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全家总动员只为上小学

2012-09-24 09:32:54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北京)
0
分享到:
T + -
家长们对孩子未来的焦虑,随着社会转型的躁动,正在向“幼龄化”趋势下移。如今,连“幼升小”都已成为要掌握攻略、阅读秘笈、殚精竭虑、寝食难安的一项工程。家长们期待并相信,通过为孩子抢占一所“还不错”的小学的名额,能给孩子的未来上一份“保险”。

全家总动员,只为上小学,正在成为今天中国大中城市的“风景”。

家长们对孩子未来的焦虑,随着社会转型的躁动,正在向“幼龄化”趋势下移。如今,连“幼升小”都已成为要掌握攻略、阅读秘笈、殚精竭虑、寝食难安的一项工程。家长们期待并相信,通过为孩子抢占一所“还不错”的小学的名额,能给孩子的未来上一份“保险”。虽然并没有任何一项研究能证明,这份“保险”的可实现性。

人人都在批判,中国教育病了;但很少有人想过,病根或许就在我们身上。家长们对“牛小”趋之若鹜,根源之一固然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公,社会评价标准单一,以及社会各阶层地位和收入的差距,但人们在把板子打向“制度”的同时,是否想过,自己也正作为“制度”的参与者,甚至是推波助澜者,共同营造了这种有些“病态”的社会现象。

没有人能真正自信地说:我是无辜的受害者。

“牢骚太胜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孩子的成长是漫长的,好比养一盆花,在播种、培土、施肥、浇水等工序之外,更多的关爱方式,却是等待,是注视着它,让它享受阳光,在风中摇曳,默默积蓄花开的力量。

九月的“起跑线”

又一批孩子开始了小学生活,然而家长们为孩子上小学的准备,从半年甚至孩子出生前就已经开始了,家长们坚信,要想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这是必经之途。尽管取消“择校”已呐喊了多年,但现实中,为了抢占心目中的起跑优势地位,家长们仍然费尽心机、各显神通

9月3日早8点,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官方微博发布路况:全路网严重拥堵,交通指数8.5,平均速度:20.9公里/小时。其中:二环内严重拥堵,二环至四环间严重拥堵,四环至五环间中度拥堵。

这一天,感慨“交通压力大”的微博数量达到上百万。

“开学第一天,北京交通太夸张,开车上班堵了三个小时在路上,刚到单位,手脚麻木加头晕目眩!!!”

“开学第一天,以为出了交通事故了,后来发现是到了一所小学门口,都是家长。”

……

但是,不过是一些新上学的“一年级小豆包”为什么会给交通制造这么大的压力?

家住朝阳区的小雨或许可以给出答案。母亲张琳为这一天做了将近一个月的准备:每天督促儿子早睡早起,开学前一晚,8点就把孩子“摁床上”,以便确保第二天早上6点顺利起床。之后,他们要一起赶地铁,到几站地远的另外一个学区去上学。

小雨虽是刚刚加入数量庞大的“择校生”群体,但这股择校热潮从上世纪90年代一直蔓延至今,越来越旺。2009年初,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曾晓东教授的主持下,辽宁、江苏、广西、山东及宁夏5个省(自治区)10个大中城市小学一年级、初中一年级的学生家长接受了“义务教育阶段家庭择校行为调查”。调查显示,12183个有效样本量中,有4973位学生属于“择校”,占学生总数的40.5%。

而在今年1月,中华教育改进社发布的《2011年度中国教育改进报告》中更指出,一些地方的择校已明显由“小升初”延伸到“幼升小”,甚至更向前延伸到“择幼儿园”开始,一些中小学就近入学的学生比率,只有不到20%。

如果将中国义务教育比做一个人的身体,那么择校热无疑是它最奇怪的症候之一。它看上去像发烧,但怎么也降不下温。它是身体的病态,却同时维持着它的亢奋。它被诟病和唾弃,亦被追赶、趋之若鹜。这似乎是一个终极命题、一个囚徒困境。

