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陈天桥再出发

2012-04-24 09:19:34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在疯狂扩张、大举投资的“09战略”失败后,陈天桥和盛大又一次站在了岔路口。这个强横的家族式企业管理人,动作频频,开始谋求盛大的又一次战略转型。

进入2012,盛大公司消息不断,掌门人陈天桥却保持着一贯的低调。

2月15日,盛大网络宣布公司已自纳斯达克退市,实现私有化;盛大文学重启赴美IPO进程;4月,盛大宣布将每年仍能带来丰厚利润的边锋、浩方两个游戏平台作价35亿元出售给浙报传媒。

与此同时,盛大将于今年年中推出自主品牌手机、一手包办软硬件的消息已在互联网上悄悄传开。虽然盛大集团高级副总裁张瑾说,“这款产品是否发布,我还没有确切消息”,但多方消息源显示此言非虚。

对这些变革,陈天桥没有说什么。老对手史玉柱高调称赞:“陈天桥威武,不断创造第一。”他不回应,消失在公众视线,即使因两会代表身份现身,也概不接受任何采访。

外界只能从只言片语中推断他的想法,这个曾以打造“东方网络迪斯尼”为梦的男人,已悄然开始了重组战略布局的过程。

迷雾重重的3年

转折点是2009年,在那之前,虽已经历过“盛大盒子”的失败,但公司利润已保持十数季度增长,当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盛大手中现金超16亿美元。

陈天桥用迅速扩张的方式来稳固自己娱乐帝国的根基。那一年,盛大游戏上市,盛大收购酷6进军网络视频业、收购华友世纪合资成立华影盛视,之后又高调推出切客、推他、有你等社交产品,并效仿Amazon推出电子书Bambook。

这些项目大都有两个共同点:无人知晓,不停亏损。盛大游戏像一头兢兢业业的老母牛,产下的大多数牛奶都被拿去喂养病怏怏的小牛仔们。

陈天桥构想很清晰,期望在文学、游戏、视频、社交网络等多个领域同时发力,通过控制渠道来打通产业链。只是这些项目都差了一口气,整个构想就失之千里了。

在公司决策上,盛大更像家族企业,而非上市公司。在公司内,陈被称为“桥哥”,在凌晨还工作。

内部员工称,公司氛围基本为“一言堂”,“绝对服从就是绝对正确。”一位高管口头禅为:“也许我不懂业务,但我最懂桥哥。”在推出Bambook锦书时,曾有消息称,内部讨论“仅是走个过场,桥哥说一我们不会说二。但他只说方向,又不说怎么做。结果下面的人更一头雾水”。

陈天桥不怎么参加公开活动,不像其他互联网大佬一样指点江山。为锦书代工的是做手机芯片起家的英华达,有人揶揄陈被硬件厂家集体排挤,其战略设想又被认为太超前或太脱离实际。互联网观察家谢文称,盛大核心团队做生意感觉很好,对互联网感觉不行。在此背景下,许多项目一旦在短期内无法实现盈利,就会被毫不犹豫地砍掉。

强势、独断的作风与过分集中的股权令盛大的执行力强,反应速度快,但相应地,也使它留不住人才。

过去一年来,酷6创始人李善友与韩坤、盛大游戏总裁凌海、华影盛视总裁龙丹妮、边锋总裁许朝军等人都先后离职。从阿里巴巴跳来的李顺顺入职两个月就辞职,花重金从韩国收购来的游戏团队最后只剩了个空壳,人才全部流失,各种例子不胜枚举。上海多家互联网公司去年“打包”接收了从盛大一批一批出走的团队。

陈天桥崇尚“U形转弯”战术,意指通过迂回调整业务布局,在拐弯处彻底甩开对手,半路超车。但这种战术在今天盛大的庞大体量前,已然力不从心,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战术调整,经常会连累公司其他部门运营,“也会大量耗费公司资源”,盛大某前高管如是说。

盛大再出发

盛大文学独立IPO,这证明了曾为盛大总裁的唐骏所言,盛大早在2007年就在筹备总公司转型为投资公司,旗下各个子公司分拆上市。子公司的IPO可以扩展融资渠道,分拆运营也可让母公司根基更稳。

这只是盛大重新调整全盘战略的开始。尽管按营收来算,盛大文学占据中国在线文学市场72.1%的份额,但成立至今,仍处于连年亏损状态。一旦上市,将面临巨大的市场压力。

有消息称盛大文学计划融资10亿元,资本市场却对这一估值很抵触。张瑾称,“目前尚处于缄默期,(对该问题)我一个字都不能再说了。”

出售边锋与浩方也让许多人不解。截至2011年12月31日,杭州边锋营业收入为4亿元,较上一年增长51%,上缴母公司的利润为1.44亿元。如此优质资产,陈天桥说卖就卖。对此,张瑾在微博回应:“盛大怎么舍得把这么好的‘现金奶牛’出售?开放,共享,更全面更长远合作带来的利益双赢才是我们的诉求。”她披露了盛大与浙报传媒在内容创造与拓展渠道多方面已达成合作协议。在接受本刊采访时,她说:“浙报传媒谋求转型,我们双方高度互补。”

这只是盛大一方的说辞。盛大网络私有化,陈天桥需要大量资金,一位前边锋员工说:“(边锋浩方)整体来说已经过了高速发展期,市场份额被不断蚕食,名气也不如以往;盛大私有化需要大量资金,一方是发展缓慢,一方是母公司需要大笔资金,这笔生意大家都会做吧。”

据消息源透露,边锋曾有意独立IPO,但去年该计划失败,此时出售边锋浩方,战略收缩、回笼资金的用意相当明显。张瑾也说,收回的资金将用来长远运营,打开空间,充分利用市场的力量来发展公司。

“未来盛大的发展,肯定还是要突出我们的内容优势,通过构建互联网技术平台,打造‘网络迪斯尼’的战略不变。”张瑾说。

与此同时流出的盛大手机概念图让外界理解为,这是盛大试探市场对公司进军手机制造行业的态度。毕竟,陈天桥已经两次进军硬件终端,均以失败告终。

论对终端的情结,陈天桥比雷军还早。2004年,盛大推出过领一时风气之先的“盛大盒子”,通过联网,将电视作为显示终端,在上面提供包括游戏、视频点播、社交服务在内的各种互动娱乐和信息服务,并将重点放在“应用为先”上。

这是一个大胆的设想,与苹果iTV的某些设计思路不谋而合。陈天桥希冀通过整合资源垄断渠道,来实现自己梦想中的娱乐帝国。但在当时,这个构建平台的设想却受限于贷款、电信服务商、国家政策等因素,最终宣告失败。

2009年,盛大再次推出Bambook锦书,效仿Amazon,希望能够通过硬件终端整合自己的网络文学资源,但其电子书在质量和价格上都并无太大优势,又受困于国产电子书市场整体疲软,销量一直不怎么样,锦书为盛大文学贡献利润成为空谈。

此番再做手机,按照目前网络上流传的价格与硬件配置,盛大再次“赔本做生意”,此举与Amazon的平板电脑类似,意在通过终端刺激网络内容营销,用户能否选择盛大手机,并为盛大文学与盛大游戏的内容买单,成了手机项目成败的关键。

但盛大的游戏与文学内容通过其他终端也一样能获取。在此种情况下,盛大的独特优势能否发挥出来,还是未知数。

高级副总裁张瑾说,“游戏仍然是我们未来发展的重点,也是互动娱乐平台方面布局的重中之重。”

起码目前,盛大游戏仍然是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陈天桥舍不得将它丢弃。

林航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