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论坛-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张成泽:从“第一美男”到朝鲜二号人物

2012-08-27 10:20:16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广州) 0人参与

2003年7月,叛逃到韩国的朝鲜高官黄长烨在韩国国会作证时说:“若金正日体制垮台,最有可能接班的是张成泽,他是事实上的朝鲜第二号人物”。在姑母金敬姬和姑父张成泽的帮助下,金正恩先后在党、政、军巩固了地位。

2003年7月,叛逃到韩国的朝鲜高官黄长烨在韩国国会作证时说:“若金正日体制垮台,最有可能接班的是张成泽,他是事实上的朝鲜第二号人物”。在姑母金敬姬和姑父张成泽的帮助下,金正恩先后在党、政、军巩固了地位。韩国政府认为,张成泽帮助铲除了李英浩等可能在金正恩巩固权力过程中成为绊脚石的高层人士。

张成泽,生于1946年2月6日,朝鲜江原道内川郡人;朝鲜原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的女婿、金正日的妹夫,现任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姑父。现任朝鲜劳动党政治局委员、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员、行政部部长兼中央指导部第一副部长。其妻为金敬姬,其兄张成禹是前任朝鲜社会安全部部长,2002年4月被授予次帅军衔。

8月13日,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行政部部长、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张成泽率团访华6天,创了3个“突破”:

在其出访前,朝鲜官方媒体作了报道,一改以往事后再报道的惯例;代表团阵容庞大,堪与元首出访媲美,获中方最高层接见等元首级礼遇,也是史无前例的;访问有实质性内容,只听雷声不见行动的中朝经济特区运作有了进展——张成泽出席特区联合指导委员会会议及签署一系列相关协议。外界解读:这是“朝鲜经济改革”的标志性事件。

张成泽此次访华的随行人员达30人,其中有不少人率先出发。韩国统一部人士表示:“除了金正日之外,从未听说其他北韩人士出访前派出先遣队。”

金日成打不散的“鸳鸯”

张成泽,生于1946年2月6日,朝鲜江原道内川郡人,毕业于金日成综合大学政治经济学系和金日成高级党校。1969年,他从莫斯科留学归国。

在大学期间,张成泽有“第一美男”之称,是众多女生心中的 “白马王子”。不过,他毕竟只是“布衣王子”。当金日成的女儿、金正日唯一的亲妹妹金敬姬也喜欢上这个出众的同学时,金日成并不认为张成泽是“理想的女婿”。但任性的金敬姬并不愿意分手,他们分开一段时间后又恢复交往。金正日承认,她的妹妹任性起来,连他都没办法。

1972年,时年26岁的张成泽克服身份差距,与金正日唯一的亲妹妹金敬姬结为伉俪。

《战争与和平:金正日死后的朝鲜将走向何方》一书披露,张成泽“酒量不错,也很有趣,而且手风琴拉得很好。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希尔说,张成泽“相比其他人,似乎对朝鲜之外的世界更感兴趣”。张成泽不仅访问过中国,也曾出使过韩国和欧美。

韩国前农业部长韩甲洙曾在2002年接待过朝鲜代表团。他表示,张成泽有点羞怯,但绝不可轻视。韩甲洙说:“大家的焦点都在张成泽身上,但他从不走到台前。当我们试图拍照时,他尽力往后挪。”有一天早晨,因为头天晚上喝了很多酒,张成泽没按时出现,却没人敢去敲他的门。

张成泽性格开朗豪放,而且颇有个性,在朝鲜人际关系不错。日本媒体称,在很早以前,张成泽就在朝鲜的核心权力部门广泛活动,与党和军队的干部们建立了广泛的关系网。

协助金正恩顺利接班

与金敬姬结婚10年后,张成泽开始在朝鲜劳动党内担任要职。1982年,他出任朝鲜劳动党党中央青少年事业部副部长。2002年,张成泽受金正日之命,“史无前例”地率团访问韩国。

2003年7月,叛逃到韩国的朝鲜高官黄长烨在韩国国会作证时说:“若金正日体制垮台,最有可能接班的是张成泽,他是事实上的朝鲜第二号人物。”

2004年,金正日的妻子高英姬去世,朝鲜围绕继承人的问题产生内部矛盾。据传张成泽介入了权力继承之争,被金正日“逐出”平壤,但很快“雨过天晴”。两年后,张成泽又被召回。2006年,他率团访问中国。2007年,他晋升为朝鲜劳动党中央行政部部长。

张成泽被称为“关键先生”,路透社2008年首次称其为朝鲜事实上的“第二号人物”。

随着权力代际交替压力的增加,作为金正日最信任的妹夫,张成泽在2010年出任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之职,晋身朝鲜最高领导层。金正日在临死之前一个月,授予张成泽大将军衔。

他的哥哥张成佑和张成吉也是军队的高级将领。

2月24日,张成泽佩戴大将肩章,身着军装,跟随金正恩在锦绣山纪念宫内向金正日遗体致哀。有消息人士说,2011年12月15日金正日去世时,张成泽是在其身边接受遗命的“顾命大臣”。

被称为金正恩“军部家庭教师”的李英浩近期突然去职。韩国政府消息人士分析这位拥有次帅军衔的总参谋长下台是“劳动党行政部部长张成泽和金敬姬在其中发挥了绝对的作用”。

在姑母金敬姬和姑父张成泽的帮助下,金正恩先后在党(第一书记)、政(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军(最高司令官)巩固了地位。韩国政府认为,张成泽帮助铲除了李英浩等可能在金正恩巩固权力过程中成为绊脚石的高层人士。

