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重庆农民工讨薪事件调查

2013-02-01 13:47:43 来源: 法制文萃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中国社科院《2012年度企业社会责任蓝皮书》指出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普遍低”,但在社会责任发展指数上“国企高于民企外企”。在从重庆返回北京的路上,记者一直在思考:无论是“两桶油”的“油价猛于虎”,还是无视民生疾苦的两大重庆国企,他们的社会责任感究竟高在哪儿呢?

2013年1月25日,距离蛇年春节也就还有两星期的时间。重庆两江新区龙兴工业园被淡淡的雾霾笼罩着。贯穿整个工业园区的两江大道上,除了不时驶过的一些工程车辆,行人很少。在工业园核心地带,一个由二层联体办公楼构成的凹字形建筑耸然而立,四周环境显得安静整洁而井然有序。“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龙兴工业园管委会及龙兴工业园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就在这里处理与工业园区投资和建设有关的事宜。对于身处其中的工作人员而言,当天本应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工作日,但一起突发事件却让他们措手不及:上午10:50左右,多达上百人的农民工打着“完工已两年 还我血汗钱”的横幅,封堵了办公区外出的前后门,一起农民工聚集讨薪事件就此发生,时间长达近一小时,当地警方随后介入。

是他们建议了两江新区

《法制文萃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起事件涉及两江新区龙兴工业园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兴公司)及重庆建工集团两家重庆市属国有大型企业,而参与讨薪事件的农民工群体,则由9支不同施工队的人员构成,三方矛盾的焦点集中在多项工程的工程款拖欠问题上。其中“欠薪”时间最久的,据当事人称,已长达两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起让龙兴公司负责人感到“突然”的农民工群体讨薪事件其实早已埋下伏笔。从现在看来,其中的因由必须放在一个大环境下才能解读明白,那就是两江新区及龙兴工业园的建设发展过程。

2010年6月18日,重庆两江新区正式挂牌成立,这是继上海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之后由国务院直接批复的第三个国家级新区,也是我国内陆地区唯一的国家级开发开放新区。

两江新区成立后仅一个月,即2010年7月18日,其10大功能区中的先进制造业功能区——龙兴工业园也紧锣密鼓宣布成立。据重庆当地媒体报道,当时设定的目标是,两年初见成效,力争工业园的水电路气等基础设施骨架基本形成,大量项目开始入驻,部分项目建成投产;五年形成框架,重要基础设施基本建成,重大工业产业布局到位;十年基本建成,到2020年,和鱼复工业园一道实现工业产值上万亿元,“再造一个重庆工业”。

但与这一宏伟目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时龙兴工业园的硬件环境并不令外界看好:尽管面积为233平方公里,但由于山地多,平地少,可开发建设面积仅120平方公里,此外,这里地质条件十分复杂,基建工程难度很大。

“没有梧桐树,引不来金凤凰。”客观地说,自规划批复以来,国家及重庆市都在各自层面对两江新区的建设给予了扶持,但这种扶持更多体现为政策优惠,在资金方面,如果要在多山多雨的重庆再造一个浦东新区式的标杆,仅靠财政拨款,其资金缺口之大可想而知。于是,两江新区管理方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尽快完成基础建设,然后将与其配套的土地出让给企业,获得资金,然后继续投入扩大基建规模,以这种“滚雪球”的方式不断改进硬件建设,配合软件优势,最终实现自身“造血”。

在上面这个模式中,如何能在短时间内完成为数众多的基建工程是重中之重。于是,许多国内大型建筑企业都加入了两江新区下辖各功能区的建设大潮之中,而作为重庆本土建筑龙头企业,重庆建工理所当然在其中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

秦某(注:应当事人要求,采用化名)的施工队是1月25日参与群体讨薪事件的9支队伍之一。在与记者的交谈中,他表示,目前我国建筑行业通行的惯例是,大型企业往往只保留核心的设计、勘测、监理等团队,对于技术含量低同时能在二级建筑市场迅速得到大量补充的建筑施工人员,都是在有工程时临时雇佣或进行工程分包。所以,在重庆建工、中铁建、新兴集团等大型国有建筑企业建设两江新区的过程中,许多像他一样的小施工队也以不同名义参与到了其中。

据秦某说,2010年12月,他从重庆建工集团下辖的重庆市渝航交通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渝航公司)手中拿到了“重庆两江新区龙兴工业园龙兴路过街某涵洞顶管工程”, 关于这一点,他称之为分包。

