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行走达尔富尔

2012-10-10 09:53:11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0人参与

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还部署着中国的一支多功能工兵连。作为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一员,他们在这里担负着营地建设、给水、道路修建与维护等多项任务。中国的多家公司也在这里开采石油,或者援助苏丹经济建设。

还是先从1860年说起吧。

那一年,一个叫戈登的英国人,指挥英法联军,一把火烧掉了圆明园,也给中国近代史烙下一块疮疤。是谁烧掉了圆明园,在中学历史考试中,经常会成为一道试题。

后来,这个被载入中国历史书的戈登,又带领侵略军打到了非洲的苏丹。只不过这一次他没那么幸运,在苏丹的反抗运动中,戈登被苏丹民众用长矛戳死在总督府的走廊里。

来到苏丹的中国人,大都会被带到戈登被戳死的地方参观。苏丹朋友也会开玩笑说,看,你们欠我们一个人情。

讲完这个故事,你会不会觉得,苏丹其实离我们不算太远?

事实上,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还部署着中国的一支多功能工兵连。作为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一员,他们在这里担负着营地建设、给水、道路修建与维护等多项任务。中国的多家公司也在这里开采石油,或者援助苏丹经济建设。

目前,中国向联合国在非洲的5个任务区派出了维和部队,分别为工兵、运输和医疗分队,没有承担作战任务。

2012年7月,《望东方周刊》记者有幸亲历了中国维和部队轮换交接,也有机会近距离感受苏丹,走进达尔富尔。

这里真的可能有人对你开枪

刚下飞机,来接我们的车队很“豪华”---两辆轮式装甲车,还有两辆架着高射机枪的皮卡和一辆防弹车。护送的警卫穿着蓝色防弹衣。

经过17个小时的飞行,联合国包机降落在苏丹北达尔富尔州首府尼亚拉---这也是苏丹第二大城市。如此接机场面让大家有些诧异。中国多功能工兵连连长王雷告诉大家,在从机场通往营地的15公里路上,3年来已经有30多名联合国维和人员丧生,平均每月一人。

达尔富尔,面积约25万平方公里,人口500多万,位于原苏丹的西南部。原苏丹被分为苏丹和南苏丹后,达尔富尔地区也被切割分属于两个国家。这里生活着80多个部落,分别信仰伊斯兰教、基督教以及非洲的原始宗教。由于宗教和地缘原因,达尔富尔100人以上的武装派别就有30多个,这还不包括拿着枪到处游荡的散兵游勇,因此冲突不断升级。

在中国的装甲车和孟加拉的武装皮卡护送下,一行人向营地进发。沿途能看到政府军的哨所和兵营。这种哨所其实很简单,一座茅草盖成的房子,一挺机枪,一具火箭筒,加上用轮胎堆成的路障,就构成了检查站和火力点。

联合国的装甲车停在道路两旁的树下。苏丹是典型的热带荒漠气候,旱季气温一般都维持在40摄氏度以上,中午时分,本来就不多的绿色植物被晒得奄奄一息。联合国的装甲车停在少得可怜的树阴里,护卫着来往的车队。

与黎巴嫩、利比里亚等局势已趋于平稳的维和任务区比,苏丹的气氛显得有些肃杀。用百度搜索达尔富尔,得到的几乎全是战乱与死亡的消息。就在中国维和部队轮换前的一天,一架政府军直升机又被打了下来。而在8月,达尔富尔新一轮的武装冲突再次爆发,2.5万名难民不得不转移。

联合国营地就在机场通往市区的道路中段。沿途还能看到联合国难民署的帐篷仓库区。一大片白色帐篷,已经披上了厚厚的黄土,离他们不到3公里处,就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座难民营。在这里,很多来自联合国的工作人员在为了维持难民生存的最低需求穿梭忙碌着,但即便如此,难民营的情况仍不乐观,儿童营养不良是普遍现象,饥饿引起的死亡也不罕见。

由于集中驻扎着来自多个国家的数千名维和军人,联合国营地被取名为“超级营地”。根据国家不同,大家喜欢用“中国营地”、“孟加拉营地”、“尼日利亚营地”来区分各个部队。营地位于两座山头之间,山头之上,设置了政府军的哨所和机枪,据说是为维和部队提供护卫。

