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企业家的向死而生(二)

2011-08-13 17:44:16 来源: 新民周刊(上海)
0
分享到:
T + -
在自私、贪婪、奸诈的支配下,大家一起走进了“动物世界”。


开办新厂,需要钱。

在那时,任直平的企业已经有诸多荣誉接踵而来:省工商联文化建设示范单位、吕梁市光彩事业先进集体、中阳县村通公路特等功臣、中阳县支持公益事业先进个人。他曾经出资40万为郝家岭村修通了四级沙路,又出资20万修建了宁乡镇村通油路,在吕梁是知名的爱心企业家,县委书记曾点名说:“直平是谁?我要见一下。”

但在记者问他,为什么这样一位企业家,依然无法从当地银行拿到一分钱贷款?

他连说:“不可能,没办法,这不是主观上可以努力到的,这是一个国家的共性问题,不是个性问题。工农建中四大行95%贷款都流向了只占5%的国有企业,民营中小企业根本就贷不下来。

信用联社如果管理好,也能满足中小企业的需求。但因为资金紧缺,它的许多款就通过自己的职工和某些官员,从那里贷出来,再流向高利贷市场。加进了人为的潜规则之后,信用联社的而资金就供不应求了,灾难也就这么开始了,一大批中小企业被这种权利结合连皮都剥光了。”

据任直平所述,曾经有一位姓王的浙商在中部某县以450万买了一座煤矿,陷入资金困境的时候向当地人许某以6分利的高息借了400万,而这400万,就是从信用联社流出来的。

由于王某多次不能按时付息,被许某带人殴打了两次。等到2003年煤矿市场回暖的时候,王某就想卖掉煤矿解决债务问题,没想到被许某以威吓的方式吓走了几批想买煤矿的人,向政府和警方求救,反而招来了更加野蛮的报复。最终,他只得以600万的价格将煤矿抵给了许某,自己赔了几百万含泪而去。

这个煤矿,则被许某一转手卖了6000万,参与瓜分的还有信用联社负责人,以及某县领导。而许某由于好赌,将分来的钱赔得一干二净,最终出资的信用社又多了一笔收不回的窟窿。

另有一家企业,如果几年前信用社能扶持2000万,目前早已本息全还了。但现实是不得不从信用社“批发”贷款的放贷户那里求借,累计滚成的高利贷高达9000万,其中7000多万的利息,1000多万间接回了信用社,5000多万揣进了放款人的腰包。

有企业不想被高利贷绑架,几十次与信用联社领导交流自己企业的优势,几乎每次都得到同样的回答:“与你说的那些没关系,主要是想不想贷给你。”还有人说:“如果是上级领导安排的贷款,不考察也连夜都得给办了。”

为了及时投产,任直平力排众议借高利贷。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知不觉间,他欠下了1800万,涉及放贷户16个,月息60多万,而且是按月结提前扣。当朋友们建议不可使用高利贷时,任直平还潇洒地说:“有钱大家赚嘛!”

经过一年的技改扩建,顺发公司规模达到了固定资产7000万元,成为吕梁耐材之首。市场也不出所料地好转了,2008年,耐材产品供不应求。价格翻了数倍。然而生产利润赶不上庞大的高利贷付息。而任直平又意气风发地投资了政府不成熟的“民心工程”,更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吕梁高利贷方式和利率是很可怕的,假如借1000万,月息4分,几乎所有的企业家都以为3年付的利息是1440万,本息一共2440万,其实最后付出的利息是5540万。中间这4100万,就是被利滚利吃掉了。”

任直平曾经在银行工作过,懂金融,然而他都大意了。更不用说当地许多企业家,初中都没有毕业。复利公式,要到高中二年级才能学到。当任直平把这个账算给企业家听的时候,他们都不明白,只是感觉很奇怪:“我那么多钱,到底是去了哪儿?”

被高利贷吃垮

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而高利贷,这个疯狂掠夺的魔窟,则让吕梁付出了二次金融危机的惨重代价。

“这就像一场台风刮过来,迎头而上的都垮了,只留下少数的幸存者,比如煤炭企业。因为煤价上涨煤矿短时间突然升值了。500万的煤矿有400万高利贷债务,但煤矿却升值到上亿。如果1亿煤矿有七八千万高利贷肯定失败。而加工型企业利润低,就被套住了。”

耐材市场由数月来的火热突然转冷,技改后的转型产品还来不及投产,顺发公司已经被迫停产放假。

陷入困境之后,所有曾经友好的笑脸,几乎在一夜之间变得狰狞而残酷,浑然忘了,他们已经从任直平身上,拿走了4000多万的利息。

“一两万利息延付三四天,他们就会追上门来,不仅恶言恶语,甚至威胁相加。要账的电话经常在夜半响起,拿起手机来,会发现同一个人的16次未接来电。躺在病床上,身边都围着七八个要账的。”

库存产品滞销,欠款难要,借钱无门,高利贷逼债,面对辛苦劳作一年而拿不到工资的几百号工人,任直平拿刀刺进自己的大腿来谢罪。

2008年的除夕夜,举国欢庆万家灯火。任直平的家里漆黑一片,全屋狼藉,没有一丝过节的迹象。他和两个孩子围坐在窗前默默看着妻子落泪:“你何时能反省反省,折腾半天折腾出啥结果?算一下你这几年给了别人多少钱,4000多万利息给别人了,大过年的还有这么多逼债的,连个看病钱都没有留下,往后怎么活……”一向忙忙碌碌、头脑发热的任直平,第一次感到脊背发凉不寒而栗。

“你的弟弟、姐姐、老婆,他们在你困难的时候,都不懂高利贷的危害性,想尽了办法借钱来帮你,结果最后把这些亲人都套住了。一个人要杀你并不可怕,怕的就是你最亲近的人指责你,你的心里很悲凉很悲凉。企业家为什么自杀?不是因为放高利贷的人有多可怕,而是他们觉得对不起自己的亲人和那些真正的朋友。”

十多位朋友轮流轰炸,众多工人哭天喊地,妻子释放压力和悲愤的时候,常常拿孩子出气。他当时心灰意冷,竟然萌生了抱着自己第二个4岁的孩子,跳入黄河的想法,因为两个孩子都靠瘦弱的妻子去抚养简直不可能。

腊月二十八,站在黄河边上,任直平痛心疾首地大喊:“我做错了什么?我怎么活到了这种地步?我该怎么办?”车里放着所有的账本,他希望自己死后有人能看看这些东西,企业不是他无能经营失败的,而是被高利贷吃垮的。

就在这节骨眼上,他收到了女儿发来的短信:“爸爸,还在忙吗?我们在做您爱吃的莜面条呢,回来不?如回来别忘给我买鞭炮。”看着信息,这个不懂眼泪的人泪如泉涌……

放款人的短信、好友的短信、厂里的短信接踵而来。任直平无法回复,想啊想啊,最终悲愤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

马骥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精通Excel的人升职加薪特别快?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