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家居-旅游-游戏-健康-读书-视频-博客-论坛

高薪的诱惑:歌诗达上的偷渡客

2010-11-10 11:34:5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广州) 跟贴 0 手机看新闻

“由于细节问题还未厘清,中韩之间的雇佣许可制实际上尚未开始。要真正减少中国偷渡客到韩国打黑工的现象,劳务输出合法化是当务之急。”

歌诗达邮轮本年度最后几次的济州岛之行,成了偷渡客们的理想线路。

对于上个月乘坐歌诗达“经典号”邮轮出逃济州岛的44名中国游客来说,他们创造了一个纪录:韩国历史上第一起通过豪华邮轮非法入境事件,人数之多近年来少见。

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每年约30万到达济州岛的中国人中,约有几百人滞留不归。济州岛的免签政策为偷渡者提供了捷径,成为他们前往韩国本岛的第一站。

而就在“经典号”返沪撞船事件发生的当天,歌诗达邮轮公司旗下另一邮轮“浪漫号”从上海国际客运港出发,开始了歌诗达邮轮本年度最后一次济州岛之行。本报记者参加了该次航线。航程结束,有1名游客没有出现在返航的邮轮上。

由于季节性台风等气候因素的影响,前往日本和韩国的邮轮航线每年到10月底停航,次年3月再次启航。

“选择这个时候偷渡,想必经过了精心策划。” 韩国济州特别自治道政府上海旅游宣传事务所所长徐广涛告诉记者。

游客可自由行动

记者乘坐的此次“浪漫号”邮轮共搭乘了1100余名乘客,来自全国各地。

上船当日,乘客们进入各自的房间,就收到一份邮轮方提供的《上岸游程预订表》。该表格提供了两种上岸团队游的线路,表格下方写明:如果不参加任何上岸游程,原则上必须留在船上休息;如果自行下船游览,则一切责任由游客本人承担。

“考虑到安全的因素,原则上我们要求游客报名上岸团队游,不希望他们自行下船游览。”负责此次包船邮轮行程安排的湖北扬子江国际旅行社导游孙佩向记者表示。

不过,事实证明,无论旅行社的初衷如何,通过上岸团队游的方式控制游客的去向并不是个有效的方法。

经过20个小时的航行,邮轮顺利在济州岛靠岸。也许是受到几天前中国游客大规模“脱团”事件的影响,邮轮方接到济州岛当地移民部门的通知,要求船上所有乘客必须下船接受入境检查。

由于济州岛的免签政策,游客们只需携带个人有效护照和邮轮上的身份识别卡“歌诗达卡”就可以轻易过关。本报记者在海关工作现场观察到,所谓的入境检查非常简单,出入境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核实证件的有效性后,就收走了护照,所有的游客手里拿着护照复印件便可入境。

孙佩告诉记者:“由于大多数邮轮线路都不安排岸上住宿行程,因此海关保留游客的护照,也是为了防止他们在岸上入住正规的酒店,从而脱离团队管理。”

据悉,在之前的几次邮轮航线中,移民局的官员会事先上船收集所有游客的护照,统一盖章,放行入境。这样就更无从一一辨别游客的真实意图。

而在入境之后,游客只要找到任何一辆停在港口的出租车或公交车,就可以直接离开导游视线,驶往市中心。

即便是参与上岸团队游的游客,中途“脱团”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本报记者在随团旅行时发现,每到一个景点开始自由活动后,导游就无法完全掌握游客们的行踪了。记者以其中几个景点性质有重复为由,要求自由活动时,济州岛当地旅行社的导游小姐表示很为难。一番争论之后,他们仍然同意了记者的要求。

离开团队之前,记者被要求签署两份免责声明,分别提供给湖北扬子江国际旅行社和济州岛当地的旅行社。于是,记者得以在济州岛自由观光。

“这是业内惯例,如果游客坚持自由活动,我们会要求其签署免责声明,在此期间的一切意外风险由游客本人承担。”孙佩解释。

当天晚上12点整,歌诗达“浪漫号”启程返航。此时,记者从游客以及旅行社导游的口中得知,仍有1名散客未在规定时间回到船上。如果他像那44名偷渡客一样,有意滞留不归,那么当地警方也无法迅速查到其踪迹。

“脱团率”仍可控

旅游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济州岛对中国公民实行免签制度,并且允许自由行,因此在游客乘坐直航飞机前往济州岛时,入境检查会相对严格一些。