为了确保安全,“超级营地”用沙土和钢筋筑起了厚厚的围墙,顶部挂满铁丝网,架设了 望楼。每个国家的营地再如此这般地加固一遍,并设有机枪射孔,形成第二道防线。

猛一看,颇有《喜羊羊与灰太狼》里羊村的感觉。

联合国的军营完全按照野战条件建设,简单却足以满足军队长期驻扎的基本条件。营房全部为简易材质的板房,安装了空调,独立的集装箱卫生间里有抽水马桶和淋浴,非常卫生。

由于战乱,联合国维和部队的物资供应仍然很紧张。后勤计划要提前三个月下订单,补给要从北非的后勤基地或欧洲空运,因此在当地很难吃到新鲜蔬菜。当然,当地人也没有吃蔬菜的习惯,这可苦了喜欢荤素搭配的中国人。

中国维和部队带来一些菜种,在营地里开挖出一片菜地,种出了丝瓜、黄瓜。为了避免强烈的紫外线,菜地还用黑色的丝网笼罩。跟国内的黄瓜相比,在非洲种出来的黄瓜又瘦又细,而且产量很低,只能供逢年过节关键的时候解个馋。更多的时候,只能与土豆、洋葱和胡萝卜为伴,绿色的叶菜几乎看不到。苏丹90%以上的人口信仰伊斯兰教,全国都不允许出售酒,更买不到猪肉。

在“超级营地”一间不到30平米的小型超市里,出售的茄子、卷心菜已经有些腐烂。

中国多功能工兵连有355人,以济南军区为主组建。由于苏丹干旱少雨,中国工兵中专门有一支打井分队,负责联合国人员的给水保障。这也是中国派出的唯一一支打井部队,任务就是找水,可见水在当地的重要。

战乱给维和人员带来的威胁时刻存在。联合国的情况通报中,经常会出现联合国人员遭袭或被劫持的消息。这使得包括中国人在内的维和人员轻易不能外出。所有的外出必须由警卫人员全副武装护送。蓝色的防弹背心裹在身上,只需5分钟就把迷彩服湿透。

即便是40摄氏度的高温,执行任务的维和人员还是要按规定穿戴整齐,头上戴着厚厚的头盔,心里时刻提醒自己,这不是演习,这里是达尔富尔,这里真的可能有人对你开枪。

贫困的现实沉重而坚硬

经常有人会问,战争的本质是追逐利益。那么,这里如此贫穷,他们还打什么?

而在苏丹,特别是达尔富尔地区,信仰的冲突,会被更直接地理解成为战乱的原因。有时候部落之间的血拼,不是因为石油和面包,而是为了各自心中的教义。

在苏丹分裂之前,北部大多数地区信仰伊斯兰教,人种除了黑人,也有比例不小的棕色人种。而在南部,即达尔富尔地区,基督教和一些原始的当地宗教盛行,99%的居民为当地土著黑人。

两种不同信仰的人群在达尔富尔地区犬牙交错,形成错综复杂的态势。连新华社派驻苏丹的记者,也归属于中东总分社,而不是隶属于非洲总分社。因为至少从意识形态上来说,苏丹的大部分地区都更像中东而不是非洲。

原本在苏丹境内的达尔富尔和瓦乌地区,共有来自中国的两支维和部队。2011年7月,南苏丹正式独立后,瓦乌地区被划入南苏丹,两支中国部队也分别驻扎两国属地。行政区分的隔离,似乎让宗教带来的战争暂时告一段落。但是,无论南北,无论宗教,贫困的现实同样沉重而坚硬。而在两国边境上的一些争议地区,战争和冲突始终未停歇。

在达尔富尔,甚至部落与部落之间,对某一派的宗教教义都存在着不同的理解,矛盾由此而生。即便在南苏丹独立以后,也并不能完全消弭信仰的交锋。

北达尔富尔州的首府尼亚拉,是苏丹第二大城市。这里的民众信仰伊斯兰教,讲阿拉伯语。男人们穿着白色长袍,女人们则戴着头巾。7月下旬,正值伊斯兰教斋月,达尔富尔的人们在白天是不吃饭不喝水的,一到祷告时间,他们会用舍不得喝的水洗干净手和脚,然后在街道边的地毯上向真主祈祷。

酒精类饮料被绝对禁止销售,如果外国人在酒店里喝酒被举报,将受到严厉处罚,罚款5000苏丹磅(苏丹磅对人民币的汇率大体上是1:1)。据说在黑市上有走私过来的红酒和白酒,主要是以很高的价格卖给在苏丹工作且不信仰伊斯兰教的外国人。

同样由于宗教的原因,拍照受到严格的限制。如果事先未经允许,拍照会招来麻烦,即便是在相对开放的首都喀土穆也是如此。对着女性拍照更是一种禁忌,想随意跟当地女性合影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达尔富尔,上学对于很多孩子来说显得有些奢侈。在达尔富尔的一所学校里,中国维和工兵部队利用休息时间,帮孩子们建起了几间板房学校,还平整出一块操场。每年部队轮换,都会带来一些学习用品和足球、篮球,这些都是孩子们特别喜欢的礼物。而在这所分为男校和女校教学的学校里,来念书的都被视为当地的有钱人。

