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于1986:废弃之城知子罗(二)

2010-11-10 10:52:06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怒江上空、碧罗雪山腹地一座废弃县城,时光似乎定格在24年前,知子罗,成为中国都市图变之前的最后模板。但这不是一座废城,习惯了以城市为中心主导的人们,需要拨开迷雾,才能了解里面最生动的故事。

尘封于1986:迷雾中的知子罗

城外埋葬着为碧江革命建设牺牲的烈士,但墓园无人管理,荒草遮盖了他们的墓志铭。云信记者夏德锐 摄

尘封于1986:迷雾中的知子罗

曾经的机关大道,只有家禽闲庭信步。云信记者 张海潮 摄

撤离与涌入

碧江三度提出县城迁址,最后却出人意料地被撤销县制,前后历时7年。尽管早有专家提出不能再新增建筑,但这7年间,碧江一边要求择址再建,一边又在上马新楼。

知子罗老村支书李忠雄回忆说,撤县时,特意从大理请工匠打造的县城新景观———八角楼才竣工不久,名为图书馆,却还没来得及放进一本书;县进修学校才搭起2层的支架,门窗还没安上就全拆了;4层的工商银行大楼才启用1年,后来知子罗村公所进驻办公,只占用其中几个房间;可容纳千人的电影院才放了3天电影,就沉寂下来,不久拆了给山下两个乡各建一个中型影院。

在北川县城和舟曲县城先后遭遇地震“包饺子”和特大泥石流倾覆的悲剧之后,在德钦县城还在为搬迁举棋不定之时,许多人回忆起来,其实碧江县城早有先见之明。

早在1954年,怒江建州时就想把州府设在福贡,但十四军军长李成芳不同意,原因是当时境外有“蒋残匪”,若路堵了就无法退回来,遂把州府定在知子罗。1956年,碧江县城欲迁到亚谷,但州委不同意,盖好的房子也废了;“文革”前又想搬去匹河,并盖了一幢长房,最后还是落空。

但是,许多知子罗村民认为,县里没真打算迁址,滑坡也不会真的发生,那只是县里为争取建设改造资金而强调的一个概念,想不到最后弄巧成拙。

而转眼即是1987年,知子罗的居民开始心情复杂地下撤。

当时碧江县级机关和中央、省属企事业的干部职工及工人共有1086人,411人去了福贡,466人去了泸水,其余的离退休外,一部分人分到州级机关工作。碧江中学的高中教师全部归拼到福贡第一中学。县医院的医护人员和全部财产划给古登乡东风医院,后来成了泸水县第二人民医院。到8月底,撤县搬迁工作全部结束。

县城开始被知子罗村公所接管,住在县城周边的知子罗村民纷纷涌入。由于处在县城南北滑坡带上的所有房屋全部被清拆,住在上面的170户农民共738人搬到县城中间安全地段,住进县里留下的瓦房、平顶房和楼房,其中包括猎人黄金斗一家。他们曾多次被县城驱逐:新中国成立前他家在国民党衙门口,建人民公社时被下令搬到知子罗村大队;县城扩张了,命他两度搬迁,先后盖起商业局和水电局;最后,县城遗弃了,他才重新回到这里。

在自愿和鼓励政策下,村里有46户246人也随着迁徙大军进入山下的城镇,每户有3000元住房补助金和1000元生产扶持金的奖励。他们大部分是从碧罗雪山东面迁徙而来的白族后裔,对非土著而言,再迁徙一次又何妨?

省政府下拨了68万元搬迁安置费,为了平衡关系,知子罗村公所还友情赞助了隔壁老姆登村几万元。

全村13个村民小组,除了知子罗下村两个组处于安全地段,其他11个组(包括在外工作的本籍人员)都获得了分房的福利。这时,地处边疆、经济尚十分不发达的知子罗村跑步进入“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社会,按瓦房每人1门、楼房2人1门的简单方式,不管这个门头后面是否还有套间。于是,州长办公室燃起了木柴,银行保险库里唱起了歌,新华书店里众人在猜拳喝酒,武装部里一对新人刚入洞房。

老村支书李忠雄那时在村里当干事,每天忙着分房,县工作组组长照顾他,就把原部队团部副团长住的两层砖木结构小楼分给他。褚红色的门,明亮窗玻璃,原色木地板,老李一家子刚住进来时还不太适应。前几年房子漏雨严重,儿子嫌屋瓦朽旧,要用木棉瓦替代,老李坚决不同意,宁愿花8400元去翻新。他觉得还是老的好,就像这屋里的铁杉木板,虽有半个多世纪的年龄,也是新木比不上的结实。

宋潇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阿里铁军内训课曝光,曾创50亿奇迹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