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奴真相:源于政府牟利冲动(三)

2011-01-05 13:15:21 来源: 新民周刊(上海)
0
分享到:
T + -
根据曾家人的介绍,双方的合作模式为:收容站将残障人送给曾令全培训,然后外派务工,所得收入与收容站分成。此外,收容站在接到生意但人手不够时,也会向曾要人。

渠县官办“奴工基地”揭秘

村民们说,这里比曾令全的“培训基地”要黑百倍,因为在曾令全的基地内,智障人员至少还能吃饱,但在太平寨,被强制奴役的流浪人员吃的是红薯稀饭,甚至是菜叶煮稀粥,食不果腹,难见腥荤。因为实在太饥饿了,“奴工”们出外劳作时常忍不住偷吃,甚至看到生肉,不管卫生与否塞到嘴里就吞。

首席记者/杨 江

求助人员沦为奴工

曾令全奴役智障人,触犯众怒,但他并不是最黑的,在渠县有一个比曾令全及其“残疾人自强队”更黑的“奴工基地”,其管理手段、剥削模式与曾令全极其相似,且手段更为残忍,性质更为恶劣——这个“奴工基地”是官方背景的。

如同曾令全的勾当在三星村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在渠县水口乡坪花村三组的太平寨,也有一个多年的公开秘密——建在此地的渠县救助站太平寨救助基地简直就是一个魔窟。

渠县救助站太平寨救助基地距离渠县县城约40多公里,山路崎岖,相当偏僻,记者在这个基地看到,此处地势险要,东、南、北三面是最高处达60多米的悬崖,西面是一面3米高600多米长的石墙。它的前身是渠县麻风病院,随着麻风病人治愈或死亡,麻风病院逐渐废弃,直至十年前被当时的渠县收容遣送站租用为收容教育基地。

不过,这个被高墙、悬崖与外界阻隔的收容教育基地被村民们指责为从创办第一天起就强迫被收容人员劳动,不给报酬。收容遣送制度在2003年因为孙志刚事件被废除后,收容遣送站变身为救助站,根据知情人士的透露,收容遣送制度废除后,太平寨曾停用二十多天,但此后很快又重新开张。

太平寨救助基地自成立以来,负责人就一直是渠县救助站的护送股股长杨军义,曾令全的弟弟曾国华向记者反映,曾令全与杨军义之间有秘密的用工协议,杨军义曾经以每月1000元的价格“购买”了曾令全“收留”的三名智障人。曾国华还揭露,渠县救助站站长刘定明以前跟曾令全的关系很好,“他经常把收容站的人送到这边来,后来他跟我哥要钱太多,最后闹翻脸了。后来自己搞了一个收容站,自己做起了生意。”曾国华反复说,在曾家的智障人很多是刘定明送来的,而且是以私人名义送来,然后收钱。

记者曾就此向渠县救助站站长刘定明求证,他矢口否认。但当记者来到水口乡,很多村民都表示,他们对上述情况早有耳闻,更为惊人的是,村民们表示,他们亲眼目睹了那些原本到救助站求助的流浪人员被送到太平寨救助基地,管理者牵着狼狗、带着警棍暴力胁迫“被救助人员”劳动,遇有不从,抄起板凳扁担就打。

太平寨救助基地占地140多亩,寨内种有100多亩农田、果园,并在后面的麻风病房养猪牛羊等牲口,按照村民们的表述,被奴役的这些流浪人员除了要负责寨内的劳作,还被强行派出去为周边的农民收谷子、到建筑工地做苦工,他们每天的工钱只有三五十元,但就这一点工资也全被太平寨救助基地的负责人拿走。

有知情人士披露,杨军义甚至在太平寨附近的乡镇承包一个砖厂长达两年,其间,杨军义强迫十多名智障流浪人员在砖厂干活,但工资分文不付。

曾令全奴役智障人事发后,杨军义突然消失在公众视野,而太平寨救助基地的牌子也被摘走。知情人士透露,寨内的十多个智障人员已经被秘密转移。

目前的太平寨救助基地是大门紧锁,狼狗守院。

住地下室,食不果腹

杨军义假借“救助”名义奴役流浪人员尤其是智障人的巅峰是在2005年,按照知情人士的说法,其日常控制的求助人员多达六七十人,但凡到渠县救助站求助的人都会被拉到太平寨基地,在暴力的胁迫下强制劳动。

在这个炼狱一般的地方,被奴役的流浪人员生活惨淡,远不及曾令全的培训基地,太平寨救助基地有一栋两层的楼房,分成9间客房,其中5个标间、4个单间,基本都带有独立的卫生间,隔壁相连的平房中设有厨房和餐厅,可供50人进餐。在一间标间里,记者看到贴有一份关于“太平寨桃花农庄”的简介,这份标注为2003年5月1日的简介表明,这里是一个游客休闲、度假、避暑、观光、娱乐的“最佳去处”,但这只是其光鲜的外表,记者发现无论是楼上还是楼下,甚至院前都设有一些自动麻将桌,丝毫没有救助基地的影子。

基地的奥秘在地下,穿过餐厅有水泥楼梯通往地下,那里阴暗的水泥地下室是奴工们的住所。奴工们住在潮湿阴冷的地下室,水泥墩上铺一层稻草就是一张床,杨军义将民政局接受的社会捐赠的床褥拿来给奴工们盖。

村民们说,这里比曾令全的“培训基地”要黑百倍,因为在曾令全的基地内,智障人员至少还能吃饱,但在太平寨,被强制奴役的流浪人员吃的是红薯稀饭,甚至是菜叶煮稀粥,食不果腹,难见腥荤。因为实在太饥饿了,“奴工”们出外劳作时常忍不住偷吃,甚至看到生肉,不管卫生与否塞到嘴里就吞。

