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读秒“足球大审判”(三)

2011-04-21 12:23:15 来源: 新民周刊(上海)
0
分享到:
T + -
对中国足球来说,这是一次期待以久的“大审判”,近17年来,足球从改革的突破口堕落成反腐的突破口,足球官场滥用职权徇私舞弊,足球赛场“假赌黑”空前泛滥,推毁重建或许正是涅槃重生的开始……

中国足球原罪

记者/张  伟  特约记者/晓  光

当决策者内部形成了“黑色利益共同体”,集体决策的内核也将被彻底偷换、被利用,那么所谓的民主集中制实际上就成为了“共同体”捞钱、捞名、满足个人欲望的金钥匙。

随着长达两年的中国足球窝案进入最后审判阶段,当我们回望以谢南杨为代表的足协高官变身巨贪、以陆俊为代表的著名裁判变身黑哨时,终于寻找到了中国足球原罪:原来足球的腐败根源早已不仅是某个人的道德问题,更多的还是结构型制度和监察的缺失,于是,过去一直得不到解答的种种疑团,终于一个个化解……

官员为什么这么贪?

日前,在谈及即将受审的谢亚龙、南勇、杨一民等足协高官时,一位足坛元老颇为感慨地说:“他们以前并不坏!不是坏人,怎么就这样堕落了呢?”对于这一点,甚至专案组人员也曾表示认同:“他们如果当初没去足协,或许不会是今天这样的结局!”

其实,无论是谢亚龙和南勇,记者曾经多次跟他们接触,表面上看他们都还不错:谢亚龙根红苗正,一身书生气,做事讲原则;南勇有着典型的北方人的豪爽,够哥们,讲义气,而且与媒体关系也不错,口碑也不赖。可是,这两个足协一把手、二把手却锒铛入狱。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多少年来,中国足球状况让人痛心不已,究竟是人的问题,技术问题,还是制度问题?媒体和球迷们曾理性探讨过,也曾疯狂诅骂过,但是中国足球不仅没有起色,反而日薄西山。中国足协已经成了腐败的典型,已经成了贪官的聚集地。

中国足球产业每年的直接和间接收入高达数十亿,但是如此巨大的商业利益却是由中国足协这样一个行政机构直接参与经营和管理的,这样的独家管理体制,想不腐败都难,中国足协俨然成为了巨大的垄断利益的创造者和维护者。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如果你是足协高官,也未必能抵制住诱惑。

两周前,在央视公布的公安部专案组的反腐案情时,面对央视镜头,黑哨裁判黄俊杰痛哭流涕,沉痛忏悔,他说出那番话,并不排除有推卸责任、企图减刑的动机,可是从另一角度也能发现,黄俊杰道出了一个沉重的事实,那就是“官哨才是最大的黑哨”。

原足协官员、现已成为阶下因的张建强日前曾详细解密了黑金交易内幕。据他透露,在比赛中,重要的赛事价码会很高。而一些不重要的比赛,一般的价格是主裁判要送8万,每个边裁给2万,但也有给1万的,最少的给5000。由于中国足协的监管和用人上存在问题,某些涉案官员,在赛前准备会的时候就已经给比赛定了调。据张建强称,最终结果就是,凡是不给钱的就要吃亏,“当时有一句话,花钱买公平,也就是这个意思。”

可见,中国足球的腐败已经是“制度性腐败”。当决策者内部形成了“黑色利益共同体”,集体决策的内核也将被彻底偷换、被利用,那么所谓的民主集中制实际上就成为了“共同体”捞钱、捞名、满足个人欲望的金钥匙。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我们就不难理解,足协官员为什么都那么贪了。

比如谢亚龙,他走到今天的地步,并非是个人选择的问题,而是一个必然的堕落过程,是制度的不健全使然,是中国足球肮脏的大环境使然。谢亚龙通过个人奋斗改变自身命运的同时,也被这个环境改变着。正所谓,环境影响行为,行为养成习惯,习惯生成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有专家给出这样一个合乎情理的推测:假如你是2005年初还未出任足协掌门的谢亚龙,一定会感到不平衡。作为前国家体委主任的秘书,你“根红苗壮”,而在体育总局系统担任正司级干部也快10年了,但总是熬不出头。其间在体育总局不少部门呆过,甚至到地方挂职,但回到体育总局后一切照旧,而且地位越来越被边缘化。此时,你已经50岁了,人生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不进则退,更何况是在仕途打拼。于是乎,你环视总局系统内部,只有搞足球能让你搏一下。一来,足球影响力巨大,好出名;二来,中国足球这堆烂摊子,没有人愿意接手,你要是主动请缨,领导不但不会反对,感激你还来不及呢;三来,即使如前任一样没有功成名就,结局也不赖,前任阎世铎离开足协后担任体育总局训练局局长,据说是个肥差。前任的前任王俊生去了中体产业挣着百万年薪,当着上市公司董事长,既实惠又风光。假如你是精于算计的谢亚龙,在算好了这三步棋后,也会像他那样去足协趟浑水的。

假如你是2005年到2008年期间的谢亚龙。此时,你作为足协掌门已经为奥运政绩焦头烂额了。对外,每天舆论都在攻击你;对内,你的两个副手南勇和杨一民各怀心事,跟你面和心不和,你已经感觉到自己无能为力了,但你也很快发现,政绩上不去,油水还是不少的。足协长期游离于法制的监管之外,而足协又对各级国字号和各级联赛大权独揽,存在着大量金钱与权力的交易机会,这样的机会几乎没有风险。再加上南勇和杨一民都在疯狂敛财,你作为地位比他们还高,权力比他们还大的掌门凭什么两袖清风!于是乎,你也跟着一起“潜规则”,在贪污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实际上,你最初的判断没有错,离开足协后,你终于当上了中体产业董事长,尽管仕途生涯走到了尽头,但“钱途”无限美好。如果不是扫赌打黑,你该多么得意于自己当初的算计。但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当你被警察带走时,也会像谢亚龙一样追悔莫及地说一句:“假如当初……”

足坛为什么这么乱?

