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泰安刘氏兄弟的亡命4.5公里

2011-01-07 09:27:24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目击者刘大坤说,刘鲁民第二次装弹完毕后,向警车下面的弟弟刘建民看了一下,然后,将猎枪的枪口顶住自己的下颚并用脚趾扣动扳机后,饮弹自尽。

山东泰安刘氏兄弟的亡命4.5公里

高清图:山东泰安警察缉凶时遇袭 多人死伤

4.5公里,泰安普照寺的佛乐没有改变血腥和杀戮。刘鲁民和刘建军两兄弟的生命轨迹,在这短短的几公里中,永不可逆。填弹、射击、超于常人的冷静,刘氏兄弟在42分钟时间里的所作所为,成为山东泰安地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恶性刑事案件。

案发“干休所”里的枪声

从昨日上午开始,一些学生团体和市民走上街头为“1·04”枪击案中的遇难民警和协勤人员举行悼念活动。

在致哀过后,泰安市民陈满堂没有忘记走到文化路农贸市场边上的一棵大树前,绑上一朵白色的纸花。“下辈子做个好人吧。”陈满堂说,在“1·04”枪击案中,52岁的刘鲁民就自毙在这棵大树底下,而与他相识了8年的刘建军也被亲哥哥刘鲁民击中,生死不明。

泰安市科大路干休所2号楼已经大门紧闭,但院内大片的鲜血仍清晰可辨,山东泰安“1·04”枪击案的第一现场,就发生在被当地人俗称为“将军楼”的独门别墅中。

1月4日上午11时19分,一切如常。陈满堂在位于泰安市科大路干休所门口的水果摊上摆弄着妻子送来的午饭。突然,对面干休所传来几声“爆竹”响。在随后的7分钟时间里,陈满堂被吓了个瞠目结舌,午饭再也无心食用。他成为该案第一目击证人。

“一个警察,便衣,一瘸一拐地跑出来,腿上和后背全是血。”陈满堂说,来人一边跑一边指向干休所2号楼方向大喊:“开枪了,我是警察,快报警。”大约30秒后,这名腿部受伤的便衣倒地不起。期间,另一名便衣男子从2号楼内侧迅速跑出,一边跑一边打电话。在他的身后,再次响起“爆竹声”。

陈满堂说,第二名跑出的便衣男子身后至少有3声“爆竹”响起。该名便衣男子一路跑到干休所对出的虎山路北首,听到腿部受伤的男子呼救后,又折返回干休所门前,架起受伤的男子便躲进干休所西侧的一间文具店。此时,陈满堂平日相熟的一张面孔出现,这个人是刘建军,干休所2号楼的主人;陈满堂说,在过去的8年时间里,他们素有交往,只是这次,刘建军手里多了个家伙——— 一把双管猎枪。直到此刻,陈满堂才意识到,刚才的“爆竹声”,其实是枪声。与刘建军同时跑出的,还有一名身着灰褐色衣服的男子(警方事后证明,该男子正是刘建军的哥哥刘鲁民),和刘建军一样,刘鲁民右手端着一支短枪,左手持一把砍刀,在冲出干休所大门后,两人迅速拦下一辆面包车,用枪逼迫司机停车并上车准备逃离,但是,由于司机在下车的瞬间拔下了车钥匙,两人只好下车另寻目标。

“我怎么也没想到,平时看着和和气气的刘建军会做出这么狠的事情。”陈满堂说,刘建军和刘鲁民下车后,发现了躲进文具店的便衣民警,两兄弟一前一后跟着闪进了文具店。随后,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折返救护战友的便衣男子被击中倒地,而此前腿部受伤的民警头部再次遭到刘氏兄弟刀砍头部。事后,陈满堂和干休所保安郑得志得知,折返文具店的便衣男子,被猎枪击中后当场牺牲。而腿部受伤的男子因为昏迷躲过一劫。

干休所附近一些居民向南都记者证实了陈满堂的说法,在文具店西侧开店的泰安本地人老何说,刘氏兄弟冲进干休所文具店后,直接开枪射击,折返救助受伤的战友的便衣男子应声倒地。而腿部受伤的民警因为失血过多也支撑不住发生晕厥,120医生赶到前,该民警始终没有苏醒。

