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朝鲜招商记

2013-04-17 10:29:31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0人参与

朝鲜方面对于行程的精心安排,显示出了对浙江商人的重视:除了板门店、主体思想塔、金日成故居等常规旅游景点,他们还获邀参观电视机厂、电脑会社等,当然,首站就是恩情高新技术开发区。

有多少中国商人想去朝鲜投资?

无论怎样,朝鲜人已经来了,主动来中国招商。

圆脸细眼、有着典型朝鲜族外貌特征的崔东元坐到了杭州文二路的餐厅里。他将记者递去的《瞭望东方周刊》收好,“朝鲜贸易省的人让我们经常带点有经济内容的刊物,以作参考。”

受朝鲜文化省之邀,4月中旬,这位浙江朝翔进出口有限公司总裁将赴朝参加金日成诞辰“太阳日”。其间,他将再次与朝方协商今年来华招商的问题。

作为浙商全国理事会中唯一的朝鲜族人,崔东元与朝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在延边长大,伯伯一家目前仍生活在朝鲜,弟弟在朝任供需官,一半亲戚都在朝鲜。

自2008年起,朝鲜几次派出高规格的招商团拜访中国的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与浙商的交往尤为频密,并邀请浙商赴朝考察。少数浙商已试水先行,赴朝投资的采石场甚至引来了金正日、金正恩等人的驻足。

朝鲜实行的是严格的计划经济模式,这被外界投资者认为隐含投资风险。不过在善用机遇、善寻缝隙的浙江商人看来,如能先行进入并占据一席之地,他们也许将成为预期中的朝鲜改革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犹疑与顾虑从来没有远离过这些涉足朝鲜的投资者。他们会用“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中国”来比照今天的朝鲜,揣测其改革风向与力度,而这个被外界称为“谜一般的国家”,他们也难以看得清清楚楚。

好在即使在对外态度最强硬的时候,朝鲜方面与这些浙江商人仍旧保持接触、展现耐心。传说中的傲慢与无理,与其他一些传闻一样,尚未被证实。

而对于这个正在开启机会之窗的国度,浙商们既有投资意愿,也顾虑政策风险。朝鲜的改革路向,是他们最为关心的问题。

贸易省官员青睐浙商

朝鲜方面为什么愿意和浙江商人做生意?最初曾令浙商们深感不解。

在崔东元的印象中,朝鲜关注的重点是在2008年由东北逐渐转向浙江,“朝鲜方面做过调查,数据显示,到朝鲜旅游的中国人四成来自浙江,朝鲜所有的物资采购90%来自中国,这其中又有60%来自浙江,抗美援朝参战最多的是浙江人。以往东北省份投资朝鲜的项目,幕后老板也大多是浙江人,所以格外关注浙商。”

朝鲜允许外商投资,大约从2002年开始。当时朝鲜开始实施经济调整战略,采取承包责任制、精简机构、鼓励三产以及按劳分配原则等措施发展经济,对外鼓励民间贸易和投资,以实现资源均衡。这些措施使朝鲜发生了一系列的积极变化:经济出现增长,对外出口保持增长势头,对外资打开大门。

此后,朝鲜两个主要的对外经济合作机构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对外经济协力推进委员会,连续在中国举行投资说明会。特别是在东海岸的罗先和中朝边境以西的黄金坪设立两个经济特区,希望专门吸引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投资。

一直以来,东北地方企业和大型国企都是朝鲜吸引投资的主要对象。

2008年时担任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委员长的李光根,是浙江经济模式的关注者。这个机构属于5个内阁直辖的委员会之一,他本人曾任贸易相。“他对浙商兴趣甚浓,在朝鲜我们聊起浙商的经营之道,我邀请他看看义乌小商品市场。”崔东元说。

李光根随后带队拜访杭州、义乌等地,2011年,朝鲜招商团第二次来到杭州。据崔东元介绍,朝鲜招商团来华招商最早是在上世纪90年代,以矿山和林业开发为主。虽然一直依靠吉林延边等地的商人群体和国企,但朝鲜招商团对中国长三角、珠三角的经济发展十分关注,由于没有人脉网络,沪、苏、粤等地还未正式去过,于是此轮沿海招商从浙江开始。