按照我国现行的建筑法规规定,建筑工程分包是指建筑施工企业之间的专业工程施工或劳务作业的承、发包关系,因此也分为工程分包和劳务分包两种。但记者发现,秦某以“重庆市展拓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名义与渝航公司签订的合同,却是一份“劳务协作合同”,简而言之,就是说渝航公司在这项顶管工程中人手不足,所以雇用秦某的施工队进行补充,显然,这与建筑工程分包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概念。

对于记者的疑问,秦某说,他在2010年12月开工时就要求渝航公司签署分包合同,但对方一直拖延,直到2011年8月,渝航公司才与他签署“劳务协作合同”,而为了取得部分工程款,他不得不签字认可。

但他同时强调,该顶管工程都是他组织的施工队伍独立完成,渝航公司仅派出现场代表监督施工并确认工程量,他认为事实上的工程分包关系是存在的。此外,他还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由重庆建工集团两江新区项目管理总部向龙兴公司提交的报告,这份题为《关于请求业主尽快确认顶管工程投入的措施费用的专题报告》称秦某的施工队为顶管专业施工队,并要求龙兴公司尽快确认其施工队在顶管工程中额外付出的施工成本,予以支付。秦某认为,这也可以成为重庆建工集团认可他事实上分包工程的佐证。

谁在拖欠农民工的血汗钱

施工队向龙兴公司讨薪,而重庆建工集团也专门打报告要求龙兴公司给施工队支付拖欠工程款,就此看来,龙兴公司似乎就是讨薪事件的罪魁祸首了。那么,重庆建工集团在此次风波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时间倒退回讨薪事件发生3天前,即2013年1月22日,秦某第一次看到重庆建工集团为他“主持正义”的报告,当时,他百感交集。这不仅仅因为这份报告在某种程度上是重庆建工集团认可他事实上分包工程的凭据,更是因为,能取得这样的胜利,他们这些人不仅流了泪,甚至还流了血。

据秦某说,2010年12月,两个顶管工程基本上同时开工,但由于业主方(龙兴公司)和工程总包方(渝航公司)没有进行施工地勘,对地质条件估计不足,施工过程中遭遇到流沙、地下涌水等严重意外,造成原定工期从4个月拖延到18个月,尽管业主方和工程总包方对此予以了追认,但由此产生的大量施工工程量及额外费用他们却一再推诿。甚至直到2012年6月,工程全部完工并经“预验收”投入使用后,工程量确认及工程款仍悬而未决。

在秦某与渝航公司签订的“劳务协作合同”中,记者看到这样的约定:“乙方(秦某)劳务协作费用暂定人民币800万元整,最终金额以双方工程结算为准。”但秦某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长达18个月的施工中,额外产生的人工和设备成本,已超过了2000万元 。也就是说,秦某被拖欠的工程款至少有1000万元以上。

重庆建工集团的报告中,认可的超支费用基本分为三个部分:

1、由于业主方未提供施工电源,施工只能全部租用发电机发电以满足24小时不间断施工需要,由此产生了数百万元的发电机租赁费用及柴油费用。

2、顶管工程实施道路填埋后,雨季洪水期上游汇水造成严重安全隐患,在业主方要求下,实施了紧急排水方案,租赁并安装了抽水系统,并实施了排洪。

3、施工地段地质结构复杂,无法使用龙门吊,只能多台吊车同时作业,产生大量人工和租赁费用。

秦某说,报告中反映的问题,早在2012年6月全部工程完工后,他就向工程总包方(渝航公司)进行了反映,但总包方项目经理及副经理、现场代表等人始终推诿。就这样,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而在干活的农民工、材料供应商、设备租赁商的巨大催债压力下,2012年7月2日、7月6日,秦某和相关人员代表两次前往重庆建工集团催讨债务,却都遭到重庆建工集团工作人员的殴打。对于秦某的指控,记者通过搜集相关证据得到了证实。重庆市南岸区公安分局南坪派出所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2012年7月6日下午16时许,秦某施工队工人陈某与闫某等十几个工友一起到渝航公司协商解决工程款拖欠问题。双方情绪激动,发生争吵,陈某被渝航公司徐总(该公司副总经理)用一个玻璃烟灰缸打破头顶,造成割伤。