访华以求经援为主

张成泽此次访华虽然有“三个突破”,但还有“三个不变”——与之前朝鲜高级访问团来华一样,访问时间冗长,与近邻“串门式快访”不合调:他8月13日入华,8月17日才见有实质活动报道,“考察活动”估计就占了大半时间;与之前朝鲜高官访华一样,均获得了中国高层对其“促进中朝睦邻友好”的肯定;中方高层往往对朝鲜遭受“自然灾难”表示慰问。

假如观察者只盯着“三个突破”或“三个不变”中的一个,得出的结论可能大相径庭。目前,观察家们有了3个结论:张成泽访华预示金正恩将进行“邓小平式渐进改革”;张成泽访华标志着他从幕后走上朝鲜权力的前台;张成泽访华是为金正恩访华作准备。

朝鲜设罗先经济贸易区(罗津—先锋经济特区)和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100%的资金、技术、管理和产业链来自中国,相当于“出租”给了中国开发。这与邓小平启动深圳特区改革是不一致的,属“委托式改革”,非“自力式改革”,因为这一模式在朝鲜并无可复制性和扩散力。朝鲜这一系列特区建设是以解决政府资金匮乏为目标的。据多家外媒报道,中国企业给朝鲜工人的工资,大部分是直接交给政府。这意味着,一旦政府资金问题得到解决,这些特区的重要性就下降了。“改革”也就成了可要可不要之物。韩国媒体并没有把张成泽划入“改革派”。

第二个结论是,张成泽盛大访华,是其从幕后走上权力前台的“代表作”。金正恩将其父的“国防委员会”置换为劳动党“军事委员会”。依照金正日时的宪法(朝鲜宪法可以随时修订),国防委员会是朝鲜的核心权力机关。金正日去世后,金正恩把金正日立为国防委员会“永远的委员长”,然后在劳动党框架下设立“军事委员会”,自己担任委员长。在军事委员会中,并无张成泽“副委员长”。也就是说,张被虚置于过去的国防委员会。自金正恩接班以来,张成泽的职位就已经没有变化了。

第三个结论是,张成泽是为金正恩访华作准备。金正恩将访华是不需怀疑的。但金正恩是否乐意其姑父先享尽“光环”?

从中方对朝鲜遭受“自然灾难”的同情中可以看出,张成泽此行并非来沾光,而是来执行一项相当艰巨的任务:获得中方的经济援助。中方会给予朝鲜援助,但能否达到朝鲜预期之数额?倘若未能达到朝鲜的预期,按照朝鲜高层政治惯例,张成泽的前途将不容乐观。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袁晓彬
【有0人参与】
有道

跟贴读取中...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马上发表
修改昵称 关闭窗口
关闭
点击登录 |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马上发表
复制收藏

复制成功,按CTRL+V发送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返回深度首页

深度推荐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瞭望东方周刊》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温州楼市至少要调整三年,短期资金现在套牢,撤出基本无望。”长期在上海的温州炒房客秦国明说,如今温州人都想着套现,因为现在的调控政策都看不到头[详细]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中国新闻周刊》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你站在地沟里蒙混别人,别人在牛奶里搞三聚氰胺。你让别人恶心,别人让你寒心。整个中国食物生态,已经被几乎所有食物制造者,搞得几近崩溃。[详细]

保障房大考

《中国新闻周刊》
保障房大考

具有自身利益偏好的地方政府,需要在民生保障和政府腰包之间做出选择。[详细]

开拓团事件调查

《新民周刊》
开拓团事件调查

日本开拓团纪念碑被砸背后,除了狭隘民族主义之外,究竟还隐藏着什么?我们不能改变历史,也不能忘记历史,但终究,还是要往前看的。[详细]

疯狂的钱滚钱

《新民周刊》
疯狂的钱滚钱

银根紧缩的大背景下,股市有风险,楼市有“路障”,高利贷成了当下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在某些地区,甚至出现了全民“放水”的疯狂。[详细]

“死亡动车”再回忆

《南方人物周刊》
“死亡动车”再回忆

39死近200伤,一次铁路事故中最低级、最应该防范的追尾碰撞,让打鸡血般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高铁打了个冷颤。大干快上的狂热背后是强大的长官意志,以及基于垄断养成的自大、昏愦和腐败,对安全与生命的极端漠视.[详细]

"7.23"动车追尾全回顾

《中国新闻周刊》

几乎每年铁道系统内部都要进行安全大检查,但温州动车追尾悲剧还是发生了。这种内部监督的失控,最终凸显了外部监督的必要性.[详细]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中国经济周刊》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世界级的大都市,均以都市圈的形式出现。历经半年,“首都经济圈”终于从一个概念进入到了规划制定阶段。[详细]

三峡京津争水记

《瞭望东方周刊》
三峡京津争水记

水资源日益稀少的今天,汉江水到底是随“南水北调”输往北京和天津,还是留给三峡用来航运和发电,这是长江的两难。[详细]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南方人物周刊》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陈氏家族的百年浮沉,烛照出了中国近代文化人命运的一个缩影。[详细]

选择放下的姚明

《中国新闻周刊》
选择放下的姚明

在15个月的等待和努力宣告失败后,姚明他选择了放下。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习惯没有姚明的NBA。[详细]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新民周刊》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又一个央企含着微笑,对利益永无止境的索求,对苦主哭诉的无动于衷,对生态恶化的置若罔闻,对社会愤怒的视而不见。围观中,渤海慢慢地死去。[详细]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中国周刊》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在资源过度向大城市倾斜的中国,生于二三线城市和农村的人别无选择。但他们来到大城市后才发现,在大城市生活,要处处当忍者,他们已经成了大城市的“人质”。[详细]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博客-房产-家居-健康-旅游-视频 rss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历史回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