朝鲜招商团最近一次来浙江是2012年7月底。由朝鲜贸易省参赞金正基与朝鲜国家科学院、朝鲜电子贸易开发中心官员、翻译等5人组成。

他们在杭州一家酒店与浙商全国理事会组织的浙商代表面对面交流。

朝鲜招商团并不是第一次面对中国商人,但在浙商们看来,“他们想做点什么,但好像又不知怎么做。”浙商全国理事会组织相关活动的负责人姜平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朝鲜来客这次重点推荐了恩情高新技术开发区。这个开发区位于距离机场30公里的平壤郊区,也是朝鲜国家科学院本部所在地。2011年10月,朝鲜政府决定从中国、欧洲、东南亚等地招商,建设恩情高新技术开发区,推行减税、免税等优惠政策。

而自2011年底特别是2012年开始,朝鲜多次在中国和欧洲、东南亚等地举行招商展会,并加大了平壤春季国际商品展览会等对外商贸平台的推广力度。他们关注的企业从农业种植、加工到先进制造装备,无所不包。

朝鲜招商团向浙商们展示了中朝双语的PPT。他们提出了流行的BOT合作方式:朝鲜出研发人员,中方出资金,创建合营企业,设立针对某种产品的合作企业。

这些项目包括:LED、iPad、eBook组装厂以及太阳能电池、风力发电机生产企业。朝鲜官员还希望,能够派人到杭州共同开发软件产品等。

“朝鲜国家科学院好像科研能力不错,金正基说将以最优惠的政策来满足投资者的要求。”姜平说。

不过,还是有很多问题一时难以明确。

“最简单的,土地使用金就没明确。朝鲜土地所有权属于国家,房地产没有买卖,他们说不出价值。”崔东元说。

金正基表示,土地使用权价格可以参照杭州、义乌水平,“比如,每平方米20元”。

“比中国还贵,不合适。”浙商们纷纷说。

“那以后还可以讨论。”70多岁的金正基和颜悦色。

农田上的梦想

在金正基一行造访杭州之后,2012年秋天,浙商全国理事会受朝鲜国家科学院、贸易省邀请,组织了43人的浙商团队赴朝考察。

而在2011年,浙商们也曾在朝鲜招商团来访之后,以组团旅游的方式去朝鲜考察。那时,姜平等人从丹东坐绿皮火车进入朝鲜。火车烧煤,一阵风过,煤烟吹到脸上。

2012年秋天,浙商考察团受到贵宾礼遇,在平壤机场等待他们的是国家科学院和贸易省的负责人。

浙商们被安排住在羊角岛酒店,外国游客一般都被安置于此。这座高大建筑地处市中心,与平壤市区只有一道桥相连。随行的《浙商》杂志记者沈晓琳向本刊记者回忆说:“窗外没有夜灯,没有人声,有点像中国改革开放初期。”

朝鲜方面对于行程的精心安排,显示出了对浙江商人的重视:除了板门店、主体思想塔、金日成故居等常规旅游景点,他们还获邀参观电视机厂、电脑会社等,当然,首站就是恩情高新技术开发区。

大巴从酒店出发,行驶1个多小时,驶过一片农田。导游提醒说:“窗外是等待开发的恩情高新技术开发区。”

浙商们没有下车。后来车开进农田旁一处四五层楼高的灰色建筑群,这里就是朝鲜国家科学院本部。

一下车,浙商们就被告知:“新加坡、越南以及中国苏州的考察团前两天刚刚来过。”

在国家科学院,朝鲜招商团再次介绍了科学院与开发区。而浙商们的提问比在杭州时更为直接:“中朝两国银行间至今仍未建立边贸结算关系,无法直接边贸结算如何处理?”

包括电力供应、蒸汽设备以及互联网线路在内,开发区的主要配套设施,在浙商们看来几乎都还“准备不足”。

面对浙商们的提问,现场的十多位朝鲜官员仍然像金正基一样耐心,逐一说明改进办法,“我们会尽力,将会有合适的方式”

浙江金冠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光汉对本刊记者总结说:“朝鲜要想发展经济,必须高度开放,只开放一点点很难吸引投资者。根据恩情高新开发区现有的状况,地价并不便宜,道路、水电等基础设施还不齐全,开放程度还远远不够。”

明确而迅速的改变,是很多浙江商人投资朝鲜的前提。

“投资需要长期稳定的政策作保障,我们想知道朝鲜是不是下决心要‘改革开放’了?” 浙江华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新海说。