怀着“人间自有正义在”的心劲儿,屡次讨薪被打,不但没有让秦某和施工队人员屈服,反而更促使他们想尽办法,通过各种渠道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问题。据秦某说,正是因为有重庆市级领导了解此事后进行了批示,重庆建工集团感受到了压力,所以才有“要求龙兴公司给施工队支付拖欠工程款”的报告出台。

秦某的遭遇,到底是他个人的不幸,还是一个大环境的缩影呢?记者在走访了其他一些施工队后,得到的信息是,重庆建工集团拖欠工程款的问题并不鲜见,特别是在两江新区的建设问题上,普遍存在施工方因工期不合理,为保证完工被迫加大人员设备投入,但在工程完工后却得不到补偿的情况。而如果施工队伍找重庆建工集团讨薪,遭到打压甚至人身伤害已不是一两起了。

对此,记者也与重庆建工集团的一位内部人士进行了沟通。该人士表示,“龙兴公司确认多少款,划拨给我们,我们一分不少都给施工方,绝对没有截留。”而对于重庆建工集团没有为施工方争取应得利益甚至打压施工方合理要求的举动,他表示“冤”:施工方闹事,扰乱了工作秩序;而出于承揽工程的需要,重庆建工集团确实不敢开罪开发商,真是左右为难。

但无论如何,在重庆建工集团有关人员伤害上门讨薪的农民工时,偌大的一个国企,“良心丧于利益”已是不争的事实。

国企风光背后,不应是草民的眼泪

记者目睹了1月25日群体讨薪事件的全过程,而在之前的调查过程中,也曾与龙兴公司主要负责人进行了面对面的沟通。当时的情况是,在记者问及“龙兴公司是否拖欠重庆建工工程款”时,受龙兴公司董事长刘鸿委托,为记者解答相关问题的龙兴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蒋荣超表示:作为负责任的大型国企,龙兴公司承担着代表国家和市里对龙兴工业园的投资和建设重任,绝对不存在欠款问题。但也就是这位蒋总,他恰恰忘了,在2012年12月13日上午10点,他主持召开了重庆建工承建项目办理竣工结算的专题会议,讨论内容就包括未确认工程量而拖欠工程款的若干遗留问题。

在经过记者的“提醒”后,蒋总表示:这里面有个概念需要强调,龙兴公司与重庆建工集团是合同关系,现在因为一些因素,造成一些工程没有最终验收,所以款项未付。这其中需要一个专业的验收过程和程序,龙兴公司将尽快推动,力争在春节前将全部工程款,至少大部分工程款划拨。但对于记者问道:究竟是何种原因造成一些施工队伍事实上已被拖欠近两年工程款?他只是以“重庆建工将工程分包给他人与龙兴公司无关”的借口来回避业主单位不认可工程量才是导致这一问题绵延至今无法解决的关键。

事实上,龙兴方面长期以来不沟通和回避态度也是引发此次讨薪事件的原因。据记者了解,此前,在讨薪队伍中,一个消息广为流传,许多人都听说龙兴公司1月28日将停止春节前的工作。不管这一消息是真是假,在期待揣着辛苦钱回家过年的期盼可能落空的前提下,群体讨薪的画面终于又一次上演。

当讨薪人群1月25日出现在他面前时,蒋总感觉“很突然”,也有些恼火。他甚至对闻讯赶来的记者表示,这样的场面不应该拍照,媒体的出现是“推波助澜”。对此,记者不能苟同——如果没有波的存在,又何来助澜一说?如果不是实在走投无路,那些出现在讨薪现场,身穿破旧单衣的农民工兄弟,真的愿意在春运高峰即将来临之际,仍滞留异乡吗?

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1月22日,当重庆建工集团向两江新区管委会、两江投资集团(两江新区建设投资方,龙兴公司母公司)以及龙兴公司三方提交这份“迟来”的报告时,“一体两面”的龙兴工业园管委会及龙兴公司正在为新的成就而欢欣鼓舞、大肆庆祝——当天重庆造直升机在两江新区龙兴工业园实现了首飞。毋庸置疑,这是一首值得龙兴工业园上下乃至两江新区都为之大唱特唱的产业升级赞歌,但就在蒋总们显政绩、出成绩的时候,是否可以抽空想一下,此时此刻,在与他们有关的范围内,是否还有农民工因被欠薪而无法回家欢度春节呢?

林航 本文来源:法制文萃报 作者:渠洋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