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幼女卖淫案始末(二)

2010-12-30 10:34:52 来源: 新民周刊(上海)
0
分享到:
T + -
她叫乐乐(化名),今年15岁。一切的转变都源于4年前一场令人痛心而震惊的变故:当时年仅11岁的她惨遭强暴,随后又被拐骗至休闲中心卖淫。被解救后,强奸并强迫其卖淫的犯罪嫌疑人被送上了法庭。但案子一审判决后,被两次发回重审。

“可是19天过去了,案子一直没有进展,休闲中心依旧照常营业,生意红火。25日,仅仅刑拘了休闲中心的老板娘秦星一个人。”唐娟告诉记者,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在秦星关押在零陵看守所期间,零陵区公安分局南津渡派出所工作人员魏晓辉竟然帮忙传递信件,使得内外互通,妨碍了司法公正。

为此,唐娟不得已将遭遇写信给了湖南省公安厅。省公安厅获悉此案后相当重视,并作了“请高度重视,依法惩处”的批示。2007年2月17日,永州市公安局局长刘建宽做出了“必予高度重视,只有11岁幼女,务必严惩彻查,并追究民警办案不力的责任”的批示。

在省市两级公安机关的直接干预下,乐乐的案件很快进入了正常的渠道,永州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彻查此案。很快,涉及此案的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周军辉、秦星、陈刚、刘润、蒋军军、兰小强被立案侦查。

根据湘芙蓉司鉴中心【2007】精鉴第280号鉴定结论:乐乐属于创伤后应激障碍,该病的发生与2006年10月至12月期间被强迫卖淫所受的精神创伤有直接因果关系。而根据乐乐最近的一份《医学鉴定书》:其外阴水疱反复发作,诊断为生殖器疱疹。分析认为:这种病毒引起的性传播疾病反复复发、尚无有效方法,很可能诱发生殖器恶性肿瘤,如怀孕易导致胎儿畸形、流产、死胎。

原本以为案件会顺利进行的唐娟却又遭受到了来自地方检察院的阻力。唐娟告诉记者,在检察院指派了公诉人后,公诉人从未与他们深入交流,甚至有次当着她的面说:“我没看出来你女儿是被强迫的,她看上去也不像只有11岁。”

这句如利刃般的话深深扎在了唐娟的心上。就在2008年全国遭受大范围的雨雪冰冻灾害的那段时间,唐娟在那检察院门口的雪地里整整跪了18个小时,检察院这才给她换了一名公诉人。

2008年6月6日,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乐乐作为一个正在读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平时表现好,家庭生活幸福,不存在主动卖淫的动机。秦星、陈刚招募、纠结、指示多人从事卖淫行为已经构成组织卖淫罪,罪名成立。秦星被判处死刑,陈刚被判处无期徒刑。周军辉以暴力胁迫不满11岁幼女卖淫,致使其染上性病和出现精神障碍,其行为构成强奸罪、强迫卖淫罪,罪名成立,被判处死刑。刘润、蒋军军、兰小强等人强奸罪名成立,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16年、15年。

被告人周军辉、秦星、陈刚各赔偿乐乐经济损失2万元,刘润等3人赔偿乐乐经济损失1万元,共计9万元。而一同参与轮奸的秦斌却一直在逃,未受任何惩处。此外,不履职的杨军祥被“严重警告”;通风报信的魏晓辉则被“党内警告”。

看似乐乐的案子就要尘埃落定,但唐娟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她以量刑畸轻等为由申请抗诉,永州市人民检察院采纳了建议。2009年1月此案重新审理,2月11日法院再次做出判决——维持原判。此案二审后又因为证据不足被高院发回重审。

4年多来,唐娟奔波各地收集的各种材料垒起来有半米多高。在夫妻俩的房间内,书桌上堆满了诸如《只有战胜自己才能战胜一切》、《成功者的心态》、《成败在自己》之类的书。床头的墙上贴着这样一张纸条: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务须抱着绝无退路的决心,勇往直前……如果立志不坚,时时准备知难而退,那就绝不会(有)成功的一日。或许,正是这种不给自己留后路的信念支撑着他们走过了这1500多个日夜。唐娟始终相信:邪不能胜正,乐乐终究会好起来……

天,真的快要亮了吗?

