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行走达尔富尔(二)

2012-10-10 09:53:11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0人参与

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还部署着中国的一支多功能工兵连。作为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一员,他们在这里担负着营地建设、给水、道路修建与维护等多项任务。中国的多家公司也在这里开采石油,或者援助苏丹经济建设。

当地小伙子会用东北话说“钢钢的”

到了苏丹,一定要去看一看“大象的鼻子”。

在首都喀土穆郊区,青尼罗河和白尼罗河在这里交汇,成为尼罗河的起点,向北流入地中海,并孕育了灿烂的尼罗河文明。青尼罗河和白尼罗河的交汇处,被称为“大象的鼻子”。

对于拥有黄河文明和长江文明的中国人来说,看到同样古老的尼罗河,会有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

随着中国和非洲的交往越来越密切,在首都喀土穆和达尔富尔地区,都能看到熟悉的中国元素。街头除了大量韩国车,偶尔也能看到一两辆中国生产的奇瑞或东风小康,在首都甚至还能看到王宝强为东风做的广告,露着雪白的牙齿憨笑。

在小商品领域,中国商品遥遥领先。地摊上摆满来自浙江的各种插座、电线和小五金件。刮胡刀、电饭锅、电熨斗则主要来自深圳和东莞。T恤衫、书包、太阳镜、行李箱,球鞋⋯⋯甚至还有山寨手机,上面印着中文的“双卡双待”、“超长待机”等字样。

由于当地局势紧张,在达尔富尔地区没有散居的中国人。不过在首都喀土穆中国人就不罕见了。红色灯笼成为显眼的标志,只要有中国人居住的地方,一般都挂有大大小小的灯笼。江苏人在喀土穆开了一家叫“东土”的酒店,条件虽然一般,但因为能做出比较地道的中国菜而颇受欢迎。在这里基本上看不到中文的电视和报纸,能吃上家乡风味,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享受了。

随着中国维和部队的到来,中国元素和军事文化结合在一起。虽然都是在联合国框架内行动,但维和行动必然也会处处渗透出本国文化的色彩。

在中国军队有句老话,叫“伙食好顶得上半个指导员”,意思是只要吃好了战士们就会更安心工作。虽然联合国补给的食品种类比较少,而且为了尊重驻在国的宗教习惯不提供猪肉,但中国维和部队总是想办法改善伙食,做出家乡的味道

在轮换部队的行李箱里,大家都喜欢带上干辣椒、花椒和各种各样的调味品,炊事班自己可以磨豆腐、种豆芽,没有猪肉,就用牛肉代替做回锅肉。济南军区的部队有不少河南兵,还能做出家乡的胡辣汤。

种菜可能是中国维和部队的特色。在国内,种菜是部队的一种传统,在达尔富尔,种菜更是一种现实需要。菜地被分到了每一个排和独立单位,受到精心照顾。看着青青的菜苗发芽长大,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中国菜也受到了其他国家维和部队的广泛欢迎。在国庆日、建军节等重大节日,中国维和部队会向附近的其他国家部队发出邀请,中国菜总是能受到外国军官的热捧,能到中国军营吃一顿饭,会被津津乐道很长时间。

中国的维和部队,一般是8个月一轮换,生活相当枯燥。为了让维和生活更丰富,每批部队都会带来一些有中国特色的乐器。在选拔维和队员的时候,一些有文艺特长的战士会更容易被选中。工作闲暇拉拉二胡,说段相声,打打快板,生活显得充实很多。

除了灯笼,中国结也是中国营地的标识。这种在十多年前并不流行的中国标签,在外国人眼中似乎更能代表中国。而中国的文化,也正是通过这样的标签四处传播。

中国军队甚至把国内“双拥”和做群众工作的好传统也带到了非洲。工兵分队会为当地民众修一些他们急需的简易道路,为被困车辆提供救援;运输分队会帮当地政府运输一些物资;医疗分队会到学校和村庄里去,为妇女和孩子们看病,送出药品。

有时候,一盒板蓝根冲剂,就能救活一条人命。

对于中国人来说,与外界交流的最大障碍是语言,但随着中国更多地参与维和行动,不少外国人也会一些简单的汉语。在“超级营地”里,有一家当地人开的小小杂货铺。20多岁的小伙子能清楚地用汉语区分“火柴”和“火机”,为夸耀自己的小店货真价实,甚至能学东北话说“钢钢的”。

喀土穆的小贩们也会主动向外国人炫耀他们的汉语天赋,他们甚至知道中国人一般在还价后会假装离开,实际上在等着店主叫他们回来。

巴基斯坦军营的宴会

在中国有很多来自巴基斯坦的军事留学生,在联合国的若干个任务区,都驻扎着巴基斯坦维和部队。本刊记者曾到访利比里亚,在那里亲眼目睹巴基斯坦快反营把中国客人迎进作战室,介绍他们的装备、人员等情况。