距离这所学校不到3公里的地方,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难民居住区。南北交战毁灭了他们的家园,大约有8万甚至更多的人已经在这里的帐篷和窝棚中居住了好几年。难民营的孩子们,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奶粉和维生素缺乏,水稀缺,联合国提供的大米、面粉只能维持最低限度的生存需求。至于糖果,很多孩子都没见过。

在中国维和给水部队打井的工地上,经常有孩子们眼巴巴地守望着。打出水后,还没有沉淀泥沙,孩子们就趴在水坑旁贪婪地喝着混着泥浆的水。此情此景,让中国军人们心痛。

如果有机会接近苏丹民众,他们的友好会给中国人留下美好的印象。很多人都会冲着路过的中国人点头,释放善意,如果有乞丐上前向中国人乞讨,马上会有人上前来制止。这里的基础设施虽然落后,但居民的茅草屋里都非常整洁,穿着也干净。

街道上会看见大量淘汰的二手韩国汽车,形似奥拓却挂着韩国现代的标志。达尔富尔地区虽然产油,但加油站里的成品油却很稀缺,加油站外往往排着几百米的长队,加一次油需要等待两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幸运的是,这里的油非常便宜,每升不到2元人民币,据说即便如此低的定价仍然有利润。

(本文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黎云)袁晓彬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有0人参与】
有道

跟贴读取中...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马上发表
修改昵称 关闭窗口
关闭
点击登录 |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马上发表
复制收藏

复制成功,按CTRL+V发送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返回深度首页

深度推荐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瞭望东方周刊》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温州楼市至少要调整三年,短期资金现在套牢,撤出基本无望。”长期在上海的温州炒房客秦国明说,如今温州人都想着套现,因为现在的调控政策都看不到头[详细]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中国新闻周刊》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你站在地沟里蒙混别人,别人在牛奶里搞三聚氰胺。你让别人恶心,别人让你寒心。整个中国食物生态,已经被几乎所有食物制造者,搞得几近崩溃。[详细]

保障房大考

《中国新闻周刊》
保障房大考

具有自身利益偏好的地方政府,需要在民生保障和政府腰包之间做出选择。[详细]

开拓团事件调查

《新民周刊》
开拓团事件调查

日本开拓团纪念碑被砸背后,除了狭隘民族主义之外,究竟还隐藏着什么?我们不能改变历史,也不能忘记历史,但终究,还是要往前看的。[详细]

疯狂的钱滚钱

《新民周刊》
疯狂的钱滚钱

银根紧缩的大背景下,股市有风险,楼市有“路障”,高利贷成了当下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在某些地区,甚至出现了全民“放水”的疯狂。[详细]

“死亡动车”再回忆

《南方人物周刊》
“死亡动车”再回忆

39死近200伤,一次铁路事故中最低级、最应该防范的追尾碰撞,让打鸡血般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高铁打了个冷颤。大干快上的狂热背后是强大的长官意志,以及基于垄断养成的自大、昏愦和腐败,对安全与生命的极端漠视.[详细]

"7.23"动车追尾全回顾

《中国新闻周刊》

几乎每年铁道系统内部都要进行安全大检查,但温州动车追尾悲剧还是发生了。这种内部监督的失控,最终凸显了外部监督的必要性.[详细]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中国经济周刊》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世界级的大都市,均以都市圈的形式出现。历经半年,“首都经济圈”终于从一个概念进入到了规划制定阶段。[详细]

三峡京津争水记

《瞭望东方周刊》
三峡京津争水记

水资源日益稀少的今天,汉江水到底是随“南水北调”输往北京和天津,还是留给三峡用来航运和发电,这是长江的两难。[详细]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南方人物周刊》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陈氏家族的百年浮沉,烛照出了中国近代文化人命运的一个缩影。[详细]

选择放下的姚明

《中国新闻周刊》
选择放下的姚明

在15个月的等待和努力宣告失败后,姚明他选择了放下。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习惯没有姚明的NBA。[详细]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新民周刊》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又一个央企含着微笑,对利益永无止境的索求,对苦主哭诉的无动于衷,对生态恶化的置若罔闻,对社会愤怒的视而不见。围观中,渤海慢慢地死去。[详细]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中国周刊》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在资源过度向大城市倾斜的中国,生于二三线城市和农村的人别无选择。但他们来到大城市后才发现,在大城市生活,要处处当忍者,他们已经成了大城市的“人质”。[详细]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博客-房产-家居-健康-旅游-视频 rss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