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记者的“卧底”生涯

2010-11-10 16:46:41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0
分享到:
T + -
几乎没有人见过他的本来面目,哪里都找不到他的真实像片。这位曝光率极高但却又极为神秘的加纳调查记者每次都会改变外表。从门卫、清理工,到一名精神病院的疯子,他都扮演过。

本月的《大西洋月刊》公布了“年度最勇敢无畏的19名思想家”名单,一位名叫亚纳斯·阿纳斯的加纳调查记者名列其中,理由是:他的调查报道“迫使加纳政府严惩被他曝光的违法者”。

这位被美国总统奥巴马称为“用生命报道真相”的“卧底”记者,从1999年第一次开始调查报道至今,就没有停歇过脚步,每次都必经生死关口……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高欣 法治周末记者 王婧

几乎没有人见过他的本来面目,哪里都找不到他的真实像片。

这位曝光率极高但却又极为神秘的加纳调查记者每次都会改变外表。从门卫、清理工,到一名精神病院的疯子,他都扮演过。

他叫阿纳斯(AnasAremeyawAnas),出生于加纳首都阿克拉,他拥有30多个假发,过去的十多年里,他“卧底”几十次。有人盛赞他的工作推动了社会进步,有人声称要取他的性命,有人认为他的行为不可取……

但无论如何,他都当之无愧是当今全球最敬业的记者之一。

冒死“卧底”

阿克拉精神病医院位于加纳首都阿克拉市中心,从外面看去,这家医院更像是供工人们休息的宿舍。

在这附近,《新十字军先驱》报的调查记者阿纳斯已经用了整整7个月,前后乔装成出租车司机和面包师,企图发现一些有用线索。

在2009年11月20日清晨,他决定换用另一个更大胆的伪装———精神病人。

于是,他将自己的头发盘得疯疯癫癫,在T恤的三颗扣子和手表里分别装上微型摄像机,并在一位假装是他舅舅的朋友的护送下,慢慢穿过精神病医院的黑色金属大门,走进了他“梦寐以求”的“前线”。

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没有想到,这位名叫MusaAkolgo的新病人,其实是加纳最富盛名的调查记者。

在进入精神病医院后的第3天,阿纳斯就“觅”到了一名叫做卡特的护理员。卡特卖毒品给病人,以补贴自己的收入。

而这正是阿纳斯想要“觅”的“食”。

乔装成病人的阿纳斯与卡特在食堂大厅后面进行秘密交易,并用微型摄像机记录下了交易全过程。

几次交易后,他开始担心卡特会起疑心,因为他从来都不当着卡特的面注射那些毒品。

为了调查的安全进行,阿纳斯作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平时几乎都不沾酒的他决定给自己的胳膊注射毒品。

但这马上带来了问题。

注射毒品的第6天,阿纳斯的身体开始出现不适:“我感到了来自身体的威胁。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经历———眼前的一切都看上去不再如常。”他回忆说。

于是,阿纳斯迅速找了一个参加葬礼的借口,从精神病医院出来,回到自己的医生那里进行治疗。

3天后,恢复了体力的阿纳斯又重新踏进了那扇黑色铁门。

一个月后的12月21日,这篇题为“在加纳精神病院卧底”的调查报道成为《新十字军先驱》报的头条。一顿午餐的时间,8000份报纸全部售罄。

随后,各类媒体紧跟,直指医院的毒品交易;加纳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专门给阿纳斯发来贺信,副总统致电阿纳斯的编辑巴图予以赞扬。

当有媒体提及他“为了调查而选择这种自杀性的行为”时,阿纳斯笑着说:“我没想自杀,我只是必须去做一些事情,因为如果不做,我就没办法获得可靠证据。无论如何,我都很小心,永远确保事情不出差错。每次我都会很好地计划。”

百变伪装者

阿纳斯说,在他那些成功的背后,秘密只有一个———“小心谨慎的思考和计划。我们并不急于马上投入调查,而是事先准备好两到三个方案”。他说。

“我只能说我是个很好的战略家。我知道如何策划,这是我的王牌。”他说。

2006年,阿纳斯写的两篇调查报道让他成为人们心中的“社会改革斗士”。

首先,他乔装成公司员工,到一家曲奇工厂的组装线上“工作”,随即发现该公司将带蛆面粉做成曲奇饼干卖给公众。报道发表后,该工厂被迫倒闭。

接着,他又“转战”到护照办理机构,曝光了其内部贪污腐败内幕。“(我的报道)出来之后总是会引起一阵不小的骚乱。”他咧着嘴,略有些沾沾自喜地说。

那一年,加纳新闻协会提名他为“年度最佳记者”。此前,他已三获该组织颁发的“年度最佳调查记者”奖。

而去年,他做的一个调查则直接迫使政府端掉了阿克拉市的两大非法交易团伙。阿纳斯一直跟踪事件的发展,直到非法交易者们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在英国时政类周刊《观察家》的编辑眼中,阿纳斯的本来面目有些出人意料———“他来到编辑办公室,戴着一顶别致的帽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名纯真无辜的加纳大学生。”