一直面带微笑的金正基收敛了笑容。沈晓琳记下了他的回答:“国家政策是按人民的要求来起草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社会,改善经济管理的办法,是让他们做生产工具的主人。简单地说,我们在金正恩同志的教导下,参考世界上最先进的管理体系,按照现实条件来改进,研究符合我国人民利益的经济管理办法。”

浙商们还在琢磨这段话的内涵,朝鲜国家科学院科学参赞李文浩补充说:“为了改善人民生活,一定要用‘改革开放’这个词语吗?‘开放’不是只有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才能体现。”

崔东元说,在朝鲜的现实语境中,不说“改革开放”,“一般说提高和改善人民的水平。”

这位中国的朝鲜族商人平均每年有一半时间呆在朝鲜。他说,金正恩执政后,朝鲜国内确实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努力改善人民生活水平,走着他们所认为的社会主义道路”。

据崔东元介绍说,金正日在世时,曾决定在全国实施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他们选择的是包产到生产组。2012年,金正恩宣布实施这一政策。

“应该说,朝鲜的改革信号已非常明显。”崔东元说。

(本文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钱贺进)袁晓彬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有0人参与】
有道

跟贴读取中...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马上发表
修改昵称 关闭窗口
关闭
点击登录 |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马上发表
复制收藏

复制成功,按CTRL+V发送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返回深度首页

深度推荐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瞭望东方周刊》
长三角:高利贷与楼市

“温州楼市至少要调整三年,短期资金现在套牢,撤出基本无望。”长期在上海的温州炒房客秦国明说,如今温州人都想着套现,因为现在的调控政策都看不到头[详细]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中国新闻周刊》
摆在地沟里的餐桌

你站在地沟里蒙混别人,别人在牛奶里搞三聚氰胺。你让别人恶心,别人让你寒心。整个中国食物生态,已经被几乎所有食物制造者,搞得几近崩溃。[详细]

保障房大考

《中国新闻周刊》
保障房大考

具有自身利益偏好的地方政府,需要在民生保障和政府腰包之间做出选择。[详细]

开拓团事件调查

《新民周刊》
开拓团事件调查

日本开拓团纪念碑被砸背后,除了狭隘民族主义之外,究竟还隐藏着什么?我们不能改变历史,也不能忘记历史,但终究,还是要往前看的。[详细]

疯狂的钱滚钱

《新民周刊》
疯狂的钱滚钱

银根紧缩的大背景下,股市有风险,楼市有“路障”,高利贷成了当下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在某些地区,甚至出现了全民“放水”的疯狂。[详细]

“死亡动车”再回忆

《南方人物周刊》
“死亡动车”再回忆

39死近200伤,一次铁路事故中最低级、最应该防范的追尾碰撞,让打鸡血般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高铁打了个冷颤。大干快上的狂热背后是强大的长官意志,以及基于垄断养成的自大、昏愦和腐败,对安全与生命的极端漠视.[详细]

"7.23"动车追尾全回顾

《中国新闻周刊》

几乎每年铁道系统内部都要进行安全大检查,但温州动车追尾悲剧还是发生了。这种内部监督的失控,最终凸显了外部监督的必要性.[详细]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中国经济周刊》
给北京一条出路

世界级的大都市,均以都市圈的形式出现。历经半年,“首都经济圈”终于从一个概念进入到了规划制定阶段。[详细]

三峡京津争水记

《瞭望东方周刊》
三峡京津争水记

水资源日益稀少的今天,汉江水到底是随“南水北调”输往北京和天津,还是留给三峡用来航运和发电,这是长江的两难。[详细]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南方人物周刊》
陈寅恪家族百年兴衰史

陈氏家族的百年浮沉,烛照出了中国近代文化人命运的一个缩影。[详细]

选择放下的姚明

《中国新闻周刊》
选择放下的姚明

在15个月的等待和努力宣告失败后,姚明他选择了放下。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习惯没有姚明的NBA。[详细]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新民周刊》
溢油事故的索赔困局

又一个央企含着微笑,对利益永无止境的索求,对苦主哭诉的无动于衷,对生态恶化的置若罔闻,对社会愤怒的视而不见。围观中,渤海慢慢地死去。[详细]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中国周刊》
无处不在的都市忍者

在资源过度向大城市倾斜的中国,生于二三线城市和农村的人别无选择。但他们来到大城市后才发现,在大城市生活,要处处当忍者,他们已经成了大城市的“人质”。[详细]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亚运-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博客-房产-家居-健康-旅游-视频 rss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