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7.23"动车追尾全回顾(二)

2011-07-29 09:19:35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北京)
0
分享到:
T + -
几乎每年铁道系统内部都要进行安全大检查,但温州动车追尾悲剧还是发生了。这种内部监督的失控,最终凸显了外部监督的必要性.

雷电太大,村民蔡长忠把屋里的灯和电视都关了,和几个邻居坐在门口聊天。

这里距离温州南站不到10公里,高架桥上每天都有很多火车呼啸而过,蔡长忠都习惯了。不过今天晚上有点特别,下着暴雨,闪电划过时,亮光映在玻璃上让人心里发怵。蔡长忠后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多少年没见过那么大的雨和那么吓人的闪电。”

他猛一抬头,看到高架桥上有一辆列车停在那里。

“今天这动车怎么了?”“不会出什么事吧?”大家都纳闷地议论。

蔡长忠本来时不时瞄着高架桥上那辆奇怪的列车,突然,一声猛烈的巨响,像一个巨雷在头顶上炸开,那辆几乎停着的列车后面飞起了一阵闪光。“不好!火车出事了!”来不及穿鞋的村民们拔腿就往桥下跑。

撞车之时,高艺睿和妈妈、哥哥都被弹了出去,又弹了回来,然后又弹了出去,就这样来回弹了两次。之后,她感觉自己似乎在翻跟头,车厢终于不动了。但身旁的妈妈和哥哥也不动了,她趴在旁边使劲地叫着:“妈妈,哥哥……”

这时应该是7月23日20点35分左右。D3115车上的张敏捷也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冲击波猛地袭来,一共撞击了三下。她看了下表:20:35。前面位置人的座位被撞歪斜了,车厢内小孩子大哭,但幸好行李架上的行李都还安稳地呆在原地。

张敏捷本以为出了什么小故障,稍停顿还会继续前进。不料车内的公共广播突然停了,灯也灭了,只剩下黄色应急灯照明。这时,大家才慌了。

张敏捷向窗外看去,窗外一片漆黑,窗内也是漆黑。一片黑暗中,她听到周围有乘客说,我们是在山洞,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一时半会儿肯定等不到救援啊。有人兴奋地拍照片发微博,有人给家人朋友通电话说情况。

这时,有几个前方车厢的乘客穿过她的车厢向后走,边走边大喊:“年轻人过去救人!有人受伤了!”张敏捷才知道原来是出事了,还是列车出轨,后面车厢都被甩出去了。有乘客说要自己走出去,还有人建议等救援,“走散就不好办了,铁路部门总会有组织救援疏散的”。张敏捷觉得这个理由很有说服力,于是和众人一起等了一段时间。

天边的闪电不断,不时照亮了夜空,也让张敏捷看见外面的景象。她发现所在的车厢似乎位于一个隧道口的高架上,远方有小镇,有房屋,还有陆陆续续开过来一闪一闪的警车。她还看到车下已有很多其他车厢的乘客走在隧道的边缘,整个过程是无序的,但又似乎有内在秩序。

双岙村

桥下面是一片荒地,大雨过后,路面上到处是厚厚的泥巴,一脚踩下去,淤泥直接就可以没到小腿肚。

在远处时,蔡长忠以为是桥断了,跑到跟前才发现,那一段从桥上横出来的,竟然是一节火车车厢。高艺睿和她的妈妈和哥哥,就在这节横出来的D301第4节车厢里。

地上还散落着两节车厢,已经变形。暴风雨已减弱,四处一片哭喊声和求救声。漆黑一片,接着闪电的亮光看到有些人自己从车里爬了出来,有些人躺在地上,浑身是血和泥。蔡长忠抄起电话就开始拨打“110”报警,但线路根本打不通。他想,两列车里那么多人,肯定每个都在打这个号码吧。

村民们七手八脚地开始想办法救人,但都是赤手空拳,对七扭八歪的车身也找不到有效的办法,只好先救能看到的人。

城管干部王爱崇看到一个受伤的人,二话不说,就背着他往马路上跑。他感觉这个人已经没什么意识,身上软绵绵的。王家崇旁边,有几个村民抬着一名伤员往外运,担架上是一个二十岁来岁穿短裙的女孩子,趴在担架上,一动也不动。