在达尔富尔,一个巴基斯坦的三级医院部署在这里。对于来访的中国客人,巴基斯坦人一如既往地热情。

按照联合国标准,野战医院分成四级,一级医院相当于社区卫生室,一般设置在维和部队营地内,实行伴随式的医疗保障,可以实施简单的战场救护和清创;二级医院相当于国内乡镇卫生院的水平,有心电图、X光机,并被分成内科、外科、牙科等专业诊室,开展简单的手术,一般设置在战区的指挥部附近;三级医院是较大的综合性医院,可以进行开颅等复杂手术,一般设置在人数10000人以上的任务区;四级医院为后方医院,层次更高。中国维和医疗分队一般承担的是二级医院的职责。

每次中国维和部队轮换,必会到巴基斯坦营地进行访问并吃上一顿饭,这也是两国互相表达友好的主要方式。

巴基斯坦三级医院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他们首先是军人,其次才是医生。

军医们列着整齐的队列,站得笔直,军装挺拔,敬礼标准。他们中有的是医学博士。一名拿着权杖的军士长,监督着每个细节的执行情况,他将在例会中对不符合条令的地方进行讲评。

除了悬挂着足有两米长的中国国旗,巴基斯坦军人们还在候诊大厅里挂着一个中文牌匾,上面写着“巴基斯坦人民热爱中国人民”。

在野战医院的运行方面,巴基斯坦人显示出非常强的管理能力和专业水准。仅就担架而言就分成若干种,有轻便折叠的战场救护担架,有可以固定头部、适合直升机运输的飞行担架,还有适合汽车转运和接诊的担架,不同的担架摆放在不同的位置。

在达尔富尔的雨季里,巴基斯坦的药房仍然显得干燥而有序。达尔富尔任务区建立已有将近8年时间,很多营区的板房都在漏水,但药房却格外安全。

一名同样戴着头巾的女军医非常显眼,这是考虑到驻在国的宗教习惯,巴基斯坦特别安排的女军人。在巴基斯坦的军装中,头巾是女军人服饰的重要组成部分。相对于传统的穆斯林国家来说,巴基斯坦的女军人显得略为开放一点,也可能是因为两个国家的友好关系,她同意中国人为她拍一张照片,但婉拒了合影的要求。

参访巴基斯坦军营,一定要吃一顿地道的巴基斯坦饭。虽然不像中国菜种类丰富,倒也符合中国人的口味。

在非常讲究等级的巴基斯坦军营里,欢迎中国人的宴会安排在军官俱乐部内。牛肉胡椒汤、炸鸡块、咖喱牛肉、土豆饼,加上现磨咖啡,再来一道原味冰淇淋。

真正的亮点是吃饭时的背景音乐。大屏幕上,打出了“兄弟”两个大大的汉字,播放着《歌唱祖国》、《为了谁》、《自豪吧,中国蓝盔》等中国军人耳熟能详的歌曲。虽然巴基斯坦军人也不能喝酒,但他们总是能找到兴奋点,把氛围烘托得热烈而喜庆。

就算前面是一架牛车也不能超车

即便代表正义,就算为了和平,联合国维和部队在很多任务区也会面临尴尬。

尽管每次出兵必须是所在国请求,尽管联合国在绝大多数国家的维和工作卓有成效,尽管绝大多数联合国人员严守联合国宪章,但如何才能不引起所在国民众的反感,仍是联合国维和部队面临的重大课题。联合国因此也制订了详细的工作细则和规范,并衍生出很多有趣的行为准则。

中国军队在国内的伙食标准用支出金额来衡量,联合国的供给制与国内不同,是按每个人每天消耗的热量来配给。折算过来,每名维和军人每天的伙食标准是4.8美元左右,经费较充足。在上报的统计表中,如果订购的食品超过或低于人体需求,这个采购计划将不被批准。但事实上,这个热量标准可能更适合西方人,中国人按这个标准采购来的牛羊肉,往往有些过剩,对蔬菜的要求却得不到满足,这也是中国维和部队要自己种点菜的原因。

吃过联合国供给的牛羊肉的人都有一种很深的感受:这里的牛肉真的像牛肉,羊肉真的像羊肉,味道纯正。按照规定,联合国的所有食品都有严格的采购程序,并不从驻在国当地购买,以避免抬高当地物价。

联合国的给养中是没有酒这一项的,只是在基地里那个小小的超市才有酒出售。即便这样,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买酒。这里的酒只对文职人员和需要自己做饭的参谋军官、军事观察员出售,集体开伙的作战部队和保障分队出多少钱也不卖。买酒的人需要刷一下ID身份卡进行登记,相当于国内的实名制,以确保这些酒只是用来喝而不是倒卖到外面的黑市去。

