项目完全超越了广西自治区政府的审批权限,二期改造整体的土地规模远远超出广西一个自治区的审批权限,属于“化整为零”违规报批,此前也有包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对此提出质疑,记者在采访过程中还遭遇北海市规划局官员抢夺采访机。

宋潇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精通Excel的人升职加薪特别快?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