上海扬子国际旅行社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前两年来自嘉兴的游客组团到济州岛打高尔夫球,由于证件等问题在机场足足被盘查了一个多小时。

机场的严格盘查,使得偷渡客们将目光转向了邮轮。

徐广涛表示,针对邮轮游客,济州岛入境手续近年来日益简化。由于邮轮游客相对高端,此前一直没有通过邮轮偷渡的事件发生。

然而,随着邮轮票价逐年下降,偷渡客们的出行成本也随之降低。如今,一张前往济州岛的邮轮船票,加上其他各种费用在内,最低只要3000-4000元。而2007年左右要好几万。

“在最近的偷渡事件发生后,济州岛各个部门也在讨论,如何加强邮轮入境游客的管理,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徐广涛表示。

上海锦江旅游邮轮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般邮轮线路除了到济州岛之外,还会经停日本港口城市,游客们需要办理日本国签证即可。而针对单独的济州岛邮轮游,游客们一般无需提交任何额外的材料。

“不过,我们也会根据经验来判断游客的出行目的,如果旅行社对某些游客的资质不确定,一般会要求其提供3-5万元不等的保证金。”该工作人员表示。

不过,记者向多家旅行社了解后发现,不是所有的旅行社都会收取保证金。

上海锦江旅游韩国朝鲜部市场经理谢建骁告诉记者:“正常的游客关心旅行项目,而一些试图滞留当地的人则特别关心他们的出行成本。”

业内人士也表示,尽管邮轮集体偷渡事件属首次,但是近年来中国人偷渡到韩国的人数并没有呈现明显上升趋势。

据韩国外交通商部和法务部发布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在韩国非法滞留的人员共有17.4万人,其中中国人最多,达8.04万人,占总数的46.2%。

谢建骁表示,韩国驻沪领事馆通常对旅行社有要求,通过上海各大旅行社报名韩国游的游客,其平均“脱团率”必须控制在0.5‰以内,而根据上海旅行社近两年的情况,一般可以做到0.3‰以内。“一年不到几十个人吧。”他表示。

韩国旅游发展局上海办事处的黄桦表示,据她了解,目前的“脱团率”还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韩国本岛针对中国游客的签证政策不会因此而收紧。

而徐广涛所长则坦言,自从济州岛实行免签政策以来,吸引大量中国游客入境旅游购物,占济州岛经济总量七成的服务业因此得到了显著的发展。“济州岛已经尝到了‘免签’的甜头,我们不会因噎废食,仅仅因为存在偷渡现象而改变对中国游客的入境政策。”

高薪引诱偷渡客

对于偷渡客而言,成功滞留济州岛只是偷渡计划的第一步。由于护照正本已经被移民局收走,他们成了真正的“黑户”,必须尽快通过各种途径藏匿起来。

环济州岛一周,各处都有中国人的踪影。济州当地的中国留学生韩小姐告诉记者:“环岛一周,都是接待游客的民宿。这些私人小旅馆容纳了部分偷渡客非法打工。”她说,“尽管干活很脏很累,但是据说每个月最少也有五六千元人民币的收入,比他们在国内的情况要好很多。”

不过,“真正在济州岛上选择留下来打工的偷渡客并不算多。”徐广涛表示,“济州岛周边海域每天有那么多渔船和私人的小游船,偷渡客们经常通过这种方式进入韩国本岛的光州、釜山等地。”

这些来到韩国的中国偷渡客,可以做的工作无非几种:建筑工、电子厂工人、饭店招待、家庭保姆……按照韩国当地的工资标准,干得好的有时每月能拿到120多万韩币(折合人民币7000多元)。更多的潜往韩国大城市周边的农村,这里更有利于隐蔽。

一个几年前逃到韩国首尔非法打工的中国人,在酒吧工作多年,现在每个月收入可以达到10000元人民币。“很多人都和他一样,希望在韩国赚了几年钱后再回国。”谢建骁说。

本报记者了解到,前两年通过偷渡方式进入济州岛,进而进入韩国本岛的中国人多为东北延边的朝鲜族人,以40岁以上的中年人为主,他们辛苦打工挣钱,有时候还能把一家人都迁到韩国去。如今,汉族人也逐渐开始加入偷渡客的队伍中。

