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维权竟被污蔑勒索

2011-09-06 17:17:52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北京)
0
分享到:
T + -
浙江省德清县一村民小组组长代表村民要求化工厂搬迁,却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逮捕。当越来越多化工厂搬离城市进入乡村后,乡村环保维权也正陷入困境

本刊记者 / 徐智慧  (发自浙江德清)

6月30日晌午,吃罢午饭,陆松柏和妻子施建琴告别,说去一下镇上的银行。银行上午给他打电话,说他提供的汇款账户少了一位数字,请他去核实一下。

半个小时后,和他一起去银行的村民惊慌地跑回来,告诉施建琴:陆松柏被蹲守在银行的警察带走了。

7月1日,施建琴得知丈夫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刑拘。又过了36天后,她收到德清县公安局下发的一纸“逮捕通知书”。

至此,这位村民小组长率领村民进行的“环保维权”,因涉嫌“敲诈勒索”戛然而止。但陆松柏被捕引起的争议,却远未止息。

“死鱼”事件

案发前不到一个月,陆松柏刚被钟管村北墩组村民推选为该组的组长。

之所以改选陆松柏当组长,是为了让他带领村民把造成污染的化工厂赶走。村民一致推举陆松柏的理由是:“耿直,真心实意给村民办事。”而原任组长陆文来“喝一次酒,就让化工厂摆平了。”

村民说的化工厂,是位于北墩组南湖漾旁边的泰极化工有限公司(下简称泰极化工)。

泰极化工是一家化工原料仓储企业,从2002年开始,陆续租用北墩组的9亩多土地建厂,为钟管镇诸多化工厂提供化学原材料。在厂区内,两三层楼高的仓储罐有五六个,装的都是浓度极高的硫酸、盐酸、液碱等危险化学品。

北墩组第一次驱逐泰极化工是五年前。

2006年夏天,村民陆土章、陆土方兄弟承包了100多亩鱼塘饲养鲈鱼,每隔十天就从南湖漾泵水加入鱼塘。一天早上,陆土章走到刚泵过水的鱼塘旁边,发现半大的鲈鱼都浮到水面,鱼眼蒙着一层白翳,在水面上瞎游。用手抓起一条,鱼身上滑滑的粘液已经没了,鱼鳞很是生涩。

此后几天,死鱼不断浮出水面。陆土章不得其解。另一个养鱼的村民跑来说,在他刚泵过水的鱼塘里,也漂起一片死鱼。陆土章兄弟立刻想到,可能是水有问题。又有人说,在他们泵水前一天,南湖漾里泊着一条大船,向泰极化工输送化工原料,会不会是化工原料泄漏,污染了南湖漾的水呢?

陆土章找到钟管村委,没有下文;找到镇农办,主任说:“是不是你加水加死的?”

陆土章恼火了,捡了几筐死鱼,扔在泰极化工的办公室里,县环保局这才派人前来调查,湖州市淡水研究所也来到鱼塘,拿了几条鱼回去化验。

2006年8月24日,德清县环保局在答复陆土章的信访处理单上写道:“泰极化工在正常经营中基本无废水排放,但在原料上下河时,由于接口渗漏等原因,有少量酸碱直接进入南湖漾。已于7月31日对泰极化工厂下达了环境监察整改通知书,要求限期整改,否则将依法责令其停产整改,直至关闭搬迁。”

最终,陆土章拿到了泰极化工的2万元赔偿,泰极化工也通过了整改验收。北墩组村民结束了与泰极化工的第一次斗争。

蚕桑减产

“死鱼”怪事之后,是蚕桑莫名其妙地减产。

杭(州)嘉(兴)湖(州)平原素有“鱼米之乡、丝绸之府”美誉,几乎家家养蚕种桑。但七八年前,钟管镇的蚕茧产量开始急剧下降。以前,一张蚕种能产90至100斤蚕茧,现在只有四五十斤。紧邻钟管镇工业区的三墩、青墩、钟管的蚕农也是如此。村民开始怀疑空气中刺鼻的臭味对此的影响。

投诉、上访,都没有确切说法,但镇政府却陆续拿钱赔偿给投诉的村民,陆松柏家蚕桑减产后,投诉到镇里,就获得了赔偿,甚至离钟管镇工业区较远的村民来投诉,每张蚕种也可获赔300元,这稍稍平息了部分村民的怨怒。但随着蚕茧价格日趋高涨,要求增加赔偿数额的呼声日渐强烈。

坐落在工业区的升华拜克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华拜克)采取过一些措施。比如,在采桑养蚕集中的5月和9月,关闭德清县工厂的阿维菌素乳油(一种杀虫剂)生产线,转由内蒙古分厂生产,蚕桑淡季再恢复。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升华拜克职工介绍,刺鼻的空气是由阿维菌素乳油等农药和化学品产生,这是一种高效低毒杀虫剂,但“低毒”只是对人体而言,对蚕则是致命的,空气中些微含量便足以导致蚕桑减产。

最终,钟管镇拿出了解决方案:规划把三墩、青墩、钟管三个村所有的桑树砍掉,改种白杨,每年按照一亩地300至400元的价格补偿给村民。

马骥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谁给你的勇气,没钱没背景还不读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