当人们把D301次列车6号车厢的乘务员孙晓东从敲开的窗户里抬出来时,她已经意识不清了,时而迷糊时而清醒,脸上,手上到处是血,鞋子已经不知去了哪里。撞击时她正在卧铺的边凳那里,没有接到任何的异常通知,只是忽然感觉到一下猛烈的撞击,她随着就摔了出去,恍惚听到有人喊“抓住栏杆!”但孙晓东根本抓不住任何东西。当撞击停下来的时候,她恍惚感觉到车厢已经倾斜了,四下里一片黑暗,孩子的哭声混着救命的声音,一片混乱。

村民们陆续向外救人时,开始有消防官兵逆着村民冲向事故现场。等村民们将伤员抬到马路边上,已经有大批的消防车和急救车赶到这个地处郊区的小山村。

张敏捷没有受伤,但心里有些慌恐。她跟着众人,排着队,在黑暗中走过好几节车厢,由于列车停电,车厢的数字指示灯都没有,她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直到听到前面有人大声喊:“不要拥挤,慢慢来。”她松了一口气:终于到出口处了吧!

倾斜的车门距离地面有一米多高,可落脚的地方就一个只有二三十厘米宽度的水泥条,其余是碎石。张敏捷穿着高跟鞋,心里感到更没底了。还好,车下的一位男士扶着她的手,将她平安拉下车厢。

张敏捷觉得有些奇怪的是,事故发生前,闪电噼里啪啦的,但事故发生后,却不怎么闪了,但雨还在下,山路不好走,撑伞也不方便,她的头发变得湿漉漉的。“拎着行李袋走在人流当中,突然感觉自己好无助啊,好渺小啊,忍不住要哭。”她说。可是,每隔一小段路,都有人自发地站在路边,用手机照明、提示:这边有斜坡,请大家注意不要摔跤;那里有电线,大伙儿小心别摔倒。她就夹在这些陌生又亲切的人群中,走过黑暗的隧道,走过泥泞的田地,走过不平的地段。很快,她的高跟鞋上沾满了泥。

张敏捷终于到达平地,也终于从全局上了解了她刚才所处的是怎样的一场事故。

高架桥下面围着一圈又一圈的人,其中,有神色疲惫带着行李的乘客,有忧心忡忡询问情况的居民,还有那些光着膀子的当地男青年,准备去营救伤员。

走到村口,张敏捷看到有个小卖部,就走了进去。只有老板娘李芸一人在看店,家里其他人都去现场帮忙了。她的手机没电了,李芸很大方地同意帮她充电。闲聊中,张敏捷才知道,这个地方叫双屿。

几乎每个在这儿停留的人,都要惊心动魄地讲诉一下他们车厢当时的情况。张敏捷看到一个满身泥泞的胖子,说是15车厢的,他们车厢只有6个人爬出来。张敏捷离开后,又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到李芸的店里给手机充电,她哭着告诉李芸,她12岁的女儿找不到了。李芸看到,她后背一整片淤青,连手都抬不起来……

张敏捷最后和两个女孩子一起搭出租车回温州了。虽然从车上下来的一路上,她碰到的都是热心人,但这个出租车司机的“热心”可让她心头一冷,一辆车290元!

什么人都有。她心想。

温州,此夜未眠

晚上20:40左右,温州703网的“风月”黄学敏正在值班,突然看到论坛上有网友发消息说,有火车出事了。接着,类似内容的信息越来越多。黄学敏和多人求证之后,确定消息属实,但是,网友发出的信息大多是模糊的零碎的,为了能更清楚一些了解情况,他叫上一位同事开着车往现场赶去。

9点半左右,路上的消防车、救护车和私家车越来越多了,大家似乎方向一致,路况变得拥堵,车子走不动了,黄学敏决定走过去。但是没走多远,就被警戒线拦住了。只能看到很多的车辆跑进跑出。

天很黑,他透过黑暗远远地向现场的方向望过,看见在探照灯下,一节车厢悬挂在高架桥上。

第二天,黄学敏辗转找到第一辆进入现场的救护车司机瓯海。瓯海告诉他,现场的伤员很多,他的车第一次就运送了7个伤员。瓯海在现场看到一个小男孩儿,大概五六岁,伤得很重,边哭边喊“爸爸,妈妈”。 瓯海看着心疼,将他抱到车上,将他和第一批伤员运送到了医院。到了医院,这个小男孩儿哭着不肯下车,说他害怕打针,还说爸爸妈妈找不到,要留在这个120叔叔身边。

在现场几经努力都没有突破警戒,黄学敏转而去了康宁医院。这里本是一家精神病专科医院,但由于距离现场最近,所有的伤员都先在这里聚集,经过简单的急救后,再转到其他医院。