联合国对军事观察员和维和警察的要求也很有意思。按照联合国在很多任务区的资源和条件,完全可以为军事观察员和维和警察安排住宿。但是联合国不安排,而是要求军事观察员和警察自己租房子住,自己解决伙食问题。就算是有本国的维和部队驻扎在这里,也不允许军事观察员住进部队营房,他们必须和当地居民打成一片。

联合国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观察员、警察们深入当地民众,和普通民众生活在一起,掌握最真实的第一手资料。

为避免与当地人发生交通事故,联合国要求所有汽车时速要在50公里以下,一般以30到50公里的时速匀速通过,在交叉路口要鸣笛、停车观察然后通过。而且联合国的运输分队是不允许超过前面的交通工具的,就算前面走的是一架牛车,也必须老老实实跟在后面,超车就是违规。

联合国还要求驾驶员开车时要戴着联合国的蓝色帽子,这才能从车窗外清楚地识别出身份。

由于驻在地一般来说都是物资匮乏地区,联合国的各种物资都是当地人羡慕的对象。联合国不惜采取极端做法,严禁物资流入当地市场或黑市。比如不能在保质期内消耗的食品,宁愿深埋,更不允许拿联合国的物资去支援地方的经济建设或送礼。联合国的油料、药品、服装、食品与当地完全隔绝,互不流通,全部实行全球的采购配送,垃圾污水自己回收处理。除了地皮是当地的,别的全是自己的。

在很多中国人看来,联合国的效率并不算高,因为他们的工作人员总是按时上下班而没有加班习惯。即便发生了重大事件,该休假也照样休假。

而事实上,联合国完整而详细的规则制度,使联合国的各个机构在世界各地高效运转,为维护地区稳定起到了积极作用。在非洲,在达尔富尔,如果没有联合国,没有包括中国在内的大批蓝盔军人,其后果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不堪设想。

(本文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黎云)袁晓彬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有0人参与】
有道

跟贴读取中...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马上发表
修改昵称 关闭窗口
关闭
点击登录 |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马上发表
复制收藏

复制成功,按CTRL+V发送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返回深度首页

深度推荐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瞭望东方周刊》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温州楼市至少要调整三年,短期资金现在套牢,撤出基本无望。”长期在上海的温州炒房客秦国明说,如今温州人都想着套现,因为现在的调控政策都看不到头[详细]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中国新闻周刊》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你站在地沟里蒙混别人,别人在牛奶里搞三聚氰胺。你让别人恶心,别人让你寒心。整个中国食物生态,已经被几乎所有食物制造者,搞得几近崩溃。[详细]

保障房大考

《中国新闻周刊》
保障房大考

具有自身利益偏好的地方政府,需要在民生保障和政府腰包之间做出选择。[详细]

开拓团事件调查

《新民周刊》
开拓团事件调查

日本开拓团纪念碑被砸背后,除了狭隘民族主义之外,究竟还隐藏着什么?我们不能改变历史,也不能忘记历史,但终究,还是要往前看的。[详细]

疯狂的钱滚钱

《新民周刊》
疯狂的钱滚钱

银根紧缩的大背景下,股市有风险,楼市有“路障”,高利贷成了当下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在某些地区,甚至出现了全民“放水”的疯狂。[详细]

“死亡动车”再回忆

《南方人物周刊》
“死亡动车”再回忆

39死近200伤,一次铁路事故中最低级、最应该防范的追尾碰撞,让打鸡血般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高铁打了个冷颤。大干快上的狂热背后是强大的长官意志,以及基于垄断养成的自大、昏愦和腐败,对安全与生命的极端漠视.[详细]

"7.23"动车追尾全回顾

《中国新闻周刊》

几乎每年铁道系统内部都要进行安全大检查,但温州动车追尾悲剧还是发生了。这种内部监督的失控,最终凸显了外部监督的必要性.[详细]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中国经济周刊》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世界级的大都市,均以都市圈的形式出现。历经半年,“首都经济圈”终于从一个概念进入到了规划制定阶段。[详细]

三峡京津争水记

《瞭望东方周刊》
三峡京津争水记

水资源日益稀少的今天,汉江水到底是随“南水北调”输往北京和天津,还是留给三峡用来航运和发电,这是长江的两难。[详细]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南方人物周刊》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陈氏家族的百年浮沉,烛照出了中国近代文化人命运的一个缩影。[详细]

选择放下的姚明

《中国新闻周刊》
选择放下的姚明

在15个月的等待和努力宣告失败后,姚明他选择了放下。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习惯没有姚明的NBA。[详细]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新民周刊》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又一个央企含着微笑,对利益永无止境的索求,对苦主哭诉的无动于衷,对生态恶化的置若罔闻,对社会愤怒的视而不见。围观中,渤海慢慢地死去。[详细]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中国周刊》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在资源过度向大城市倾斜的中国,生于二三线城市和农村的人别无选择。但他们来到大城市后才发现,在大城市生活,要处处当忍者,他们已经成了大城市的“人质”。[详细]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博客-房产-家居-健康-旅游-视频 rss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