“谁不想让孩子上更好的学校”

看着儿子走入校门后,张琳匆匆赶到西城区上班,同事纷纷祝贺:“你总算完成了一件大事啊!”张琳也觉得如释重负,“不管好坏,总算迈出去了”。过去半年时间,张琳全家的生活重心都在小雨身上——努力让儿子上一所“还可以”的小学。

虽然结果还算令家人满意,但张琳仍然觉得自己是个对孩子上学“不走心”的妈妈,“起步就比别人晚了”。

“怎么,你还没开始给小雨报名小学?”今年刚刚过完年,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家长们就开始讨论起报考学校的事。眼看其他家长都把周边的小学考察一圈了,有的甚至一年前就报名了,张琳这才意识到要抓紧了,拿着别人提供的“周边学校明细”挨个研究。

“我以前觉得,小学嘛,就那点东西,大不了自己教也没事,但是转了一圈周围的学校,才发现真是不一样。”张琳试图总结和丈夫考察的感受:有的学校有游泳池;有的学校有很大的图书馆;有的学校老师打扮得体,说话有条理,对家长也很有礼貌;有的老师则一看就冷冰冰……

张琳想不到的是,小学里的名堂,光靠“考察”是看不全的。在网络上搜索“幼升小”,会出现约360万条相关结果。包括各地的政策信息、名校的招生简章分析、择校攻略、学区房资讯,还有大大小小的经验交流论坛。几百万条的资讯,像是个无底洞的豁口,让人看得心慌。

细心家长根据教学环境、教学质量、升学率等专门排出了《北京小学名校排名》,在一份2012最新排名中,前15名全部来自海淀、西城和东城,家长们还将学校分为一级一类,一级二类,二级一类等等,注明各校的择校费用、涨跌趋势,以及择校的性价比。

一个月后,本着“就近原则”,张琳选了四家学校,开始打电话登记、报名、面试。本来觉得起步虽然晚了点,但总算是赶上了大部队的步伐,可面试那天,张琳才意识到,自己实在是“太不走心了”。

有家长早就安排孩子上了“幼升小”的面试培训班,准备并背下了中英双语的自我介绍;有的家长记录下每个学校重视的特长,英语、体育、民乐……在登记的时候都填上去;还有爷爷把孙子幼儿园所有获奖的证书,包括跳绳比赛、演讲比赛,全部都附在登记表上……“当时我家孩子为了练习普通话也学了朗诵,但谁想到考小学的时候还会用上这些。”张琳不免焦虑起来。

并不是只有这所小学在面试。北京几乎所有的重点小学,都在进行不同程度的入学测试,考察数学、识字、特长等等。百度文库中有几千份这样的“北京幼升小测试题”,一些还颇有难度。比如:将1到10按“1,3,7,8;2,4,6;5,9;10”分成4组,请问是按什么方式分的?

答案是按汉语拼音的4个声调来分的。

小雨和其他孩子被老师带到别处单独面试后,几百位家长被安排在大教室里等候,顺便填表格,注明工作单位、住处、学历,以及“你能为学校做点什么”……有心机的家长,早已准备好一份颇具特色的个人简历,附在登记表后。

张琳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自己片区的学校肯定能上。“片区的小学也还不错,就是老学校,硬件不好”,她安慰自己。和张琳一样,小区里有七八家都在这所学校报了名,不过都是“用来保底”,一旦“择校”成功,“保底”就将被放弃。

忐忑了两个月后,张琳终于收到了两份学校的入学通知书,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地。经过一番辗转,她收到了一个银行账户,并心知肚明地向里面汇了3万元钱:这是跨区上学需交纳的“择校费”,虽属明令禁止的收费项目,可作为家长,既然好学校收了自己的孩子,交点钱并不成问题,“没办法,谁不想让孩子上更好的学校啊!”张琳说。

袁晓彬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王臣 陈薇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正式向全世界发布洋垃圾"禁令" 美国慌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