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悄然变化的朝鲜(二)

2012-10-12 09:54:00 来源: 新民周刊(上海)
0
分享到:
T + -
近期来,朝鲜最高领导人号召“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多次罕有地就本国经济问题做出较为系统的阐述,这一姿态引发了外部世界对于朝鲜经济思维出现变化的观察热情。

朝鲜人的新时尚

与朝鲜官员和平民聊天,说起金正恩夫人李雪主的穿着,没有人回避,她已俨然成了朝鲜女性的偶像。这在以往也是不可想象的,议论金家父子及家人,往日是“最高机密”,是最大犯忌。如今,李雪主随丈夫公开亮相,出席各种大小活动或四处视察,其着装成为朝鲜百姓的话题焦点。李雪主的“西化”装扮在朝鲜颇有人气,特别是她外出时常穿的那种短裙,超有人气,在平壤女大学生及年轻女性中开始流行,追随李雪主的时尚潮流,她穿的“水滴花纹”布料在平壤商场特别畅销,面料商订单量剧增。

与过去相比,对身穿短裙的女性的管束也正在减少。金正恩上台后,身为第一夫人李雪主的穿衣风格,势必对朝鲜社会产生冲击,令年轻人随着时尚起步。笔者在平壤所见,变化最明显的是大街上朝鲜人的着装。

以往,路上最耀眼的是军人多,即使独行,也是挺直腰板。不是军人的朝鲜男人,几乎都爱穿暗淡军绿色上装。朝鲜女性外出服装,大多是黑色裙子配白色衬衣。金日成、金正日时期,朝鲜社会对妇女的穿衣有严格规定,平壤市政府曾要求,每年4至10月,妇女出门必须穿裙子,因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生前说过,女子穿裙子最能体现美,平壤市容需要美。现在这一规定早已淡化。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曾载文《穿着应方便且好看》,女子穿裤必须穿“端庄的裤子”,一条条列举出可穿和不该穿的裤子。当然,超短裙至今仍被禁止,女性穿裤,仍有三大禁:紧身裤,超短裤,喇叭裤。

如今走在平壤的大街上,女性装扮丰富多彩,远超外国人想象。朝鲜人穿衣款式渐渐时髦,节日喜庆喜穿传统服饰,男穿高雅长袍。在街上看到的女性,衣着得体,式样新潮。女子穿的衣裙,什么颜色的都有,骄阳下戴各种帽子,下雨天穿各色雨靴。据笔者目力观察,朝鲜女性最时尚的范儿可能是戴彩色太阳眼镜,穿高跟鞋,撑花式太阳伞,穿粉红色连衣裙。这种时尚,被朝鲜人视作“富裕”的象征。这些时髦商品,以进口为主。尽管朝鲜经济依然不振,但平壤街头的市民并不如外界传言的那样营养不良、衣衫褴褛。

这次在平壤,再度下榻羊角岛酒店。羊角岛地处大同江中心,东西左右由大铁桥分别与船桥区、中区相连,从羊角大铁桥拐下进出羊角岛,都设有路障。它特殊的地理位置,成功阻止游客单独自由外出。几年前,游客走出饭店不远,会遭导游或保安成功阻止。按照朝鲜当局的规定,境外游客要自由去市区闲逛,需朝方人员陪同,道理都明白,不该看的不看,不该拍的不拍。

19日下午,笔者与投资考察团的一位大连女企业家相约外出。步出羊角岛酒店,通行无阻。步行七八分钟,一路翠绿树阴,来到羊角大铁桥下,进出岛的路障还在,却无人看管。顺着铁桥过江,沿着苍光大街信步。羊角桥洞下,三四个自行车收费修理摊位,七八个男人在忙碌着,当记者在20米外举起相机,他们见状便转身遮脸,不愿入镜。这样的摊位在社会出现,显然是“资本主义尾巴”。

