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星云大师,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

2012-09-04 15:55:23 来源: 环球人物(北京)
0
分享到:
T + -
释迦牟尼不是神,每个人都能做到。

《环球人物》第193期
《环球人物》第193期

与星云大师相识,起于3年前北京的一次晚宴。席间,星云大师给大家讲了许多小故事,乍一听有趣,细一想富含人生哲理,既给人笑声又给人启发。我们对 这位佛学大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希望能专访他。他当即答应,并提出“此事最好能在台湾佛光山进行”。今年7月上旬,我们有机会赴台,星云大师闻讯后很高 兴,“我在佛光山等你们”。

“南台佛都”佛光山

佛光山位于高雄县大树乡东北区,被称为“南台佛都”。我们抵达高雄左营火车站后,星云大师派来接我们的妙导法师热情地把我们领上了车。驱车近一个小时,道路由高速公路变成了山间小路,最后在一个岔路口向右急转,便见山坡上一座雄伟的山门,上书“佛光山”三个大字,落款正是“星云”。

佛光山原是一座荒山。1967年,一对越南华侨夫妇借钱跟人合伙买下这片百多亩的山坡,欲建一所海事专科学校,后因双方意见不和,计划夭折。此处土壤贫瘠、高低不平,无人愿意接手,越南华侨一家顿时陷入绝境。他们辗转找到星云大师,求他买下这块地,否则他们还不了钱,只有一死了之。星云大师慈悲为怀,伸出援手。他也考虑到在台湾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寺庙,“难觅容身之地”,若能在这个穷乡僻壤建一个落脚点,也是一举两得。

“连鬼都不来的地方,谁会来这里?”当星云大师带弟子们来到这里察看时,无人响应他,弟子们连车都不想下。星云大师独自下车到山上勘察,亲自动手规划设计,最终感动了弟子们,并得到各方支持。经过16年苦心建造,1983年,佛光山大功告成。

我们沿山门而上。大雄宝殿、大悲殿、大智殿、大愿殿……一座座寺院建筑被苍翠的树木簇拥着,依山而立,错落有致,有的气势雄伟,有的造型精美。

妙导法师把我们安排在半山腰的麻竹园住下,这是专门接待游客和来访者的地方。麻竹园东侧山坡上有一片宿舍,住着星云大师的男弟子;女弟子的宿舍则在西侧较远的地方,我们在佛光山遇到的多为女弟子。据介绍,星云大师在这里共有1300多名弟子。

每天练“一笔字”

第二天用完早餐,我们来到山坡高处的传灯楼,这是星云大师办公的地方。走进会客厅,星云大师早已坐在轮椅上等候我们。身边的人告诉他,“客人来了”,他便满脸微笑,一边表示欢迎,一边和我们握手。从台北陪同我们到这里的国际佛光会台湾北区协会会长赵翠慧女士曾告诉我们,星云大师因患糖尿病,眼睛已经看不清了,可他和我们握手时,依然注视着我们,眼神那么亲近、真诚。我们问他能否看清,他笑道,只能看到轮廓,加上听声音,能分辨男女。

星云大师气色很好,慈眉善目的样子。与3年前相比,除了腿脚不便、视力不行,没有其他变化。我们问他,看不清又寸步难行,是否很着急?他说,一点都不急,吃得香、睡得甜,心里很踏实,“人有点病是好事,一点毛病都没有并不好,有病也许能更好地爱惜自己”。他身边的人插话说:“大师对任何事情都能淡然处之,心态特别好。即便看不见,还每天坚持写书法。我们把纸铺好,把笔墨准备好,他拿起笔在纸上写一个字,我们就往前拉一下纸,他再接着往下写,我们说这是大师的‘一笔字’。”

星云大师自幼喜欢练字,书法自成一体。我们夸他写得好,他却摆摆手说,没那么玄乎,“我从来没觉得我的字写得有多好,也不觉得能值多少钱,只是那年参加一个活动时,有位先生请我给他写幅字,他拿走后,给我留下60万元新台币。回到会场,他对众人说:‘这是星云大师给我写的。’众人便都向我求字。他又说:‘我可是60万元求的。’众人个个都有钱:‘我们也可以给大师钱啊。’于是每人出60万元,我整整写了3天,收款1亿元新台币。其实众人不知道,他是用此法来报答我。此前他不知遇到了什么难事,听了我在弘法时说的话,有所启发,改变了自己的心境和处境,所以一直想答谢。后来,我用这笔钱在美国洛杉矶建了个西来大学。”

星云大师在世界各地建了280多个寺庙道场,拥有信众200多万,其中不乏未成年人。我们遇到了150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身穿同色服装的小学生和“童子军”,他们利用夏令营的机会专程上佛光山听星云大师教诲。

我们问星云大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弟子和信众,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他平静地说:“我也不知道,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谁。”倒是身边的人插话:“大师心善,没有自我,专门助人。尤其是他推行‘人间佛教’,把听不懂的佛经用大众的语言来解读,让每个人都听得懂,甚至用讲故事的办法,教人如何做人,给人智慧,受众获益匪浅,崇拜他的人就越来越多。”星云大师静静听完,接话道:“我就是要大家都知道,释迦牟尼佛不是神,他是人,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和他一样。”

这使我们想到山上四处张贴的“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和“给人信心、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方便”等标语,也让我们想到佛光山每天接待几万信众,不收门票,自助餐厅用餐自愿给钱。我们问星云大师:“这么大的开销,负担是不是太重,经费又从何而来?”星云大师笑道:“我们这是‘共产主义’。资金来自信众捐赠,再回馈信众,我们不需要任何钱。我身上没一分钱,办公桌向来没有抽屉,也不可能存一分钱。”

和星云大师谈话时间过得很快,3个小时转瞬即逝,他身边的人提醒我们,大师还要去台湾东北部的宜兰,为2012年“佛光杯大学女子篮球邀请赛”开球,海峡两岸各有4所大学参赛,大陆参赛的是北京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昌大学和大连理工大学。

告别前,我们提出想参观大师的办公室。星云大师很高兴,“你们随便看”。我们被引进一个会议室模样的房间,一张椭圆形会议长桌放在中间,两边摆着七八张椅子,四周墙上挂着字画,长桌一头摆着书籍和纸笔。我们还以为走错了门,但陪同我们的慈容法师指着长桌告诉我们:“这就是大师的办公桌。”如此简陋。慈容法师却说,星云大师多年在这里办公、看书、写字,心里很宽松。

袁晓彬 本文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刘爱成 刘畅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孔令辉因“赌场追债事件”被暂停女乒主帅工作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