黄学敏在深夜11点赶到了康宁医院,医院的挂号大厅摆了十几张病床。医生护士在大厅里来回奔跑着,到处都是“白蛋白”“血浆”的声音。黄学敏接着又跑到了温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和第一人民医院,到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全都站在门口接应伤员。和康宁医院一样,大厅里摆满了病床,还有一些新的病床正在现场拆包安装。

几家医院里的血库都告急,黄学敏于是想到,可能通过微博和论坛发起了征集献血的消息,他将在医院看到的一些寻找亲人家属的联系电话,也发在微博和论坛上。

不久,那位坚持要留在120叔叔身边的小男孩儿的寻亲微博也出现在了网络上:温州手足医院收治一名儿童,姓名卓瑞泽。6岁,送到医院时父母都不在,伤势严重,急寻亲人,联系电话……

这一夜,黄学敏一夜没睡。

这一夜,温州也一夜没睡。

看到血库告急的微博后,市民们纷纷走出家门,挽起袖子,去献血;或者到医院,去志愿照顾伤人,或者开出自己的车,接送伤病员或家属……

从追尾列车中走出的惊魂未定的人们,在温州,感受到了和她名字一样的温暖。

寻亲

福州的高振华,也一夜未眠。

尽管接到老婆电话说列车晚点了,但高振华还是9点半就到了车站。在站台上左等右等没音信,旁边开始有人说D3115次列车出事了。

高振华心想:“也许是因为这车出事儿了,老婆孩子的那趟车才晚点的吧?!”他掏出手机,想给妻子宋华打电话问问情况,几次拨过去,电话铃响,却一直无人接听。

这时,他听到另一个来接站的人说,他的亲戚也坐D301次列车,已经中途下车了。高振华开始慌了,迅速返回他预订的宾馆上网查找新闻,新闻网页上很醒目的大标题:D301次列车与D3115次列车追尾。

他一下子懵了。他的老婆、儿子、女儿,除了他以外的一家三口,都在这次列车上。他们怎么了?他们在哪儿?

高振华开始疯狂地寻找,首先是四处打电话求助。一个同事建议他,可以帮他在微博上发布寻人消息,高振华同意了。很快,在温州的朋友也得知了消息,开始在安置点和医院之间奔波,打听这三人的下落。

“高艺睿,9岁,山东小女孩。急救时与母亲宋华走散。若有知情者请尽快与孩子母亲联系!请博友帮忙转发。”很快,这条微博通过网友的爱心接力,迅即传播开来。

高振华没想到,微博这么有用。

7月24日凌晨3点,一个陌生人打电话给高振华说,他的女儿高艺睿现在在温州第二人民医院,受了点伤。没多久,他又接到父亲的电话,说接到温州的电话,他的儿子高天祥也在二院,但伤势有些重,在ICU重症监护室。

听到儿女尚存的消息,高振华一颗提到嗓子眼儿的心算是放下一半。7月24日一早,高振华就驱车从福州出发,下午1点钟,他到达了温州这个从未来过的城市。路上,又一个不知姓名的温州人打电话告诉他,在温州第三人民医院,有个40岁左右的无名妇女,很像他的妻子宋华。于是,一到温州,高振华就直扑温州三院。

那真的是妻子他的宋华。

找到亲人一天之后,高振华仍感到不可思议,他的妻女儿子,居然都是通过网络,通过不知名的好心人找到的。

7月25日,死里逃生的高艺睿静静地躺在温州二院医院的病床上,手上贴着下午输液时留下的胶带。脸上的淤紫已经消褪,但仍然肿着,右眼只能微微张开一条缝。

医护人员说,从受伤到住院,到见到家人,9岁的她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原本开朗的女孩却很少开口说话,只偶尔会摸摸爸爸的脸。高振华说:“这孩子现在还在恐惧之中。”

高振华一家却还是幸运的。至少,他们在事故后,仍然在一起。他们知道,还有许多人,坐在“和谐号”列车上,驶向了天堂。

“你一丝希望是我全部的动力,搭起我的手驻成你回家的路基,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你,血脉能创造奇迹大山屹然举起,手拉着手我们生死不离……”

7月25日20时,温州市世纪广场响起这样的诗朗诵。此时,温州市殡仪馆里,等待辨认尸体的家属脸色苍白,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已经确认亲人过世的人瘫软在椅子上,哭得死去活来。

至7月26日,本次事故共有39人罹难,192人住院,其中重症12人。

这是中国铁路第六次调速后,自2007年4月18日启用“和谐号”动车组以来,发生的第一起重大追尾事故。

李狄皓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尿停电梯"熊孩子将出院 系4代单传有7个姑姑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