走向火车站,林阴道下,一位60多岁妇人,蹲坐街沿台阶上,身前一个大背包里是满满的紫色小葡萄。笔者好奇趋前,妇人见两个没佩戴领袖胸章的外国人走近,神色惊恐,匆匆合上大背包,赶紧离去。妇人见两个外国人走远,又回到原位。20分钟后,笔者沿原路返回,那妇人警惕地盯视着。为打扰她而感到内疚,笔者只是向她远远地歉意微笑。如此在大街上自由买卖的出现,可想而知,所谓的“资本主义的萌芽”在平壤已随处可见。从苍光大街,向乌滩江岸大街走去。以往在大街上,根本不可能看到热恋中的男女依偎而坐,或牵手而行。今日之平壤,这种情形已随时可见。

今日朝鲜,最繁华城市当数平壤,最富裕城市当数平城。平城有朝鲜最大批发市场,富人最集中。平壤出现“繁华”和“时尚”的变化,别以为整个朝鲜都是如此,平壤只是它们的未来。

金正恩的视察

20日,乘坐从平壤北上新义州的国际列车,在龙川站停车40分钟,接连见到数百成千的持枪军人,拥挤着攀上一列又一列南下列车。不知是否部队调防。这一天,美国和韩国的“乙支自由卫士”联合军演开始,日前,金正恩视察西南前线岛屿防御队,声称“哪怕有一发炮弹落在朝鲜领土上,军人须旋即歼灭性反击”,“朝鲜军民已进入决战状态”。难怪这几天平壤的电视台反复播放《前进再前进》、《海岸炮兵之歌》等歌曲。

笔者留意到,8月18日,晚上10点45分(平壤时间),在酒店房间收看朝鲜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新闻专题片,17日,金正恩视察西南前线岛屿防御队,片长足有15分钟。金正恩乘船,在没有事前通知的情况下,前往长台岛防御队视察,长台岛位于西南前线,地处朝鲜最南端。而后他又视察了舞岛防御队,在观察哨眺望2010年11月23日炮击的延坪岛。金正恩说:“这里是朝鲜半岛最大的热点水域,也是吸引世界瞩目的地区。防御队军人要高度警惕,如果有炮弹落到朝鲜行使主权的水域或地区,哪怕是一发,应立刻予以歼灭性反击。”金正恩下达命令称,“如果侵略者强行挑起战争,我们要将西海变成敌人的最后坟墓。”

从电视画面看到,当金正恩乘坐的船只渐渐驶离视察的小岛时,几十名人民军和家属,举着双手在岸上跳跃着,狂喊着,面向远去的船只,一步步往前走,他们走向大海,海水淹没了脚,淹没了小腿,淹没了大腿,淹没了腰,他们仍挥动双手,大声喊着,流着眼泪。金正恩见状,坐在船上,向他们始而挥手,继而往岸的方向摆手,示意他们回去。

这场景令人震撼。与笔者一起观看电视的两位辽宁中年企业家说,那些军人和家属的激情,外人往往很难理解。笔者说,这是对领袖的真情。经历过“文革”岁月的中国人,回想当年对领袖的崇拜,就能理解今日的朝鲜。

今日朝鲜,正在变化。正经历洪涝灾害的朝鲜,对外界援助持开放立场,放宽了外界进入限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都证实,朝鲜的态度氛围“有所缓和”,朝鲜已采取措施,请求联合国支持,包括粮食、种子、肥料、燃料、药品、饮用水等。可见,对外松动的气息,正悄然吹拂朝鲜的一些领域。

金正恩执政后,出现一些新现象:他在视察工厂企业和在建工程时,多次要求干部群众“按照世界趋势”发展经济,大胆吸收外国好的东西;当局委派平壤3所大学的6名经济学教授前往加拿大研修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学习“市场经济”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朝鲜首家私立大学平壤科技大学,开设了资本主义金融课,这所大学是朝鲜政府与韩国民间教育团体合办的……

金正恩上台执政5个月之际,发表过一次重要谈话,要把平壤市建设成为“革命的首都、雄伟秀丽的世界级城市和先军文化中心”。8月3日,朝鲜官方喉舌朝中社发表文章《体现金正日爱国主义,加快建设富强祖国》,揭示当局一项重大政策纲领,此文掀起全朝鲜学习热潮。文章的本源是金正恩与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负责人7月26日的一次谈话。他在讲话中,除重申“先军政治”,将朝鲜打造成“世界级军事强国”外,用更多篇幅阐述对朝鲜未来经济发展的预期。他说:“现在,朝鲜应该更加努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建设一个经济繁荣的国家”,“不久前我说过,必须保证人民每时每地都对劳动党高呼万岁,不仅在大型集会上,还包括在偏远岛屿和深山里,当国家繁荣、人民富裕时,他们就会这么做”。