对此,复旦大学国际关系问题学者詹德斌表示:“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韩国当地缺乏底层劳动力。尽管韩国劳动部近年来逐渐加大对外籍劳工的控制,但是很多工作本国人不愿意做,就给了‘黑户’打工者足够的就业机会。”

一些无法通过正规考试、也没有特殊技能的朝鲜族中年人,则选择了偷渡方式到韩国打“黑工”。他们和当地人语言相通,特别容易在当地安定下来,部分人则希望通过一定年限的居留事实,换取当地的永久居留权,甚至韩国国籍。

而对于其他中国人而言,赴韩工作则没有那么容易。

2008年8月中韩双方宣布启动雇佣许可制劳务派遣工作。不过,由于在实际操作考试等问题上没有达成足够共识,直到2010年5月28日,中国商务部和韩国劳动部才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和大韩民国劳动部关于启动雇佣许可制劳务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就实质性启动中韩雇佣制劳务合作达成共识。

“由于细节问题还未厘清,中韩之间的雇佣许可制实际上尚未开始。要真正减少中国偷渡客到韩国打黑工的现象,劳务输出合法化是当务之急。”詹德斌表示。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宋潇
有道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如何使用跟贴 
修改昵称 关闭窗口
盖楼回复 关闭窗口
发言 | 退出
复制收藏 关闭窗口

复制成功,按CTRL+V发送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返回深度首页

深度推荐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瞭望东方周刊》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温州楼市至少要调整三年,短期资金现在套牢,撤出基本无望。”长期在上海的温州炒房客秦国明说,如今温州人都想着套现,因为现在的调控政策都看不到头[详细]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中国新闻周刊》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你站在地沟里蒙混别人,别人在牛奶里搞三聚氰胺。你让别人恶心,别人让你寒心。整个中国食物生态,已经被几乎所有食物制造者,搞得几近崩溃。[详细]

保障房大考

《中国新闻周刊》
保障房大考

具有自身利益偏好的地方政府,需要在民生保障和政府腰包之间做出选择。[详细]

开拓团事件调查

《新民周刊》
开拓团事件调查

日本开拓团纪念碑被砸背后,除了狭隘民族主义之外,究竟还隐藏着什么?我们不能改变历史,也不能忘记历史,但终究,还是要往前看的。[详细]

疯狂的钱滚钱

《新民周刊》
疯狂的钱滚钱

银根紧缩的大背景下,股市有风险,楼市有“路障”,高利贷成了当下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在某些地区,甚至出现了全民“放水”的疯狂。[详细]

“死亡动车”再回忆

《南方人物周刊》
“死亡动车”再回忆

39死近200伤,一次铁路事故中最低级、最应该防范的追尾碰撞,让打鸡血般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高铁打了个冷颤。大干快上的狂热背后是强大的长官意志,以及基于垄断养成的自大、昏愦和腐败,对安全与生命的极端漠视.[详细]

"7.23"动车追尾全回顾

《中国新闻周刊》

几乎每年铁道系统内部都要进行安全大检查,但温州动车追尾悲剧还是发生了。这种内部监督的失控,最终凸显了外部监督的必要性.[详细]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中国经济周刊》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世界级的大都市,均以都市圈的形式出现。历经半年,“首都经济圈”终于从一个概念进入到了规划制定阶段。[详细]

三峡京津争水记

《瞭望东方周刊》
三峡京津争水记

水资源日益稀少的今天,汉江水到底是随“南水北调”输往北京和天津,还是留给三峡用来航运和发电,这是长江的两难。[详细]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南方人物周刊》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陈氏家族的百年浮沉,烛照出了中国近代文化人命运的一个缩影。[详细]

选择放下的姚明

《中国新闻周刊》
选择放下的姚明

在15个月的等待和努力宣告失败后,姚明他选择了放下。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习惯没有姚明的NBA。[详细]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新民周刊》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又一个央企含着微笑,对利益永无止境的索求,对苦主哭诉的无动于衷,对生态恶化的置若罔闻,对社会愤怒的视而不见。围观中,渤海慢慢地死去。[详细]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中国周刊》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在资源过度向大城市倾斜的中国,生于二三线城市和农村的人别无选择。但他们来到大城市后才发现,在大城市生活,要处处当忍者,他们已经成了大城市的“人质”。[详细]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博客-房产-家居-健康-旅游-视频 rss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