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招商记(二)

2013-04-17 10:29:31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0
分享到:
T + -
朝鲜方面对于行程的精心安排,显示出了对浙江商人的重视:除了板门店、主体思想塔、金日成故居等常规旅游景点,他们还获邀参观电视机厂、电脑会社等,当然,首站就是恩情高新技术开发区。

可以砍价的人参

2012年,小商贩开始出现于朝鲜的路边,贩卖农村运来的水果蔬菜。

在朝鲜购买人参的经历,让姜平嗅到了经济体制松动的气息。

浙商一行人进入开城人参博物馆时,导游不停叮嘱他们购买人参时不可讲价。不过,姜平仍然尝试砍价。

售货员几番犹豫,几度要成交,却被导游拉到旁边嘀咕一通,遂又摇摆不定。

“可以看出内部已有灵活性,有了赢利空间,也许连导游的回扣分配方式都有了。”姜平相信自己的嗅觉。

崔东元则更加熟悉情况。“2012年以来不少朝鲜朋友开始借用单位名义承包经营,利润上交一部分,自己留一部分。这种现象越来越多,国家没收紧也没批评,似乎正在观察中。”

而即使像崔东元这样的“朝鲜熟客”,有时也会为变化而惊讶---在此次考察中,朝鲜导游竟然主动向浙商们讲解了“苦难行军”。

这个专有名词特指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朝鲜因自然和人为原因,经济濒临崩溃,人员死亡。这个事实,一度讳莫如深。

崔东元听到导游提起此事后十分惊讶,用朝鲜语问导游为什么公开讲。对方回答:“国家指示我们,什么情况都如实对外商说。外商如果不了解我们,怎么能帮助我们?”

2011年12月之后,朝鲜不仅向中国派遣了大量劳工和银行管理人员,也向德国派遣了数百名建筑技术人才。

在朝鲜的电视屏幕上,总理崔永林自2012年上半年以来也频频露面。“对总理如此高频率的报道从未有过。内阁是发起经济活动的主体,说明朝鲜有意释放政府重视经济发展的信号。”崔东元说。

在互联网上,经常流传平壤街头空旷马路、美丽交警的照片。可浙江商人们在平壤不止一次体验了堵车,有浙商感叹:“以前没来过朝鲜,所以不了解,现在来了看见的不一样。”

尽管平壤打车昂贵--- 1公里0.5美元,但乘坐出租车的人还是越来越多。“我不认为是公费报销,我了解这些人更多的是富裕起来的商贩。估计平壤出租车保有量,2012年比2011年增加了300%以上。”崔东元说。

劳动力价格仅为义乌的六分之一

朝鲜招商团与浙商达成了一些意向性协议。

2011年,浙商去朝鲜考察,曾向朝鲜官员提出建立浙商工业园区的想法。这一想法得到了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承诺,最终选址于黄海道。

这个加工贸易区类似于中国当年的深圳特区,浙商享受来往免签证的待遇。“他们的劳动力价格仅为义乌的六分之一。今年6月就可以签订协议,免税年限等事项到时再确定。”崔东元说。

崔东元还说服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在杭州设立经贸办事处,作为专门面对浙商的常设招商机构。这个办事处,可以组织朝鲜商品展销会、招商说明会和投资说明会。

浙江商人还将为朝鲜提供电力设备。目前朝鲜仍大量使用上世纪50年代的工业用发电机组,至少50%的电能都消耗在输电途中。“浙商团队已签订合作框架,朝鲜没有资金,就以铜铁矿以货易货。”崔东元介绍说。

最终使浙江商人下决心把钱投在朝鲜的原因,还是这个国家的变化。

当然,不管在何处,即使最乐观的投资者也不乏顾虑。

2011年,辽宁西洋集团在朝鲜投资铁矿受挫,曾轰动一时。西洋集团对外称,朝方单方撕毁合同,原因是朝方已掌握选矿技术,完全可以自行生产,而股份比例占75%的西洋集团的存在无疑会分走利润。

对于此事,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负责人曾向崔东元透露,他们在内部也多次议论。“他们承认西洋集团申明的一些事实和责任,但他们认为西洋集团也有责任,项目执行人多次改变,实际投资没有达到合同额,也没弄清朝鲜的合作方,等等。”崔东元说。

崔东元表示:“为什么浙商要以庞大的团队进入,就是要降低风险。浙商全国理事会也要有专业人士分析朝鲜,大概了解他们的处事方式、对事物的看法,等等。希望利用杭州的经贸办事处这个平台,与朝鲜招商团共同研究一个政策,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这会大大改善投资环境。”