对于这点,阿纳斯很是赞同,他经常“鼓吹”自己有一张“非常纯真的脸”,还会告诉周围的人,如果摘掉眼镜,“没有人会怀疑我”。

但再纯真,阿纳斯选择的也是与危险为伴。“在阿克拉精神病医院的调查是最危险的,特别是前5天,我昏昏沉沉,因为不得不注射毒品,尔后不得不出来恢复一段时间,再回去继续调查。”

在和一次恐怖组织的较量中,危险同样存在。“我从恐怖组织里逃了出来,他们冲我开枪。我只能躲在一辆摩托车后面,然后伺机潜到了旁边的河里。”

“曾经有位女士来到我的办公室告诉我,如果我发表了那篇报道,她的儿子会杀了我。但我还是发了那个报道。”阿纳斯这样看待危险和恐吓,“如果每个人都惧怕恐惧,那么我们的国家永远不会前进。有太多不对的事情需要我们冒着危险去阻止,努力就会有结果。”

在过去的十年里,这位百变记者已经先后进行了几十次卧底调查,至今,他也没有通过任何媒体披露过自己的本来面目。

有媒体曾经这样描述他的外表———“他很高,有着瘦削而疲惫的轮廓”。

新闻实践家

至今,阿纳斯获得的国际奖项已达14个,他的新闻报道被称“为加纳社会带来了真正的良好转变”。但关于他这种调查方式的质疑和反对声一直不断。

有业内同行称:“我们不是警方调查员,也不在保密部门工作,只是普通的记者。我们报道新闻,其中的工作包括一些调查,但必须有一个限度。新闻不是詹姆斯邦德式的调查机构。”

而在今年9月份关于“孤儿之家”的报道发出后,阿纳斯更是遭到了加纳政府有关部门的质疑,称其“报道失实”。

“我只负责报道,公众将来决定谁会受到惩罚。”阿纳斯说。

一名曾任加纳国家警察局犯罪调查科的指挥员称,阿纳斯虽然调查,但从来不介入警方工作。

当意识到他要接的任务越发超出了自己的媒体工作职责时,阿纳斯于去年建立了一家名为TigerEye的私人调查机构。

在他的办公室里,装裱过的奖项证书、奖项的巨额支票和他自己乔装的留影成为装饰。

取得如今的成就,阿纳斯似乎一直目标明确。

1978年,阿纳斯出生在加纳首都阿克拉市。年轻时,他很热衷于戏剧演出,总是喜欢排演非洲历史上的重大事件。

有当年接触他的老师回忆道:“如果你让他演一出戏,他就会出去到处找服装,最后‘全副武装’来演出。”

随后,阿纳斯进入加纳新闻学院学习,临近毕业时,他进入一家名为《十字军先驱》的周报实习。这家报社于2009年更名为《新十字军先驱》,11年间,阿纳斯从未离开。

实习刚开始,阿纳斯的任务只是一些办公室的文字工作,他开始觉得无用武之地了。深思之后,他决定靠一己之力去报道新闻。

于是,在1999年,刚刚二十出头的阿纳斯,便利用空闲时间,“混迹”于街头小贩团伙中,在阿克拉郊外的高速公路上,卖花生给堵车时的摩托车司机们。

这段卧底调查,让他发现了街头小贩和警察之间的内幕交易。

报道一出,阿纳斯随之“横空出世”。

之后不久,这位年轻人接管了报社的调查新闻部。

1998年,阿纳斯获得了新闻学和政治学双学位;2008年,他又拿到了法学学位。

“因为我学过法律的背景,我会一直跟踪下去,确保最后有判决执行。”这位加纳的“007”说起话来格外温和,“而且我马上要结婚了,但一切都必须计划妥当。”

当回到最初的问题———“当初是谁提出去做卧底的主意”———时,阿纳斯的答案是:社会。“我们生活在一个任何事情都必须拿出证据的社会。如果我说在监狱里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人们会让我拿出证据来。有时候即使我有录音,那个被录下声音的人也会说这不是他的声音,所以我不得不录下视频,我必须做到。”

宋潇 本文来源:法治周末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陈丹青谈读书:我是没有读过书的人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