几个月前,一名50多岁,编号“3号”的智障人在被弄到太平寨救助基地几年后,偷吃生肉发病而亡。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被村民们公认为是杨军义,2006年,杨军义在太平寨办农家乐,发生命案,后杨军义将救助基地承包出去,根据记者调查,前后有近10个老板承包过太平寨。办酒厂、猪场、果园,用工全为被囚禁在此的流浪求助人员,杨军义与曾令全一样将这些流浪人员当成了私人财产,承包价格很低,每年只有2万元,而这些钱全都进了杨军义的腰包。

渠县涂溪镇梅湾村党支部书记何明与李明华是太平寨救助基地目前的承包者,李明华承认,所有的承包款都给了杨军义,但杨并未出具任何票据。多年来,杨军义与承包商合作,持续将求助人员送至太平寨强制劳役,以李明华为例,其承包了其他农户20多亩耕地,一直让杨军义控制的智障人耕种,记者采访时,发现了一名智障老人正在李明华的地里劳作。

这名智障老人自称王福能,60多岁,已经在李明华这里做了很久的劳工。根据周边村民的介绍,太平寨内的奴工们“吃的是牲口饭、做的是牲口活”,三伏天,从上午干到下午一两点才能吃饭,连草帽都没有。晚上10点多才能收工。

杨军义还与曾令全一样曾将智障人送往外地打工,2007年,此人曾安排一个名叫燕桂芬的人带着数名智障人到新疆打工,但从此消息全无。

曾令全的妹夫罗政2006年在湖南因为通过鞭打、电击等暴力手段强迫智障人为黑砖厂打工被判刑8年,其当时交代,所有智障人的工资都被汇给曾令全,由曾令全与渠县民政局领导分成。

由于官方拒绝接受采访,目前不知道罗政所说的“领导”是杨军义还是刘定明。

逃跑者被打死

从曾令全的救助基地被解救出的智障人反映他们逃跑一旦被抓就会遭受毒打,而在太平寨救助基地,这样的情况更为令人发指。太平寨救助基地的高墙上插满了玻璃碎片,但仍旧有不堪忍受暴力奴役的智力正常的求助人员奋力逃跑。2005年的一个深夜,村民王某和父亲就救助了一名逃跑者,王某当时因为建房子,将砖块堆积在太平寨围墙下,逃跑的奴工因此从高墙跳下,借助砖堆逃脱,他向王某讨要了一只手电,喝了一碗稀饭,拒绝了王某父亲给他的钱,顺着坡逃走了。

并不是每一个逃跑者都有这样的幸运,水口乡坪花村三组的村民目睹了其中一名逃跑者被抓回来后,用绳子捆起吊着殴打,后坠入悬崖。崖下的村民报案,救助基地又将尸体搬回去秘密埋葬,村民们义愤填膺,组织人员找到了埋尸地点。村民们至今提起当时的情形仍难抑愤怒,大骂不已。对于救助基地内这些惨无人道的行为,村民们曾多次到县、市集体上访,但却失望而归。

麻风病院的医生雍朝彬还透露,一些被遗弃的婴儿送到太平寨救助基地,因为得不到很好的照顾,“只有养死的,没有养活的”。

杨军义以及太平寨救助基地内的这些黑幕,让人难以置信,这居然发生在当今的中国。太平寨内的智障人目前已经被“及时转移”,不过,从寨内刚翻耕的农地、待喂养的牛羊,还有那个孤零零站在山坡上放牛的智障人,人们还是可以看出端倪。这名智障人的编号是“5号”,他被关在太平寨已有5年。

“5号”是目前基地唯一剩下的智障人,他在救助基地的任务是养猪养牛,由于很多智障人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基地的管理者平时就以编号呼唤他们,久而久之,“5号”就成了这名少年的名字。

基地楼上的标间空着,但5年来,“5号”却只能睡在地下室。他的房间房门是道铁栅栏,上面挂着一张破布,屋内,一个水泥墩子就是床,墩子上摆着破得露出弹簧的床垫,床的周边墙角是一圈小便槽,直接通向室外。

不过这已经是整理过的,村民们说,平时床其实只是稻草铺就,“5号”平时吃饭的厨房在地下一楼的一间厨房,肮脏的大锅里正在煮着一锅带叶萝卜。“5号”说这是给猪吃的,而他自己则指着旁边一堆用来烧猪食的生萝卜说这就是他的食物。

“对太平寨以及杨军义的情况,我一概不知情。”渠县救助站站长刘定明扔下这句话后再也不肯回应。

谎言终究是要被揭穿的,2010年12月21日,渠县连续发出两次通告,经调查杨军义在被指派为渠县救助安置基地负责人期间,私下以个人名义与“渠县残疾人自强队”曾令全曾签有智障人员用工协议。该县事件责任调查组决定对杨军义纳入曾令全案一并侦查;当日下午,该县公安局对杨军义刑事拘留。同时,渠县救助站站长刘定明已被渠县民政局宣布停职,接受纪检监察部门调查。

由渠县纪委监察局牵头对曾令全一案涉及的部门监管、民政救助、残疾人权益保护等方面展开全面深入的责任调查,对有违法违纪、失职渎职行为的部门及相关责任人将严肃处理。

发人深省的是,本应对流浪人员施行救助的救助站最终何以沦为“奴工基地”?

D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精通Excel的人升职加薪特别快?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