他也不否认,一些中国商贩的欺骗行为导致双方产生分歧。比如对朝鲜虚报价格,“骗得了一时,迟早要被发现”。

“按我和朝鲜20年打交道的经历,你跟他讲朋友,他会好好跟你做;你骗他一次,他不会善罢甘休。因此不要贪小便宜。”崔东元说。

对于这次考察,浙商们最大的发现还包括,朝鲜是一个人力资源丰富的国家。这不仅指一般劳动力,也包括高级科技人才。

姜平说:“朝鲜实行12年义务教育,基础科学很扎实。大学生晚上没有酒吧等夜生活,专心学习,所以大学教育水平与文化产业相对发达的国家相比未必差很多。这也是为什么朝鲜外派的软件人员很吃香的原因之一。”

崔东元认为,朝鲜有些高新技术较发达,由于国际制裁,民用科技在世界上发挥不了作用。“据我所知,三星一部分核心技术就来源于朝鲜;朝鲜利用海潮研制出有机化肥,安徽省七八年前曾引进这项技术;朝鲜的无污染船舶涂料,与日韩的产品相比更有竞争力。”他的公司已获得朝鲜国家科学院高新技术的境外销售权。

这已不是崔东元与朝鲜国家科学院第一次合作。2012年,曾成为舆论热议的朝鲜国产平板电脑,其零配件就由崔东元提供。机器的应用程序由朝鲜自己开发,最后在朝鲜工厂组装,也符合了他们国产化的需求。

领袖关注的采石场

在羊角岛酒店顶楼的旋转餐厅晚宴时,朝鲜电子贸易开发中心所所长韩星哲曾领着翻译,主动找到陈百亨。他提出要带团到对方的慈溪嘉利机械实业有限公司,学习土地一级开发的经验。

不过,后来陈百亨一直未见到朝鲜客人的踪影。他连续三年赴朝考察,逐渐从兴奋回归平静,“投资谈的只是框架,具体怎么操作、技术比例多少都没有提。”

沈晓琳说:“陈百亨至今没有投入一分钱到朝鲜,而有关朝鲜的信息则照单全收。”

据浙商理事会掌握的情况,浙商与朝鲜之间目前主要还是零散贸易,真正实现投资的只有万向集团、朝翔进出口贸易公司等,涉足铜矿、蛇纹石等项目。

两家公司在朝的投资项目运行也有不顺利。崔东元与合伙人在黄海道投资的采石场处境有些尴尬之处:自2011年投入1300万元人民币以来,一直未达到预期效果。

“我们没评估好蛇纹石的储量与品位,成材率只有20%。不过才刚起步,还在继续开采。”崔东元并不气馁。

崔东元自1996年起开始做朝鲜生意,最早是从那里贩卖鳕鱼到中国。2001年,他决定在朝鲜设立玻璃纤维工厂和蔬菜农场,成为较早在朝鲜投资的外国人。他说,朝鲜非常认同那些能直接给国家和政府带来贡献的外国企业,并为后者提供稳定的政策环境和各种优惠。

在开设玻璃纤维厂时,朝鲜方面提供了厂房,他则把价值30多万元人民币的设备捐赠给朝方,自己只负责经营,获取利润。

他的蔬菜农场仅用一个月就收回了投资。这种与朝鲜官方的熟络,使他能够利用各种机会与朝鲜进行贸易和投资。

事实上,这个在崔东元看来不算成功的采石场,先后引来金正日、金正恩的视察。看到山下忙碌的挖掘设备,朝鲜方面似乎意识到蛇纹石的巨大价值。

2011年,金正日在采石场指示:“作为赚外汇的重要渠道,把这个产品好好发展起来。”

朝鲜的矿业企业都慕名而来。采石场不得不停产一月,接待各地访客。2013年,金正恩发表新年贺辞后不久再次光临采石场。

万向集团则有些进退两难。他们开发的惠山青年铜矿是朝鲜的最大铜矿。2007年11月,万向与惠山青年铜矿共同组建合资企业---惠中矿业合营公司。

公开报道显示,这家企业建立不久、尚未投产时,惠中矿业中方人员突然被迫撤回中国。分歧在于,万向集团投进来的所有资金,到底是应全部花在“生产”上,还是也可购买运输车辆、建造员工宿舍等方面问题。

报道称,万向集团向惠中矿业的投资已远超当初对外公布的1.5亿元人民币,董事长鲁冠球欲打“长线牌”,继续等待朝鲜投资与经营环境好转,并无撤退迹象。

政策风险是浙商们考察归来后最为忧虑的事,“朝鲜方面目前还未拿出优惠政策,口头承诺给人感觉不踏实。政策问题是最大的风险。”姜平认为。

“要以国家法律的形式来保障。”崔东元说。现在,浙商理事会浙商研究院正打算成立专门研究朝鲜的部门。

6月,朝鲜招商团又要来杭州了,不知他们将给浙商带来什么。

袁晓彬 本文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钱贺进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伊斯兰合作组织宣布承认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首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