当庭翻供

2010年5月11日,唐娟在永州医院检查出宫内早孕,但5月14日她在从长沙归来的高速路口出现大出血。被紧急抢救后,唐娟被确诊再也无法怀孕了。

而仅仅在她手术完没多久的6月9日,唐娟又被零陵公安分局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了37天。坊间传言,唐娟真正被拘留的理由却是荒唐的“私下接受媒体采访”。

眼看着该案就要在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四次开庭审理。唐娟曾断然拒绝过被告家属愿意赔偿20多万、庭外和解的要求,记者问她:“你希望的结果是什么?”“让他们死!”唐娟口气决绝。记者了解到唐娟曾向亲友透露,如果法庭不能判他们死刑,她或许会亲自拿刀捅死他们。

事实有时就是如此巧合:2010年6月的永州枪击案就发生在零陵区法院(当时在法院庭审过程中,发生严重枪击事件,一当事人持枪扫射,导致3名法官当场死亡,3名受伤,嫌凶当场自杀,编者注),而最后自杀的开枪者朱军正是乐乐的干爹。

2010年12月23日,庭审当天,唐娟和丈夫早早地攥着一袋子的材料,守候在法院大门口,夫妻俩几乎一夜未眠,两眼布满血丝,一脸焦虑和担忧。在上一次开庭现场,唐娟突然情绪失控嚎啕大哭,被迫休庭。她说,“这一次,我一定要控制住自己。”

唐娟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法院判令7被告赔偿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184万元,并判处7被告均是主犯,处死刑。据给“乐乐案”提供法律援助,来自北京的代理律师沃兴伟表示,此案使她的整个家庭千疮百孔,社会危害极大,所以诉求法院从重判处。其中,184万元的索赔,包括乐乐医疗费、继续治疗费、精神抚慰金及经济损失。

由于沃兴伟律师22日刚接手此案,他为唐娟列出提纲,在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由公诉人和唐娟直接提问。这是唐娟最为痛苦和难受的环节。她说,每一个涉及女儿被逼卖淫、遭轮奸的提问,都如同针锥刺心,句句滴血。

周军辉是第一个接受讯问的主犯,他语气低沉,多次表示,自己愿意承担责任。但随后的发展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秦星,这个出生于1982年、身材瘦小的女子在庭审上哭诉并对之前供述的强迫卖淫行为拒不承认,称自己没有强迫乐乐。她还极力维护男友陈刚,否认他是这家休闲中心的老板。陈刚亦当庭翻供,拒不承认且态度嚣张。

而在强奸罪的审理中,刘润、蒋军军、兰小强与秦斌(2010年7月刚被抓获归案)也接连翻供。刘润和蒋军军更狡辩:“我当时看她好像有十七八岁了。我们不是强奸,只是嫖娼。罚几百块钱就可以了。”此举激怒了唐娟和张海。唐娟抡起矿泉水瓶朝蒋军军砸去,场面一度混乱,幸而被庭警制止。

在控辩双方答辩的过程中,公诉人称,他办强奸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情节如此恶劣,嫌疑人如此毫无悔意、态度嚣张的。而被告人秦斌的律师更是当庭怒骂了几名被告——虽然他的职责是维护秦斌的合法权益。

鉴于案情重大,法官宣布择日宣判。

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缘何4年多来,只有一名被告表示悔意,其余几人均拒不认罪?唐娟的一名亲友凑近记者解释其中玄机:“周军辉家穷,父母都是农村的,没关系。”

7名被告究竟在当地有着一张怎样复杂的权力、关系交织网络?记者努力试图进行多方求证。在永州市公安局,一位姓马的外宣负责人表示:“省外媒体要得到省公安厅的批准。再说,我们不需要你们来报道,我们会组织自己的记者进行正面报道。”

之后记者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到,原南津渡派出所副所长何频是柳情缘休闲中心老板陈刚的同学兼铁哥们,现已调到接里桥镇派出所任职;而秦星的堂哥秦爱群更是零陵区公安分局政委,现被调任市公安局。何频与秦爱群之间,又是女婿与丈人的关系。在秦爱群的老家富家桥镇,一位邻居向本刊记者证实,秦爱群有个女儿确实嫁给了个当警察的。还有人称,秦星的姨父在永州市检察院里当领导。

缠绕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之谜,似乎逐渐明朗。人们仍然在担心,如此复杂的权力关系网是否会影响到司法公正。伤心欲绝的被害人,愤怒压抑的围观群众都在等待法院最终的公正判决。

截至发稿前,记者获悉,这些天唐娟正带着乐乐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开始身体和精神创伤的治疗。当年一米五七的乐乐已有近一米七的个头了。她戴着黑色的帽子,一条黑色的围巾将脸遮住,只露出眼睛。从火车站到医院,她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院方为乐乐成立了医疗组,包括感染科、皮肤科、性病科等几个科室的近10名医务人员。此外,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基金会将按规定为乐乐提供10万元资助。

愿上天能从此刻怜惜眼前这个曾经被折磨得千疮百孔的女孩。

宋潇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这款羽绒服火了!有人排长队当黄牛 还有人加价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