1分钟后,刘氏兄弟冲出文具店向虎山路北首跑去,在成功抢夺一部小车后,两人驾车沿科大路向北逃窜。一路上,刘氏兄弟手持双管猎枪和小口径手枪与追缉民警展开了激烈对抗。

泰安警方一名知情人士向南都记者介绍说,在干休所里,4名警务人员中有3名被刘氏兄弟击中牺牲。在沿观光路向文化逃窜过程中,再有两名路人和多名追缉民警被击伤。在行驶至擂鼓西路一带时,刘氏兄弟抢夺过一辆越野小车试图冲出包围圈,但最终在龙潭路被撞致不能行驶。

逃窜:沿路持枪扫射

“太吓人了,警察开车将越野车直接撞飞了。那两人(刘鲁民、刘建军兄弟)下来就开枪。”龙潭路东侧一家川鲁菜馆的服务员冯丽向南都记者描述称,1月4日中午约12时25分。刘鲁民和刘建军驾车逃跑至文化路与龙潭路交界的十字路口,其间遭到当地交警部门追缉人员围堵。刘氏兄弟抢夺驾驶的墨绿色越野车撞向路边一棵大树方才停下。

在事发现场,南都记者发现一条长长的刹车痕迹。从文化路口180度转向龙潭路。冯丽和附近的港华燃气公司保安人员向记者证实,刘氏兄弟本欲驾驶越野车继续向西逃窜,被交警驾车猛烈撞击,原地180度转弯,最终撞向龙潭路右侧的一棵大树。

龙潭路口工商银行保安宋军说,撞击发生后,警车内的人员被困在车中动弹不得。刘氏兄弟迅速下车,跑到该银行南侧的路口再次强行拦停一辆面包车,其间,刘氏兄弟中的一人(此时,枪支换为刘鲁民持有)手持双管猎枪向空中射击。在抢下面包车后,两人驾车继续向西逃跑,约两分钟后,遭到大批武装警车和特警驾车围堵的面包车掉头向文化路中段急速驶去。

“油门轰得好大,就像疯了一样。”宋军说,大批武警和身着防弹衣的特警紧追不舍,最终将面包车逼停在文化路农贸市场附近。在此过程中,一名男子甩出车子被警察擒获,而另一名男子手持双管猎枪与大批围堵的民警展开对峙。

“太厉害了,那人下车后继续向西边的警察开枪,一直打到没有子弹。”文化路农贸市场对出的英华便利店收银员李凤丽(音)提及当时的场景仍心有余悸。她说,被擒获的男子见同伙仍继续举枪射击,趁乱躲到一辆警车下面。在射击的男子填装子弹的间隙,多名手持长棍的警察试图靠近制服他,但遭到猛烈扫射。

李凤丽说,子弹打完后,持枪的刘鲁民在农贸市场的马路上来回徘徊,并镇定地对枪支进行填弹,还没等手持长棍和电棍的警察靠近,刘鲁民即填弹完毕,向包围圈外的警察疯狂扫射。

“真不明白,抓这么凶狠的歹徒怎么连枪也不带。”文化路农贸市场范镇烧店老板刘大坤很不理解警方当时装备情况。他说,除了后来赶到的武警和特警,先前成功围困刘氏兄弟的警察除了手中的长棍和电棍,并没有佩备枪支。当过兵的他回忆说,这也是导致刘鲁民现场疯狂对民警扫射的主要原因。

亡命:填弹后顶住下颚自尽

1月4日中午12时50分,在距离第一枪击现场民警被击中1个多小时后,精疲力尽的刘鲁民终于不再对警方射击。李凤丽和文化路工商银行一名员工说,此时,刘鲁民突然向已经躲在警车底下的弟弟刘建军开了两枪。然后在大批赶到的武装警察的围堵下,踱步至英华便利店对面的一棵大树下,再次对猎枪进行填弹。

“很安静,慢条斯理的。动作非常干净。”刘大坤说,刘鲁民第二次装弹完毕后,向警车下面的弟弟刘建民看了一下,然后,将猎枪的枪口顶住自己的下颚并用脚趾扣动扳机后,饮弹自尽。

李凤丽说,枪响之后,十余名警察上前查看,发现刘鲁民已经死亡。而遭到哥哥枪击的刘建军也在随后赶到的120救护人员帮助下,转移至当地医院抢救。

“估计是觉得活不成了,想先打死弟弟,然后再自尽。”多名目击者回忆说,刘鲁民在射击弟弟两枪后,旋即装弹自尽,没有再对警察开枪。

D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纪许光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谁给你的勇气,没钱没背景还不读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