“发展经济”,“国家繁荣”,“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这是朝鲜最高领导人罕有地就本国经济问题做出较为系统的阐述。这一姿态激发了外部世界对于朝鲜经济思维出现变化的观察热情。

前不久,金正恩在平壤会见中国中联部长王家瑞时,也再三如此强调。不过,对外界所谓“变天”的揣测,朝鲜当局公开否认会“改革开放”,声称金正日时代确定的基本国策不会改变,坚持既定的“先军政治”路线和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并不对立,而是相辅相成的。

朝鲜有变化而开始繁华的一面,也依然有物资匮乏的一面。笔者在朝鲜的那几天,几乎天天下雨,大同江水已经漫上堤岸。持续了两个月的暴雨和台风已造成近千人死亡或失踪,灾民数十万人。而在洪灾之前,朝鲜刚经历百年一遇的大旱。极端的天气正威胁朝鲜粮食供应。

20日,返回丹东的火车上,不再见到从丹东去平壤时的那种情景:每节车厢的行李架上,塞满了各种中国物资,吃的、用的,就连车厢间的连接处也都挤满了。中国人的记忆中,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上世纪80年代初,从香港到深圳的海关关闸,从深圳到内地的火车上,就有过这样的情景。

火车在龙川站停留,笔者在车厢凭窗眺望,一名持枪站岗军人趋近,用食指和中指,在唇边做了个吸烟动作,笔者明白他要什么,于是掏出香烟,取出一支,正要伸出车厢窗外递给他,他却连连摆手,说“NO,NO”,用双手摆出方形图案,表示要的是一包烟。

两天后在中国辽宁丹东,去了中朝水路边界距离最近的地方,那成了一个景点“一步跨”。“一步跨”位于丹东城东15公里的明长城东部起点山脚下,朝鲜的于赤岛在这里将鸭绿江分成两条支流,而作为国界的这一条支流相当窄,最窄处仅一步之遥,据当地农人说,水少时只需一步便可跨出国门。双方沿江都用铁丝网拦着,据说,对面的明堡暗堡很多。当笔者沿着江岸上山,不出百米,见对岸一人民军战士由远处匆匆赶来,直向这边招手,陪同的丹东友人说,他是要香烟,于是拿出一包烟,用塑料袋套着,再捆上一石块,向对岸扔去,笔者拿起相机准备拍摄,那对岸军人赶紧躲在铁丝网的石柱后面。那军人不会立即去岸边草丛里捡拾那包香烟,直到笔者和友人远离,他才露脸行动。

从“一步跨”返回丹东市区,经鸭绿江浮桥燕窝铁路桥遗址。江面平稳,缓缓水流诉说着什么。站在丹东这一头望去,10多个残破的木桥墩露出水面,排着队向对岸延伸。62年前,抗美援朝时期,这座桥是中国志愿军渡江和运送作战物资的重要通道。这座木结构列柱式铁路便桥,由当时东北军区工兵部队建成,19座桥墩,由直径30厘米至50厘米粗大圆木集群而成,每个桥墩用圆木111根,横排15根,纵排7根,左右各3根,桥墩下由石块堆积加固。桥长500米,宽15米。遗址岸边左右两头是两组“亲人送别”的雕塑。

车沿着鸭绿江往下游行驶,10多分钟便见到两座鸭绿江大桥,即中朝友谊桥和断桥(端桥)。断桥的中方这一头,桥身还在,成了旅游景点,朝方那一头,桥身不见了踪影。另一座中朝友谊桥,至今仍承载两国货物贸易和人员交流,是目前中国通往朝鲜最繁忙的陆路通道。随岁月洗礼,大桥渐显老态,难以适应两国往来的发展态势。

袁晓彬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江迅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尿停电梯"熊孩子将出院 系4代单传有7个姑姑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