由于长期的政企不分、管办一体,使得中国足协领导下的中国足球不可避免地在腐败中走向混乱。众人皆知的中超公司,曾是中国足坛最赚钱的大企业,每年的收入数以亿计。然而,让人不可理解的是,这样一家大公司最大股东居然是中国足协,也就是说公司的一切人事任免权、经营管理权、财政大权全由中国足协说了算,这样的体制不乱才怪。

据知情者透露,南勇“东窗事发”,恰恰是因为担任中超公司董事长一职时出现了严重的腐败问题。当时,举报他的一封匿名信在全国媒体记者间流传,信中称:“中超联赛2005赛季‘裸奔’一年之后,南勇以中超公司董事长的身份一人飞赴欧洲与白川商谈冠名赞助问题,白川向他推荐了爱福克斯公司。之后签署了爱福克斯、白川、中超公司的三方框架协议,白川作为中超公司的全权代理收取高额的代理费。协议的签署完全是南勇和白川操纵的,就连中超公司董事会成员都没人了解签署过程,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亲眼见过这份协议。南勇和白川共同欺骗了体育总局、足协及全体中国球迷,且不惜损失5000多万元。”

同样被专案组拘捕的还有原中超公司总经理吕锋。在入主中超公司之前,吕峰一直是多家俱乐部总经理的人选,之所以那么受欢迎正是因为吕峰“上面有人”,而这个人正是南勇。在足协成立中超公司后不久,吕峰就成为了副总经理,而一年后,因为瞿郁民辞去中超公司总经理职务,吕峰取而代之,在此期间,主掌中超公司真正命脉的依然是南勇。

去年铁岭市检察院反贪局到中超公司查账,主要目标锁定在南勇和吕峰两人身上,毕竟两人绑在一起时间不短。需要提醒的是,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杨一民。杨一民在足协多年,其主要领域更多还是技术环节,但在2009年4月,经过“下野”的原中超公司董事长南勇推荐,杨一民在中超公司举行的换届大会上,成功当选中超公司新的董事长。毫无疑问,中超公司虽说存在的时间不长,但和南勇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直到他身陷囹圄,南勇都是中超公司实际上的掌控者,吕峰呢?他作为一个南头儿非常信任的人,虽说能力上并无过人之处,却生性忠厚,外表善良,很得上面人信任,因此南勇落网后但凡涉及中超公司的任何腐败或者财务往来,就一定会牵出吕峰,至于杨一民,如果他得不到南勇的“某种信任”,他怎么可能继南勇后成为中超公司新的掌门人。

除了政企不分导致管理体制上的混乱,中国足协在国足选帅一事上更加混乱。比如,阿里汉入主国足,就是一出不折不扣的幕后交易。而幕后的两只黑手,正是白川和南勇。据《体坛周报》报道,白川本不认识南勇,但他在凭借在欧洲混迹多年认识了一些经纪人,又通过国内的一些足球界的老友,最终在南勇引领选帅小组赴欧前,联系上了这位选帅组的组长,而其实,阿里汉的名字本来就不在选帅组赴欧前的名单上。白川深谙中国的官场之道,因此早在选帅组赴欧前,就与南勇订好了“中间费”,只要达成,这位比利时籍华人就将获得不少好处费,更可以凭借此单生意“打入”足协高层的圈子,他自认为今后的业务也就不用愁了。

当时,南勇率领选帅小组第二次赴欧的第一站,就是德国的斯图加特,白川带着选帅组直奔阿里汉的居住地。当然,白川在南勇来之前,已经明确告诉过阿里汉面对足协官员时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于是阿里汉给南勇留下了极好的印象,而南勇作为组长,已经基本定下了阿里汉,随即就向远在北京的阎世铎等领导通报。阎世铎听到阿里汉的名字一头雾水,当时就有足协中层质疑过南勇此行的含金量,但也无人敢说。

现在我们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外界呼声颇高的世界名帅特鲁西埃未能加入国足。

除了阿里汉,更为混乱的事儿还在后面。近日,知名足球记者郝洪军曝料:“谢亚龙在奥运会前炒掉杜伊,曾饱受质疑,毕竟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但据我了解,谢亚龙这件事做得并没有错,因为他通过某种渠道了解到杜伊可能涉嫌赌球。果真如此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只能炒掉他。奥运会不仅是体育盛会,也是政治,中国是东道主,我们是不能出现任何丑闻的。”与此同时,“体坛名嘴”黄健翔指出,2008年6月在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中,杜伊统率国足在天津主场0:1输给卡塔尔队,是一场“问题球”,杜伊“恶意出卖了中国足球,伤害了中国球迷”。据黄健翔分析,按常理任何一名主帅都会尽遣主力上阵以确保稳定性,以杜伊的水平不可能连如此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他为何要冒险使用蹊跷的首发阵容呢?退一步讲,即便是启用奇兵,也要有平时的积淀与预先演练,而黄博文和刘健两名小将在队中从未担起过如此重任,杜伊却将二人急匆匆地推上前台,这连冒险都不是,与“自杀”无异!直到现在,杜伊也未对当年的奇怪布阵给予公众一个合理的解释。

其实,以上事件仅仅是中国足坛乱象“冰山一角”而已,从假赌毒到黑腐贪,中国足坛已经烂到骨子里了。

鲁欣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于欢案二审改判5年:属防卫过当 犯故意伤害罪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